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9日 星期日

  • 非洲野犬装死 从母狮子口中逃脱

  • 科学家在太平洋深海发现奇特的未知物种

  • 歌词: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一个中国人的觉醒 华夏颂歌 盛开的云花感恩的心 归来吧,我们的主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法轮功真的是在救人

  • 國際人權律師: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進展太緩慢

  • 跟着邪党杀人害命,祸及子孙

  • 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

  • 参与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 又有15名中共医院院长及卫生系统官员遭恶报

  • 去掉嫌弃,方能慈悲

  • 正念一出 福泽全家

  • 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再也不松开(一):艰辛得法路(上)

  • 中共壓制揭露活摘聲音 黑手伸向律師、醫生和議員



  • 非洲野犬装死 从母狮子口中逃脱



    在辽阔的非洲草原上,生与死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除了猎食之外,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也要学习多种技巧以逃避掠食者的猎捕,其中包括装死这个经典的招数。最近就有狩猎旅行的导游目击了一只非洲野犬(African wild dog)藉由装死而从母狮子口中逃生的罕见画面。

    图为2007年12月10日,肯亚的一只母狮子。(Dan Kitwood/Getty Images)

    据“最新目击”(Latest Sightings)网站报导,一个名叫卡维(Calvet)的49岁导游开车带游客前往辛巴威(或译津巴布韦)万基国家公园(Hwange National Park)。这是该国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另有一辆车与卡维那辆车同行。每辆车上都有大约4名游客。他们在那里看到一群非洲野犬刚吃完一头它们猎捕的大羚羊,但被一只母狮子盯上。

    正当这群野犬在饱餐之后乘凉休息时,那只母狮子发现了它们。它先是蜷伏,接着开始偷偷靠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扑其中一只野犬,而且成功抓到它。

    那只母狮子叼着野犬的颈部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野犬看起来一动也不动。那些游客都认为它已经死亡,没有了生还的希望。

    然而,当另一群野犬靠近母狮子时,它扔下口中的野犬,凶猛地冲向那群野犬。令众人惊讶的是,原先被抓到、看起来已经死亡的野犬此时却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成功逃走。

    这让游客们松了一口气,也让他们惊讶地目睹野犬如何能装死这么长的时间。

    (点击这里可以看相关短片)

    该网站说,这两群野犬在母狮子的攻击之下都毫发无伤,而后续的观察证实,装死的那只野犬仍然活着,而且似乎很健康。

    那只野犬名叫诺奇(Notch),它在它的野犬群中是居统治地位的公狗,也就是狗王,而它的另一半名叫史东(Storm),现在已经怀孕,预计很快就会生下小狗。

    2010年6月22日,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的一只非洲野犬。(CHRISTOPHE SIMON/AFP via Getty Images)

    卡维担任狩猎旅行的导游已经有超过10年的时间,但他从未见过这种野犬装死的情况,这是非常罕见的目击事件。

    对于有朝一日可能会亲眼目睹这种事件的人,卡维建议说:“注意处于劣势的一方,不要低估了野犬!”

    《国家地理》杂志指出,非洲野犬通常成群而居,而且由一对负责生育的狗王和狗后统治。狗后会生下2到20只幼犬,由整个族群负责照顾。

    这种狗具有高度的社交性,不但会分享食物,也会协助生病或虚弱的同伴。它们彼此之间经常有互动,其沟通方式包括碰触、动作和声音。

    非洲野犬经常被农民以保护牲畜为由猎捕或宰杀。它们也受到栖息地缩小和狂犬病等疾病的威胁。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在2012年发表的报告中说,非洲野犬的数量呈现波动,但可能以不可逆转的方式逐渐减少。(大纪元)



    TOP

    科学家在太平洋深海发现奇特的未知物种



    广阔的大海深不可测,也蕴藏了许多尚不为人所知的生命。科学家最近在太平洋进行深海探勘时便发现多种长相奇特的未知物种,犹如外星生物,其中包括透明的海参、杯状玻璃海绵和粉红色的海猪(sea pig)。


    科学家在太平洋东部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断裂带(Clarion-Clipperton Zone)发现了多种未知物种,其中包括透明的海参,如本图所示。人们可以看到这种海参内部的肠子。(SMARTEX/NHM/NOC)

    瑞典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在6月4日发布的新闻稿中指出,一群科学家于今年稍早搭乘研究船在太平洋东部、墨西哥与夏威夷之间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断裂带(Clarion-Clipperton Zone)进行深海探勘。

    这项为期45天的探勘任务在3月划下句点。包括该校海洋生物学家达尔格伦(Thomas Dahlgren)在内的科学家发现了前所未见的海洋生物。

    达尔格伦表示,这些地区是地球上人们最少探索的地方。据估计,在生活于该地区的动物物种中,科学界描述过的只有十分之一。

    这些研究区域是深海平原(abyssal plain)的一部分。所谓深海平原是指深度介于3,500米至5,500米的深海区域。尽管它们占了地球表面一半以上的面积,但人们对其迷人的动物生活知之甚少。

    达尔格伦说:“这是研究人员能够像18世纪那样参与发现新物种和生态系统的极少数案例之一。这非常令人兴奋。”

    英国自然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指出,克拉里昂-克利珀顿断裂带的面积广阔,涵盖澳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该地区蕴藏着大量多金属结核(polymetallic nodule)矿床,这些多金属结核是马铃薯大小的岩石凝固物,因其在过渡到绿色科技方面可能发挥的作用而受到关注。

    该地区的早期探勘主要集中在以这些多金属结核作为潜在的矿产资源,但忽略了在这样的深海中不断繁衍的生命有多么惊人。

    奇特的深海生物

    生活在这些深海地区的动物已经适应了养分极少的生活,大多数以海洋雪(marine snow)为食。所谓海洋雪是指深海中从靠近地表的区域像雪花一样不断沉降的有机物碎屑。

    因此,该地区的动物族群主要是海绵等滤食性动物和海参等以沉积物为食的动物。

    达尔格伦说,该地区的物种丰富程度高得惊人。他们在这些地区的动物中看到了很多特殊的适应方式,令人兴奋。

    科学家使用遥控潜水器(ROV)拍摄了深海生物并采集样本以供未来研究之用。相机捕捉到的多个奇特物种之一是杯状玻璃海绵。这种动物据信是地球上寿命最长的动物,它们可以活到15,000岁。


    这是杯状玻璃海绵。(SMARTEX)

    在本次探勘中发现的另一个物种是粉红色海猪。这是一种深海海参。它们用管足非常缓慢地穿过荒凉的平原,寻找营养丰富的沉积物。其底部前端的突出物是改造后的脚,用于将食物塞进嘴巴。

    达尔格伦说,这些海参是在本次探勘中发现的最大动物之一。它们充当海底真空吸尘器,专门寻找只能通过极少数胃部的细微沉积物。


    这是粉红色的海猪。(SMARTEX/NHM/NOC)

    采矿的威胁

    人们计划在克拉里昂-克利珀顿断裂带进行深海开采,以取得可用于太阳能电池板、电动车电池和其他绿色科技的稀有金属。有些国家和公司正在等待从海床上开采矿藏的授权。科学家则希望更多地了解采矿如何影响该地区的生态系统与物种。

    达尔格伦说:“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这个环境,以便能保护生活在这里的物种。如今,在这些海洋区域中,有30%受到保护,我们需要知道这是否足以确保这些物种不会面临绝种的风险。”

    (大纪元)



    TOP

    歌词: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一个中国人的觉醒 华夏颂歌 盛开的云花感恩的心 归来吧,我们的主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法轮功真的是在救人


    晨曦 微尘 天河浪 万古缘 晴莲 关乐

    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晨曦

    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那是真的理念
    那是善的回归
    那是忍的升华

    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花儿四溢的馨香
    净化了蒙尘的心灵
    唤醒了生命的绿意

    啊,真理的种子开花了
    那是法轮大法好的欢唱
    那是真善忍好的颂歌
    那是主佛慈悲的恩赐
     

    一个中国人的觉醒
    微尘

    小时候,常坐在夜空下,
    看繁星点点,思绪也飞到那,
    总想到那星星的外边看看,
    那里都有啥,
    听老人讲过神仙神通广大,
    不知那星星的背后是否就是他们的家?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
    老师教给了我们无神和进化,
    我们变得越来越现实,
    道德也越来越下滑。
    沉醉于灯红酒绿, 
    执迷于金钱和暴力,
    积极入党入团向党靠拢
    追名逐利不知疲倦
    迷失了本性纯真,
    反自以为成熟成功。

    忽一日身患癌大难临头
    无药治我痛苦无奈,
    偶然中得大法起死回生,
    因祸得福我认清了恶党,
    无神进化是骗人的谎言,
    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我知道了神仙的真实存在,
    我要在大法中坚修到底。

    华夏颂歌
    天河浪

    (一)
    我们头顶着天
    我们脚踏着地
    飘泊星河,降生在中心之国
    漫漫长路,走成遥远的传说
    盘古开天
    女娲造人
    炎黄子民啊
    昆仑巍巍,绵亘我们脊梁
    江河奔涌,激荡我们脉搏
    这是天赐的家园
    神州大地
    华夏之国


    (二)
    我们挺起了胸
    我们昂起了头
    三皇五帝,荡平蚩尤共工祸
    滔天洪水,劈开山海的壮歌
    甲骨问神
    钟鼎礼天
    炎黄子孙啊
    诗书礼义,流淌血脉的河
    青史长卷,春秋笔下阡陌
    这是天赐的祝福
    五千文明
    华夏之国


    (三)
    壮志苦心黎民
    长歌行处山河
    金戈铁马,浩荡沙场胡虏破
    茅屋秋风,犹思天下寒士多
    北海持节
    昭君出塞
    炎黄子孙啊
    雨雪冰霜,磨砺铮铮风骨
    碧血丹心,英魂笑酬黄土
    这是天赐的精神
    忠孝节义
    华夏之国


    (四)
    庙堂贤士华章
    晨钟暮鼓烟火
    诗词歌赋,天地日月流江河
    田园楼台,文武百工传世歌
    北筑长城
    南通运河
    炎黄子孙啊
    天人合德,阴阳相济通大道
    万物同仁,五行生克演娑婆
    这是天赐的道理
    堂堂君子
    华夏之国


    (五)
    我们头顶着天
    我们脚踏着地
    思我先祖,仁义道德
    思我中华,光耀天河 
    我们挺起了腰
    我们昂起了头
    炎黄子民,大气磅礴
    浩然天宇,华夏之国

    盛开的云花感恩的心
    万古缘

    五月的夕阳炼纯金,
    飘逸的晚霞好喜人。
    盛开的云花感恩的心啊,
    伟大的师尊转法轮!

