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10)

第十章 预言法轮功创始人

当世界到达最后时期,当灾难频繁,特别是邪恶旧势力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劫难即将到来之际,几千年来人们一直传说的、等待的、盼望的救世主――中国大预言中所说救世的大圣人,终于到来了――

第4纪第99首
英文:
  The valiant elder son of the King's daughter,
  He will hurl back the Celts very far,
  Such that he will cast thunderbolts, so many in such an array
  Few and distant, then deep into the Hesperias.

  中文旧译:
公主的大儿子勇敢的人
  将凯尔特人打到很远的地方
  他可操纵雷电
  同行者成群结队
  行至不远处又折头向西
  向着更远的深处
中文新译:
  公主的大儿子,勇敢的人,
  他将凯尔特人投回到很远的地方,
  他能发出无数阵列的雷电,
  由近到远,深入西方。
  
这首诗预言了人类里将有一个“公主的大儿子”,他将有种种神力,“能发出无数阵列的雷电”,其实他就是一个神,一个在人间的神。

那么,人类里哪一位“公主”的大儿子有这种神力呢?从来没有哪一位公主有过这样一个儿子,所以也就没有人能破译这个预言。其实,这首预言诗里的“公主”根本就不是指人,它指的是个地名;所以这里预言的“公主的大儿子”,就是出生在这个地方,在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就是一位在人间的神,他在人间创造了许许多多的奇迹。

他就是出生在吉林省公主岭的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在《诸世纪》预言中的神的体系,是用希腊神话或着罗马神话中神的体系来表示的,在这个体系中,希腊神话的宙斯也就是罗马神话中的朱庇特(Jupiter),是最高的神,宇宙的主神,他的武器就是雷电,是掌管雷电的神。那么这首预言诗说“公主的大儿子” “他能发出无数阵列的雷电”,就是说他是在人间的宇宙主神。

第五行诗“由近到远,深入西方”指的是他的传道和影响由近到远,最后到达西方,包括美国。   

第5纪第79首
英文:
  The sacred pomp will come to lower its aisles,
  Through the coming of the great legislator:
  He will raise the humble, he will vex the rebels,
  There is no emulator on the earth

  中文旧译:
在双翼休息之时神圣的盛典来到
  伟大的立法者登上舞台
  他从卑贱平步青云
  使叛徒困惑不已
  与他匹敌之人
  世上难以再现
中文新译:
  在神圣的辉煌中,他来了,放下天国的走道,
  伟大的立法者到来了:
  他将使谦逊者升华,使反法者困扰,
  地上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本诗第一,四句英文翻译中把法文原文的“aisles”还原,把法文“aemulateur”直译为“emulator”;原来的英文翻译往往因为“意译”过度,失去了法文的原意,从而使预言被曲解。

这首诗准确地预言了“立法者”救度宇宙众生。而立的这个“法”并不是人间的所谓普通法律,因为本诗第一句已经指出,这个“法”是“神圣(sacred)”而“辉煌壮丽的(pomp)”的,并且它放下了“神圣” 而“辉煌壮丽”的“走道(aisles)”,所以这个“走道”我翻译成“天国的走道”,其实就是一条真正由人通向神的走道。

我们知道英文的“aisle”是“通道”,有时指“门廊”,本诗用的是复数,指的是通向神的世界,通向天国的“大门”;对于救度众生而言,能否免于最后的淘汰,能否有進入未来的机会,也是一样,即要通过这个“大门”;那么这里用复数的“aisles”,就是表示敞开了所有天国的大门,而且开的已经没有门了,这种机会是亘古未有的。

本诗第三句中“将使谦逊者升华”,是说那些虚心接受的人,他就将会得到身心和道德的“升华”。而句中的“使反法者困扰”,也指明了那些反对正信者最终不会有好的结果。

正是因为以上原因,本诗第四句才说“地上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就从这一句中,也完全可以断定,这首诗是预言“基督”(救世主)的。因为世间的任何人,无论其在历史上多么伟大,都不能担当得起这一句话:“地上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过去有人认为本诗又是在预言法国的拿破仑,其实不是的,拿破仑还承担不起那么高的评价。

第3纪第2首 
英文:
  The divine word will give to the substance,
  Including heaven, earth, gold hidden in the mystic milk:
  Body, soul, spirit having all power,
  As much under its feet as the Heavenly see.

