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15日 星期三

  • 恒星形成工厂UGC 9684的哈勃望远镜照片

  • 我发现了和老同修的差距

  • 看到了自己前世的一个友人

  • 沈阳市中共当局去年迫害法轮功又添新罪

  • 三言两语:重视给当地检察院人员讲真相

  • 为什么不会向内找

  • 两位同修的表现只为去掉我同一颗心



  • 恒星形成工厂UGC 9684的哈勃望远镜照片


    莫心海

    螺旋星系 UGC 9684的哈勃望远镜的图像。ESA/哈勃/NASA/C. Kilpatrick

    这张来自 NASA/ESA哈勃望远镜的图像中展示的天体是螺旋星系 UGC 9684,位于距地球约 2.4 亿光年的牧夫座。这张图片展示了几个经典星系特征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包括银河系中心的透明条和围绕其盘的光环。

    这张哈勃图像来自对 II 型超新星宿主星系的研究。这些恒星爆炸发生在整个宇宙中,天文学家对此非常感兴趣,因此自动巡天扫描夜空并试图捕捉到它们。引起哈勃注意的 UGC 9684 超新星发生在 2020 年。此后它从视野中消失,在这张 2023 年拍摄的图像中看不到。

    自 2006 年以来,UGC 9684 已经发生了四次类似超新星的事件,使其与最活跃的超新星产生星系并列。事实证明,UGC 9684 是一个相当活跃的恒星形成星系,每隔几年就会产生相当于一个太阳质量的恒星!这些恒星中质量最大的恒星寿命很短,只有几百万年,最终以超新星爆炸的形式结束生命。这种高水平的恒星形成使 UGC 9684 成为名副其实的超新星工厂,也是希望研究这些特殊事件的天文学家观察首选的星系之一。

    资料来源:

    https://science.nasa.gov/missions/hubble/hubble-glimpses-a-star-forming-factory/



    TOP

    我发现了和老同修的差距


    河北大法弟子

    我和这位老同修很少见面,今年有机会在一起学法。谈话间得知她今年八十六岁了,但这位老同修红光满面,走路生风,骑自行车身轻如燕。她读法时声音洪亮,几乎一个字也不错。她说:读法要清楚,要落地有音,因为这是法呀!

    谈话间我得知她有四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曾孙一大家人都认可大法好,都支持大法。她无意间谈起几件事,让我感触很深。

    她和老伴结婚时在老家有三间平房(后来到城里上班,现在两人都已退休多年),前几年,这三间平房因为没人居住,早就倒了,光剩下一块地基。现在有人要买这块地基,卖了五万块钱。

    老同修就对老伴说:这五万元钱咱不要了,咱一不缺钱,二不缺吃,就把这五万块钱给弟弟妹妹们吧(同修的老伴有六个弟弟妹妹),她们爱咋分就咋分,咱们一分也不要。

    当时我听了后就想,如果是我,我是否能够做到?是否能够坦然而舍这五万块钱?我突然想起师父的一句法:“能舍是修炼的升华。”(《精進要旨》〈无漏〉)

    有一天,老同修骑自行车过马路,被一个骑电动三轮车的小伙子给撞了,撞的够狠的,因为车速很快。老同修摔倒在地,小伙子吓的脸色都变了,非要带她去医院做检查。老同修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缓了缓说:小伙子,你别害怕,我不给你找麻烦。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保护,绝对没事。然后给小伙子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老同修让小伙子走了以后才发现自行车把都摔弯了。

    回家后,老同修发现自己的左半边胳膊和腿都摔青了,脱衣服胳膊也抬不起来。为了不让老伴发现,她晚上就穿着衣服睡觉,最后还是被老伴发现了。家人坚持让她去医院检查,老同修平静的说,你们别管,我有师父。就这样,老同修每天该干啥干啥,炼功的时候胳膊抬不起来,就用另一只手拽着往上走,三件事一点儿都没耽误,二十多天后,身体完全正常了,家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就问他,你家这么多儿子、儿媳,就没有矛盾吗?她说,怎么没有?儿子儿媳经常闹矛盾。有一次大儿子非要和媳妇离婚,他爸爸气得又打又骂,怎么说也不听,管不了。最后老同修说,你这办法不行,这事你别管了,然后老同修给大儿子写了一封长信,用传统文化给儿子讲道理,从古代写到当今社会,写大儿媳多么好,多么不容易,大儿子看了信心悦诚服,彻底改变了想法,不离婚了。

    二儿子和儿媳也闹过离婚,也被老同修给劝好了。两位儿媳对老同修更加敬重,也更支持大法,因为婆婆挽救了他们两家即将破裂的家庭。

    因为老同修这些年一直跟着三儿子住,大儿媳看在眼里,心里过意不去,就私下花了四十八万给老两口买了一栋小楼,让老两口清清净净的自己生活。我听了真是万分感慨:谁家儿媳对婆婆能做到这种程度啊?大儿媳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对婆婆好,认可大法。

    老同修把证实大法溶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有一次看我穿的衣服挺好看,就问我在哪买的,说要给她小姑子买一件,因为小姑子和我的身材差不多。老同修处处想着小姑子。回老家时把新衣服给小姑子带去,婆家老老少少看到老同修精神饱满,身体健康,都说法轮功好,还给咱们大家带来福音。全家都感恩师父,感谢大法。现在老同修在亲戚朋友家一走动,大家都说大法好,都认可大法。过年的时候,老同修家四房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都在一起过年,左邻右舍、亲戚、朋友无不羡慕:看人家炼法轮功的,这大家庭这么和睦、这么好!

