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2日 星期三

  • 歌词:拍手歌 天宇亲人的呼唤 丰碑 归真之旅 放下 甘露 红魔没再见

  • 偷人钱财 转生为鸡还债

  • 金鸡啄眼 改朝换代

  • 修去不易察觉的细小的人心

  • 得法修炼 勇猛精進

  • 韦伯望远镜发现最古老的黑洞碰撞

  • 师父伴我过难关

  • 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

  • 身历其境的7D特效影片



  • 歌词:拍手歌 天宇亲人的呼唤 丰碑 归真之旅 放下 甘露 红魔没再见


    琪琪 万古缘 升华 伍新

    拍手歌
    琪琪

    你拍一 我对一 身体多病常求医
    你拍二 我对二 长吁短叹总不断
    你拍三 我对三 气功现象震三观
    你拍四 我对四 好奇有度挺自制
    你拍五 我对五 好运到来在酷暑
    你拍六 我对六 法轮佛法遍神州
    你拍七 我对七 身轻体健爬楼梯
    你拍八 我拍八 心情舒畅笑哈哈
    你拍九 我拍九 风云突变年九九
    你拍十 我拍十 扣个帽子先坐实

    你拍一 我对一 无法可依因妒忌
    你拍二 我对二 漫天谎言把人骗
    你拍三 我对三 名誉搞臭经济断
    你拍四 我对四 肉体消灭算白死
    你拍五 我对五 黑云骤起狂风舞
    你拍六 我对六 内心胆怯泪双流
    你拍七 我对七 平心考量莫自欺
    你拍八 我拍八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你拍九 我拍九 跌跌撞撞随师走
    你拍十 我拍十 自修救众归莫迟

    天宇亲人的呼唤
    万古缘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期盼的泪,
    已经涨满了天河!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织天的梭,
    已经成就了金帛!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法轮的车,
    已经开上了天坡!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神圣的歌,
    已经装满了心窝!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遵循着师说,
    归来吧,我们的佛!

    丰碑
    ——为纪念“四•二五”而作
    万古缘

    夜幕低垂,月走星飞,
    真善忍铸炼着历史的丰碑。
    天上人间,存真去伪,
    大法徒呼唤着道德的回归!

    光破红帷,云走霞飞,
    真善忍造就了普世的丰碑。
    机缘珍贵,东西南北,
    大法徒传播着圣典的金辉!

    枝暖花随,燕舞鹰飞,
    真善忍竖起了顶天的丰碑。
    礼义圆明,柔情似水,
    大法徒心系着众生的安危!

    法度寒梅,蝶翥蜂飞,
    真善忍成全了永恒的丰碑。
    四二五啊,日月扬眉,
    创世主培育出万种的芳菲!

    归真之旅
    万古缘

    晨风暮雨夜兼程,
    苦旅归真救众生。
    心怀真善忍,
    修去名利情。
    天地行,穿透万千重!

    跋山涉水路泥泞,
    圣旅归真不放松。
    感恩创世主,
    托起上苍穹。
    展辉宏,法轮转不停!

    雾散云飞出彩虹,
    神旅归真任纵横。
    天梯师搭就,
    不懈勇攀登。
    劲飞雄,呼啸扫红龙!

    王莲朵朵满天空,
    一路归真法光明。
    师父苦救度,
    弟子返天宫。
    圣恩洪,日月福安平!


    放下
     升华

    放下名利放下恩怨,
    放下所有执著的观念。
    放下人心放下情感,
    放下一切追逐的梦幻。
    功名利禄带不走,
    荣华富贵似云烟,
    人生如梦一场戏,
    演来演去,
    演来演去五千年。

    放下名利放下恩怨,
    放下所有执著的观念。
    放下人心放下情感,
    放下一切追逐的梦幻。
    修炼不易莫等闲,
    无执无漏天地宽,
    学法精进不怠慢,
    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真金显。

    放下名利放下恩怨,
    放下所有执著的观念。
    放下人心放下情感,
    放下一切追逐的梦幻。
    心慈面善救众生,
    助师正法兑誓言,
    坚定实修金刚志,
    果正莲成,
    果正莲成回家园。
    果正莲成回家园。

    甘露
    升华

    金色的光
    包裹着我
    轻轻地托起飞上蓝天
    银河里游
    星海里转
    悠悠地穿行飘落仙苑
    我的家在天上
    天国的亲人等我回还
    创世主度众生
    迷途的羔羊回到天边

    温暖的光
    包裹着我
    穿云呀破雾离开人间
    往事如烟
    迷中辗转
    红尘呀小住那是客栈
    真善忍金光闪
    佛法的威德万古流传
    创世主度众生
    无量的慈悲甘露洒遍
    无量的慈悲甘露洒遍
    甘露洒遍

     

    歌词(童谣):红魔没再见

    伍新

    中共邪灵怪,屁股管脑袋。
    中共臭流氓,无耻充胆壮。
    中共大邪教,领跑地狱道。
    中共最坏蛋,天灭没再见。
    好人莫怠慢,三退赶紧办!
     



