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未来科学与文化大会文章选登:读懂你的心──他心通实例与应用

简淑惠 / 风水命理专家

【正见网2013年12月10日】

巴克斯特在对植物实验中发现了植物具有心灵感应,他心通能力,植物是如何知晓人类的想法?植物除了研究发现的有感情、智能外,某些植物似乎具有高度智慧及森林中神秘小精灵真的存在吗?目前科学家们研究(心灵感应实验),人类思维(意念)具有某种神秘,不可思议的力量,实验中人用念力,能影响另一位科学家无意识的按下电脑按键,并发展到可以在不动手情况下,用意念控制的电脑游戏。

(一) 巴克斯特的植物心灵感应实验

1966年2月某一天,美国测谎仪专家巴克斯特在庭院浇花时,一时心血来潮,把测谎仪的两极接在一株牛舌兰花上,并向花的根部浇水。此时他惊奇的发现,在电流计图纸上,自动记录笔不是向上静止不动,而是向下记下一大堆锯齿形的图形,这种曲线图形与人在高兴时感情激动的曲线图形很相似。

巴克斯特随后改装了一台记录测量仪,并把它与植物相互连接起来。他构想了对植物采取一次威胁行动-用火烧植物的叶子,一瞬间在心中想像了这个燃烧的情景,图纸上的图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扫描。而巴克斯特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动作。随后他取来了火柴,刚刚划着的一瞬间,记录仪上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燃烧的火柴还没有接触到植物,记录仪的指针已剧烈的摆动,甚至记录曲线都超出了记录纸的边缘,出现了极强烈的恐惧表现。后来他又重复多次类似的实验。比如,当他假装着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植物还具有辨别人真假意图的能力。

植物具有非凡的辨别能力,能够窥测人细微的心理活动,从而判断出人是否在说谎。巴克斯特也对一位记者做过这样的实验,他要求这位记者在植物面前不管事实如何只做否定回答。巴克斯特开始询问记者的生日,一连报出七个月份,其中一个与记者生日相符,尽管记者均以否定回答,但当那个正确的日期他也予以否定时,植物立刻做出明显的信号反映。

另一位,美国科学家马塞尔.沃格尔(Marcel Vogel)曾进行过许多有关人与植物心灵沟通的实验。他对植物在实验中所反应的情感、心理活动都有很深入的研究。他曾经请一位核子物理学家“思考”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这个人沉默时,沃格尔的植物记下了一系列的轨迹,延续了118秒钟。当轨迹回到原基点时,那位科学家向沃格尔承认他已停止思考活动。接着,沃格尔要这位物理学家想他的妻子。物理学家照此办理,植物再次记录下了轨迹,延续105秒钟。休息一阵后,沃格尔几乎很随便地要他按照刚才的思路再想他的妻子,植物的轨迹与上一次极为相似,时间仍为105秒钟。沃格尔还成功地做过“与植物进行情感交流”、“实验者意识化入植物体内”、“人与植物进行的远距离沟通”等试验,都取得了很大成果。沃格尔指出,用人的标准来衡量,植物是瞎子、聋子、哑巴。而人是可以而且也做到了与植物的生命沟通感情。植物是活生生的物体,有意识。

科学家们从实验中得知植物的许多奥秘,证实了植物具有意识、思维及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还具备人所不及的超感官功能。

(二) 他心通解读植物实验

目前科学家们对于植物的研究中还是有一些不解之谜,如植物是在什么时间点得知科学家的想法并做出反应。我们透过他心通来说明,从他心通功能角度来看,发出意念者与接收意念之间是没有时间差的,也可以说是同步进行的。人在发出意念时同时会产生一种能量波动,波长不同,就像是一种讯息,这种讯息如同讯号码一样,透过这些讯号码就能直接知道意思,而且这是没有语言的障碍。

