我所知道的地球历史与奥秘(七):神传文化--古代中医秘方仙药

大陆大法弟子 道明

【正见网2017年12月10日】

序言:

随着正法程進不断向前推進及我在大法修炼中不断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大法给予的智慧与能力越来越强。大法也展现出我修炼境界中宇宙不同层次的真相,其中包括地球的历史与奥秘,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神传文化-----古代中医秘方仙药

灿烂辉煌的华夏五千年文明的历史长河中,神传文化作为中华文明的正统文化,千百年来在神州大地的各个领域恒久稳固的传承着。今天我来讲述在我修炼境界中所了解的神传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中医药学的一些事儿。

在古代中医药领域,历代都出现了许多带有特异功能的医学家和不同层次的修炼人。他们用高尚的医德,精湛的神传医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书写了一段段古代中医学的传奇历史。在不同历史时期,都有医者将一些密传的神奇药方传到世间治病救人。下面我来说的是两个在民间热传的药方,围绕着这些药方的真伪,和它背后的因素,我们来说一说它的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

近日一位大陆的名人,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讲到了他亲眼所见的一件事,他在农村插队的时候,有个知青头上长恶疮,疮里流黄色的浓液,味道很难闻,每天大量服用抗生素类的药物,还去医院打青霉素消炎针,但却依然不见好。后来,一个老乡给他出了一方,用猪圈里的母猪粪,焙干调成糊涂抹在患处就能治愈此恶疾。那位知青依法照做,三天以后,患处长出了新肉。恶疮不久就痊愈了。这剂药方在《本草纲目》中有记载:“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

那么《本草纲目》上记载的这个药方究竟产生于什么年代,又有哪些我们不知道的玄机呢?在我修炼境界展现,这剂药方产生于明代,是昆仑山修炼了三百多年的地仙传出来的“验方”,此方在民间流传,专治恶疮,治愈效果良好,后被李时珍收集整理在《本草纲目》中。它医治的原理是什么呢?我看到文中染病的知青,由于受党文化的影响对鬼神不敬,在众人面前辱骂神明。被山神用阴间的锄头在他头顶的位置刨了一下,弄伤了另外空间的真体。对应这个空间就是那里长了恶疮,恶疮所覆盖的阴性的场,招来了大量另外空间的黑色甲虫一样的阴性生命啃食着伤者另外空间的身体,另外空间成群的黑色甲虫释放着黄红色的阴性能量,黄红色对应的也是病灶部位炎症的颜色。用母猪粪治疗恶疮,是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母猪粪在另外空间看,是一团中心是白色,外围是蓝色的火焰,用母猪的能量因素消除病灶部位另外空间能量场及毒虫,是因为母猪的能量在微观上看都是母猪的形象,母猪的能量因素作用在病灶部位有再生繁殖的能力,可以持续不间歇的清除阴灵。而公猪粪在治疗的功效上,则缺少这种持续性。也能使病情减轻,但却不能根除恶疾。今天圈养的猪由于喂的都是人工饲料,里边的物质成份都是现代化工业非自然的变异的因素,破坏了猪的正常的机体能量场,所以用来入药,药效也会相应发生减弱和改变。

下面要说的也是被广泛热议的一种古代失传的骨科治疗方法----柳枝接骨法。在付青主《金针度世》一书中有关于柳枝接骨的记载,在古代曾有治疗粉碎性骨折时,把剥去皮的柳枝整成骨形,柳枝中间打通成骨腔状,然后放在两段碎骨头的切面中间,代替被切除的骨头。在安放时两个切面都要涂上热的生鸡血,再把一种能生长肌肉的石青散,撒在肌肉上,把肌肉缝好再敷上接血膏,夹上木板固定骨位便完成治疗。那么直接把自然界中与人不相干的物质嫁接到断裂的人体骨骼上,这在当今的实证科学理论体系内,的确很难理解,这种治疗方法是真的吗?我用功能看到这种诊疗手段,属于神传文化时代的出现的超常的特异现象。

柳枝接骨法最早起源于商周时期,能够运用此法的必须是有功能的医学家或者在法眼通层次的修炼人。这种诊疗方法在战国时期因为战争的原因得到广泛推广,有特异功能的医者把柳枝用神通灌注能量,使柳枝高能量物质化。骨头的切面涂上生鸡血的目的是借助鸡血的阳气帮助其畅通血脉,接骨完成后在恢复过程中,有功能的人会看到,在另外空间有一至两个一指高形象和施法的医者一样的小人(功的灵体形象)在给病患日夜不停的施放能量,从而改变柳枝的分子结构,肌体在另外空间被高能量物质融为一体。有的医学家用功能把柳枝化掉;极少数的用搬运功在骨骼成形的时候把柳枝移出体外;多数的处理方式是柳枝逐渐溶化和骨骼形成一个整体。这些都是不被常人所知的超常特异现象。

在古代作为修炼人,达到一定境界就可以用功能改变这个空间事物对应的另外空间体,因为三界内的一切都是由分子构成的。在我的修炼境界中,经过实践检验也可以用我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功或功能对另外空间特定物质进行解体,重组,造就成所想要的物质或事物。