    TOP

    偷人钱财 转生为鸡还债


    高远

    有个沈老妇人给清代学者纪晓岚讲过一件事:村里有个赵三,和母亲一道在郭家做工。母亲死后一年多,一个晚上,赵三似梦非梦中听见母亲说:“明天下大雪,墙头上会冻死一只鸡,东家肯定会给你,你千万别吃。我曾经偷过主人三百文钱,阴间官府判我投生为鸡还债。现在生的蛋已经够数,我走了。”第二天,果然都像她说的那样。赵三不肯吃那只鸡,哭着埋了。主人反复追问,赵三才说了实话。

    纪晓岚据此推断:世上供人骑坐的、拉车的、受到屠宰烹煮的,肯定都有前因,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那些狡猾偷窃的奴仆,也必遭报应,只是他们没有好好想想罢了。

    世间没有偶然的事,都是有前因后果的。做了好事的,一定能得到福报;做了坏事的,迟早要遭受报应,不是这种形式,就是那种形式。曾看到一篇网文,讲的是那些以投资名义,骗人钱财,卷款外逃的,除了遭受现世报应外,死后会转生为猪,被债主吃其肉。那种痛苦不是说猪一被杀就算还债了,债主带回去的猪肉,一日不做成熟的,都在遭受着痛苦,被腌制之苦,被蒸煮之苦等,还有这样的连带关系。

    人一旦明白因果关系,还敢明明白白作恶吗?!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把人做了好事如何积德,人做了坏事如何造业,业力与德的转化关系讲得清楚明白;把宇宙特性真、善、忍这绝对的天机揭示给人,对人来说是多大的好事。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行善积德,不断地提升生命境界,对他人、社会、家庭都是大好事。中共却不要这大好事,极力地利用谎言诋毁真、善、忍,推动假、恶、斗,煽动民众迫害法轮功,阻止民众接触法轮功真相资料,这在传统文化中都是极大的坏事,会造下销毁生命的罪业。这罪业会让生命彻底失去转生的机会,永远地失去生命的未来,这层层灭尽的痛苦几乎是无止境的。这就是中共不死不休地迫害法轮功的真实目的。

     中共在断人生路,法轮功真相给了众生一次从新选择未来的机缘,要什么,选择什么,完全看人在这大善与大恶的世纪较量中如何选择了。

     (事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TOP

    金鸡啄眼 改朝换代


    无名

    听同修说,他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刚给一个人讲了,附近坐的几个人中有人喊:讲的什么?也给我们讲讲嘛。

    同修过去后,还没说几句,其中一个60多岁的男子抢过了话题。

    那男子说自己几岁时父母先后亡故,母亲是信某某教的,在文革前半期离世前的那一个时期,经常在家里念叨:

    “猪死了,要刮毛,刮了毛滑溜溜的,炖肉要加水,水开了要沸,最后要熄火。金鸡啄眼,改朝换代。”

    因为他母亲经常念叨这些,他也就记住了这些话。随着年龄增长,自己也陆陆续续的知道了这些话的意思:

    猪(朱德)死了,要刮毛(毛泽东),刮了毛滑(华国锋)溜溜的,炖(方言话音deng,邓小平)肉要加水(江泽民),水开了要沸(方言话音fu,谐音胡,胡锦涛),最后要熄(习近平)火。

    男子说,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最后这个“金鸡啄眼”是什么意思。

    同修跟男子解释,金鸡,中国地图就像一只公鸡。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出生在东北吉林公主岭市,在长春开始传法,吉林那里正好是鸡眼睛的位置……

    男子很兴奋,说自己终于知道了“金鸡啄眼”的意思了。

    过程中,旁边几个人也听得津津有味的。

    听同修讲了这些后,我对“金鸡啄眼”有了另一层理解:中共邪党政权企图消灭法轮功,真像那个鸡去啄自己的眼睛一样,是痴心妄想,是愚蠢至极的行为,白费工夫!