严格的说,思维传感比人的行动还要快,因为人是透过先思考后行动。我们看看科学家们要做实验时首先经过思考,他心想里着:我要来做什么什么实验;我想这么做看看;我想那么做看看。你在想的时候那植物已经同时收到讯息,你还没动手呢,可那植物早就听到了,你想拿火烧它叶子时,植物当然惊恐、害怕了。但是,你想说:“我来骗植物说要拿火烧它叶子看它怕不怕。”植物都听到了,它当然不害怕,你只能骗己骗人,自欺欺人而已。

想来佛家讲的:思念一动就是造业,是有道理的。人的意念一动,造成植物的惊吓,说不定也是一种业;以及邵雍讲的:思念一动鬼神知。透过他心通功能我们可以了解到,“善恶出一念,天地尽皆知。”这话是有着更深的内涵存在的。
 

(三) 红杉树林的呼唤

  

具高度智慧红杉木

“地心文明桃乐市”这本书里一篇“红杉树林的呼唤”由通灵传导女士---奥瑞莉亚,透露出来,以下是部分内容:

※ 我们是雄伟的“巨树”,是你们那早已遗忘了古老的民族所遗下的种类。千年岁月的时光来了又去,我们仍然在此,数目慢慢减少,从那些强霸的砍树工团,减少我们的种类,他们唯一开心的是从砍下的树木,计算能够获利多少。

我们植物的国度是集体智慧的一部分,一开始从那神妙的庞大土地,赐给地球优美的环境,并保护地球几百万年。 地球上的人类曾经对蕴含智慧与美的红木充满了敬爱,并且深深感觉到我们所散发出的和平与和谐的频率。

* 那些有能力跟我们连系和沟通的人,接收到我们的知识和礼物。

* 你们大多数人也许不知道,我们可以分享给你们许多知识和智慧。

* 有一天你将醒悟到这个现实,并希望你能够更有觉知,明了我们对地球的重要贡献。

※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美国东海岸和西海岸的飓风和龙卷风的情况? 你们有没有质疑---为什么西海岸每年那个时候没有发生像东海岸那么多的灾难?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西海岸每年都逃过天灾,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 在你们那欠缺灵性意识的想法中,认为我们只是“树木而已”;我们不是那些无知的领导者,使你们相信“只是树而已”,没有精神与意识;其实我们拥有深度的灵性。

※ 当众多的巨木树林靠近你们沿海的岸边时,我们能够有效的阻挡从太平洋及他处升起的潜在干扰或天灾。 如今我们的树民每天大幅锐减,你们没有思考关于我们生长在此的角色,也没有丝毫感激我们长久的贡献与护卫,我要提醒你们,我们的守护力也相对减低。 这是我们的警告。

我们的树林愈来愈稀少,这使我们能继续供给西海岸的保护愈来愈困难,并且在不久的未来,你将需要更多的护卫。

※ 就像你们一样,我们的灵魂也是不朽的。

大家应该很好奇,如何与树沟通,有人每天对着某颗树讲话,表示善意,虽然不具他心通能力,却意外发现在心情不好时坐在树下一会儿时间,很快就能让心情平复。

(四) 小精灵

讲到森林就会让人联想到小精灵,我们一般认为小精灵只是童话故事里头才有的,可英国一位女士却在无意间拍到小精灵照片。

菲利斯-培根(Phyllis Bacon)走遍了自己家的花园,然而最终她并未发现像照片中的银色翅膀的神秘小精灵。这张照片是2007年拍摄的,当时该照片是无意之中拍摄的,她并未从照相机取目镜里观看所拍摄的景像,而是在餐厅用餐之后,与亲戚聊天时将手臂伸出后门之外,简单地按了一个快门。当她检查拍摄的图片时令她非常吃惊,随后她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来试图揭示其中的神秘小精灵。据悉,培根居住在英国伦敦南部靠近克罗伊登市的新阿汀顿。

培根在互联网上搜索了大量的蝴蝶、蛾虫和昆虫的照片,试图与照片中的精灵进行匹配,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9月7日,她在将这张神秘照片进行公布时说:“我认为它肯定是一只小精灵!没有人能够解释这一现象,也没有人能够解释照片中的神秘物体究竟是什么!”