    五月的子夜荡春风,
    满天的星星亮晶晶。
    盛开的云花神奇的功啊,
    伟大的师尊正天穹!

    五月的黎明起东方,
    蓝蓝的大海闪佛光。
    盛开的云花迎圣王啊,
    伟大的师尊爱无疆!

    五月的云花漫天开,
    祥和的春风扑面来。
    圣师的慈悲润三才啊,
    创世的洪恩记心怀!

    归来吧,我们的主
    万古缘

    归来吧,我们的佛,
    莫在红尘中滚业消磨。
    遵循着师说,
    创世主给我们筑造了金窝!

    归来吧,我们的主,
    莫在红尘中自灭豪赌。
    遵循着师嘱,
    创世主给我们无边的幸福!

    归来吧,我们的王,
    莫在红尘中犹豫彷徨。
    沐浴着法光,
    创世主给我们永远的辉煌!

    归来吧,久违的亲人,
    莫在红尘中昏昏沉沉。
    乘坐着法轮,
    创世主为我们敞开了天门!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晴莲

    (一)
    这理的世界充满爱,
    这里的人们笑颜开。
    这里的声音是天籁,
    这里的内容更精彩。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这是群星璀璨的舞台,
    这是云集各界的英才,
    这是成就梦想的纽带。

        (二)
    这里的世界无公害,
    这里的环境纯净在,
    这里的心灵超凡胎,
    这里的传承系后代。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这是弘扬正义的平台,
    这是真诚善良的告白,
    这是领向文明的时代。
     

       (三)
    这里的世界百花开,
    这里的博学像大海,
    这里的信念是正态,
    这里的承诺可信赖。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这是分享丰收的楼台,
    这是包容万象的情怀,
    这是通向美好的未来。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这里是圣洁的地带,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这里是美好的未来。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请到干净世界里来。

     

    法轮功真的是在救人
    关乐

    一 

    以往苦水倒呀倒不尽,这回聚会报个大喜讯!
    如今我断了烦恼根,特来分享此幸运。
    瞧瞧眼下我多快活,法轮功真的是在救人!
    起死回生有奇方,不吞苦药不打针。
    三退神保命,神保命,天赐予大福分!

    人家早就劝三退,可我当初就一根筋。
    大法徒讲真相,我反训人别犯混:
    “要不看是老朋友,我就叫狗送你出门!”
    一劝再劝我愣不信,弥天大谎却当了真!
    脑袋摇成拨浪鼓,竟想叫狗咬吕洞宾!

    大法徒不甘心,一有机会就登门。
    打电话,发短信,寄九评,说神韵。
    冒险忍辱为的啥?带人互救回归神!
    认清了邪恶党,我先劝退家里人。
    全家赶忙劝亲友,万古机缘有时辰!


    诚心奉劝朋友们,还没退的快抓紧!
    中华儿女炎黄后,干嘛去当马列魔鬼孙?
    三退免灾获新生,将来还有万年春!
    除红魔救良善,老天爷不老等人!
    这事儿不能再犹豫,你退完还得劝友亲!


    致编辑注:此为重修稿。主要是改了主题(突破了 “战友”小圈子与男声),并由五段缩减为四段。(原词《劝老战友们三退》载于正见网2022年09月10日)



    TOP

    國際人權律師: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進展太緩慢



    儘管大量調查實例證實系統性活摘器官已被曝光持續了十幾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還在進行。近日,知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 )表示,終止中共活摘惡行進展太慢,他呼籲國際社會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儘快終止中共的惡行。

    2023年7月15日,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倫敦舉行的紀念中共政權持續迫害法輪功24週年的活動上發表演說。(Yanning Qi/The Epoch Times)

    據英文大紀元報導,6月4日,長期關注和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訪問澳大利亞議會期間表示,自由世界在制止中共政權系統性活摘器官方面取得的進展非常緩慢。

    他説,「我從2006年就開始處理這個案子,已經18年了」、「這(終止中共惡行)進展太慢了。」

    麥塔斯列舉了澳大利亞針對中共活摘器官應對行動的進展情況。

    他説,「2018 年(澳大利亞)出了一份人權委員會報告。政府對該報告作出了回應,接受了立法建議」。

    麥塔斯解釋,針對中共暴行,澳大利亞政府制定了一個5年計劃,並於 2023 年 3 月公布了調查結果,現在正在進行磋商,「參議院有一項關於通過海關申報收集數據的法案,參議院委員會重申支持2018年的立法。」

    麥塔斯表示,解決活摘器官問題已經取得了進展,但是制止活摘最終目標還沒有實現。

    他說,「從那時起,情況發生了變化,許多國家都頒布了法律,禁止在國外濫用器官移植」、「但澳大利亞沒有。」

    這位人權律師再次呼籲,國際社會要行動一致,儘快終止中共活摘器官惡行。。

    作爲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參與了反對南非種族隔離、蘇聯壓迫,以及拉丁美洲獨裁統治的行動。

    2006年7月,麥塔斯和前加拿大國務卿、人權律師大衛·喬高 (David Kilgour) 發表了他們的調查報告,揭示中共對法輪功信仰者進行的國家系統的活摘器官惡行。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種中國傳統的佛家修煉功法,以「真、善、忍」為原則,於1992年由李洪志大師傳出,短短幾年閒,廣傳中國大陸和海外,僅中國大陸就有上億人信仰修煉。但是,從1999年開始,中共開始傾國家之力迫害,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信仰者被中共被關進監獄、看守所、精神病院和洗腦班,遭受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

    麥塔斯表示,儘管澳大利亞影響力不如美國大,但是也可以樹立榜樣,他說,「在這個問題上的陣線越團結,效果就越好」、「我的觀點是:這件事要持續不斷的努力。」

    當天,澳大利亞自由黨參議員保羅·斯卡爾(Paul Scarr)也敦促澳大利亞政府對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採取干預措施。

    他說,許多澳大利亞人向他尋求幫助,訴說他們遭受迫害的家人的遭遇。

    斯卡爾表示,當某人僅僅因為宗教信仰、良心問題而受到迫害時,相信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都有道義上的義務站出來。

    他說,「我認為我有道義上的義務今天站出來」、「如果有更多的聲音,如果有更多的人站出來發聲,迫害就會很快結束。」

    (新唐人)



    TOP

    跟着邪党杀人害命,祸及子孙


    玉如

    这是一位老年女同修(这里称甲同修)家里的故事,跟甲同修接触的同修希望把它写出来警示世人。

    甲同修七十多岁了,家在辽宁农村,原本有一个美满的大家庭,夫妻和睦,三儿两女,虽然日子苦些,但还是觉的挺幸福。后来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改革开放,走入市场经济,人们可以经商做生意了,日子渐渐的好起来。但在邪党的无神论的统治下,人们只知道向钱看,不讲道德,不信因果报应,假货横行,特别是制造假货食品,危害人的健康。

    甲同修的小姑在工商部门工作,有时没收一些小商贩的货品,有的没有上交,就送给甲同修家。一次给了几箱酱油样的食品,孩子们尝尝味道挺鲜美,甲同修就用它来做菜吃,吃了一段时间后,甲同修的家人陆续得病,去医院看也没看好,先是丈夫去世了,后来五个孩子也相继去世了。

    甲同修觉得是吃的东西有问题了,就拿着剩下的那个酱油去找有关部门化验,结果是添加了工业原料的有毒假货,家里人就是慢性中毒死的。原本幸福的家庭一下子家破人亡了,只剩下甲同修一人孤苦伶仃,觉得生活无望,多次想到自杀,但好像冥冥之中有人看护着她,一直没死成。她自己也琢磨不透,一家人都吃了同样的饭菜,为何只有她活了下来。

    后来大法洪传,甲同修幸运的得法了,修炼后甲同修知道了其实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她,后来从法中明白了业力轮报的因缘关系,知道了家里的不幸其实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甲同修的老公公家,也就是孩子的爷爷和太爷爷,在邪党篡政后的一次次的整人运动中,积极参与,特别是邪党抢夺有钱人的财产时,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的运动中,甲同修孩子的太爷爷和爷爷曾多次去本村的有钱人家,如地主家,逼迫人家交出枪支、子弹等,人家说家里从来没有这些东西,他们就把人吊起来毒打、折磨致死。这就是跟着邪党作恶多端,抢夺财产,杀人害命,造下了天大的罪孽导致的恶果。看起来是儿孙们吃了有毒食品全部中毒身亡,其实是跟着邪党作恶,祸及子孙,欠命还命的因果报应。

    特别是《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以来,世人看清了邪党百年来祸害世人的丑恶嘴脸,甲同修更是亲身见证了书中揭露的邪党那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都是真实的。通过自家的不幸遭遇,深深的体会到:谁跟着共产邪党走,就是在往地狱里走!

    现在退党大潮风起云涌。特别是邪党对疫情封控所造成的各种天灾人祸、迫害法轮功高德大法、活摘修炼人的器官、活摘青少年的器官等等滔天罪恶,使世人越来越清醒了,都认清了共产邪党的魔鬼嘴脸。现在已经有四亿三千多万中国人退出了邪党的魔鬼组织,希望更多的世人快快觉醒,退出中共这个魔鬼犯罪集团,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TOP

    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


    梅花

    我今年七十多岁,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从法理上明白了,要讲真相救人。同修说我市出租车有四千多台。我就想出租车司机,那也是众生,他们不明白真相,多可怜啊!我平时都是在超市、大菜市、公交站点、长途汽车候车室等地方讲真相。出租车司机整天在车里坐着,什么也不知道,我就想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

    我每天早上发完正念,就去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出家门就打车。上出租车讲真相时,我心里有强大的正念。一上车我就发正念,我心里说,我讲真相你愿意听,非常安全,我听师父的话多救人,请师父做主!我打车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享受。大法弟子有救人的责任,我就堂堂正正的救人!