    李洪志大师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过:“我这话也说在迫害之前了,我说中共邪党会在迫害法轮功中把自己迫害倒。(鼓掌)我也不只是个预言哪,其实我看到了,因为旧势力就是那么安排的——把它当个小丑,耍完了就消灭它,目地是在这场迫害中严酷的去考验大法弟子、去大法弟子的人心执著,因此才造了这么一个东西,能让它长久的留存吗?”

    在当前“天灭中共”的天象大气候中,中共邪党一崩溃,邪恶的红朝也就完蛋了。



    TOP

    修去不易察觉的细小的人心


    重生

    我是修炼了二十六年的大法弟子了,按理说:人心执着应该很少了,过去自己也一直认为自己在修炼上还是比较精進的,所以总感到明显的人心很少了,不管是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方面,都能严格要求自己,所以总感到自己不会懈怠的。

    最近,修炼中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状态,如:对冷、热、渴、饿、难受、高兴、悲伤、懒惰、贪吃、贪睡、喜怒哀乐、议论人非等等。对这些东西产生了执着。

    记得刚得法修炼时,我就把冷放下了,二十多年来,不管冬天多冷,我外出或骑车子,基本不戴手套、帽子等防寒的东西,修炼后冬天基本上没穿过厚棉衣。记得:有一次,下着雪,我穿着一件单衣,外出贴真相粘贴,一点不冷。所以二十多年来,冷这种物质基本在我空间场不存在了。可去年冬天,我又重新穿上了厚棉衣,有时还戴手套、帽子等,可这样的穿戴,还感到冷。也就是说,我又将冷这种物质招来了。热:开始修炼的时候,只要我一人在家,不管天气怎么热,我从来不开空调,可去年有时自己在家有时也开空调。

    再如:懒惰,过去退休前,从来不睡午觉,可退休后慢慢的也睡起了午觉,而且时间还逐渐增加,本来每天只睡四到五小时觉的我,现在放大到了每天睡五到六小时了。对于贪吃问题,过去基本上自己很注意了,基本很少吃零食,可到了新的环境(现在住在女儿家),家里到处是零食,开始我还能把握住,后来慢慢的放松了自己,每天看到自己爱吃的零食就不自觉的吃上一点。现在发展到天天都想吃一点,已经形成了一种执着,还有吃水果也是如此。

    对于一些高兴不高兴的事,有时经常不自觉的随口议论是非。师尊在《转法轮》“修口”这一节中说:“咱就说一般的,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很复杂的,可能无意中就造了业了。”我这不和师父说的情况一样吗?无意中我造了多少业啊?这多危险啊?修炼人要修去执着,师父承受很大的魔难替我消掉了那些罪业,我却还不自觉的往身上弄,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深思感到自己都不像个修炼人了。还好,我今天认识到了,我要好好修自己。

    还有:渴、饿、难受、高兴、悲伤、喜怒哀乐等等,这些执著也不同程度的表现出来了。这些不也都是人心的表现吗?修炼人怎么会去体会,渴了、饿了、难受、高兴不高兴、喜怒哀乐呢?这些不都是人心吗?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 都是有生命的,都是灵体。这些无形的东西,在高层次上看他们都是有形的。他们在宇宙中存在着,也就同时存在我们小宇宙中,人的身体里。如果我们不修掉它,它就会在我们人体这个小宇宙里干事,它就会发挥它的作用,让我们冷、热、渴、饿、难受、高兴、悲伤、懒惰、贪吃、贪睡、喜怒哀乐、议论人非等等。我们就会被这些负面的东西抑制,就会出现修炼人不正确的状态,我们就会和常人一样怕:冷、热、渴、饿、难受、悲伤。就会出现懒惰、贪吃、贪睡、喜怒哀乐、议论人非等等不正确状态。那么,这些东西就会伤害修炼人的意志力,让修炼人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常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看来都是一些小事,可这些小事可不小啊!

