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新年期间讲真相劝三退

圣诞节和公历新年是西方传统的节日。每逢这两大节日,欧洲的学校会有一段比较长的假期。这期间,我们在景点遇到了比往常要多不少的中国留学生。感谢师尊的安排,让我们遇到了这些平时很少能遇到的海外留学生,给我们一次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的机会。

下面我们就把这期间向中国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的一点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和大家切磋。

师父在近期讲法时特别提到:“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1]

这些欧洲各国出游的中国留学生,大多都是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少数的年龄大一些,超过三十岁。我们觉得他们正是师父讲的很多没有得救的可贵的中国人。他们是我们要抓紧救度的中国年轻人,也是在学校受无神论、现代科学和邪党谎言毒害比较深的一个群体。

无论在国内外,他们都是平时忙于学习和考试,有自己的活动圈子,很难在外面遇到听到真相。海外留学生还有些在课余时间要忙于打工,那都是匆匆而过,打招呼都不容易。有些搭上话的留学生,即使对三退讲真相不反感,见到陌生人也比较警惕,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像防骗子、坏蛋那样提防着你。更多的被中共的宣传毒害,一听劝三退,拔腿就跑。那些肯停下来听真相的,很多都是些会翻墙、有头脑有见解、关心时事的,或以前了解过真相的,或是大法弟子亲属。所以年轻的留学生群体也是我们比较头痛的难讲难退的一类人,我个人觉得劝退他们的难度仅次于各级党政官员。

现在圣诞节新年期间,欧洲各国的中国留学生们集体外出旅游,而且他们都比较悠闲,没有了往日的匆忙,搭话打招呼又有好借口(问候圣诞快乐、新年好等),可以静下心来听真相,正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大好时机。特别是圣诞节几天,所有的商铺都关门休息,景点留学生也很集中,路上外国游人不是很多, 走在街上也不拥挤,与人会话环境不吵杂,有利于讲真相三退。不论什么时间,什么环境,都要修去安逸心,不怕吃苦,做好三件事。

重视发好全球整点正念

讲真相劝三退和发资料前,我们沿途发正念,清除旧势力一切干扰,清除阻碍世人得救了解真相的旧势力、乱神和一切邪恶因素。但以往景点劝三退开始后不久,就有一次全球整点发正念,由于我们忙于劝三退,往往不是很重视,都是一边三退一边发正念的,没有停下三退,专门静心发全球正念的。

近期,我们通过和其它国家学员交流,更重视全球发正念对三退的帮助。这次圣诞新年劝三退中,一旦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间到了,就全部停下手中的事,认真的发全球整点正念除恶,并附带上一念针对清除所在景点阻碍学生得救、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发完全球整点正念后,再开始继续讲真相劝三退,不占用全球发正念时间来劝退,结果我们发现三退、讲真相效果更好。

一般发完全球整点正念后的一个多小时内,几乎没有骂人、捣乱别人听真相的干扰出现,就是不听不退的留学生也只是离开而已,很少有又骂又喊的。比较以往三退忽视发全球正念时,我们劝退所到之处的空间场中对众生听真相、表态三退的干扰少了很多,所以写出来提醒和我们一样讲真相时忽视认真发好全球正念的同修,要重视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磨刀不误砍柴工。

正念讲真相劝三退

由于发好了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很轻松就能在不同景点遇到留学生们。我们开头先面带微笑,友好的问候一声圣诞快乐、新年好等,留学生也很高兴的还礼问候,接着就可以良好的交流互动了。去掉他们的戒备心,同时正念不止,再讲真相也就容易、顺利了。

由于留学生出游都是三五结伴而行,再少也是两人一起,很少单独旅游的。因此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我们就采取单人群讲、群退的方式做。如有另一学员配合,那主要是不间断发正念支持或劝退后帮着起名。只有碰到受中共毒害深的学生跳出来捣乱、拉走人时,配合的学员才出手针对此人同时讲真相。一般很少两人、几人同时讲,如果多人各盯各人的同时讲,人多嘴杂比较容易引起留学生们的怕心、顾虑心,真相就不愿听了。

