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走师父指的修炼路

湖北大法弟子 清源

【正见网2017年09月24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在正法修炼中走过了十八个春秋,在此我想总结一下由于自己偏离法招来魔难的教训。

一.在魔难中悟道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丈夫逼我放弃修炼没得逞,由于自我保护的私心作怪,我没能坚定地站出来捍卫大法,只是在家里偷偷炼功,背着丈夫看《转法轮》。有一次我坚持要学法,丈夫就打了110报警,结果招来警察把我的大法书收走,并把我和他都带到派出所询问、做笔录,我告诉警察:“我是大法受益者,大法治好了纠缠我十年的腰腿疼顽疾,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电视上的自焚杀人都是栽赃、诬陷,大法严禁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做完笔录就让我们回家了。从此我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的看大法书,趁丈夫中午不在家时我就抄写《转法轮》,抄完第四讲,有天晚上他出去了,我就把抄的《转法轮》拿出来读, 结果丈夫回家后发现我在看手抄的书,马上就抢过去全部撕毁。当时我非常生气,争斗心起来了没有做到忍,就把他放在家里的马列书籍和邪党杂志当着他的面全部撕了,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气恨、委屈、魔性大发,把自己降到了常人位置上,以恶制恶,结果招来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当晚似睡非睡时,看到一个又矮又黑的生命在念咒语......。结果第二天我的右腿剧烈疼痛,走路、站立都很困难,当时硬是咬着牙去上班,心想这一难过不去就修不成,那时学法不深,不知向内找。后来通过学法悟到,是因我那时没能做到堂堂正正的对待修炼,没把大法摆到一个正确位置,行为上承认了邪恶迫害,所以邪恶就利用丈夫干扰迫害我,我撕他的书时动的是恶念,背离了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后来我向师父认错,在法中归正了自己,一个月后腿才渐渐好了。

二零零五年时,周末早上要三个发正念,平常快六点才起床,周末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发正念,临睡前生出不好的一念:“明天又要起早床。”那时安逸心很重,怕吃苦,由于没有及时否定、清除这不正的一念,结果又招来魔难,头天晚上丈夫回来时没关客厅的灯,我就对他说:“昨晚客厅灯没关,早上我才发现,上个月电费一百多元,今晚你可别忘了关灯。”他一听马上大发脾气,把一盆烧开的水朝我一踢,我双脚顿时被烫伤了,把毛裤、袜子脱下时,右脚踝关部位的皮随着袜子都揭下来了。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女儿马上跑出去买来烫伤膏要我涂上,结果涂药的部位一个多月才好,干扰我一个月没能出去救人。后来悟到发正念是助师正法,用神通除恶、救众生,这么神圣的大事不放在首位,却被安逸心带动,安逸心不是我的,是旧势力强加于我思想中的,根本就不能承认,可当时不知全盘否定和及时清除,导致被邪恶钻空子迫害。

转眼到了二零零九年,集体学法时有个同修讲,邪恶的监控器覆盖全城,所有主干道小区都有,当时我想自己是面对面讲真相,监控对我不起作用。时隔不久,我讲真相时被国安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在师尊的呵护下闯出来了,但邪恶知道了我的信息,从此我成了邪恶监控的重点,出门就有人跟踪盯梢,给救人增加了难度。有同修说那你就停一段时间,在家好好学学法,我想邪恶就是不叫我救人,我不怕你,救人是我的使命,由于有证实自我的显示心、干事心,个人英雄主义,最终被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由于放不下自我、亲情,以致向邪恶妥协,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是大法弟子的耻辱。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因高兴而掉了下来,后来从新修上去又因害怕而掉下来的法。学法后悟到,我们在救人中应保持一个纯净心态,怕与盲目不怕都是执着,就是否定旧势力不承认它。就象师尊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

二零一三年,我妹夫搞了个养鸡场,快过年时打电话叫我老伴帮忙销售鸡蛋和鸡,老伴回电说能力有限帮不了。我就给丈夫出点子:去找他单位的某某,他老婆正要生孩子,需要鸡蛋和鸡,他本人是单位出纳,和领导关系密切,肯定有门。其实老伴也没去,当晚就感觉自己被旧势力捏了一把,第二天早上都起不了床,出现重感冒症状,浑身上下疼。后来悟到自己在这件事上有显示心,还牵扯杀生问题,修炼人讲无为,师尊在《转法轮》中告诫弟子:“你不知道一件事情的因缘关系,你就容易把这件事情做错。所以我们讲无为,你不能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修炼人除了救人外,常人中的其他事都不能去干涉,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注意修口,不人为地给自己增加魔难。

二.正念破除邪恶安排

正法进程突飞猛进,二零一五年新政司法改革,实行“有诉必理,有案必立”,师父在另外空间清理了大量黑手烂鬼,为大法弟子诉江铺平了道路,大法弟子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罪行将迫害大法的江鬼告上最高法庭,我也突破层层阻碍参与了诉江大潮。诉江过后很多同修受到了警察的骚扰,邪恶对我的监控迫害更加严重,那时好像随时都会被邪恶绑架,我大量学法发正念,并守住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每天照常外出救人,怕心往外翻腾时就大声背师父的法。我守住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念,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信师信法,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大量发正念清除邪恶安排的一整套迫害系统,最终破除了邪恶企图绑架我的阴谋。

正法已走到最后,大量的众生还未得救,离师父救人的目标相差甚远,很多时候由于自我保护心作怪,使碰到的有缘人未能得救,今后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按大法归正自己,认真修去安逸心、争斗心、利益心、懈怠心,尽所能的多救人,让师尊少一份辛劳,多一份欣慰。

向师尊致敬!
向同修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