    有一天,一个同修上我家来了,她说我看到你上出租车讲真相了,打车多贵呀!我说我不怕花钱,把钱用在讲真相上是正用,救了人我心里甜滋滋的,这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丈夫也整天说我浪费钱,我乐哈哈的不生气,我心里说钱是师父给的,谁也不配管。后来我丈夫就不说,也不管了。

    有一次上了一辆出租车,我对出租车司机说:你多挣点钱,养家糊口,他很高兴。我说:你看现在大贪官几十万,都是江泽民培养出来的。江泽民出卖国土卖给苏联,他家的钱太多了,用大卡车拉钱。迫害法轮功是栽赃陷害,是江鬼导演的,骗老百姓的。天安门自焚是江鬼指挥的。法轮功是天法,是佛法,是教人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你看这三年多,死了四亿多人,都是入了党团队的。不退出党团队的,天要灭中共时,会当中共的替死鬼。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四十多个国家,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司机说:“我相信你说的话,你给退了吧!用真名退出党团队,谢谢你!我说你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大劫难来了就能救你的命。说完了我就下了车,再上另一个出租车上去讲。

    上了另一台出租车,我就对司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司机说我是无神论,我说无神论是要被销毁的,共产邪党什么坏事都干,文化大革命整死八千万好人,杀大学生上万人,天要灭中共,等大灾难来时,反对大法的、不退出党团队的都得淘汰,不用花钱就买个保险,生命多可贵呀!司机说,行,退了吧!又上了一辆车,我对司机说,祝你多挣钱,我说疫情没有特效药,法轮大法是救人的天法,病毒来时你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能保平安,我说前几天北京死了很多人,退出党团队能保你命,司机说:行,那你把我的孩子也给退了吧!给了孩子的真名,是团队。我下车时,司机说大姨别忘了,给我和孩子都退了!还有一次,我上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讲真相,他说,你别说,你是法轮功,再说给你拉到派出所去。我说,你别做这样的事,迫害法轮功的很多人都遭了恶报了。我还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例子,他就不吱声了。

    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时,有的出租车司机说共产党给开资的,我说共产党培养大贪官几十万人,他们不劳动,你天天干活劳动,是你自己劳动所得,不感谢共产党,感谢你自己。司机说:对,我退!共产党当官的没有好人。有的司机说你们老师跑到外国去了,我说我们老师去外国是讲法救人,我们老师可辛苦了!大法洪传全世界!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师父是最伟大的!青年司机说李大师好!真相讲透了,有很多司机在车里说你们师父了不起,高喊李大师好,几乎喊的可多了,有的司机说李大师太好了!

    我给出租车司机的钱都是真相币,有的司机说带字的钱,有的人不要。我说带字的钱是救人的。在很早以前怎么没有带字的钱,现在灾难太多,人对病毒没有办法,打疫苗也死人,你把带字钱花出去,在大劫难来时就能救你的命。真相讲明白了,司机说我要带字的钱。我给很多出租车司机讲过真相币的故事,他们听明白了真相都要真相币,有的司机说给换五张、有的说换十张、有的司机说多给换点,给家里人花。

    我讲真相也不只局限在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家里刷房子时给刷房子的众生讲真相,修卫生间时给修卫生间的众生讲真相,上门收水费的给收水费的众生讲真相,他们都非常愿意听,有的给师父敬礼!

    以上是我讲真相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TOP

    参与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 又有15名中共医院院长及卫生系统官员遭恶报


    大陆学员

    近两年,自中共医院、卫生系统开始所谓“整顿”以来,诸多中共医院院长及卫生系统官员被查。近日又得知,最近中国大陆又有十五名中共医院院长及卫生系统官员以违法罪行被查等。这些还只是遭恶报人员数量的冰山一角。

    这些人均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记录,应了一句古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而被查等还只是报应的开始,真正的报应会与其罪恶相符。

    一、合肥市政协副主席、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戴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四年四月十六日安徽媒体报道,合肥市政协副主席、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戴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戴夫,一九六一年三月出生。主要履历: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二一年,任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期间,戴夫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戴夫任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对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包括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


    二、齐齐哈尔市人大副主任刘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四年四月十八日黑龙江媒体报道,齐齐哈尔市人大副主任刘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刘锋,回族,一九六八年六月出生。主要履历:二零一六年八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任齐齐哈尔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二零一七年三月至二零二二年一月,任齐齐哈尔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二零二二年一月,任齐齐哈尔市人大副主任。期间,刘锋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刘锋任齐齐哈尔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期间对辖下的齐齐哈尔市相关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见附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齐齐哈尔市相关医院名单)

    齐齐哈尔市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医院如下:
    齐齐哈尔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齐齐哈尔医学院第三附院(齐齐哈尔铁路分局中心医院)

    三、广东省卫健委前党组书记、主任段宇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广东媒体报道,广东省卫健委前党组书记、主任段宇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段宇飞,一九六一年四月出生,湖南资兴人。主要履历:二零一三年五月至二零一六年四月,段宇飞担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二零一六年五月至二零二一年七月,任广东省任卫健委前党组书记、主任。期间,段宇飞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段宇飞任广东省任卫健委主任期间对辖下的广东省相关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见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广东省医院名单)

    广东省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医院如下: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肿瘤医院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
    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精神卫生心血管病研究所),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原广东省一七七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祈福医院(民营)、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原广州市工人医院)
    广州医学院附属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广东省天河区中医院(广州天河区中心医院)
    广州协佳泌尿科医院(民营)、广东省广州监狱医院
    广东省少年犯管教所医院,广东江门市中心医院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江门市人民医院,南雄市人民医院
    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华侨医院)
    广东台山市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广东医学院附属惠州医院),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惠州市人民医院
    广东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湛江市第二人民医院),惠州市惠阳区第一人民医院
    广东药学院附属中山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汕头市中心医院
    深圳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汕头市红十字会医院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原深圳市红会医院)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
    深圳市第八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宝安医院),深圳市第九人民医院(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肇庆市端州医院(原肇庆市人民医院)
    珠海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州医学院清远医院(清远市红十字会医院)
    茂名石化公司医院(广东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
    潮州市中心医院(原潮州红十字医院)
    高州市人民医院(广东医学院附属高州医院)
    东莞市人民医院,河源市人民医院
    汕尾逸挥基金医院,阳江市人民医院
    清远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


    四、贵州省黔西南州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张传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三年八月十四日贵州媒体报道,贵州省黔西南州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张传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张传跃,一九七五年十二月出生,贵州普安人。主要履历:曾任黔西南州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二零一五年至二零二三年,任黔西南州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期间,张传跃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黔西南州人民医院被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张传跃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五、甘肃张掖市人民医院前院长王海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甘肃媒体报道,甘肃张掖市人民医院前院长王海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王海鹰,一九六三年七月出生,上海人。主要履历:二零零一年七月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任张掖市人民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二零零九年六月至二零一零年六月,任张掖市人民医院党委委员、院长;二零一零年六至二零一五年四月,任张掖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二零一五年四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任河西学院党委常委、医学部主任。期间,王海鹰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张掖市人民医院被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王海鹰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六、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杨晓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三年八月二十八日贵州媒体报道,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杨晓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杨晓秋,一九六三年出生。主要履历:二零零九年六月至二零二零年六月,任贵阳市卫生局副局长,后任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期间,杨晓秋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杨晓秋任贵阳市卫生局副局长期间对辖下的贵阳市相关医院、特别是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见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贵阳市医院名单)

    贵阳市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医院如下:
    贵阳市第五人民医院(贵阳肝脏疾病医院)
    贵州省人民医院、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原贵州省安宁医院)    
    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贵州省肿瘤医院)    
    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    


    七、贵阳市第一医院前院长张云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三年八月十四日贵州媒体报道,贵阳市第一医院前院长张云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张云强,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出生,云南麒麟人。主要履历: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任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院长;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二零二一年三月,任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张云强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被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张云强对这二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八、贵州医科大学书记梁贵友被查

    二零二四年三月二十日贵州消息,贵州医科大学(原贵阳医学院)书记梁贵友因涉嫌严重违法被查。

    梁贵友,一九六六年五月出生,布依族,贵州省兴仁县人。主要履历:历任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胸心外科主任、科研部副主任;二零一一年二月起,任遵义医学院副院长、党委委员,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二零一八年,梁贵友任贵州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二零二零年一月任贵州医科大学党委书记。期间,梁贵友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下面是梁贵友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分事实: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对该名单的医院部份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贵州医科大学(原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贵州省肿瘤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梁贵友对这二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九、中国工程院院士、积水潭医院原院长田伟被查

    二零二四年三月十七日大陆媒体报导,中国工程院院士、积水潭医院原院长田伟,于二零二四年三月十二日左右,因涉嫌贪腐,被带走调查。

    田伟,一九五九年二月出生。主要履历:一九九五年至二零零三年,任积水潭医院矫形骨科副院长,后又任脊柱外科副院长;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二零年八月,田伟任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期间,田伟追随中共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田伟任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期间,对北京积水潭医院参与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近七年中,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的医院名单,北京积水潭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

    十、原广东省卫计委主任陈元胜被查

    二零二三年十月十九日广东媒体报道,原广东省卫计委主任陈元胜因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陈元胜,一九五六年一月出生,广东徐闻人。主要履历:二零零三年三月,任广东省药品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二零一零年五月二零一三年四月,任广东省卫生厅党组书记、副厅长;二零一三年四月至二零一六年四月,任广东省卫生厅厅长;二零一六年四月,任广东省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主任,二零一九年二月退休。期间,陈元胜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陈元胜对其任职的辖下的广东省多间医院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见附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十一、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朱宏被查

    二零二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广东媒体报道,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朱宏因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朱宏,男,汉族,一九六六年九月出生,浙江义乌人。主要履历: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院办主任、医教部副主任;任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二零一七年七月,任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党委书记;二零二一年八月任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朱宏对其任职医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

    ◎朱宏对其任职的辖下的广东省医院、特别是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见附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十二、广东阳江市人民医院原院长谢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二零二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广东媒体报道,广东阳江市人民医院原院长谢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谢军,一九六二年四月出生,广东阳江人。主要履历:历任阳江市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总务科科长,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党委书记、副院长,二零零七年六月至二零二二年,任阳江市人民医院院长。期间,谢军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阳江市人民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谢军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十三、广东省肇庆市政协原副主席、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赵志毅涉嫌严重违纪违被查

    二零二四年四月广东媒体报道,广东省肇庆市政协原副主席、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赵志毅涉嫌严重违纪违被查。

    赵志毅,一九五六年出生,河北赞皇人。主要履历:二零零四年被聘为中山大学、广东医学院、广州医学院兼职教授;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一五年任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期间,赵志毅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赵志毅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十四、原贵州省卫生厅厅长宋宇峰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二零二四年一月二日贵州省媒体报道,原贵州省卫生厅厅长宋宇峰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宋宇峰,一九六二年六月出生,贵州贵阳人。主要履历:二零零七年五月至二零一二年二月,任贵阳医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二零一二年二月至二零一三年三月,任贵州省卫生厅党组书记、副厅长等职;二零一三年三月至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任贵州省卫生厅厅长。宋宇峰对其任职医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

