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贵在她“姗姗来迟”

庄敬

【正见网2016年03月17日】

汉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隐约可见,却又不甚分明;呼之不应,接之不近。愈发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艺术上磁石般的吸引力,正表现在情节的底里“隐约可见,却又不甚分明”之时。有经验的作家,对重要情节的交代或重要结果之揭示,往往采取一点一滴婉曲递露的办法,决不“竹筒倒豆子”哗啦一家伙,全都倒给你。不,他很珍惜自己的情节底里,他很善于使用“拖延战术”。他吊起了你的胃口,却又不让你囫囵吞枣,而是让你慢慢品味,细细咀嚼。这种艺术手法,叫做“延宕”——她是故意地“姗姗来迟”啊!

延宕,可以曲尽情态,增强作品的艺术情趣。延宕,可以“拖延”时间,使“结果”晚一刻到来。在这期间,便有更多的时间、更大的可能,去向生活的广度与深度掘进,使作品写得更为丰满,更加厚重。在情节的关键之处,在重要的处所,运用延宕的手法,能够造成悬念,引人入胜。你愈是急于求知,作者偏暂时不写,而把它留待下文。这就控制了读者,叫你非看下去不可。

《三国演义》中,写刘备到水镜庄后,水镜先生对他说:“今天下奇才,尽在于此,公当往求之。”刘备求贤若渴,急忙问道:“奇才安在?果系何人?”水镜曰:“卧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刘备喜出望外,又问:“卧龙、凤雏,何人也?”小说写到这个关键的地方,不再直接写下去,而是运用延宕法,写“水镜抚掌大笑曰:“好,好!” 玄德再问时,水镜曰:“天色已晚,将军可于此暂宿一宵,明日当言之。”这一夜,直让刘备猜测不已。第二天,刘备再问,水镜先生仍旧不正面回答,实际上是作者继续在用延宕法。一直拖到下一回书中,才交代出伏龙、凤雏原是指孔明和庞统。

清代文学评论家毛宗岗说:“文之轻率径遂者,必非妙文。今人作稗官(就是写小说)每到两人相合处,便急欲其就,惟恐其不就”,这样便缺少“曲径通幽,迂回曲折”的艺术美。

有一作家写小说《陈奂生转业》,农村里的大队领导陈奂生,当采购员,去找(中共的)地委吴楚书记求情,设法买一些紧俏材料。陈奂生好不容易去地委,找到吴楚的家。吴楚却偏要去省里开会,没来得及谈买材料的事。致使陈奂生“人都等瘦了”,差点儿“急出毛病来”。这就是延宕。小说利用延宕的手法,深刻地刻画了陈奂生这个老实农民的思想品德,描绘出一幅较为广阔的社会生活的画图。如果小说写陈奂生找吴楚,一找即见,一求即妥,“轻率径遂”,便毫无艺术情趣和思想深度了。

古人有诗说:“将军欲以巧胜人,盘马弯弓惜不发。”延宕的艺术手法,就是这样的“惜”而不发。

生活本身充满了坎坷,并非一路平坦。文艺作品是生活的形象而集中的反映,运用延宕的手法,符合于生活的本质,切应了事物的规律,例如:陈奂生去中共地委,找中共地委书记,为农民办好事,本身就是不容易!致使陈奂生“人都等瘦了”,差点儿“急出毛病来”。这一切曲折、艰难和困苦,都是情理中的必然。所以,作家运用延宕法,它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艺术技巧。当然,一切艺术技巧的运用,都不是为了单纯地去“卖关子”,故弄玄虚。而应着眼于塑造人物,反映生活,深化主题,使作品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和持久的艺术魅力。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