讲真相劝三退时,用语干净利落,切中要害。年轻人节奏快性子急,没有太多耐心听路人长篇大论的。劝退时讲大法真相时要几句话就把大法真相四个要点讲清楚(1.法轮功是什么,2.天安门自焚,3.活摘器官,4.记住法轮大法好)。之后还要视对象了解、理解真相成度,补充发放真相报纸巩固成果。不管学生是否同意三退,大法真相都要讲清。但讲真相劝退时,发正念不能松懈,劝退讲真相不停,在场所有学员正念不止。从开始微笑打招呼时,就要一边讲一边对着学生们发正念了,直到劝退讲真相完毕不能间断。

一天上午,我劝退一位女学生时,她都赞同,我讲到欧洲很多国家都不喜欢邪党,尤其东欧一些国家正在或准备立法禁止共产主义和邪党,当我刚讲到“东欧一些国家已经或准备立法宣布⋯⋯”,我正想说禁止共产主义和邪党时,她马上接着说“宣布(共产党)是邪教!”。我当时一愣,这样直接大胆的学生这两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还是位女学生呢。接着我笑着说“是宣布禁止共产主义和邪党组织,你既然知道它是邪教就退出团队吧。用xx化名,退出团队好吗?”她刚说“好”,就被一个中年男子一把拉走了,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俩走出20多米远,我才发现那人是她父亲。好险呀!我长呼一口气,要不是当时正念不停,加上讲得快,再晚半秒、一秒没有结束劝退起名的话,这么明白的学生就要被干扰掉了。她就得等下次碰到学员三退了。可惜被她爸拉走没有来得及听到大法真相,不过看她这么清醒又三退了,一定还有机会了解大法真相的。之后再劝退讲真相,我们正念就不敢松懈了,不能让邪恶再半路拉走人了。

一次我快回家前,又看到一群十来个男学生,上前给他们三退。第一个学生在我劝退时,哄我说他们是香港的,我正迟疑时,其中有一位三退过的学生帮了我一把,公开说“我已经三退过了”。他可能是学员家属或年轻弟子。这时我旁边听我讲真相的另一位男生,先同意用“福气”化名三退了。我就给那个哄我的学生讲大法真相,最后告诉他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轮功、不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你们也不用三退了,现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那么多器官,天理难容,不退不行了,不退就要替邪恶背黑锅陪葬了。

哄我的学生一听活摘来兴趣了,他显然知道活摘器官的罪恶之事,就问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谁干的。我说江泽民下令,薄熙来、谷开来带头活摘,其它迫害机构、军队跟进。他又想考考我,说:有谁为证?我说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自己网上公开承认是他父母带头干的,是江让干的,还说不能他父母独担罪责,讲要死大家一起死。这时哄我的学生说,“对了!咦!你也都知道?”我说海外讲真相的媒体都报了,你既然知道还和邪恶为伍吗,还不退出来保平安?他就像变了一个人,马上痛快的三退。

其他旁边的几个男学生也接连表态同意三退。我就以“才”字给他们起名,“你叫国才、你叫天才,你叫俊才,你叫国栋,你叫英俊⋯⋯”。我刚起完名要走,这时第一个叫“福气”的男生不乐意了,问我:“他们都是俊呀、帅呀、才的,我为什么没有‘帅’?”我一听乐了,憋着不敢笑,说:“福气也很好啊,那你要帅就叫‘高富帅’吧,这个是你们年轻人网络上起的名,好吗?”他满意的回答“好,这个我喜欢。”,然后走了。期间那个说“已经三退过”助我三退的男生,一直在看着我劝退,眼睛里流露出感谢,可能他很想他的同伴朋友都得救吧,这下如愿了。我朝他笑笑点头致意,记下八个名字,朝下一群留学生走去了。