  中文旧译:
神的声音清晰地响在耳边
行为神秘活动于天地之间
肉体 心 精神都坚不可摧
天地万物他踩于足下
仿佛他的座垫

仿古汉语译法:
理之圣音谕人神。
玄修金刚天地存。
身灵心法坚正念。
高耸大穹宙宇尊。

中文新译:
  神圣的言语传给所有的物质,
  包括天国,大地,和那些看不见的神秘银河里的诸神金身:
  身体,灵魂,精神都有无比的力量,
  即使从天国看去,天地万物也都在他脚下。

本诗英文翻译除了将第一句的“substance”还原,没有其它任何改动。对于这首预言诗,所有的人都知道她预言了伟大的神的到来,原来此诗的中文题目就叫“宇宙之神到来了”,然而却没有人能够完全读懂这首预言诗描绘的伟大的神有多伟大,那“神圣的言语”有多伟大。

这首诗的前两句“神圣的言语传给所有的物质,包括天国,大地,和那些看不见的神秘银河里的诸神金身”,这里“神圣的言语”指的是宇宙主神,为宇宙众生众神众物质讲述宇宙最高的根本的大道,而宇宙中众生众神众物都在倾听他“神圣的言语”,包括那些各个天国上的众神众佛,包括地上的众生,还包括在深邃的宇宙中无数“看不见的神秘银河里的诸神”。这里的“gold hidden in the mystic milk”,可不是什么“藏在神秘牛奶里的金子”,因为西方人叫天上的银河就叫“the Milky Way ”,而神的身体是金的,英文中“金”和“神”的读音近似,所以这句就翻译成“看不见的神秘银河里的诸神金身”。

这首诗的后两句预言了来宇宙主神的伟大,其中说到“身体,灵魂,精神都有无比的力量,即使从天国看去,天地万物也都在他脚下。”这里“身体,灵魂,精神都有无力的力量”是说这个宇宙主神的神力在宇宙中无与伦比,而他的神体巨大无比,“即使从天国看去,天地万物也都在他脚下。”我们知道给予诺查丹玛斯《诸世纪》预言神启的神是“在苍穹中的第八层天体,位于那里的万能的上帝”,这个神所在的层次已经在“大七数”所含的宇宙层次之上了,可是这个神却说未来拯救宇宙的宇宙主神是如此伟大,即使站在天国世界的神,比如站在“极乐世界”的如来佛,当他们仰望这个宇宙主神时,“天地万物也都在他脚下”。

这里说到的宇宙主神的伟大,已经是人无法想象的了,对宇宙主神而言,“天地万物也都在他脚下”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其实,对于宇宙众生而言,拯救宇宙并使宇宙新生的宇宙主神,其伟大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这里只是借着500年前的《诸世纪》预言中神的启示,在一定程度上做了描述而已。

这首诗预言了救世主的降临。在世界末期的战争之后,他引导世界進入新时代,创造一个比现在世界更美好的世界。

人们千古以来所盼望的救世主终于到来了,可是不知道人们还能不能认识他啊。他不会在自己的额头上写着自己是救世主的大字,他也不会以神通大显的方式降临人世,在世间他还可能受到种种的批判或者迫害,如当年耶稣遭遇到的情况那样,就看人能不能认识了。能不能认识,全凭悟性。能认识者将得大福份,错过机缘者,将后悔终生。

第7纪第14首
英文:
  He will come to topography to expose the falseness,
  The (water)urns of historic significant will be opened
  Sect and holy philosophy to thrive,
  black for white and the new for the old.

  中文旧译:
  他从伪地志中走来
  掘开墓的遗骨
  分派 神圣的哲学家向着繁荣
  以黑代白以新替旧

中文新译:
  他来到地上,使不真和虚伪的一切曝光,
  将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打开,
  教派和神圣的哲学将繁荣,
  白变黑,旧变新,年老变年青。

这首诗预言了在世纪的末期,救世主以传道圣者的身份来到人间,赢得了亿万人的信仰,并产生了很多奇迹。

本诗第一句“他来到地上,使不真和虚伪的一切曝光”,预言了圣者传出的正道,使社会上一切“不真和虚伪的”东西,相形见绌而“曝光”,包括那个自吹伟大的反基督的“恐怖大王”。

本诗第二句中“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是什么?我们可以先看看中国的相关预言,因为《诸世纪》的预言不但与《圣经 启示录》有着一致性,她甚至和中国的古代预言中关于近代和现代的预言都是一致的。

在中国明朝,刘伯温做《烧饼歌》的预言后,和皇帝朱元璋还有一段很有名的对话,我们这里引用一部分:

温曰:不敢尽言,海运未开是大清,开了海运动刀兵,若是运运重开了,必是老水还了京。

帝曰:老水有何么?温曰:有有有,众道会下引進修行,大变小,老转少,和尚到把佳人要,真可笑来真可笑,女嫁僧人时来到。

帝曰:你因何说道字?温曰:上末后时年,万祖下界,千佛临凡,普天星斗,阿汉群真,满天菩萨,难脱此劫,乃是未来佛,下方传道,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不遇金线之路。难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勒封八十一劫。