    当我认识到这些后,我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风风雨雨,二十六年的修炼,就能让这些人心将我毁于一旦吗?不能。

    找到这些人心后,我决心要修掉它,对于贪吃问题,我先让自己,对食物做到视而不见,不让自己的手随便拿零食;对贪懒,我安排自己要恢复到过去,节省出来的时间多学法;对冷:对于天气的变化,尽量不随便加衣,让自己冷一点;还有自己在家不轻易开空调;遏制自己不议论人非修好口;总的来说,我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将这些不易察觉的细小的人心,一个个修掉,做到:“修的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快速恢复到修炼人的状态上来。

    个人的一点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TOP

    得法修炼 勇猛精進


    东北大法弟子

    我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才开始学大法,虽然得法晚,但我的修炼并没有落下。正法走到最后师父还能引领我得大法真是奇迹,感谢师父在我危难时引领我修炼 ,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旧势力以时间来不及为借口而阻止人得法,可是师父有的是办法。我因为有病,特别是腰椎病做四次手术,非常痛苦。我四处求医也没用,真的不想活了,有病乱投医,别人介绍我学基督教,可一到教堂我就非常闹心,坚持一段时间后觉得受不了,认为自己不是这一门的就放弃了。

    后来又想信佛吧,走路中看到一家窗户上写着很大一个“佛”字,就以为信佛,進屋一看屋里供了几十尊佛 ,但一问是领仙的,供的是佛像,但实质上是狐黄白柳。我正要走,被这个人留住,和我讲了很多,说的非常好,能好病等等诸多好处。我当时出于治病心切就被迷惑,答应花四千八百元请“全堂佛”,“佛”请到家,我一闭上眼睛自己就和佛像上那些人打架,一打就是一宿,根本不能睡觉,好象自己受伤了。

    现在明白是自己明白那面和那些坏东西打架,我就觉得这些不是好东西,我有点后悔,供上又不能扔,觉得这些东西留给儿女不好,可是又不给退 ,自己又不敢处理,很苦恼。最后想到庙里帮忙,找到外地来的非常有名的 “大师”,也不给解决。我在庙里听念经不舒服,回到家听佛教的歌非常闹心,闹心的都不行了,感觉要死了,我也不知为何这样。有人让我拜“大师”为师,我心里很不愿意,心想:我可不能随便认师父,我要认的师父得是最高的,我也不知为何有这种想法。

    既然没办法,就一直和那个人的附体接触,但她也有病,有一天约好和她一起到医院看病,在打点滴时我们谈论信佛的事,被進屋的护士听到,就问:你们信佛呀?我不愿说,就反问一句:你信佛呀?护士回答:我修佛。我当时就明白信佛和修佛是不同的,从医院出来我就对那人说,我们也得找一法门修佛呀,那人当时就不高兴了,说你是不是动心了,其实是她身上的附体在祸害人。我当天晚上在她家住,一闭眼睛就和她吵架。我第二天和她说,她非常紧张,说你肯定是动心了。

    第二天,我从医院打针回来走在路上,天目就看到那个小护士的形象,一个意念告诉我,这个人能帮我,我心里想这个护士是修佛之人,应该能帮我处理供的这些东西吧!所以打听好,在护士值夜班时,就让丈夫送我到医院,单独和护士谈了我的难处,想请她帮助处理。当时她并没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的,我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觉得能帮我。护士听完考虑后答应第二天到我家看看。我知道这些东西一般人是不敢招惹的,谁也不愿意惹麻烦上身的。

    这位护士和一位阿姨真的如约来到我家,我供的佛像后面真正供的是三百多个狐黄白柳附体的名字,在墙上用布挂了好几层,当时护士问我,我让你做的你敢吗 ?我说敢。就这样让我把供的牌位扯下来,让丈夫找地方烧了,把十几尊佛装到箱子里送回去。做完这一切,护士才告诉我:她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然没人敢处理你这些东西的,我们是修正法的,不怕这些。我当时就答应看大法书,从此以后我走入了正法修炼。

    虽然刚看书看不太懂,但我被一种力量吸引着就是想看,而且一看书周围电视什么也听不到,感觉自己被正能量罩着。丈夫也特支持我,每天早晨叫我起来炼功,不起来都不行。我如饥似渴的看书,越看越爱看,不知不觉病也好了,脸色也好了。我非常庆幸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师父,庆幸自己得到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我认真学法修炼,师父看护我也非常严格,经常通过各种办法点化我。

    得法以来,我天天坚持炼功,打坐很快就能入定,得法后没有障碍,给我资料就敢做,很快谁看到我都说我变了个人,原来得的皮肤病白癜风,现在皮肤变得全白了,而且面部红润,皮肤细嫩粉白,整个人象脱层壳。