 

2009年宜兰灯会上的神秘小精灵照

无独有偶,法轮大法在2009年宜兰灯会上也拍到神秘小精灵照,当时拍摄此照片的法轮大法学员秋香表示,照片中法轮大法学员当时正在法船前面讲述大法真相,她在后方取影拍照。当她按下快门后,照片中的法轮大法学员跑过来反映,奇怪了刚才觉得时间突然定住三秒钟,觉得很神奇。两人一同从数位相机看到许多白点,当时并未清楚照片上的白点是什么。直到回家后用电脑仔细看,才发现是有着翅膀的神秘小精灵,各种飞翔姿势,从四面八方围绕法轮大法好的旗帜。

有位大法弟子表示,小精灵他见过两种不同的,翅膀大小形状不一样。而英国女士找不到小精灵踪影,是因为人的眼睛像一个滤镜,人的感知能力只能在一个小幅度内运作,超过这个幅度,你就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就像科学家观察天体,科学家现在发现用红外线过滤镜可以看见以前看不见的景象,于是科学家说:这些过滤镜为我们提供了新的途径。

小精灵很纯净,感知能力很强,因此当你下次看见小精灵时,请以纯净的心态,你就还可以继续看到他的,可当你一动念想对他干点什么,想抓他或什么的,他早跑了,你会看不见他的。

(五)科学家成功远距心灵感应实验与不动手的心灵感应电玩

心灵感应确实存在

华盛顿大学两名科学家最近做了一个的实验:两人一动不动分别坐在跨越校园的两个不同房间中,头上戴着可读取脑电波信号的设备,将计算机网络作为媒介,其中一人通过意念成功操纵另一位科学家的大脑,使其的一根手指在无意识下动了一下。 虽然只是动了一根手指,这却是人类首次实现用计算机把人脑联系了起来。 其原理是目前大红于科技界的“脑机互动”技术。

感觉我的手臂想要自己运动

“看到我大脑中一个想像中的行动,被翻译成另一个大脑所做的行动,这让人感到又兴奋又奇怪”,“操纵者”拉杰说。

华盛顿大学这次的“入侵大脑”实验,实验设计者本身也是受实验者。计算机科学家拉杰.劳和心理学家安德鲁.斯托克分别坐在大学校园两个方向的实验室里,遥遥不可相触。

拉杰是这次实验的“操纵师”,斯托克则是被操纵者。两人头上都戴着可以阅读脑电波信号的帽状设备与计算机相连。

拉杰坐在计算机前,屏幕上是一个简单的射击游戏,点空格键,大炮会开火,把海盗船打掉。

※单人实验中,拉杰的任务是看游戏,想着什么时候让大炮开火,他不需要自己真正动手指,只是想像自己移动右手,脑电波就会激发感应器,直接触发游戏中的大炮开火。

※精彩的在双人实验中,坐在另一个实验室里,斯托克戴着防噪耳罩,背对着屏幕,竟然在拉杰想着要开炮时无意识地移动自己的食指,按下空格键,让游戏中的大炮开火。

“YES!”当斯托克重重地敲击一下空格键后,另一个实验室传来了鼓掌和欢呼声。

※被操纵者斯托克说,那种感觉就像是“神经痉挛”,(我的手臂想要自己运动,它就真的自己动了,我看着它(手臂)抬起来,按下去。我感到真的好像一部分自己的大脑给了别人一样。)

技术互联网传递脑电波

拉杰说:这其实就是从我的大脑到他的大脑之间的一次简单的信息单向流。

在这次实验中,关键的媒介是两人头上所戴的帽状设备。 拉杰头上戴的是一个电极帽,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探测点,用以获取和行动相关的脑电波,其和脑电图设备相连,转化成信号传输到计算机中。

 

  

日本任天堂将推出心灵控制游戏,这种游戏需要戴上特制的头盔。

资料来源:

http://science.kexue.com/2013/0909/34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