    ◎宋宇峰对其任职的辖下的贵州省医院、特别是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有领导责任。(见附CIPFG公告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

    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贵州省肿瘤医院)
    贵阳市第五人民医院(贵阳肝脏疾病医院)
    贵州省人民医院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
    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原贵州省安宁医院)    遵义医院(遵义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
    都匀四一四医院
    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六盘水市人民医院
    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水城矿业集团总医院(原水城矿务局中心医院)
    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黔西南州人民医院
    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


    十五、原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王小林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二零二四年三月贵州媒体报道,原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王小林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王小林,一九五四年出生。主要履历:一九九一年至二零一四年,任原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期间,王小林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贵州医科大学(原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王小林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十五、原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党委书记毕路佳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二零二四年三月贵州媒体报道,原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党委书记毕路佳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

    毕路佳,一九五七年三月出生,辽宁省辽阳市人。主要履历:二零一一年三月至二零一八年,任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党委书记。期间,毕路佳追随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现对该名单的医院部分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名单。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医院名单。毕路佳对这个医院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负领导责任。



    TOP

    去掉嫌弃,方能慈悲


    海外大法弟子

    分享读师父新经文《惊醒》后的点滴体会。

    我理解,师父要求我们对谁,任何时候,都要善良、有爱心、慈悲。

    我觉得,阻碍自己慈悲的是“嫌弃”,这好像是党文化下人的一种普遍心态。就包括对别人的弱点,比如,对同修的心性弱点,对常人的道德弱点,以及对自己弱点的嫌弃。有嫌弃,就无法做到善良和包容,更无法慈悲。

    来到西方社会后,明显的感受是,人与人之间更加包容和尊重,多了普遍的关爱,而少了嫌弃、妒忌等恶意。

    我尽量在日常中学着不嫌弃,注意到任何人的弱点,都不被看不顺眼的嫌弃情绪带动,而尽量用一种理解的心态去设身处地的想,那样才能感受到对方的苦,体会到了苦,才能往慈悲的方向去。

    我体会到,弱点不是用来嫌弃的,而是用来理解和包容的,用来慈悲对人的。如果面对一个心性理想和完美的生命,也谈不上慈悲,可能是对方慈悲自己吧。正因为眼里还能看到弱点,自己也才有修慈悲心的机会。

    嫌弃的背后是对理想和完美的执著,而修炼恰恰是要去掉对“美好向往”的执著,而是对各式各样的生命都是不动的慈悲。

    常人的一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觉得,理解和体谅是善良和慈悲的前奏吧。

    个人随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TOP

    正念一出 福泽全家


    大陆大法弟子

    尊敬的师尊、同修们好!

    在二零二四年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谨记述一次心生正念,全家跟着受益的经历,表达大法修炼的殊胜,与同修和世人共勉。

    二零一七年初,有一外地同修A,在清除本地一个大型邪恶展板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并关进了看守所。A的家属同修闻讯立即从几百公里的家乡赶来本地,着手营救事宜。他们与本地同修交流了一些营救的方法和经验,其中一条是由本地同修接力发正念营救A。消息传出后,本地同修很快自告奋勇的报名分时段发正念。但是从凌晨二点到四点这个时间段极少人参与。毕竟那时是深夜休息的时间,又要早起晨炼,第二天还得上班,而且这种情形还得持续一段时间,更不容易坚持。既然是接力发,就不应该有断开的时候。我想参与又犹豫自己行不行?

    突然想起来,去年(二零一六年)夏天,我母亲病危,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得人伺候。在她临终前的两周,每晚深夜她一辛苦了就用手拍打床板,把我吵醒,我一咬牙就起来了,帮她排便、换纸尿布、清洗、上药(褥疮)、喂水等,忙完一上床我立马睡着了,一会儿她又拍床,我就又起来。一晚至少三次,每次至少二十分钟。本来发完凌晨十二点的正念到第二天起床就没几个小时,中间再起来折腾几次,就到了快早上五点了,我就开始了晨炼,这样一夜几乎等于没的睡觉。炼完功,白天我一直看护到上午十点后,我哥才来换我,我才能补睡一会儿。到下午,我照常上班,上班途中一跳上公交车就找个座位挨着玻璃窗坐着睡,快到站时突然就醒来,然后跳下车。除一次睡过了站外从来没耽误工作,抓紧空余时间做三件事。这样连续坚持了十三天,直到母亲水米不进,两天后离世。没有大法的力量,我一个弱女子根本不可能做到。

    我想,为一个常人(先母不修炼)我都能十几天几乎不睡,为大法弟子,为什么不可以?于是,我暗下决心参加凌晨二点到四点的发正念。

    没想到这个心念一动,我和家人的生活也相应发生了大的变化。

    我平时发正念的状态并不如人意,胡思乱想入不了静,还经常迷糊。几乎从来没试过连续发两小时那么长时间。

    当晚半夜起来确实很睏,我迷迷糊糊坚持坐着,不停的从瞌睡中把思想拉回来,尽量集中精力。出乎意料的是,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并且悟到了法理,清晰了应该怎样正念正行去营救的步骤,这可是平时学法都达不到的效果。

    第二天一早,我老父亲照常起来洗漱并准备出门喝茶。我听到他咳嗽了一声,头脑里冒出一念:他好了。果然,父亲四十多年的老慢支、哮喘病明显好转了,那是吃多少药、住多久的医院都达不到的效果,却在那天的清晨一瞬间,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手段,奇迹般好起来了。哮喘病人的特点是消瘦和嗜睡。几个星期后我嫂对我说:爸的脸变圆了。我知道那是病情好转后进食多了,人也胖起来了。过去,父亲睡觉得把房门打开,门帘卷起,春天期间还得吹风扇,他的病最怕空气憋闷。如今在春天回南天下雨最憋闷的时候,他为了防止新买来捕鼠的小猫跑到床底下尿尿,晚上睡觉竟然把房门关起来,而且还不用电扇。这可真是破天荒第一次!父亲的这种好状态持续了约七个月,才又慢慢降回到原样。

    几天后,我丈夫从千里外的家乡打电话来问我,是否这几晚对着他发正念?他一晚都睡不了觉。丈夫(曾是同修)十几年前从监狱被迫害洗脑出来之后,放弃了大法修炼,走入了佛教,身体一直很差,寻遍中西医无药可治。我多次劝他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他都听不进去,并大发雷霆,极力反对我修炼大法。后迫于生计我回到出生地工作,我们分居了。

    以前我也多次对他发正念,帮助他清理他空间场的邪恶,好走回大法修炼中来,近距离的,远距离的都有,却从来没见他有任何反应。这次我根本没有对他发正念,也没那个精力,他却被震慑到了,打电话来质问我。我明白是师父帮起的作用,否则我发正念的水平还达不到穿透那么远的距离起作用的效果。

    我是给学生补课为生的补习老师,上课多是下午和晚上。在接力发正念的期间,我白天上午会补睡一下,这样就挤掉了备课的时间,几乎没时间备课。尽管这样,那段时间我上课很流畅顺利,效果也很好,我想肯定是师父加持我,我并不是想偷懒,实在累,没时间,而且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别人。

    后来A同修被转押本省洗脑班,一个多月后被成功营救出来,无条件被释放回家了。

    说来惭愧,大法修炼是修无私的,我的私心却一直去不掉,跌跌撞撞的走了多年。就那一次,动了为他的一个正念,神迹就显现出来了,全家都得了福报,证实了大法中的一句话:“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转法轮》〈论语〉)

    感谢师尊!合十。

     



    TOP

    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再也不松开(一):艰辛得法路(上)


    东北大法弟子

    说在文章前面的话:

    这是一部长篇纪实文章,每章预设的篇幅较长。文章内容是笔者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亲身感受,包括经历都是真实发生的,同时还会结合此末法时期的一些现象发表自己所在层次的理解,层次有限,还请同修慈悲指正。笔者尽量做到用语言去还原所见所闻的真实场景,其中一些对话和思考内容没做到一字不差的描述出来,也请读者见谅。

    此文预设的读者不仅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还有对法轮大法真相感兴趣的世人,包括大陆能够看到此文的公警干部或司法人员。故此文不仅是修炼者交流体会的文章,更是献给迷中世人的真相,希望您借此机缘明辨是非,选择美好的未来。此文也将敬献给慈悲伟大的恩师。弟子在这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春天献诗一首:

    谢恩师

    春风化雨露
    细泽万物生
    十方感恩德
    洪宇法船蹬

    前言

    二零二三年快年底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来了一个人,和蔼可亲的面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我一看,原来是师父啊!我非常高兴,乐呵呵的握住师父的手,觉得很亲切。记得这是第一次在梦中正面看到师父的面容,真的就和照片上一样,笑眯眯的,好慈祥啊。

    梦里师父好像说了些什么,记不大清了。只记得自己一直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师父走哪里我就走哪里,师父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手是再也没有松开了。跟着师父的时候遇到了姑父,他是邪党党员,比较排斥大法。我猜他应该是签过亲属不能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他也说过不希望家里有人炼法轮功,所以在梦里对他喊了一句:“我就要炼,断绝关系也要炼!”平时的畏惧胆怯在那一刻无影无踪,胆子变得很大很大。

    梦,刚做完就醒来了。回想梦中真实的一幕幕,我如醍醐灌顶,信心倍增,顿生一种勇气:我是有师父的人了,还怕什么呢?卧在床上,感觉师父就在身边。只不过可能太过兴奋,感觉过于“自我良好”,仿佛快破了迷,不一会儿我又陷入一个梦境,一醒来,前一个梦已没有初醒时那么清晰显明了。

    那时,我走入大法将近一年,对法的理解程度已与初始时不同。师尊用梦境点化,鼓励我要坚持修炼,从初始得法的兴奋逐渐过渡到能够坚持长期的学法修炼上来。

    我此生的得法经历较为曲折。之前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年轻同修的文章《新学员:不想再错过机缘》,我同这位年纪一般大的同修有着较为相似的人生经历,尤其是艰难的得法历程,一次次想走入大法中来,却一次次不得不因为各种原因或者说各种顾虑而放弃。当时看到了这篇文章中的一段话,一下子泪流满面,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

    文中写到:在我内心深处,有一种感觉,我觉的我也是为大法而来的生命,虽然当前不能走入修炼,但我终有一天是要走進来的。每次在怕心的影响下放弃修炼,我都觉的自己十分愧对慈悲的师父,心里很不好受。虽然有怕心,但我想修炼的愿望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一放弃修炼后,我曾经多次在心里暗暗的想:“如果下次再有缘走入大法修炼,我一定要坚修到底,一定不要再放弃了,再放弃的话,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第一章  旧势力安排的曲折得法之路