    得法我就做救人的事,而且严守心性,师父也经常点化我:“横心消业修心性”(《洪吟》)。面对各种内外压力和家庭矛盾,我按照大法要求做 ,我知道抓紧修炼,虽然得法晚,自己的认识能跟上正法進程,每天和同修出去救人,放下顾虑心和单位领导也公开洪法,领导也没干扰我。因为得法晚 ,我更加珍惜时间,有时间就看书,而且要求自己一定静下心来看法,通过实修,发现我并没有落下,对师父的感激无法言表。

    通过这些年的修炼,我明白了我从小就有修炼的心,但旧势力挡的很厉害,把我引入邪门歪道 ,但因为我有修炼的心,师父有的是办法,师父早早就管我了,利用那些人还是把我引到有缘人身边得到大法。

    我修炼后,我和我的家庭都变了,我无论在修心性上有多难也要闯过去,因我深刻认识到修炼就是修心性。因我实修,师父给予我很多,丈夫因支持我学大法,得到福报 ,短时间内承包工程中挣到很多钱,我知道这都是修大法给我和家人带来的福报 。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     



    TOP

    韦伯望远镜发现最古老的黑洞碰撞


    莫心海

    据太空网2024年5月16日报导,韦伯望远镜发现迄今为止最遥远的超大质量黑洞合并。 

    碰撞的黑洞位于合并星系的中心,这些星系距离如此之远,以至于碰撞被天文学家视为发生在大爆炸后仅 7.4 亿年,而按照大爆炸理论这只是138 亿年的宇宙年龄的一小部分。

    天文学家长期以来一直怀疑,在大多数大型星系的中心发现的质量是太阳数百万甚至数十亿倍的超大质量黑洞,一直在推动宇宙演化。韦伯望远镜的这一新发现表明,超大质量黑洞几乎从一开始就占据着主导地位。 

    韦伯望远镜自升空以来就在婴儿宇宙发现了许多违背当今宇宙演化理论的大星系和超大质量黑洞,这一直是天文学家感到困惑的问题,因为促进黑洞生长的合并过程需要超过十亿年的时间。

    研究负责人、剑桥大学科学家汉娜·乌伯勒(Hannah Übl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合并是黑洞快速生长的重要途径,即使是在宇宙黎明时也是如此。” “与韦伯对遥远宇宙中活跃的大质量黑洞的其他发现一起,我们的结果还表明,大质量黑洞从一开始就在塑造星系的演化。”

    韦伯望远镜观测到的 ZS7 星系系统,揭示了有史以来最遥远的碰撞类星体。(图片来源:ESA/Webb/NASA/CSA/J. Dunlop/D. Magee/PG Pérez-González/H. Übler/R. Maiolino 等)

    吞噬物质的超大质量黑洞位于天文学家所谓的活动星系核(AGN)。从它们的中心位置,这些明亮的黑洞为类星体的明亮发射提供动力,这些明亮的发射通常可以超过它们周围星系其他部分中每颗恒星的发光度的总和。

    这些电磁发射的特征使天文学家能够确定它们源自超大质量黑洞的动力。这些特征只能通过地球轨道上的望远镜来确定,而要看到最遥远的类星体,需要韦伯望远镜极其强大和敏感的红外眼。 

    为了研究早期宇宙中合并的类星体,乌伯勒和同事利用韦伯望远镜的近红外光谱仪 (NIRSpec) 放大了距离约 120 亿光年的一个名为 ZS7 的星系系统。 

    乌伯勒解释说:“我们发现了黑洞附近存在快速运动的高密度气体的证据,以及被黑洞在吸积[进食]过程中通常产生的高能辐射照亮的热且高度电离的气体。” “由于其成像能力和前所未有的清晰度,韦伯望远镜还允许我们的团队在空间上分离两个黑洞。”

    研究小组确定,参与这次合并的超大质量黑洞之一的质量相当于大约 5000 万个太阳。虽然他们怀疑第二个超大质量黑洞具有相似的质量,但由于其周围有致密的气体,科学家们无法最终证实这一点。

    该团队的研究成果于周四(5 月 16 日)发表在《皇家天文学会月刊》杂志上。

    资料来源:

    https://www.space.com/james-webb-space-telescope-oldest-most-distant-black-hole-collision

     

     



    TOP

    师父伴我过难关


    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末有幸开始得法修炼的,在没学大法之前,有多种顽固性疾病、鼻窦炎、产后风、风湿性关节炎等病症,那时活的很苦、很累,虽然工作很好、家庭也还可以,就是不知怎么活,不明白做人的意义,整天为了名、利、情,在人中争斗,造业还不知道,总想活的好一些、舒服一些,占点便宜,结果造一身病,幸而接触了法轮功学员。