我们看这里:“海运未开是大清”指清朝在门户开放之前是稳定的;“开了海运动刀兵”指清末以后列强入侵中国,打开了清朝的门户,此后战事连绵;而“运运重开了”就是指中国彻底开放对外贸易(包括开始入世谈判等等),到了这个时候,刘伯温预言说“必是老水还了京”。那么朱元璋问:“老水有何么?”,刘伯温忙说“有有有,众道会下引進修行,大变小,老转少……”

这里预言的关键就是要知道“老水”是什么?从刘伯温回答“老水有何么?”的问题说到“众道会下引進修行”,我们可以推测“老水”与“修行”有关。其实刘伯温预言中的“老水”和《诸世纪》这首预言诗第二句中的“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是完全同一个事情,“老水”就是“古老和不朽的水”。那么,“老水”究竟是什么呢?“老水”就是“法”;因为“老水”就是过去的水,而“法”字是由三点水和一个“过去”的“去”字组成,并且“法”是“古老和不朽的”。

这样,在《诸世纪》预言的一些预言诗里有关于“水罐”(urn)的诗,如果这个“水罐”是特指的单数,一般指水灾,这种情况我们在第2纪第81首,第8纪第29首和第10纪第50首已经见过;如果这个“水罐”用的是复数(urns),那么就可能指的是“三点水”的“法”。

知道了本诗第二句“将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打开”是指圣者传出了道和“法”,那么第四句“白变黑,旧变新(black for white and the new for the old)”就很好理解了,它就是刘伯温说的“大变小,老转少”,就是指圣者在世间给世人创造了许多奇迹,包括使他们的身体发生奇妙的变化:“年老变年青”,白发可以变成黑发。而第三句“教派和神圣的哲学将繁荣”则是指圣者开创的“神圣的哲学”将吸引数千万人学习的繁荣景象。

刘伯温的预言说到:“上末后时年,万祖下界,千佛临凡,普天星斗,阿汉群真,满天菩萨,难脱此劫,乃是未来佛,下方传道,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不遇金线之路。难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勒封八十一劫。”就是预言当未来佛之时,天上的佛道神以致更高层生命都要下来接受同化,因为这是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

过去一直认为此诗预言的是1799年,法国国民议会变革旧的行政区划,当然这种解释不确切。举例来说,作为有正统观念的预言家来说,是不会象那些革命者那样把传统地志看作是“伪地志”的。

第3纪第94首
历经五百多年世人方注意
  他的存在是那个时代的荣誉
  伟大的启示在瞬间产生
  同世纪的人得到巨大满足

这首诗预言了世界最后时期救世主的降临。
这首诗同纪三第2首预言诗一样讲述了从宇宙中来了一位救世主。从诗意来看,这位救世主是来拯救人类的生命和灵魂的。

“五百年以上”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中国历来就有“五百年出一圣人”的说法,从孟子时代就这样说了,刘伯温的预言诗《烧饼歌》中也有“五百年间出圣君”之句。

根据研究,救世主现在已在世上,只要用心了解世界状况,一定能知道做末日审判的救世主是谁。

当这段伟大的历史过去之后,人们就会知道救世主的存在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荣誉。他将使这个时代的人类获得最大的福分,将使所有心存良知正念的人得到莫大的满足。 

第8纪第27首
英文:
  The auxiliary way, one arch upon the other,
  Many deserted except for the brave one and his genet.
  The writing of the Phoenix Emperor,
  seen by him which is (shown) to no other.

  中文旧译:
备用之道,桥的一边拱形门
  搭在另一边上
  窥视着勇者以及他的“祖内”的路•皮伊
  不再受人关注
  菲尼克斯的皇帝之著作
  他自己或是他人都无法见到
中文新译::
  走在便道上,一道拱门接着又一道拱门,
  许多被荒废,除了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马,
  凤凰皇帝的文字,
  不是别人,正被他自己看到。

本诗第二句原文的“muy”是西班牙语”许多”的意思,原来的英文翻译把它误为地名,现将其还原。

这是《诸世纪》预言中比较难理解的一首诗,它准确预言了某一个时候,主神以圣人身份云游来到一个皇家陵墓,这就是位于河北省的遵化境内的清东陵,是中国清王朝主要的帝王后妃陵墓群。

说这首预言诗比较难理解是因为后两句“凤凰皇帝的文字,不是别人,正被他自己看到。”一般人不易理解。这里“凤凰”是指古代帝王的后妃们,这两句说的是:清朝一个皇帝的文字书法,被这个皇帝本人看到了;其实这里说的是,清朝一个皇帝的文字书法,被这个皇帝转世后的本人看到了。