现代科学的一切不是正统神传文化时期神有意安排的一切,而是受外星文化影响,变异败坏的。在古代各种医疗手段中都普遍存在这种超自然的神传文化现象,现代变异的人类用变异的观念,仿照古代神传文化的诊疗方法治疗疾病,由于物质的内涵已经发生改变,不是神传文化的因素,医治的疗效与古代中医相比也都相去甚远。

在古代医药领域,一些草药有使人起死回生的功效。下面我要提到的是在古代医书与神仙传记中常出现的两味草药:人参与何首乌。从古至今天地万物的生长更迭及人类社会的兴衰都是神安排的。追溯历史,人类使用人参已超过千万年。我用功能看到:本次文明的初始时期,神农氏尝百草时,曾鉴尝人参。一日他在山中采药时,挖到一株生长了300多年的野山参,神农氏将人参分成两部分品鉴。即生食和煮熟食用。神农氏是一位在很高境界修行的修炼人,在修炼状态中,他用功能记录了食用过程中人参的药性及药用价值。他发现人参不但有安魂定魄,补元气滋养精血,强健肌体的作用,还能在人得了重症性命攸关时,挽救人于生死。神农氏为了进一步实验人参的功效,将灵芝、地黄与人参合煮。由于药性过于猛烈,神农氏服用后,整整昏睡了三天。醒来后,他感觉体力充沛,目光敏锐,皮肤也变得更加细嫩,如同恢复了青春一般。神农氏在行医过程中,曾遇到一名因惊厥而亡的七岁小儿。他先是施法术将幼儿的魂魄召回肉体,再配以300年人参熬制的汤药,使极度虚弱的幼儿,得以迅速的补充气血,身体在一段时间内恢复正常。此种医疗方法一直被历代医书中记载流传至今。

不同年份的野生人参它的药理功效是相差很大的。在我修炼境界展现:生长了50年的野生人参在另外空间看,发出的是浅红色的光,具有滋养血肉的疗效。生长了100年的人参在另外空间看,散发着青白色的光,具有补脑的作用。200年以上的人参,另外空间看是淡蓝色的光,可以起到补充元气的功效。500年以上的人参在另外空间放射着淡金色的光,可以使人的内脏高能量物质化。野生人参在生长过程中,会吸收方圆30公里内的地之精华。由于人参特殊的生长机制,他还能够吸取来自日月的天之精华。一般生长到700年左右的人参灵体可以幻化成各种植物。在古代,千年以上的人参灵体可以幻化成人形生命。现代社会人工种植的人参,一般五年左右便被采摘上市。这种养植参在另外空间看是灰白色的,只能起到康健脾胃的作用。我用功能看到,本次人类文明曾出现过万年人参,在商朝时期,今河南省境内太室山地区的少室山上生长着一颗万年人参,此参长约一尺左右,三株连体有七斤多重。这颗万年人参被当时在少室山的一位境界极高的修炼红黑太极的大道修炼者采摘并配制成了丹药,此事惊动了三界内的天庭众神。因为他修炼境界太高,三界内的众神无权干涉。道人用万年人参炼制的丹药助力修炼,修了1200年,修炼层次远远超过如来境界以上。道人炼制的丹药如果常人服用一丸,可延寿三纪(一纪12年)。今天在中国境内500年以上的野生人参还有30颗。1000年以上的人参还有3颗。它们均受到山中修道的仙人及天庭的天兵看护,不为世人所见。

在古代超过千年的灵物如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千年茯苓等在天界均有名目记录在册,有专职的天曹天兵看守。只有经天庭授意,世间即将成道的仙人,才有权享用,助其成仙。

下面我再来说说何首乌。在我境界展现,在中国大陆现今超过千年的何首乌有三株,接近千年的尚有五株。生长千年的何首乌灵体得天地精华,形象类似人状,通体乌黑,头部长有草状枝蔓,灵体双目射出两道明亮的白光,炯炯有神。这三颗千年何首乌被仙人用法术覆盖,即使近在眼前,常人的肉眼也是无法分辨识别的。

明朝嘉靖年间,那一世我是修道人,修炼了近50年,已达渐悟状态。云游世间时,行至湖南大围山腹地。见大围山一山脚下,从一块土地中冲出一股近十米的淡紫色气柱。我很好奇走近看,发现是一株千年何首乌,它正在采天地灵气。见我到近前,何首乌收功化作一尺人形。向我双手合十行礼。我问它:“你于此山中修炼多少年月?”何首乌道:“因生前积善德,感受天地之灵气,于此山中修行1010年了。”我又问:“得天地灵气后可曾行善或作替天行道之事?”它道:“小善不提,曾于300年前山下村中铲除一只祸乱村民的200年水鳖精。废其功力,将其打回原形。”我单手立掌,说道:“善哉,祝早日成道!”然后转身离去......

古代中医作为神传文化的一部分,经过无数先人的努力探索,所取得的成就震古烁今。铸就了一段段“生命不息”的传奇。今天抛砖引玉所言古代中医药学的超常之事,不过是浩如烟海的案例中的冰山一角,更多背后无尽的奥秘与玄机,我们有缘再叙。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