    开始我还不相信,觉得现在这社会还有谁能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哪?等我看了法轮功学员写的心得体会,我就更好奇了,想看看法轮功的书,费了很大劲才借到一本《转法轮》,看了就放不下了。等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我才明白原来师父是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教我们返本归真,重德行善,修好自己返回真正的天国家园,觉得太好了,我也要学,就这样走進了大法修炼。

    在不知不觉中、短短几个月折磨我十多年的病痛都好了,我天天高高兴兴,开心的走路都笑、干什么都笑。看到我的变化,我的母亲也开始学炼法轮功,她不认识字就靠听师父讲法,多年的肾病也好了,我们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中。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〇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我们法轮功修炼人义无反顾的走入了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世人中,在这过程中有许多坎坷和魔难,在师父的一路呵护下走到了现在,下面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共邪党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在二月份当地610办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单位把我和我丈夫还有四岁的女儿都送進了洗脑班,邪恶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说“炼”,就因为这一个“炼”,强行被送進看守所因为不转化又被判劳教两年。

    我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气愤,宪法不是说公民有言论自由吗?怎么一个字就可以抓人呢?还让不让人说真话了,晚上在其他学员的帮助下我逃出了洗脑班,带着四岁的女儿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到北京天安门还没找到信访局,就被邪恶绑架押送回到长春。一下火车就看到当地公安局带着我的两个姐姐,把女儿抱走了。

    邪恶直接把我送進吉林省饮马河(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当时因为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人满装不下,就把我们一百多法轮功女学员送進了这个男子劳教所。我们被关在一个楼里,我被关在二层楼。由于不转化我天天被罚站,从开始的八个小时逐渐增加到二十个小时,从早上三点就被喊起来面墙而站,一直到下半夜十二点,站了快一个月。后来邪恶加大了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摧残和迫害,把我们单个带進一个小黑屋里好几个狱警在那里,打我的是一男两女三个狱警,他们用电棍电击我的脸、嘴、腰部,打的我脸部青紫肿胀,半年多才恢复正常。又有一次一个女狱警假借找我谈话,刚到她办公室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我大声喊“警察打人犯法”,她才停住了手,冲我喊了半天才结束。那时不知道用正念除恶,就是在心里背法,就是不听她们的,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才放我回家。

    在二零一四年,我在街上发破网软件、神韵光盘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才释放我回家,但邪恶的恶警一直偷偷在跟踪监视我。

    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我被公安局国保大队与乡派出所人员绑架,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号房里的号长铺头因为炼功经常骂我,伙同号里的人打我,向警察告黑状给我戴了三十斤的脚镣。我被迫害的眼睛视物不清。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我被法院非法开庭,诬判我八年冤狱。
     
    在二零一六年七月,将我从当地看守所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所谓的教育监区,非常邪恶。
     
    当时八监区的包夹都是刑事杀人犯、毒品犯、诈骗犯,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及少量别的信仰的犯人。恶人包夹找来那种幼儿园小孩坐的小塑料凳,高三寸、凳面比一只手大一点,很矮小,她们强迫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坐这种小凳子。
     
    我刚進监区就上来三四个邪悟的帮教,对我连劝带骗折腾了一周多也没转化了我。由于我不学习它们的东西、不转化,就强迫我坐这种小凳子,不许动、不许回头、不许说话,罚坐,一坐就是一天,从早上三点到后半夜一点,有时一宿不让上床,吃饭也不许站起来,一天一宿上三四遍厕所,有时还一整天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就尿地上了。上面要是来人检查监狱工作,它们就把那种小凳子藏起来,不让发现这种刑具,这种小凳子坐的时间长了,腿脚都不好使了,非常难受。

    不但强迫我坐小凳,逼着看假新闻、编造的谎言、打骂、吼叫、往身上泼凉水、不给吃饱饭。在那个小屋里只要不转化,就不许出门、不让家人接见,不让打电话,不许洗澡,所有的生存权利都被剥夺了,有时早上不让涮牙,衣服不让换洗。我有一次把衣服按水盆里,结果包夹(诈骗犯)把我的衣盆一同扔到走廊里,遭受迫害长达一年多。
     