我们再来看看这首预言诗的前两句。第一句:“走在便道上,一道拱门接着又一道拱门”,中国的古建筑,尤其是陵墓,都喜欢用拱门,所以一路上“一道拱门接着又一道拱门”。第二句:“许多被荒废,除了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马”,是描绘了除了看守陵墓的人外没有多少游人。其实这第二句还包含了两个故事,当然从500年前诺查丹玛斯的时代看就是两个预言了。一个是为什么说清东陵“许多被荒废”?因为民国时期的军阀孙殿英在1928年曾经盗掘清东陵,当时军阀部队以野蛮手段用七天七夜的时间大肆盗掘东陵文物,这次盗墓使孙殿英获得了“东陵大盗”的名声。另一个故事就是本句中“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马”,指的是康熙陵的最有名的守陵人,也就是康熙的皇十四子。康熙的皇十四子允哆,是康熙的皇子中最聪明和勇敢的一个,当准噶尔進兵侵扰西藏时,他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主持西北军务,战功赫赫。历史上传言皇四子胤缜夺嫡抢了本来属于皇十四子的皇位,成为雍正皇帝,这个传言的真假不知。不过,雍正继位后,的确把皇十四子从西北前线调回囚禁于康熙陵,使这个“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马”为伴在康熙陵度过余生;而雍正在死后也没有按“父葬子随”的规矩葬在清东陵,而是另修了清西陵。

我们知道佛家中有轮回转生的概念,其实那首诗中说: “被长久期待的他,将不再(转生)回到欧洲,他将(转生)出现在亚洲”,可能是说他在这近500年里没在欧洲转世,而是在亚洲转世;清朝康熙皇帝的“文治武功”当时已经“超越东方的所有王者”;至于真正开始显示神迹,救度众生,挽救频于毁灭的宇宙,这种功德不仅“超越东方的所有王者”,而且超越宇宙所有的神佛。

第5纪第49首
并非西班牙 而是古老法兰西
  为了震 ^的船 他被选中
  他和敌人進行和解
  这些传播疾病的敌人 成了他治世的内容

这首诗预言了在宇宙最后时期降世的救世主及其与法国的关系。
本诗预言的是关于世界末斯救世主的事情,而不是指教皇的事情。在本诗中,诺查丹玛斯预言了1999年后,宇宙中的旧势力和世上的恶人(恐怖大王从天而降)联合起来干扰破坏救世主的传道与济世大事(诗中说他们是在“传播疾病”,也就是在毒害世人与众生),但救世的主神并不把任何人当成敌人,而是希望众生都能得救,但救世主并不是放任“敌人”的存在,而是把“敌人”当作其治世的内容,也就是说把他们当作救度的对象。

“为了震 ^的船 他被选中”,是说世界演化到最后一步时,整个宇宙都面临毁灭的危险,世界已象是一艘“震 ^的船”,为了拯救这艘船,“他被选中”,也就是救世的主神被天上众神选中,委托其下世救度众生、挽救宇宙的危亡。

这是对救世主降临的非常准确的预言诗。预言家预言这位伟大的救世主将与法国有着极深的关系,但这点已有所变化。救世的主神下世后,在东方传道,然后,按天上众神原来的安排,他本来会到法国,但他选择到了另外的国家。这不是说预言家预言有误,而是到世界最后时期,在宇宙的更新过程中,一切都由救世的主神根据情况而定。

过去有人认为此诗是预言有关教皇的事情,其实不是的。宗教发展到今天,连教廷都宣布承认了达尔文的進化论,接受了无神论,而否定了上帝创世和造人的教义,宗教走到了这样的变异程度,还怎么能承担起末世时期救度众生的责任?又怎能做到把“这些传播疾病的敌人”当作“治世的内容”?

在当今社会,宗教在人们的心中的地位远非几个世纪以前那样崇高而神圣。科学的发达,使宗教中的一些教义,如上帝知晓一切,上帝能拯救众生等真理受到了怀疑。所谓的“理性”崇拜成为一种潮流,其中以无神论者为最甚,他们相信无神论,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们的思想已被毒害,同时也在毒害他人。所有的这些人本已是“敌人”,但不是不可救度,而是最最需要被急切救度的人。 这些人如果有缘分读到这首预言诗,也应当细想一下救世的觉者无量的包容与慈悲,放弃狭隘而固执的观念,回归自己的本性与正信。
 
第5纪第54首:
伟大的男子,从鞑靼与黑海那面前来
  一个王者登场
  为了见到法兰西的领土
  越过阿拉尼亚与阿尔梅尼亚
  在比绍切姆放下带血的皮鞭

这首诗预言出生于东方的救世主到达西方。

原来有人认为在这一首预言诗中,诺查丹玛斯暗示了强大的东方将发起一场大的战争,并远征欧洲,直至法国。他们认为第一行中的“伟大的男子”来自“鞑靼与黑海”那一面,即东面,当然是中国。本诗最后一行“带血的皮鞭”让人联想到征服欧洲的忽必烈,他挥动长鞭率领蒙古大军一直打到欧洲的腹地――莱茵河流域。

但这首诗有更准确的译法,“带血的皮鞭”正是救世主用来敲醒世人的神杖。在前面的预言诗的破解中,我们已经讲了,救世的主,降临东方传道之后,原来是被安排去法国的,但由于出现了变化,所以选择到了其它国家。这就是第三行的诗“为了见到法兰西的领土”的意指。

第2纪第29首
英文:
  The Easterner will leave his seat,
  To pass the Apennine mountains to see Gaul:
  He will transpire the sky, the waters and the snow,
  And everyone will be struck with his rod.

