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星期五

  • 三言两语:固守

  • 由钟表悟到的

  • 感悟“为他”的生命

  • 浅悟: 学法与修炼

  • 前美军上校:外星人确实存在 并与人类互动

  • 前中共特工披露 跨境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内幕



  • 三言两语:固守


    大法弟子

    固守就是坚持“自我”,维持“自我”那所谓的感受,享乐着欲望的满足,贪恋着名利情酿造出的“美酒“,躺在安乐椅上享受人生,久久不愿离开。

     “物极必反“,任何事物都逃不出这个规律,什么东西看得太重,抓的太紧,都是执著的一种体现,相反失去的往往是最珍贵的。

    大法弟子修的是宇宙大法,走的是大道无形的正法之路,不但要修好自己,还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么每一步的提高,每一个执著的放弃,另外空间都承载着芸芸众生,数不尽的生命体系,如果你贪恋了某一层的美景,放慢了精進的脚步,你可曾想到,另外空间的众生会失去被法救度的机缘,因为正法的洪势是迅猛的,没有任何停留的时间,由于观念导致固守的状态,不能精進,产生懈怠,没有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正法冲击到时,人这面没有转变观念,还在坚持“自我“,不肯突破,不愿改变,固守己见,放不下执著。

    人的选择是这个主体说了算,你没有选择放弃执著,而是选择了固守自我,那么这个念头是不符合法的,正法所到之处,所有不正的都要面临解体,淘汰,销毁,你所负责的众生也是要被淘汰的,这是天理所在,这一切都是你错误的选择导致的。

    随其自然,顺应宇宙的运转规律,把自己摆在法中,用法来衡量一切。

    当明白了这层法理,感觉思想中那种不协调的物质因素解体了,棱角变圆润了,放弃了固守,不再坚持自我,站在为他的角度去圆融大法,路越走越宽,修炼环境越来越好,这就是放弃才能得到的一种体现。

    一点修炼随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TOP

    由钟表悟到的


    大陆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遇到事情要向内找,以前的时候不是很明白,认为别人的变化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自己变了,别人不变又怎么办呢?

    家里有个几十年的老钟表,因为走的有些不准,于是拿下来,打扫了一下灰尘。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齿轮,都是连带着那个与电池相连的齿轮的,忽然悟到,原来是这样。大法弟子是自己天体的主,就像是这个与电池连接的主齿轮。其它齿轮的转与不转、快和慢,都是取决于这个主齿轮的,也就是大法弟子。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找自己的问题,自己准了,一切也就准了。其它的齿轮都是依托于主齿轮(大法弟子)而存在和转动的。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大法弟子不归位,自己的天体就会解体的原因。一旦主齿轮(大法弟子)没了,这个表(天体)也就停摆了。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讲到时间,在不同空间有不同的时间。那个时间非常的复杂,就象一个钟表里边有大小不同的轮子一样,几乎是这样。其实比这复杂的不知多少亿、兆倍还不及哪。”     

    时间如此,大法弟子与其天体生命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吧。

    一点粗浅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TOP

    感悟“为他”的生命


    大法弟子

    新宇宙是无私无我的,而旧宇宙是为私为我的,大法弟子是要修成完全为他的生命,任何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那么任何生命也要顺应和同化与大法,法的标准就是宇宙中生命遵循的方向,如果要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就是要把私修掉,把观念去掉。

    由于私的屏蔽,自我的障碍,我对如何成为“为他”的生命,没有真正悟到,所以在“自我”与“无我”中左右摇摆,摆不好自己的位置,过后对照法找找自己,发现是有强烈的私欲和坚持自我造成的。

    佛性的一面时常被魔性压制着,大法弟子被法同化美好的一面也被观念局限,人的主体也在趋于常人化,感觉累,面容变老,思想反映出一些老年人的想法,看到年轻人心生羡慕,相比自己很自卑,无奈,而且这种想法还很强烈,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慈悲的师父在梦里点化弟子,让我有正念,梦境是这样的,我要回家,前面有两条路,有人告诉我,走离我近的那条路,这条路上铺满了沙子和土,看似很平坦的路,当脚踩到沙子上时,一下就感觉好像踩到了海绵上,而且还不断的下陷,每走一步都是很艰难的,这时又一个梦境我坐在一个高高的山峭壁上,峭壁很大,很宽,但是峭壁的底下是一眼看不到底的,坐在峭壁上感觉很害怕,心想怎么走才能回家呢?这时脑中想运用神通,念到功就到,刚一想,转眼就回到了家,梦醒来后,悟到是师父点化弟子,要有正念,不能用人的方式,人是没有办法回家的,于是我开始排斥脑中的一些不好的念头,让自己神起来,经历的几件事,由此感悟到修成为他的生命,就是让自己更好的溶于大法中,这样的生命才会更加的纯净。