    一、十恶毒世染人心

    我是二零二三年一月一日得法的新学员,但其实已经接触大法二十多年了。

    二零零零年我降生在大陆东北的一个城市,爷爷就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据家里人说,我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邪恶抄家了,可想是一片混乱。除了奶奶经常跟着爷爷炼功,家里其他人会时不时对大法持有一种恐惧、怀疑甚至厌恶的态度。

    小时候经常跟爷爷奶奶一起住,我就睡在爷爷旁边,现在还记得爷爷每晚坚持抄法的背影伴着自己睡前听师父讲法录音的场景。那时候我有时间就会看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正见》和《明慧》期刊,知道了共产党的种种邪恶,包括中共活摘大法徒器官,更知道了不少宇宙的奥秘与真相。

    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我生性比较单纯,没受过人世浸染,甚至有些“傻”,童年时期自然成为校园里同学爱捉弄开玩笑的对象之一。很难想象本应单纯的小学生在那时也口吐脏字,勾心斗角。那时自己就不太合群,相比和一群人玩耍被捉弄,更喜欢安安静静一个人看书。喜欢安于一人、比较孤僻又自卑敏感的性格就在那样的环境下逐渐形成。

    不过在家里还是时常能受到大法的熏陶,一张印着法轮的图片就贴在爷爷的房间里,图片上写着“真、善、忍”三字。不论以后的人生路有多么艰难,大法师父还是将“真、善、忍”三字像种子一样播种到了我的心田,在以后“步步惊心”的岁月中时时看护着自己。同时,“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几句话也深深埋在我的心里,到现在“返本归真”这四字也一直指引着我回家的路。

    小学快结束,家里人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把我带离了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来到一个较大的城市。我离开了爷爷奶奶,也离开了童年的纯真。二零一三年左右,爷爷留给我一本珍贵的宝书,虽然此书几经周折辗转来去,现在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上,他就是《转法轮》。

    步入初中,随着同学的接触、学习情况的复杂、以及社会上乌七八糟的影响,我的常人思维越来越复杂。尤其是初二往后,我接触到更多社会上流通的杂志书籍。漫画、小说、动漫、游戏等娱乐性的东西接踵而来,让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就这样,初中毕业的我已经沉迷于情色小说、同性恋漫画、恐怖游戏和看似“浪漫有趣”但集情色、暴力、血腥于一体的“二次元”动画世界了。

    可那时候我明明知道,同性恋是不对的。小学看过《转法轮(卷二)》,其中师父就在《人类的滑坡与危险的观念》一文中说过:“人类的道德观念发生了变化,中国也出现了同性恋、吸毒、贩毒、黑社会、性解放、妓女,简直不得了!有人说土包子开花更厉害。他没有约束,他什么都敢干。就说人到了这一步的时候,可怕不可怕?再发展下去,那人是什么样?”师父还说:“我在西方国家讲课,讲到同性恋,说你们西方人性乱简直达到乱伦了。”

    但当时自己没能理解师父说的话,受现代变异思想影响没有想明白为啥同性恋是有罪的,觉得“爱也可以跨越性别呀”等等,被那些同性恋之间的“爱情”引诱着沉浸在情色之中。不过看看现在吧!堂堂一位美国总统可以把神的复活节改成“跨性别可见日”,有的跨性别者甚至公然焚毁教堂、在神的雕像上涂鸦。

    回顾过去看到的有关“同性恋”的一切,不禁心惊胆寒。高中那时同性恋小说一下子涌现在市面上,简直多如牛毛俯拾即是,上网的年轻人很容易被这些迷惑。回想社交平台上看到以及校园里听到的,那些本应清纯的女孩子,满嘴都是些污秽的流行词。有人鼓励男同性恋找女性代孕,甚至还有人甘愿自己去做代孕,简直让人惊掉下巴。

    一个苹果烂了,长蛆虫了,人们会嫌它恶心,要扔垃圾桶里。可人心变坏,布满阴影和邪恶了,又有多少世人会去想呢?完美的人体是神的杰作,三界固有情存在,而婚姻是神赐予男女结合的唯一神圣形式。“神规定了贞洁的男女夫妻两性关系。(《透视“進化论”》第八章)” 中国古代婚姻男女要“一拜天地”,西方男女结婚要到教堂在上帝面前起誓,获得神的认可。现在的人恋童、恋物、兽交、换妻、乱伦,竟乐此不疲!包括近年来在海内外盛行的女权主义、女权运动。大学自己也曾被女权裹挟变得很激进,觉得“异性没有好东西”。后来发现这只能让男女两败俱伤!每个人都在提防警惕着别人,包括一个由男女组成的基本家庭单位都成为共产邪灵肆虐的所在地。

    修炼后在正见网看到一篇文章《我所知道的地球历史与奥秘篇(十):同性恋与吸毒》,其中提到:“那些带头宣扬同性恋的人,在神的眼里它们是罪大恶极的,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这一切。”“人活一世要学会理智清醒的看问题,而不是不加思考的随波逐流,在现阶段这个特殊历史时期人的一念真的会定下自己的未来。思想上认可同性恋行为的人也是有罪的,他们会被神记录在册,在淘汰人类时会首先裁决他们的未来。不改变观念者最终会被淘汰,永远失去人身及得到神救赎的机会。”

    世人如果不太理解为什么张扬一个人所谓的“个性”或是一些独特的不符合整体人类价值观的嗜好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可以翻阅《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進行了解。“拒绝被定义”、“张扬个性”等等邪说实在是在败坏人伦、降低人的道德标准啊,女生爱剃寸头,男生头发像个鸟窝,跨性别者鼓励自己的孩子做变性手术。长此以往,人类的家庭环境、教育环境、文化环境乃至后代未来的发展将不复存在。

    我的高中生活虽然繁忙,但也没少接触不良信息。那时智能手机已普遍涌入市场,几乎人人手里都换成了智能手机。而高中学习压力的加大加上私欲的极速膨胀,使自己无形中养成许多不良嗜好,为以后的修炼路埋下重重难关。

    大学更像是一个密闭不透风的盒子。在一间宿舍里,我与其他七名女生度过四年的大学岁月。而正是膨胀的私欲一次又一次伤害了别人,我却依然为自己愤愤不平。有人说我让她得了抑郁症,也有从初中就认识的男生和我断绝了联系。直到毕业后,最好的一个朋友小C把我们的微信删除后,我深深的陷入自我怀疑之中,情绪敏感,时不时就流泪。

    特别是因伤害很多人(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形成的业力逐渐积攒到自己身上,现世现报了。大二往后,我的颈椎开始不舒服,后来逐渐严重到只有睡着才能感受不到颈椎以及腰椎的痛苦。看自己的照片,一个正值芳华的少女几乎都是驼着背的。那时,人生总是深感无望。

    然而,大法与我的缘分仿佛始终有一根无形的线连接着,虽然迟迟没有走入大法中来,冥冥中,始终有谁在看护着我。

    二、初学大法受险阻

    从孩童到成年这些岁月中我其实一直想走進大法修炼,一是冥冥中感觉人类的末日要到了,二是知道大法可以让人从人世间超脱出来。但不管怎么想,那时就是迟迟走不進来。所以有时人格就像分裂一样,一边对手机网络、杂志小说带来的刺激感到兴奋又新奇,一边又因为离大法越来越远觉得迷茫无助。有时望着天边的云彩,感觉自己再也无法回家了,云朵里真正的家。

    然而,未来还有更难以预料的事。爷爷在2013年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医院把他的喉咙划破,直接从喉咙里插进去一个管子喂食,往后他再也没有不借助工具走路的时候了。这下,全家人以及其他亲戚几乎都认为爷爷是因为“炼功不愿吃药”而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比过去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可是看过大法书的我知道这绝不是无缘无故的。爷爷抄书是很勤奋,炼功也是很勤奋,半夜起床常会看到他在打坐,但打坐却是伴着响亮的鼾声。他白天坐在地毯上炼功,身后就是一堵墙,那面本应雪白的墙已经留下了一道头皮擦过的深深的阴影了。那时就觉得是爷爷自己没有把握好,行为偏离了法。但具体情况因没常在他身边都是未知。

    爷爷去世后,我想一定要找到他修炼十几年会变成这样的原因。自修炼以来,大法逐渐给这件事揭开真相。系统的看书以后想起爷爷特别爱钓鱼,修炼这么多年也没改掉这个习惯。就在二零一三年,爷爷和爸爸去钓鱼,我也在现场,爸爸那边一直都有鱼上钩,而不知怎的爷爷那边一直都没有鱼上钩,结果一条鱼都没钓着。当时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大法修炼是不允许杀生的,而钓鱼就是在杀生。《法轮功》中写道:“有人讲他过去造了很多的业,杀鸡、杀鱼、钓鱼等等,是不是不能炼功了?不是的。你那时是在无知时做的,它不会造成更大的业力,今后再不要做这事就是了。再做就是明知故犯,就不行了。”可以说爷爷一直在犯杀生的禁忌,是师父慈悲点化。可爷爷应该是没有作出改变,以至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病业关也没过好,落得如此。

    那时候家庭氛围有些紧张,我怕心又很重,父母不愿意让我学“你爷那套东西”,我就把爷爷送的书籍小册子都给藏起来了,如果没藏,之后就会在垃圾桶里看到那本真相小册子,只得赶紧收好。有次回爷爷家,我照着爷爷的《法轮功 》把五套功法的口诀抄在一张纸上,带回家偷偷地背。不敢站着炼功,就躺在床上学炼功动作。

    还记得在爷爷得“病”前,大家对他修炼还是较为包容的,爷爷从上世纪瘦得跟麻杆一样变成那时脸色红润、身体健壮的样子,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自己也还当着父母的面在电脑上画《洪吟(三)》的插图呢。没想到,时过境迁,大家已然被事件的表象迷惑。

    二零一七年,高二那年,我依然对不少事物感到执着,但又受大法感召,六七月份的某一天真的就尝试去修炼大法了。大法书就被我放在高中时的学区房里,我就开始边看书边炼功,还“一咬牙”把下载了好几年的“动漫神器”给删除了,包括其他各种漫画小说app。平时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尽量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按“真、善、忍”要求的好人。那时走路都能感觉到身体变轻盈了。

    然而没多久,第一个大考验就来了。一天早上正好看到《法轮功》中师父语重心长的告诫:“我把大法讲给你们了,五套功法都教给你们了,给你们调理好了身体,给你们身上下了‘法轮’、‘气机’,还有我的法身保护你们。该给你们的全给你们了。在办班期间是看我的,今后就看你们的了,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只要你们参透大法,精心体悟,时时守住心性,勤于实修,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我想你一定会修炼成功的。”接着又读了好几遍那句“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就面带微笑的去上学了。