又一天中午,我们两位同修遇到四位德国来的男生。一讲三退,四人就全退了,告诉我们他们在他们城市看《大纪元》报纸和大纪元网,有的以前翻过墙,都知道不少真相。我们就深入讲大法真相,一位对法轮功特别感兴趣,由一位同修专门和他讲。我和另三位学生讲:危难来时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告诉他们平时有病痛念也管用。他们都相信,说记住了。我又告诉他们亲朋好友有重病的,记着让他们去炼法轮功健身,有奇效,告诉他们大法网站可以免费看《转法轮》、学功,他们说知道。我又讲了一些我亲眼目睹的经历,绝症病人学法轮功好了,他们都相信,不住点头。我又发给他们没有看过的真相报,让他们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他们也拿了,感觉他们就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我全讲完了,就和他们三个告辞,去退其他留学生了。退了一圈回来,第四个学生拿着报纸,还在和另一位学员了解法轮功呢,也不照相了。真是“你为此言等千年”呀[2]。为了这些年轻善良的中国人,我们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又一次我们结束前,遇到一群五个法国来的留学生,刚到欧洲第一学期。上前给他们三退,他们说很想留在欧洲工作。我说那好呀,不过你们得把党团队退了,国内外企都不愿召党员,学生到外企招聘都隐瞒党员身份对吧,这个你们都知道的。他们说是。我说那你们想想在欧洲的企业能欢迎中共党团员吗?以后找工作、长居的不是麻烦吗?他们一听都表示退,起完化名后,我进一步讲中共六四屠杀爱国学生,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遗臭万年,西方国家都不喜欢它,接着又讲法轮功不是中共造谣的那样,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让他们上网多了解,国外网络自由。期间,两位在大陆知道一些真相的男同学,赞同我们讲的,一个说他翻墙。其他的女生说国内学马列政治课最无聊,又浪费时间,很厌恶。最后他们都表示要在国外利用开放的网络多了解真相,我们祝他们新年快乐,学业有成,相互高兴告别。

圣诞劝三退的总体感受

在一周多的圣诞节假期中, 我们劝三退不敢懈怠,感到节日期间劝退留学生比以前容易了。和其它国家每天三退的学员交流后,他们也有同感,大家悟到,师父讲法提到年轻人后,把天象推到这一步了。这次劝退讲真相,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几位学员共劝退370人以上(400人不到),劝退人中95%以上都是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们。绝大多数为硕士生,少数博士生、本科生。

在圣诞节及前夕留学生出游高潮时,每天1.5小时多、两小时不到的这段时间内,三四位同修能遇到上百名各国中国留学生,让他们听到真相,其中过半能三退。视当天留学生人数多少,一般每天大家一个半小时左右,总共能劝退五六十人,最多一次大家劝退超过七十人。最少的,一两个学员两小时不到也能劝退三四十人。

总体感觉是:那些每天或经常讲真相劝退的欧洲国家来的留学生比较容易接受真相、劝退。我碰到很多这些国家留学生都多少听说过三退,看到过真相点,有一部分看过《大纪元》,我们劝退就容易了。有些留学生还看过多种的各类讲真相媒体或报纸。其它一些国家讲真相劝退和发放报纸的学员就比较少了,如南欧、北欧的二三线城市等,我们遇到的这些地区来的留学生大多第一次听说三退和法轮功真相。我们欧洲学员要像做得好的港台学员那样,继续努力多出来救人,不要留太多空白点。还有一小部分留学生,在大陆或以前出国时或到香港、台湾时已经三退过了,这些都是可喜的反馈,前几年很少碰到。

尽管现在还会遇到不好的年轻人,我们都能比以前更坦然面对。即使对那些骂我们的人,也希望他们最终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但愿这些年轻的众生都能珍惜这万古机缘,但愿更多的同修们能再抓紧时间走出来救度、快讲多讲!

[1]李洪志师父著作: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洪吟三》- 话有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