中文旧译:
东方走出一位男子
  翻越亚平宁山到达目的地
  远涉重洋踏雪前行
  鞭笞民众开始残暴统治

中文另译:
一位东方人离开他的家乡
穿越亚平宁山脉到达法国
他将越过天空、海洋和冰雪
用他的神杖唤醒世人(直译为“用他手里的竿子敲打世人”)
中文新译:
  一位东方人离开他的家乡,
  穿越亚平宁山脉到达法国:
  他将越过天空、海洋和冰雪,
  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

这是一首难解但已破解的预言诗。

如果将这首诗看作是讲述过去,那么成吉思汗的远征欧洲倒有几分相似。 很多人尤其是外国人都认为这首诗预言了东方军队将進军欧洲,越过意大利的亚平宁山脉,侵入天主教圣地梵蒂冈,第一行“东方走出一位男子”指的是东方人;第二行的“目的地”既指法国同时又代表整个欧洲。但这些都是猜测而已。

实际上这首诗预言了主神来到西方。这首预言诗很早就被破解过,预言的是主神结束了在亚洲的传道后,来到西方,并在西方的许多国家传道,传到了全世界。

《诸世纪》预言常用“月亮”来代表干扰破坏的“旧势力”,而用“太阳”来代表主神;其中第4纪第30首第一句说到“太阳不想要月亮”,即是主神完全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开始旧势力安排的是去法国,它们在预言中都说过,可是主神选择了了美国。

  第10纪第75首第三句提到“伟大的赫耳墨斯”,来形容为人类讲述和传播宇宙神佛之道,而“赫耳墨斯”有一根神杖,用来唤醒世人,所以本预言诗的第四句说“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既是预言每一个世人被打动,而他们的态度将决定他们的未来。

纪十第75首
他留在欧洲长久等待不能返回
他还会回到亚洲
来自伟大的赫耳墨斯
他会超越所有东方的君王

这两首诗其实是珠联璧合的,描述的是同一个人。预言叙述了一位东方人去了西方,一段时间要留在那里,但将来还会回来,而且他的威望将会超越君王。前一首(纪二第29首)中的最后一句容易使人感到不解,其法语原文直译是“用他手里的竿子敲打世人”,许多预言解译者在这句都陷入了误区,翻出各种各样的曲解之意。其实要准确呈现原意就必须结合着与其紧密相关的后一首(纪十第75首)作为参照。后一首第三句说“来自伟大的赫耳墨斯”。“赫耳墨斯”(Hermes)是希腊神话中的传信神使,手里握有一根具有法力的神杖,可以使沉睡中的人立刻清醒过来。 所以“竿子”其实指的是“神杖”,“敲打”的意思不存在,而是通过神杖的法力来唤醒世人。

从《诸世纪》其它一些诗篇里看,这位东方人主持着神圣的信仰。在纪四第31首诗里这位“东方人”被称作“新圣人(new sage )”,那首诗描述了他与他的弟子,从诗中的“Hands in bosoms”即“双手在胸前(合十)”我们看出这位东方人是以佛家的形式出现的。这位东方人是谁呢?

诗中说的“越过天空、海洋和冰雪”是说他传道不受地域限制。“用他的神杖唤醒世人”是说使无数世人的本性被唤醒,人们在世间的沉沦中开始醒悟,在至善的精神指引下开始返本归真。

后一首诗说“他留在欧洲长久等待不能返回”。同时诗里也提到了“他还会回到亚洲”。最后一句“他会超越所有东方的君王”,此句预示了这位东方圣人在未来将拥有的声望及影响力。

第10纪第75首
在欧洲不能实现的梦想
  在亚洲却如愿以偿
  伟大的海尔梅斯后代――团结的国家
  它超越了亚洲所有的君王

中文新译:
他留在欧洲长久等待不能返回
他还会回到亚洲
来自伟大的赫耳墨斯
他会超越所有东方的君王

这首诗预言了在“恐怖大王”的迫害下,“基督”(圣者)被离开自己的国家,但还将回来。

过去有人认为这是预言日本的腾飞。在这里诺查丹玛斯没有写明是哪一个国家。从海尔梅斯这个词的意思来看,再从海尔梅斯超过亚洲各国这句话来看,他们推定,这里暗示的是日本。战后日本经济迅速发展,被誉为“世界奇迹”,一跃而成为世界经济大国,实现了“欧洲不能实现的梦想”。日本人超强的集团归属意识,也让日本成为世界知名的、国民异乎寻常“团结的国家”。日本的经济优势,也让经济发展水平尚不高的亚洲各国望尘莫及。 其实这种解释不准确,例如对最后两句的解释就不准确,日本发展得再快,也没有出现可超过东方历代的君王。