    在二零一八年四月,我被关在209号监舍,12号那天,因为我抵制迫害不报数,被邪恶的狱警将我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锁铐在死人床上动弹不了,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用喷枪喷我的头部、脸部还有我的眼睛,眼睛被喷的很疼,不停的流眼泪,我用手去挡,把手也喷的红肿,到晚上六点多才放我上厕所。上完厕所那些包夹就把我抬到小号(严管室),给我上老虎凳、上大挂将我的两只手铐在墙上,二周后把我放下来,我开始绝食绝水反迫害,在我昏迷中她们给我灌食灌药。因为邪恶对我的摧残迫害再加上绝食,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我曾多次昏死过去,持续迫害我四十多天,在五月二十五号又将我送回了八监区二楼209监舍。
     
    在二零一九年九月,我听到有法轮功学员被关進小号(严管室)迫害,为了配合同修反迫害我要炼功也开始绝食,监区长派狱警和包夹抬我上监狱医院灌食,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犯人们就打我、捂我的嘴。包夹诈骗犯在走廊薅我脖领子、偷着掐我。从医院回来后狱警把我关在了一楼111号监舍,为了防止我炼功把死人床抬到我监舍与我的床并排放着,意思是随时可以把我锁铐在死人床上,威胁我长达半年之久。
     
    在二零二零年七月,又因为我抵制迫害不报数、不吃监狱里的饭绝食,被锁铐在床头迫害一周,其她法轮功学员也有被锁铐床头的。
     
    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中旬,由监狱长和监区长共同策划成立了攻坚队,强迫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转化,他们利用丧心病狂的犯人当包夹放任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行恶,每天早晨召集包夹打手布置一天的行恶计划,整天整宿不让睡觉、坐小凳子、坐那就不许动、动一动上来就打,用脚踩、用手掐、拽头发往墙上撞或者一拥而上把你打倒在地,拼命大声喊叫、满嘴邪恶脏话,往身上泼污水,整栋楼各楼层都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声叫喊声。
     
    我在一楼106室,好几个包夹她们在监区长的支持和纵容下,天天逼迫我坐小凳子,我不坐她们就一捅而上把我按在地上,打我,在监狱的网络监控下她们还敢无所顾及的野蛮的掐我的大腿里侧、乳房、胳膊里侧,不许我闭眼,一闭眼就往我眼睛上喷辣椒水,往我头上、身上浇水,还把大蒜汁、消毒液、辣椒水搅在一起往我身上倒,晚上也不让我睡觉,上水房抓了许多虫子,把虫子塞到我的衣服里,还用垃圾堆里捡来的脏纸往我嘴里塞,天天折磨我,我的腿都成了黑紫色。后来有邪悟的人来劝我转化,我告诉她们“你们看看我这个样子,看看我身上的伤痕,如果我死了就是被她们打死的,你们要说真话,把真相告诉监狱外边的人”。
     
    在二零二零年十一月末开始,好几个包夹她们天天的迫害我,把我抬到卫生间,用地下自来水往我身上浇凉水,疯狂的打我、拽我的头发往墙上撞,震的我脑子嗡嗡作响,后来发现我有十一颗牙齿被打裂或震裂,她们用手捂着我的嘴不让我出声,拼命的浇凉水冻的我喘不上气,把棉衣、棉裤、棉鞋都湿透了,把我打的神志不清、迷迷糊糊是死是活自己都不知道了。

    狱警每天早晚都要到监舍清点人数,我想趁这个机会向狱警反映被恶人虐待的事情,狱警来了她们堵着门不让我见狱警,我喊狱警狱警转身就走了,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后来她们干脆把我的上衣拽掉,直接浇冰冷的地下水,还开窗户冻我,冻的我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气也喘不上来,我的头、脸都冻麻木了。

    有一天早上,狱警在走廊里监管犯人吃药,我趁她们洗漱不注意的时候,我冲出屋外向走廊里的狱警反映情况,说我被打的事,那个狱警低着头没说一句话,这就是我们老百姓交纳税钱养着的人民警察吗?就这么善恶不分、麻木不仁吗?包夹们听到我在走廊里说话马上赶来把我拽了回去,又是一阵殴打。因为监狱放任纵容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死亡的事情时有发生,我们楼里的法轮功学员付桂华在八月份前后被迫害致死。我多次找监区长、找狱警反映包夹殴打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她们都不理睬。
     
    在二零二二年一月,因为对面的楼房能看到八监区楼的房间,经常看到包夹在房间里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情,为了封锁消息监狱把我们的窗户都用纸给封住了,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整个楼真的像地狱一样,阴森恐怖不见天日,天天洗脑迫害我,渐渐的我的身体支持不住了,眼睛也睁不开看不到物体,浑身疼痛四肢麻木行走困难,我的精神也崩溃了,大脑经常迷糊失忆想不起发生过的事情。

    直到八年后出狱时,我的大脑还是麻木的什么也不知道,眼睛也睁不开。现在出狱已经一年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渐渐的清醒过来、逐渐的想起了那些残酷的往事,在监狱里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如果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我、看护我,我早就倒下去了,这篇回忆我也没机会写了……。在此叩拜师父!