    中午回到家,发现表哥竟然在家,家里气氛很古怪。表哥做了一份水果捞(在那时还很新奇),我就边吃边听他讲。原来是我妈看到我藏大法书了,就叫他来劝我。我的心有一点动摇,但不是因为他们的“淫威”,而是还惦记着一直“召唤”要我去看它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漫画。那时还总觉得自己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做出的决定隐隐包含着对前途的忧虑。

    他们拿走了装着讲法录音的mp3和大法书,说是要还给我爷。当晚我就捧起了有一阵子没拿的小说,不一会又看起了手机漫画。表面上我看着平静自然甚至有点兴奋(兴奋是因为身上的魔兴奋),但其实内心、真正的另一面在哭泣、在滴血。

    感觉到此时此刻众神佛都在严肃的看着自己,看自己该做出怎样的选择。我感到非常羞愧,就在心里说:以后我一定还是要走回来的,这次就让我再看看(那些执著的东西)吧。这时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说:这些东西(执著)是没有尽头的,你一旦拿起来,也许就不会再放下。于是我的内心就很纠结很难受,但还是重复着我一定会走回来的,就让我再看看吧······

    就这样,持续不到一个月、其实也就三周左右的修炼“落下帷幕”。再次修炼大法,真正捧起《转法轮》一书已是整整五年以后。

    三、再遇大法续前缘

    虽然我没修炼大法了,但现在知道只要在大法修炼过,入了这一门若是还有想修炼的心,还是有机会再续法缘的。自那之后,师父没有放弃我,还用各种形式显现大法的神奇与美妙。

    高二放弃修炼后,我总是爱做梦,灵感也特别多,会梦到自己拥有翅膀在天空中飞翔,或像人鱼一样在水中畅游,一些奇妙梦幻的空间、事件总会以梦境的形式显现。由于梦境频繁出现,我更加对过去就了解的亚特兰蒂斯、人鱼世界、西域楼兰、缘分轮回等神奇之事感兴趣了。现在也知道这与自己身世有一定渊源,只是当时不懂。那会还把零碎的梦通过文字记载下来了,翻看那些文字,其中写道“他们纷纷鼓励我去飞翔,仿佛我天生就有羽翼,只是不知道被我遗落在何处”。

    放弃修炼的影响其实还不小。没有继续修炼后,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做什么事也心不在焉,平时没啥事也浑身没力气。对情色、恐怖的东西也更加执迷,真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高考自然也没发挥好,去了外省的一个学校读书。大学因为怕心几乎没有跟同学提过法轮功,心里却始终埋着那颗想要“返本归真”的种子。上大学没多久,我又把那本《转法轮》从爷爷家的抽屉里拿出来,怕被他们再次收走,就把书放到了几百里外的大学宿舍里。

    二零一九年的五一节假,大学认识的好朋友小C让我去她们家玩,就在全国最北部的一个地区。虽然已经五月份,但那还是有点凉。天高气清,我们来到一个寺庙。庙前有一块大石头,前后都刻了字,没太仔细看,隐约只记得石头一面上刻了“法轮”二字。我觉得很亲切,就走了進去。

    来到一座佛像前,我跟小C说,想進去拜一拜。也不知道这位佛是谁,也不知道想拜什么求什么,就走進去跪在垫子上了,呆了半天,心里想的却是法轮大法。心里颤颤巍巍蹦出了三个字:对不起······那一刻感觉仿佛不存在了,头顶的空间变得好长好长。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庙里拜佛。直到修炼以后又和小C重归于好,与她聊起了这件事。我问她,你还记得那座寺庙前的大石头上刻的哪几个字吗?她说她最近刚去过,石头上一面刻的是“法轮常转”,另一面是“渡有缘人”。

    “法轮常转度众生
     学法得法修心性
     末法之时轮再转
     有缘之士心法明
    (《洪吟》<再度>)”

    机缘不易,大法难得。在末法乱世之时,一个人若心留善念,对神佛仍存敬畏之心,就有机缘与大法接触,被大法恩泽。

    二零二一年的冬天还发生了一件事。那年有一段时间爷爷奶奶因某原因住到我们家。爷爷平时无法下楼,就在楼上坐着,奶奶则是白天在楼下遛达遛达。

    一天奶奶带了一位老婆婆回家,家里除了我和爷爷没有别人。奶奶把婆婆介绍了一下,原来她是一名大法弟子,就在小区里讲真相,奶奶一遇到她就想起爷爷,想着把人请家里来和爷爷聊一聊。爷爷于是热情的举起那只能动的手打了招呼,虽然吐字不清,也与她聊了起来。而刚还在热火朝天玩手机的我知道婆婆的身份后,心里一动,整个人立刻变得肃然起敬。然而正当二人在客厅聊的时候,客厅里的监控突然发出了我爸急冲冲的声音“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因为怕老人有事,家里人在客厅安装了监控,还可以通过小小的监控摄像头进行语音对话。

    我赶紧把婆婆带离家门,走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冬日的阳光把人照得暖洋洋的,长大成人以来,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除家里人以外的大法弟子,就激动又紧张的跟婆婆说,自己也希望能拥有大法书,但目前没有那么全的书籍,就问她有没有电子版。知道婆婆的身份后,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管她要一套大法书,因为长大后爷爷奶奶可能是受父母影响,就没有再主动给我大法书看了。婆婆说有,还记得她盯着我说过一句话“这孩子,来头不小”。

    進了她的家门,屋子整体感觉很简洁,摆设都很朴素也很干净,就像一位朴实无华的大法弟子。婆婆拿出了一个很有年代的U盘,我接住,连声道谢,回去全部拷到电脑里。拷完就按着记忆找到她家把U盘还了回去。

    虽然当时也是因各种执著没有立即去读,但这些电子书和真相视频就一直在电脑里静静等待着,似在提醒有缘人千万不要忘记修炼。修炼后,这些珍贵的资料自然就成为学法时可供阅读的电子书籍,直到现在依然在用。是师父与众神看到我那颗还没有被尘世磨灭、仍要返本归真的修炼之心,故给予我如此珍贵的机缘。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那位同修!

    四、神助铺垫回归路

    大四到最终得法的一年多,是心情非常不安也是经历较为丰富奇特的一年。回头看,可以说那段经历的每一步都有神助,一步步铺垫,一点点促成我得法以及如今写文证实大法的机缘。

    (一)玩游戏易被魔纵

    大学期间我花了大量时间在埋头读书上 ,当时也不知为啥对学习那么执着,现在才明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大学三年转瞬即逝,命运让我选择了保研这条路,我将会离开家乡去南方读研究生。

    因为保完研,大四一整年无所事事。多年来不爱动手玩游戏、只爱看游戏视频的我却在二零二一年底沉迷一款恋爱游戏。游戏中,玩家可以以一名女性的身份与游戏里的多名男性“谈恋爱”。现实中情感失意的我,似乎在游戏里找到了安慰与知音,便一下子沉浸其中,成天趴床上玩游戏。

    这款游戏有个抽卡机制,抽很多张才能抽取一个很高级别的卡。游戏一直更新,每到一段时间就会推出一系列这样的卡,而每一张卡的游玩内容会包含很多常人所执著追求的东西(情感、情色、欲望的满足)。所以许多玩家为了一张卡趋之若鹜,为凑齐完整的一套,有人不惜往卡里充值上万乃至上百万。

    多年来我从不玩游戏,也几乎从不给游戏充钱。当时却为了一套卡,“兴奋上头”的我也充了几十块。结果连着三次出了同一张卡,还恰恰是不太想要的一张。冥冥中总感觉有无形的力量让我在生活中“讨不着好”,尤其是欲望的享乐和情欲的满足。

    在玩了几个月,充了有几百元后,我每天都要为攒游戏币而登陆游戏做各种任务,逐渐的感到身心俱疲。为了能最大限度的抽到卡,网上甚至有人计算,玩家每天要做多少任务,攒多少材料才行。我也常想办法攒抽卡的材料,准备等到游戏又发布新卡的时候抽卡,每次都像被鞭子赶着似的。然而,每当抽到了想要的卡之后,就像把刚得的奖杯心满意足的放在橱窗里再也不打开似的,也把卡“供”了起来,再没怎么打开玩过。

    抽卡就像是赌博,会让人感到非常刺激和上头。人们为了凑齐卡片而抽卡,抽到了就满足、炫耀、手舞足蹈、甚至在网上发布自己抽到卡“发狂”的视频;相反,没抽到就会异常失落,有人甚至看到别人在网上“炫耀”抽到了卡就愤愤不平乃至破口大骂。还有社交平台上对于游戏的争吵也一直在持续,两拨人会因为各自喜欢不同的角色而对骂,甚至会荒谬的攻击起明明是虚拟的游戏角色来。

    玩游戏做任务带来的身心操劳,看游戏剧情时又哭又笑神智不清的兴奋感乃至游戏外人与人之间的网络“骂战”都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疲惫。我逐渐发现不是玩家在玩游戏,而是游戏在操控着玩家的行为乃至思维精神层面的东西,于是渐渐退出这款游戏。

    游戏难道不就好似人生吗?人生有时也与游戏一样。游戏或许可以退出,人生在世却身不由己,我们为各自的人生不得不又哭又笑,身心早已疲惫不堪,又该如何退出呢?

    关于“网瘾”,《我所知道的地球历史与奥秘篇(十):同性恋与吸毒》也写到:“电脑是外星科技产物,每一款游戏都是三界内不同外星系文化系统在人世间的对应表现,里边蕴含了不同外星系的生命信息。”而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作者通过天目也看到了玩家另外空间的真实情况:“在他的空间场真的有一个和他玩的游戏形象一模一样的阴灵,玩游戏的人在游戏中时间越长,从他体内提取的精气就越多,阴灵就越强壮。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社会生活。”

    玩游戏就像是在吸毒,然而,一旦对任何事物产生了“瘾”,都像是吸毒一样。像现代人无限度的刷消息刷视频,人与抖音(TikTok)、快手、微博、微信无时无刻不被绑在了一起,人被那种强烈的上网欲、刷屏欲所操控。而想要从欲望中挣脱,首先就要有强大的意志力。不过有时光有意志力也不够,因为那些欲望,看似精神上的东西已经在一个人另外的空间场中形成了物质一般的东西,仅凭意念很难摆脱它。

    看到这里的读者若有类似的苦恼,笔者推荐一个办法,就是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因为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九字真言携带着宇宙的纯正能量,能够消解黑暗,带来光明。若诚念、常念九字真言可以抚慰心灵、启迪人的善念与智慧。

    (二)虚拟世界真的美好吗?