    我总认为,人无论在什么环境,都得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对于一些看似很没有主见的人,往往是看不起的,认为把自己完全交给他人了,机械的活着,真的很可怜,但是看表面好像也不象自己想象的那样,人还很阳光,快乐,于是又给自己找借口,就是想可能这种人生活底线比较低,很容易满足现状,等等。

    可是反观自己的状态,看似有主见,做事有目的,可是给人感觉不太合群,有时花钱也让人不高兴,事没少做,力没少出,可是就是感觉不象自己想的那样,反思的同时也要改变自己,于是就尽量的把自我去掉,不坚持自己的观念和想法,和家人在一起时,不去强制对方如何如何,而是圆融,补充,修出为他的状态,神奇的是,这样不去坚持自己的主见,反而却出奇的好,家人也不抱怨了,彼此能相互包容,同时心性的容量变大了,空间增大了,整个人感觉很舒服。

    在无求的状态下,自己溶于了法中,感悟到一个生命在法中的殊胜,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和一路的呵护,法的威力烘托出一个生命的可贵,我切身感受到为他的生命是那么的美好,尽管自己还没有完全体悟到这一点,但是经历的小事中出现的神奇,让自身空间场的私与观念没有生存之地,这样会让自己更加精進,时时用法来衡量,对照,最后修成无私无我的生命,一个完全为他的觉者。

    一点修炼感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TOP

    浅悟: 学法与修炼


    学员

    学法一定不能流于形式,要看到法理的内涵。这就必须要静下心来学法才行。光做到这一点还不够,修心也得跟上。修心跟不上,升华不上来,还是学不到法。所以既要学法又要修心,把修心溶入到学法之中。

    作为修炼,向内修心可是关键。看到内涵,要按法去做。做了就提高,心性一提高,反过来就能学到法。学到法再按法去做,变化就大,提高就快。形成学中有修,修中透着学,在法上形成浑然一体。使自己始终处于一种良性的循环——不断的在精进之中。同时还得做好救人的事情,就不会长时间陷在一个层次中出不来。
                  
    师父传给我们的这套功法就是在常人环境中修炼,所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就显得尤为重要。我们不能在常人中表现得失常。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关键是:符合是为了修炼,常人看不出来是因为常人站在人的基点上,在迷中。我们符合不是混同,不但心不一样,行为,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完全不同的。他工作、学习是为私、为我的;我们工作完全是为了维系能在常人中修炼。他吃饭是执著,我们吃饭是修炼,在法上。

    由此可见:我们在常人中修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实质和常人的一切都是完全不同的。我们靠正念维系在常人中,用正念圆容常人的这层法。符合的真正涵义——是正念。这就要求我们时刻都不能混同,混同你就是常人!就不是修炼,就失去了符合的意义。

    真正明白法和半明白不明白法的文野之分:就在于真正明白法的很难再混同于常人,半明白不明白法的就很难说了。已经混同于常人,他还会说我在法上,我是在圆容常人这层法呢 ,修炼起来就一定难。

    学法即要明白白纸黑字上的理,还要体悟到背后的内涵。(二者缺一不可)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得抱着纯净的心态去学法,因为法是纯净的。只有纯净的心,法才能展现 ,才能真正的去悟道。同时修还得跟上。学法其实不在于采取哪种形式,只要能学到法都是可以的,不要过于强调形式。   

    在当前乱象丛生的今天,学好法是最关键、最关键的。理即要看全,更要悟透。才能抱着一颗纯净的心态从容的去面对十恶毒世的今天。尤其是现在邪党毫无任何底线的残酷的迫害,到处都充斥着一切负面的因素,到处都充满了诱惑。再加上背后邪恶因素的兴风作浪,世人已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在这种环境中修炼要想不被带动都很难。因此我们必须始终都得保持一种强大的正念——去面对这一切 !同时我们还得 \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中、在迷中 、完全从人中走出来,还得去救人······· 可想而知有多难!当前别无选择,摆在我们面前的唯有大法这条路。
       
    师父曾经在《再棒喝》一文中说过: “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我悟到,师父说的每一刻意味着什么?每一刻啊······ 都得在法上。不仅仅是矛盾出现了,问题发生了是过关。平时的每一分,每一秒也都是在闯关啊!都同样存在一个修的问题。不是吗? 心在法上,修炼就无处不在。我们只有努力的持之一恒的去学法——实修!才能从人中完全走出来——走向神。



    TOP

    前美军上校:外星人确实存在 并与人类互动


    陈俊村

    美国陆军一名曾参与不明飞行物(UFO)研究项目的退役上校表示,外星人确实存在,而且已经与人类互动。基于几个原因,国家领导人没有公开承认这件事。

    这个名叫尼尔(Karl Nell)的退役军官于5月21日在纽约SALT iConnections会议上接受主持人、美国企业家克洛库斯(Alex Klokus)访问时,做了上述表示。