第3纪第67首
英文:
  A new sect of Philosophers,
  Despising death, gold, honors and riches,
  Will not be bordering upon the German mountains:
  To follow them they will have power and crowds.
  中文旧译:

哲学新流派盛行
  蔑视一切生死金钱
  富贵和声名
  德意志山脉挡不住
  群集振臂一呼万人回应
中文新译:
  一个新兴的哲学教派,
  不看重死亡,金钱和名利,
  将不被德国的山脉所阻挡:
  跟随他们就将有力量和民众。

以前人们认为这首诗是预言起源于德国的基督教新教改革运动,但是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在诺查丹玛斯写《诸世纪》一百年前就已经发生,不需要什么预言了,何况诺查丹玛斯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对新教改革持保留态度。其实,这是一首典型的“以古喻今”的预言诗,它预言了新的信仰体系洪传到全世界。

本诗第一句“一个新兴的哲学教派”和第 7纪第14 首第三句“教派和神圣的哲学将繁荣”是一致的,而第二句“不看重死亡,金钱和名利”,即看淡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生死,金钱和名利,要把个人名利看得很淡,把个人欲望看得很淡,教人行善积德。

本诗最后一句“跟随他们就将有力量和民众”,是说“跟随” 正义,就是在最后的正邪大战中站到了正义一方,所以“就将有力量和民众”。

第5纪第74首
流着特洛伊人的血
  带着一颗德意志的心
  他登上了高位
  驱逐了邪恶的阿拉伯人
  重新复归基督教初期的荣光

这首诗应该是紧接上一首,预言了救世主的降临(即基督的复活)和最后度过迫害、清除邪魔,象当年基督教兴盛时期那样,达到全盛时期。

表面上此诗是预言基督教的复兴,但并不是指原来的基督教,而是在世界最后阶段由救世主带来的新的正教。

如前诗所言,阿拉伯人与波兰人大肆迫害“基督教”,“反基督教”运动席卷世界。但是在此时,一个伟大的人物出现了,他具有特洛伊人与德意志人的双重优点,成为伟大的领袖,打败了阿拉伯人,重建了“基督教”,恢复了教会的荣光。

特洛伊即为亚洲的小亚细亚,这个人可能是有着亚洲血统的,统领欧洲其他国家,开展对“阿拉伯人”的反击,成为正教复兴的最有力的领袖。

在这里我们要明白,“基督”本来就是“救世主”的意思。基督教并不一定仅仅是指耶稣所创立的宗教教。耶稣当年从未讲过他是“基督”,他一再讲自己的“人子”,即上帝之子。二千年来,人们一直在误解着“基督”一词,误解了“基督教”一词,而当真正的“基督”来临时,许多人却不认识了,不敢承认了。

我们要用心寻找正教啊,因为他是我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第6纪第70首
伟大的希勒恩 成为世界主宰
  普琉乌路托尔 被人喜爱
  畏惧恐怖 烟消云散
  对他的赞誉高过云天
  他 很满意圣者的称号

这首诗预言世界将出现一位颇受万众爱戴的圣者。

第二行出现的“普琉乌路托尔”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五世(1519~1556)的专用徽章图案的名称,意为“朝向更远的地方”。但诺查丹玛斯并非想说卡尔五世是位圣主,而是预言将有一位受敬仰程度远远超过于他之上的“圣者”出现,他的名字叫“希勒恩”。

在预言诗中,“希勒恩”受到的“赞誉 高过云天”,且被誉为“圣者”,简直可与基督媲美。

圣人出世,所有的人都应当用心访求才是。他是救世主,但只满足于人类中的圣者的称号。他扫荡了恐怖毒害,赢得至高的荣誉,开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所有仍具良知本性的众生都得以过渡到新世界。人啊,应该怎样对待他的到来呢?

第4纪第31首
英文:
  The Moon in the full of night over the high mountain,
  The new sage with a lone brain sees it:
  By his disciples invited to be immortal,
  Eyes to the south. Hands in bosoms, bodies in the fire.