    二零二二年毕业在即,寝室关系随着四年时光的过去已然僵化,冷漠让我对调和寝室关系不感兴趣,所以为了逃避,即使不学习也天天跑到教室里玩手机。对那款游戏“淡”了以后,视线又转移到别的执念上。对游戏中“纸片人”都是为真人所操控的感到无趣,于是一个有感情的活人出现让我“心动不已”。

    一直以来,我对外面的世界、外国人的生活就有好奇之心,大学之初就建立了自己的推特账号(推特:外网一款社交平台),也有免费的翻墙软件可用。但那时对外界大事没有到时刻去关注的程度,包括关于大法的事也没想到要去关注,不过一直以来也没怎么听信中共宣传的假新闻。

    直到二零二二年五月份,我关注到一个男性“皮套人”(名字简称V)在某国内平台上火了起来。“皮套人”就是年轻人对“虚拟主播”的戏称。虚拟主播是现代科技发展的产物,以各种虚拟的卡通形象在社交平台上活动,但卡通形象的背后却是人在操纵。他们用独特的声音和富有个性的性格支撑起一个角色,同时还要考虑卡通角色的形象和特点,所以给常人展现在屏幕上的就是一个个会互动的卡通角色形象。可以说“圈”里有个“规矩”:“皮套”背后的人在操纵角色的时候绝对不可以露脸或是告诉观众自己的关键真实信息,以营造一种人类真的可以与虚拟角色进行对话的氛围。

    全球处于三年疫情期间,很多人失业找不到工作,有人便发现可以通过在网络社交平台上直播赚钱,于是这种赚钱方式迅速火了起来。很多人梦想着可以在网络上成为众星捧月的偶像,“虚拟主播”也在此时趁势升温。那时V在油管(外网一款视频平台)上已有几十万的粉丝,因为公司安排也开始在大陆平台发展。

    他是一名以英文为母语的外国人,纯正的英音、低沉的嗓音还有高冷神秘的个性吸引了很多对外国文化感兴趣的大陆粉丝。但他直播间的特色或者说粉丝非常喜欢跟他互动的一点却是情色。

    大陆年轻人受现代变异的教育思想灌输,一直觉得是传统礼教压抑了“人类本应该有的人性”,所以很羡慕西方人的“热情开放”,尤其是性的开放。然而现在的欧美发达国家在过去也是很保守很正统的,只是因历史的推進、共产邪灵多年来的肆虐,近百年西方各种思潮和运动都在鼓动人发展个性、宣扬人权与自由,让人们觉得解放思想、解放性是当务之急。殊不知这是上了共产魔鬼的当,无神论唯物论宣扬的“个性”实则是在释放人身上恶的一面——“魔性”,它以年轻人追求的美好自由的“个性”作为伪装,在各种“反正统”运动中像打开潘多拉之盒一样被无知的人们释放、肆意发泄出来。网络于是到处弥漫着脏话、色情、谣言与罪恶。

    当今的世人不管怎么宣扬“开放”、“解放”,实则都是在为放纵人的自我欲望为目地,而人一旦被欲望掌控,便成为魔鬼的奴隶。师父在《论语》中开示:“人类的探索是为了技术竞争,借口是改变生存条件,多数是以排神、放纵人类道德自我约束为基础的,因此过去人类出现的文明才多次被毁掉。”

    正是放纵的魔性欲望让很多亚洲粉丝迅速对V关注起来。墙外油管上的订阅量逐渐突破百万,墙内平台也“嗖”一下破了百万。这时我也关注了他,得知他主要的直播平台在油管,就“一股作气”找了一个很好用的翻墙软件,下载油管并注册了油管的账号,非常顺利,一气呵成。

    虽然是跟V的皮套去做互动,我还是对皮套下的真人,也就是V本人感兴趣起来。渐渐了解到他因为自身经历从小就敏感脆弱,开始的高冷神秘只是得过严重心理疾病后的症状。后来从他爱说脏话下流话的表象下看到一颗善良纯真、乐于助人的心灵,只是身处浊世,外在很容易被外界污染。

    V确实一开始比较“高冷”,与粉丝保持适当距离。然而随着粉丝与他互动的增多,他就很想满足粉丝的心愿,而粉丝又爱“推波助澜”,也就根据他本人的特点、表现,“自然而然”把他往情色的方向推去了。这很像卖家为了应对市场、应对买家的需求做出供应上的变化一样。我逐渐从开始的消费心态转变为同情,看到与粉丝围绕“情色”互动的表现之下,V更在乎的是粉丝对他的感情,仿佛这能够填补现实社会给他带来的心灵创伤。

    但,真的能吗?那时不仅关注了V,也看了他的很多同行,也就是其他虚拟主播。发现他们中除了一些对虚拟世界有特殊喜爱的,可以说很多也是现实生活过得不如意的人,他们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在与粉丝的互动中收获粉丝的“喜爱”。且别忘了,粉丝们也是一个个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生活上的失意磨难促使他们去主播的社区里倾诉,甚至有人不惜为主播的一句安慰花大价钱。就这样,不论是主播还是粉丝都对这个能给自己提供“小小温暖和安全感”的社群越来越依赖。

    修炼以后,我逐渐放下了对虚拟主播这一群体的“情”。由于前些日子V所在的国家也严重受到了小粉红或者说共产主义的干扰,便用英文拟了一封信,想向他阐明当前社会的危机,却不知怎么私聊。進入了V的官方推特,看着他推特名字中代表他那个角色的独特标志,以及粉丝的名字后面也带有同样的标志。我突然感觉到另外空间里有魔在操纵着一切,主播和粉丝对所谓“爱和温暖”的执念,化身为他们身上的枷锁,紧紧将他们箍在一起,而他们所维持的互动环境就在源源不断的为另外空间那个邪恶输送能量,其中还包括不少色情的互动。这难道不就成为了一种肉眼看不见的邪教吗?我默默点了退出。

    前几天坐公交,还看到有粉丝给偶像做应援,把自己偶像的图片放到公交车的屏幕上,配有“时光万变爱永不变”的文字。看着这位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的“偶像”以及“爱永不变”的文字,我除了叹气,还想到在虚拟主播圈里,总看到有人爱抓着莫须有的“罪名”去攻击那些“犯了错”的主播,而在网上稍微“辩护”一下就会换来群体的攻击。可想那些中共统治下的娱乐圈粉丝该会有多狂热?连常人都说那是“恶臭的饭圈文化”。其实,“饭圈骂战”的背后就是“乐于斗争、永不疲敝”的党文化,而这种狂热的党文化以及随时随地的斗争文化已然在逐渐扩散到全世界,包括二零二四年四月份发生的美国校园大学生聚众抗议事件。全世界的人们都亟须认清共产邪灵的真实面目。

    我曾误以为V是三十多岁,后来才知道他与我同年出生,做主播工作的时候应与我一样在大学里读书,却因社会原因个人原因,放弃前程而辍学工作。但他因为拥有娴熟的社交技巧,礼貌老练的说话方式、成熟的高情商也迷惑过不少人。后来还看到不少网上流传的他本人照片,成年的、青年的还有少年孩童时期的。看到穿着贵族学校制服的少年带着灿烂的微笑从树后探出,宛若一个小天使;看到年纪轻轻就手持奖杯站在老师同学边上拍照的腼腆青年;还看到怀揣电影梦手持摄影机的成熟男性。只不过眼神里的笑意随时光流逝一点点黯淡,神情凝重,笑容不复从前。

    人的本性是纯真善良的,一名纯洁的不为世俗恶意沾染的小孩子可不就是一位天使吗?而当今社会又有多少天使在迷中追求那些看似美好却是虚幻感受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又有多少天使因名利情仇的失意而一蹶不振乃至堕落沉沦?

    宇宙中,唯有生命最珍贵。创世主从大穹深处走来,历尽艰险与魔难,只为拯救众生,实现生命的美好与繁荣。“创世主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因为他爱众生!因为众生的生命都是他给予的。”(《为什么要救度众生》)没有任何一位伟大的正神愿意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变得枯萎、灵魂走向堕落。

    得法之初,我明白淫邪会给一个本应美好的生命带来深重的罪业。想到了V,便祈祷请求神赐予机缘,希望帮助像V这样本性不坏的人摆脱邪恶的泥沼,早日迷途知返。希望他们至少有机缘能了解大法真相,不在末法之时被淘汰。

    据个人观察,V在国内平台的影响引起了一小部分大陆人对墙外虚拟主播的兴趣,其中有不少被防火墙封锁的年轻人因此翻墙,在二零二二年末那个关键的时期接触了墙外的真相。如果您看过李师父的《为什么会有人类》和《为什么要救度众生》,也许就会明白现在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是为法而来,且每个人的来源都不一般。每个看似不起眼的个体也许都会在洪大的历史潮流中成为一个不小的助力。

    (三)“玄学圈”之乱象

    大学即将毕业,那时寝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谓是紧张到了极点。毕业后的暑假,我的心情更是低落到人生的极点。小C与自己的关系越来越远,最后以我们在微信上大吵一架,她说“互删”为结束。不过我没有删她,总感觉我们之间还有缘分。

    那阵子感觉天都像塌了一样,想着大学期间一起相处的朋友本就不多,唯一一个(对当时我个人而言)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却这样对自己。敏感的神经再次被触动,无论吃饭、睡觉、玩手机干什么都在思考着,反思过去这四年,乃至过去的一生。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失败?为什么人世间有这么多猜忌和算计?为什么他们要伤害我?我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幽怨、不甘、难过、伤心便时时刻刻环绕在周围,再加上网络上的事情,自己的唇角几乎时时都是向下的,还动不动就流眼泪,每天只能借着运动稍微“开心”“兴奋”一下。虽然在别人看来我或许小有一点成绩,但只有自己知道,内心其实已然空虚到了极点。

    现在过的不如意,我就开始畅想未来。希望未来的学校、未来的同学、未来的生活能比过去更好,绝不想再重复过去的“失败人生”。而一个普通人如何知道、感受、了解未来呢?我就天天在网上看那种通过算塔罗给人“指引”的视频得以聊慰。