    SALT是个全球性的思想领导力和人脉网络论坛,涵盖金融、科技和公共政策等领域。

    来自美国智库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的尼尔在自我介绍时说,他在军旅生涯中担任过许多职务,其中包括隶属国防部的太空司令部(Space Command)。他的最后一项任务是参与不明空中现象专案小组(Unidentified Aerial Phenomena Task Force)。

    当被克洛库斯问道,他是否相信非人类的智慧生命(指外星人)已经造访地球时,尼尔回答说,外星人是存在的,它们已经与人类互动。这样的互动并非新鲜事,一直在进行着,政府官员知道这件事。

    克洛库斯随后问尼尔,他对这样的陈述有多少信心?尼尔说:“毫无疑问。”他说,有些在很高层级的人可以取得这些讯息,例如加拿大前国防部长赫勒(Paul Hellyer),他们的陈述也是如此。在其职位上获悉这件事情的人,都会告诉你相同的话。

    他还说,外星人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一个星系就有几十亿颗恒星,所以这个宇宙到处都有生命。

    他提到,基于6个基本原因,国家领导人不能公开承认外星人的存在。这些原因包括国家安全、缺乏应对计划、社会可能会崩溃、不公开的协议、因有不法行为而加以掩盖、组织内部未取得共识。

    他说,国家安全这个原因最重要。一个负责的领导人不可能在没有任何计划的情况下公开这件事。任何关注这件事的人都知道,不明空中现象(unidentified aerial phenomena,UAP)是真实的。美国国防部已经说过了。

    他说:“这是个全球的现象。它正影响其它国家,不光是美国。有组织的宗教有发言权。这是个与整个星球都有关的问题。”

    由于尼尔所说的事情确实与金融有关,所以他被邀请到会议现场进行发言,并以他的身份支持他的陈述。他面对的是整个会议室内与外星世界没有关连的人。

    (大纪元)



    TOP

    前中共特工披露 跨境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内幕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5年之久。近日,一名曾隶属于中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的秘密特工披露了,中共在东南亚国家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内幕,引发关注。

    中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前特工埃里克:“我主要是在东南亚那边活动。我们当时抓法轮功的时候,有一个人,当时我们抓的目标里面就有这么一个人。”

    “埃里克”曾是中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的秘密特工,他于去年出逃到澳大利亚。近日,他披露曾在泰国亲自参与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经历。

    埃里克:“我们这边比如说他把(法轮功学员的)资料发给我了,比如说他的照片啊,还有个人身份信息啊,然后让我去他那个以前的住址,去看一下他是不是还在那住。就是带着翻译,确定一下他的那个住处,确定住处到时候回报就行了,后面的事情不需要我去,我也不需要去抓人。”

    一旦确定法轮功学员的住址后,中共通常会让当地警察协助抓捕。

    埃里克:“比如在泰国,找泰国警察来帮忙抓人嘛,把人抓到移民监去,然后到时候让他,强迫他就是签个什么东西,然后把他人遣返回中国。大多数情况下,只要能让当地执法机构配合的,他们可能就会通过当地警察来抓人,这样的话会更方便一些,而且更不容易出岔子。”

    “当然了也有那种情况,比如说就是把人绑走。之前遇到过事情,就是他们当时想用车子,把一个人载过边境去,有可能是运往中国的。”

    不仅如此,中共有时还会雇用其他人,包括黑社会等,去直接绑架法轮功学员。

    埃里克:“比如说会找一些掩护公司的那种类似于打手的那种员工,或者是要雇一些那种就是说,一旦被当地警察,即便是抓住了,这个事情曝光了,就是说这些人影响也不大的这种,就是说雇用黑社会流氓,就是类似于这种吧。”

    中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曾用名“国内安全保卫局”,埃里克形容,这是中共政府中最黑暗的部门。

    中共从1999年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之后,就将迫害的魔爪延伸至海外,其使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曾遭中共追捕的漫画家“变态辣椒”王立铭,日前接受新唐人专访时也披露,中共还诱使回国人士当间谍,收集所谓法轮功的情报。

    漫画家“变态辣椒”王立铭:“我有一个当时在中国非常要好的朋友,他是一个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粉丝几百万的,在新浪微博。然后他回到他的家乡探亲嘛,当地的国家安全局找他喝茶,很客气,然后寒暄。然后问到后来,就是问他能不能回到日本之后帮他们收集有关法轮功的情报,尤其比如说大纪元的情报。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他能够打入到法轮功的那个圈子帮它收集情报,他拒绝了。”

    王立铭表示,中共这是扭曲人的道德和人性的一种做法。

    王立铭:“它是在动员所有人成为间谍。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它觉得能利用的人,它都会去问一下,你愿意不愿意帮我们收集情报?这也是蛮可怕的事情。”

    埃里克:“中共就是脱胎于苏共这套东西的,包括中共这个以前的历次政治运动,所作所为,这肯定就是一个法西斯极权政党。”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唐睿、特约记者骆亚、陶明采访报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