  中文旧译:
深夜 月亮挂在高山上
  只有脑袋的年轻贤者凝望着它
  弟子们询问他
  不灭的存在能继续吗
  他双眼向南
  两手置胸前 身体在火中
中文新译:
  深夜,一轮满月挂在高山上,
  具有独一无二头脑的新的圣人在看着它:
  应弟子们的请求,(讲述)永恒不灭的真理,
  眼向南方,双手在胸前,身体在火一般的光焰中。
  
这首预言诗,原来的中文翻译题名叫:21世纪初,出现创造奇迹的救世主。一点都不错,这首诗讲的就是这位救世主,“新的圣人”,于2003年的元宵节这一天,“应弟子们的请求,(讲述)永恒不灭的真理”。

本诗是第4纪第31首,在时间上承接第4纪第30首中所说的“第十一次了,月亮并不想拥有太阳”;我们现在知道,《诸世纪》预言中“月亮统治的二十年”是指“1992年到2012年”,那么“第十一次了”就是指“月亮统治的第十一年”,也就是2003年。本诗第一句提到“一轮满月”,说明这一天是农历的十五,而第三句则是“应弟子们的请求,(讲述)永恒不灭的真理”。

我们再接着分析,本诗第一句“深夜,一轮满月挂在高山上”非常形象的预言了当时的形势:“月亮”就是指 “旧势力”,而“月亮统治的二十年”就是指 “旧势力”不断干扰破坏的二十年, “月亮的统治”形象上就是“黑夜的统治”。本句中用“深夜”,“满月”和“挂在高山上”形象地比喻了在2003年的前两年,“旧势力”达到了高峰。

本诗第二句“具有独一无二头脑的新的圣人在看着它”,一方面讲“新的圣人”是世界上对宇宙唯一清醒觉悟的“圣人”,一方面用“看着月亮”来指明是讲有关“旧势力”的问题。本诗第三句“(讲述)永恒不灭的真理”,指明挽救宇宙灭亡命运使其获得“永恒不灭的”的新生的真理。

本诗第四句“眼向南方,双手在胸前,身体在火一般的光焰中。” “眼向南方”表明王者风范;“双手在胸前”打着大手印,“身体在火一般的光焰中”表示巨大能量,象“火一般的太阳”一样,同时暗指在《诸世纪》预言中与“月亮”相对的“太阳”。

很早之前,学者们通过破解预言,就认识到:这首诗预言在20世纪末或21世纪初会出现一位“伟大的救世主”。

他是一位具有超人能力的圣者,创造了许多惊世的奇迹。诗中并未回答“弟子们”的问题但“他”的行动即最后两行所述却能够说明一切。

诺查丹玛斯预言人类将面临灭亡威胁,“恐怖大王”将从天而降。但人类不会从地球上消失,他预言了一位创造奇迹的救世主的出现,并告诉后人奇迹会出现,生命将延续。《诸世纪》中的许多预言一一应验,世纪末的钟声已经敲响,“恐怖大王”或许就在我们头上盘旋,“救世主”在以何种姿态出现在恐慌的人类面前? 希望得救的人们啊,你们不想用心去寻找自己得救的唯一希望吗?只要你用心寻找,一定能找到的。

第10纪第73首
  英文:
  The present time together with the past
  Will be judged by the great Jovialist:
  The world too late will be tired of him,
  And through the clergy oath-taker disloyal.

  中文旧译:
现在与过去
  被丘比利的圣者裁决
  世界让他感到厌倦
  宣誓圣职在他眼中一钱不值
  中文新译:
  现在和过去,
  将被伟大的“木子”来裁决,
  由于神职人员违背了神圣的誓言,
  世界(的改变)拖得太久,将会让他感到倦怠。

本诗的英文翻译没有其他任何改动,只是把原文的“Jovialist”还原而已,但是怎么理解这个“Jovialist”却是正确破译这首诗的关键。

“Jovialist”来源于“Jovial”这个词,它有两种意思,一种常用的意思就是“快活的,高兴的”,所以原来的英文翻译就把“Jovialist”翻译成了“Joker”,意思是“开玩笑的人”。不过这个“玩笑”开得也实在太大了点,“现在和过去,将被伟大的开玩笑的人来裁决”,只是个“开玩笑的”,这也实在太离谱了点。那么“Jovial”这个词的另一意思相当于“Jovian”,指罗马神话的主神,即“主神朱庇特的”或者“木星的”,这应该是“Jovial”这个词根在《诸世纪》这首预言诗中的正确意思。我们知道“ist”这个后缀一般表示研究某种学问的人,某某学家等等;象“scientist”是“科学家”,“geologist”是“地质学者”,那么“Jovialist”就应该是“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学者”,或者“研究木星的学者”。

如果本预言要说的是“现在和过去,将被伟大的宇宙主神朱庇特来裁决”,那么诗中直接就用“主神朱庇特(Jovian)”就好了,干嘛要用个“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学者(Jovialist)”呢?因为这个宇宙的最后审判者是要使宇宙重生的神,决定了宇宙更美好的未来,所以和过去旧宇宙的主神还不是一回事,那么《诸世纪》这首预言诗所含的神的启示就用了“Jovialist”这个词来暗示这个宇宙最后审判者的三重特点:

第一:“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学者(Jovialist)”就是“研究宇宙主神的学者”。