    上大学后的几年可以说是塔罗算命非常盛行的时候,直到现在这个圈子也依然在各大网络平台上流行,一些平台没有把塔罗摆在明面上,实则私下仍有不少人在做这些。小C也是在大学的时候接触了塔罗,平时会接单给别人看塔罗,之前也找过我们几个朋友“练过手”,主要就是看看学业、工作、甚至恋爱情况。曾几何时我觉得塔罗也挺神奇有趣的,还能读心或预知未来,什么“TA对我的看法是什么呀”“自己有没有桃花呀”“未来会去哪学习或工作啊”。大三的时候还特别钟爱水晶,看网上说戴水晶饰品可以调节人体、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

    二零二二年暑假我无所事事,成天就看那些塔罗占卜视频,希望能从“玄学”中找到人生的安慰。后来干脆想,要不然自己动手算了,想咋算啥就咋算,便开始在网上购置各种各样的塔罗牌,看网络教程自学了起来。后来读研来到新学校,几乎每天都在算,甚至还找同学来,要给人家看看“正缘”。不知道准不准也要“看一看”,有时候准了则沾沾自喜起来。然而,那时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本来就难受的颈椎病越来越严重,几乎无时无刻不扭动脖子伸胳膊伸腰以让自己好受。

    修炼后想到师父讲过的附体祸乱气功界乃至常人社会的问题。“这些东西在祸乱常人社会,怎么会出现这么厉害的现象?这也是人类自己招来的,因为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尤其那些假气功师身上都带有附体,他传功就是传这个东西。在人类历史上都不允许动物上人体的,上来就要杀它,谁看见都不允许的。可是在我们当今社会里有人就求它、要它、供它。有人想了:我没有明确求它呀!你没求它,可你求功能,正法修炼的觉者能给你吗?求就是常人中的执著,这种心是要去的。那谁能给呢?只有其它空间的魔和各种动物能给,那不等于是求它了吗?它就来了。”(《转法轮》)

    我用塔罗“算命”就是在求,在求一个更准的结果。而看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是非常超常的东西,这绝非常人的技能,学一学背一背就能会的。心不正,必招邪。心里有执著就很容易招来不好的东西。许多常人想用塔罗给别人占卜,有的是出于好奇,有的则是为了钱,所以就极易招魔招附体或各种不好的灵体。曾看到有常人描述自己用塔罗占卜的感受:“我感觉异常振奋,好像掌握了命运密码一般更为痴迷其中。后续就开始经历一些不太受控的事情,包括占卜过程中电视自己打开,健康开始出现问题等等。意识到自己可能链接上一些东西,但分不清好与坏,就决定封牌了。”

    塔罗牌是什么?从哪里来的?我们暂且不论。但现在常人尤其是年轻人中兴起的玄学圈非常火热,什么西方的塔罗、星座、魔法;什么东方的算卦、算命、出马,这些话题被不少年轻人关注。然而,现在的塔罗圈已然是一种产业链,许多常人拿所谓的“占卜”、“疗愈”、“显化”去欺骗受众(大多数是18—30岁的年轻女性群体),还让人们买自己的产品,包括各种各样的水晶制品、香薰等,动辄就几百上千,一位“塔罗师”接的单已经涨到占卜半小时几千元。有的“塔罗师”能明显看出是有附体的,在视频中堂而皇之称自己跟“小狐仙”有某某关系;甚至还有“塔罗师”专搞“黑魔法”,教客户去如何报复诅咒他人……

    其实现在的“塔罗师”跟当年的“气功师”又有什么区别呢?会占卜的人时不时就想给别人“看一看”又和气功师总想给别人治病有什么区别?这些所谓的“玄学”圈子犹为鱼龙混杂、真假难辨,假的是远多于真的。师父讲过气功界的很多乱象,其实上世纪那些乱象放到今天也依然存在。佛教、基督教等正教在这末法时代都度不了人,寺庙里的和尚都是上班穿着工作服,度不了己更度不了人,何况世间的小法小道?

    《转法轮》提到修炼界中的“祝由科”现象,“在道家世间小道上,不讲修命,完全是算卦、看风水、驱邪、治病。这些世间小道上多采用它。它能够治病,但它采用的方法并不好。我们不讲它利用什么东西治的病了,但是我们修大法的人不要采用它,因为它带着很低的很不好的信息。” 作为修炼人,我们肯定是要远离那些不好的东西。而常人对这些更是难辨真假,为了得到真正的身心健康还是远离那些“玄学”较好。

    其实很多常人之所以去占卜、算命,就是深切感受到了现实中的痛苦。在绝望的生活中,所谓的占卜、疗愈可以给他们安慰与鼓励。不过也有不少人发现:算命改不了命。确实是这样,人的命都是天定的,人的一生就是按照上天命定的轨迹在走,得到的福分也都是有定数的。

    关于人如何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转法轮》中开示:“其实个人奋斗可以改变人生的小的东西,一些小的东西,通过个人奋斗可以发生一些变化。”  “大的事情他要想动,常人是根本动不了的。也有一个办法能动,就是这个人尽做坏事,无恶不做,他可以改变他的人生,但是面临他的是彻底的毁灭。”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那么为什么走上修炼道路可以改变他的人生?这个东西谁能轻易动的了啊?因为这个人一想走上修炼的路,这个意念一动,就象金子一样闪光,震动十方世界。”  

    师父还说道:“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

    (未完)



    TOP

    中共壓制揭露活摘聲音 黑手伸向律師、醫生和議員



    在正義之士的幫助下,中共活摘器官這一滅絕人性的罪行逐漸被國際社會知曉。然而,中共並未反思己過,反而通過恐嚇以及其它手段壓制揭露活摘器官的聲音。

    2024年6月2日,在費城召開的美國器官移植大會會場外,各界人士舉行了一場集會,呼籲立即結束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鄭浩/大紀元

    大衛·麥塔斯是加拿大一名資深人權律師。2006年,他與加拿大前內閣部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共同發表了喬高-麥塔斯報告,報告指出「2000年至2005年六年間,41,500例器官移植來源不明」,報告認為「大規模器官移植一直存在」。

    18年來,麥塔斯不辭辛勞地奔波於世界各地,向世人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然而,他遭到了死亡恐嚇。

    2008年,當他風塵僕僕的趕到一個地方準備參加揭露活摘器官的會議的時候,組織者取消了會議。就在前一天,會議場地遭到射擊,窗戶上留下了一個彈孔。

    在另一次揭露活摘器官的會議的現場問答環節中,一名男子打來電話,自稱是中共政府警察官員。

    「你怕死嗎?你這是在粗暴干涉我們黨的內部政策」,該男子通過翻譯說道,「我們會報復你的,你不怕嗎?」

    麥塔斯先生態度堅定的告訴對方:「如果你不喜歡我說的話,那就努力阻止中國器官移植濫用,不要威脅我。」

    中共通過活摘良心犯的器官,並以高價出售給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國患者,從中賺取巨額黑錢。2019年,位於倫敦專注於調查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獨立機構「中國法庭」得出結論,中國監獄中 150 多萬名被拘留者中的一些人被殺害,他們的器官被用來滿足日益猖獗的器官移植貿易,每年的器官移植貿易額高達10億美元。

    被活摘器官的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族人。

    中共挾持龐大的人口市場向西方政界、商界和學術界施加壓力,消除對它的批評聲音。在今年6月1日到5日於費城舉行的美國移植大會上,中共的幽靈再次浮現。

    托爾斯滕·特雷(Torsten Trey)醫生負責一個叫「反對強制摘取器官醫生組織」(DAFOH)的組織。多年來,他們一直有份參加一年一度的美國器官移植大會,向與會者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美國器官移植大會是北美規模最大的會議,匯集了數千名器官移植領域的從業人員。

    特雷和同仁們一如既往地打算參加今年6月舉行的移植大會。然而,在去年11月份遞交展位申請之後,他們幾個月來一直沒有收到回音。

    另一個關注活摘器官問題的團體「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則比較幸運,在申請展位之後收到了發票。然而今年1月底,這兩個團體都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告知他們不歡迎他們參加。

    同一天發送給兩個團體的電子郵件中寫道:「美國移植大會團隊和協會已決定在2024年改變方向。」

    今年4月份,事情似乎出現轉機。這兩個組織都收到了移植大會的另一封電子郵件,要求他們提供有關其展位的詳細信息,以便有機會重新考慮。然而幾週之後,在當月最後一天,他們得到了裁決:被拒絕。

    事情的發展讓人費解。這兩個團體多年來一直在該會議上發表演講,從未遇到過麻煩,而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的傅敏博士注意到,醫學會議兩次拒絕他們時,都有大量空置的展位:第一次約有一半,第二次約有四分之一。

    傅敏博士對大紀元表示:「這沒有道理。」

    與此同時,特雷博士則在思考「改變方向」的含義。他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可能意味著任何事情」,並質疑美國器官移植大會是否試圖「隱藏某事。」

    除了施壓人權律師和醫學界禁聲外,中共還將黑手伸向了美國立法機構。

    2017年,當加州參議員喬爾·安德森(Joel Anderson)試圖通過一項譴責強制摘取器官的決議時,中共進行了干預。

    安德森先生周圍的州參議員接連收到了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的來信,警告他們不要支持該決議。隨後,中共官員又打來電話,確保議員們收到了這封信。

    信中將該措施定性為「反華」和「反人類」,並指出其「可能嚴重損害加州與中國的合作關係」。

    安德森表示,這種策略產生了「寒蟬效應」。

    在參議院會議的最後一週,他18次試圖將該決議提交眾議院表決,其中一次他呼籲同僚們環顧四周,看看那些逃離中國迫害的受害者的面孔,但毫無成效:他的同事們「不想談論它」。

    安德森先生對中共官員的一封信能在美國產生如此大的影響深感失望。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 「想到加州或任何美國立法者會受到中國政府的影響或恐嚇,真是令人恐懼。我們應該對自己的國家充滿信心,看到暴行時,我們會大聲疾呼。」

    不過,中共的恐嚇也有失靈的時候。去年3月27日,美國國會以近乎全票通過了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提出的《停止強制摘取器官法案》。

    第二天晚上10點左右,中共大使館向史密斯先生的辦公室發了一封憤怒的信件。

    「中方堅決反對這一荒謬法案。」這位名叫周正的官員寫道。他重複了一些共產黨的宣傳說詞,並要求「美方立即停止毫無根據的炒作和反華行動」。

    史密斯先生不為所動。他繼續推動揭露活摘器官的事業。在最近致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的一封信中,他要求國務院提供現金獎勵,鼓勵舉報人站出來揭露器官摘取。

    史密斯在3月份國會聽證會上表示:「沉默是不可接受的。」「沉默不是一種選擇,特別是對於醫學協會和企業來說。如果他們保持沉默,他們最有可能成為這一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行的同謀。」

    (新唐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