    如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指正。
     



    TOP

    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


    张奕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5月发布2024年年度报告(PDF),回顾2023年度各国宗教自由情况。报告指出,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进一步恶化,中共在国内和海外继续迫害法轮功等信仰群体。

    报告表示,中共继续迫害新疆维吾尔人、天主教、佛教徒、法轮功等信仰团体;香港的宗教自由状况也在缓慢恶化。

    报告写道,“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2023年,法轮功消息来源记录了6,514起骚扰和逮捕案件,1,190人被判入狱,209人因迫害而死亡。”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因祛病健身效果神奇,曾在大陆广泛流行。1999年,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因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对其发动群体灭绝性迫害。

    这份最新报告建议美国国务院再次将中共、俄罗斯、朝鲜、古巴等12个国家列为“特别关注国”。自2000年至今,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每年发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过去25年来,每一年将中共列为严重迫害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斯蒂芬‧施内克(Stephen Schneck)(张奕/大纪元)

    就2024年最新年度报告,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斯蒂芬‧施内克(Stephen Schneck)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非常可怕,越来越糟糕。”

    他说,“中国法轮功学员的所遭受的迫害非常严重。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对此正进行仔细监测。这也是我们决定将中共列为‘特别关注国’的原因之一。我们非常关切中国法轮功学员的状况。”

    明慧网报告了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的案例,仅举以下两例:

    庞勋,男,30岁,四川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2022年12月2日,在乐山嘉州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上遍布电击、殴打等痕迹。知情人说:监狱把他活活打死了。因中共信息封锁,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至2023年2月才被传至海外。

    梁立新,女,约69岁,家住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 2023年3月,被绑架,后转入长春市看守所关押,六天后,即被迫害致死。

    这份最新年度报告还表示,中共不仅在国内迫害宗教信仰人士,而且实施跨国镇压,将迫害延伸到海外。

    报告写道,中共是世界上最“活跃”、“最复杂、最全面、最严重”的跨国镇压实施者。

    报告引述华府知名非盈利结构“自由之家”的研究指出,“2023年,中国(中共)政府继续针对维吾尔族、藏族、新教、基督徒与法轮功等侨民和宗教信仰群体,开展跨国镇压活动。”

    报告特别提到2023年4月,美国商务部指控纽约侨领卢建旺、陈金平在纽约经营非法警察站。卢被控曾代表中共政府在美国境内参与跨国镇压。2023年5月,美国司法部指控加州侨领陈军(John chen)和林峰(Lin Feng)在美国针对法轮功学员,推行中共的跨国镇压。

    报告建议,美国“继续对严重迫害宗教自由的中共官员和实体实施制裁,尤其是针对中共统战部门、公安部、国安部等机构”。

    针对中共严重侵犯宗教信仰自由的行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斯蒂芬‧施内克(Stephen Schneck)进一步告诉大纪元记者,“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呼吁美国政府尽一切所能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并解决中共长期严重违反宗教自由的问题。”

    他说,“我们呼吁美国政府向中共施压,保护中国宗教信仰者,包括维吾尔人、藏传佛教徒法轮功学员的宗教自由。”


    美国资深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张奕/大纪元)

    美国资深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就这份报告以及法轮功受迫害情况在采访中告诉大纪元,“中共不仅对维吾尔人,而且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迫害。”

    他说,“希望美国政府运用马格尼茨基法案,非常、非常严肃地制裁中国共产党以及参与迫害的个体。过去,他们做了一些制裁。他们还需要实施更多更多的制裁。”

    近年,四川省成都市前“610”办公室主任余辉、厦门市基层警察黄元雄,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被美国政府公开点名制裁。

    史密斯议员还建议,希望在美中双边的各层级会议中,美国每一次都将宗教自由和人权议题放在“首位”。

    (大纪元)



    TOP

    身历其境的7D特效影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