第二:“Jovialist”又是指“研究木星的学者”,在中国古代把研究某种学问的最高层次的学者和代表人物尊称为“子”,所以中国古代有“诸子百家”,“儒家”的代表人物是“孔子”,“墨家”的代表人物是“墨子”,以此类推,“研究木星学问”的代表人物就可以称之为“木子”,这就是为什么把“Jovialist”翻译成“木子”的原因。显然,这首预言诗所含的神的启示用“Jovialist”这个词来暗示这个宇宙最后审判者的姓氏。

第三:“Jovialist”这个“研究木星的学者”,其实就是一个“属于木星的人”,它暗示了这个最后的审判者“属木”,出生在五行为木的年份。那么,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断定,《诸世纪》这首预言诗所含的神的启示,已经指明了,“现在和过去,将被伟大的人来裁决”,他就是这个宇宙最后的审判者。

本诗的后两句“由于神职人员违背了神圣的誓言,世界(的改变)拖得太久,将会让他感到倦怠。”预言了宇宙最后的审判者对于世界最后时期(正邪大战中)一些神职人员的不正当行为表示失望。

其实,这些话并不只是针对西方宗教的神职人员,也包括东方的佛教道教的“神职人员”,甚至包括那些在天上立下神圣的誓约要下世却在人海中迷失的过去的神佛们。就象刘伯温所说的:“上末后时年,万祖下界,千佛临凡,普天星斗,阿汉群真,满天菩萨,难脱此劫,乃是未来佛,下方传道,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不遇金线之路。难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勒封八十一劫。” 这里说到,“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也有一部分忘记自己当年神圣的誓约,和他们千万年等待的失之交臂,“不遇金线之路”;那么部分“神职人员”和下世的诸神,忘记了自己当年神圣的誓约,迷失在常人社会的洪流里,使得“世界(的改变)拖得太久”,就会影响到宇宙更生的進程,使宇宙最后的审判者对他们“感到倦怠”。

第7纪第17首
英文:
  The prince who has rare pity and clemency,
  After peace his great water barrels,
  Will come to change by great jurisdiction of dead
  By great recreating, reign exquisitely.

  中文旧译:
  缺乏同情心的大公
  死亡改变了人们
  变成了无所不知
  王国在平静中变得世无匹敌
  不少时候 王国的尊者
  遭受了巨大的厄运
中文新译:
  那个王子罕见的慈悲,
  和平之后,他伟大的法理,
  他将通过对死者的最后审判来改变世界,
  经过休养和重造,精巧的统治。

这首诗预言了“最后的审判”的情景。

这首诗原来的英文翻译,由于没有忠于原文,“意译”过度,失去了诗文的原意。《诸世纪》的预言诗其实是以法文为主结合其他文字写成的,如拉丁文,西班牙文,还有英文。比如原文第一句中的“rare”已经就是英文,是“稀罕,杰出,罕见”的意思,可是原来的英文翻译把“rare” 意译成了“little” 意思就完全相反了。所以破解《诸世纪》预言诗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要尽可能忠于原文,尽可能用直译来翻译理解预言。

本诗原文中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第三句中的“cognoissance”,也就是法文词汇“connaissance”,它的一般词义是“认知”,所以原来的英文翻译把第三句译成“will come through death to change (and become) very knowledgeable.”,意思是“他将来通过死亡变得很出名”,这样翻译显然是不合理的。其实,法文词汇“connaissance”,在法律专业词汇里表示“受理权,审理权,审判管辖权”,所以“par mort grand cognoissance” 意思就是“通过对死者的伟大审判”,这个“伟大审判”显然就是《圣经启示录》里预言的“最后审判”,即“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

《圣经启示录》
20--11 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也无可见之处了。

20--12 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

20--13 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

神的最后审判,一直都是各种有关未来预言的一个中心,都知道最后神会来救世,神会進行最后审判,但是神也好,上帝也好,这个主持最后审判的神将会以什么面目出现在人间,500年前万能的神通过《诸世纪》预言已经给出了答案。

本诗前两句“那个王子罕见的慈悲,和平之后,他伟大的法理”,在《诸世纪》预言中,复数的“水罐” 可能指的是“三点水”的“法”,这里不过是用了复数的“水桶”来代替“水罐”,“水桶”一般比“水罐”还要大,而且还加上了“伟大”的形容词。

本诗第三句“他将通过对死者的最后审判来改变世界”,是预言最后审判,并通过让众生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启发众生的善念,从而使众生向善而“改变世界”。

这首诗的第四句“经过休养和重造,精巧的统治”,形容 “精巧”地改造宇宙和其中的众生,使频于灭亡的宇宙得到重生,众生得到救度。英文recreation是“休养,娱乐”的意思,但是字面上它有“recreat”“再造”的词根,所以我们把它翻译成“休养和重造”。

以前有人认为本诗预测的是现代美国的国内情势,但显然无法解释诗中的许多地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