    用老同修的话说,大法弟子的家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大法好呢?因为她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直系亲属加上亲戚有好几十口人,都知道大法好,都做了三退。因为老同修真正做到了真修、实修,在家人、亲戚中做的好,证实了大法。家人都真正的见证到大法的美好,发自内心的认可大法,从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TOP

    看到了自己前世的一个友人


    大陆大法弟子

    我有缘谈对象时结识了一位省厅公务员,认识初时,他自我评价说自己是个好人,还孝顺。(其实在修炼人看来,常人说好只是符合了法律边界而已)他非常博学多才却不善钻营人际,没有任何背景,而比他更善于钻营的人,一下子就能上位当领导,空有才华的他郁郁不得志,所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也算不容易。

    有缘经常见面,我寻思系统深入给他讲真相,从发正念帮他清理空间场,有时持续发半小时,有次就在我在家对着他发正念的时候,正在外面马路走路的他,突然无故摔倒在地,回来他悻悻说太奇怪了,摔倒水坑边还沾一身泥巴,我当时感觉是因为把他身体里的部分邪灵因素解体,导致一时身体都不平衡了。虽然一开始讲三退他就同意退出,但我感觉可能有些讨好我的因素在里面,碍于情面而退,所以就继续深入的讲,给他看《九评共产党》,他不看,我就读给他听。听我读倒是很愿意,我知道这样,他在找到一种平衡,因为单位入职时,政审时写过全家都没有习练法轮功的,那么他自己看了九评好象是违反了所谓规定,但如果是我读的,那就与他无关,但是他又能听到真相。(大陆的邪党文化把人的思想扭曲到了极致)

    这样我就追着他读九评,他每次都一听就想打瞌睡,但每次读他都能接受大部分。读完九评,就读《解体党文化》一天读一章节。然后再过年时看神韵晚会,他也跟着看一些,觉得很美好。随着他接收到各种真相越来越多,我也时而给他读《论语》,背一段法给他听。他知道我过去受过迫害,这时就说让我注意安全,还说,如果他是负责国安公安这一块工作的话,他不会参与迫害法轮功。

    我有时在想,不知道以前跟他是啥缘份,就这么一想,有天梦里梦见是元朝时结了缘。而更神奇的是,他也梦见了自己的前世,他清清楚楚的梦见曾经是一位思想家教育家,在历史上很有名气,也是他今世的一个偶像。当我们半信半疑在网上搜索他梦见的这位人士的生平,惊人发现一张当时这位教育家和他妻子的照片,竟然和今世的他和我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当他观看了电影《再次成为神》时,表现出领悟力非常强的样子,看得很投入认真,他说那红色恶龙被众神围困在那的样子,不就是共产邪党的标志镰刀斧头的形状吗?我当时震惊说连我都没注意这个细节呢。

    现在的他,明白了真相后,甚至感觉生命都被拓宽,内心更加丰盈,由于知道自己曾经是谁,生命更加有底气,也更加不与周围人去争名夺利了。而我做了这一切后,也知道自己使命完成,现在的我们已经做回了普通朋友。



    TOP

    沈阳市中共当局去年迫害法轮功又添新罪


    石铭

     根据明慧网二零二三年报道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2人;被非法判刑18人(最大年龄86岁);被构陷到法院10人;被绑架至少60人以上(其中包括1名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骚扰10人以上;被监狱迫害案例11人(其中一位已经78岁);经济迫害案例2起。由于中共邪党封锁信息,还有很多迫害案例没有报道出来。

    在此列举部分迫害案例:宋香珍女士,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又于二零零二年被610伙同铁西十二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注射不明药物,仅一个月被迫害致残,二十年来,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二二年七月含冤离世,终年73岁。

    苏湘红,辽宁省沈阳人,女,78岁,家住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中共邪党在全国清零期间被中山市坦洲镇610、国安非法抓捕,关押迫害一年多,直至身体被迫害到不能自理,才将她直接判刑三年送回家中监外执行。

    这期间,警察每月定期到苏湘红家里骚扰两次,直至二零二三年十月十二日在长期迫害压力下,苏湘红在家中离世,恶人才消案。

    曲兴,男,辽宁沈阳人,从尼泊尔寻法归来,途径成都时,租了房子住下来。曲兴,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被成都市高新区公安局肖家河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三年二月十五日被成都市高新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罚金三万元。曲兴上诉至成都市中级法院,被枉法维持冤判,已被劫入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

    沈阳市86岁老太太梁淑智被和平区国保警察构陷,二零二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被沈阳辽中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罚金二万元。上诉后,被沈阳中级法院维持冤判。

    梁淑智曾在二零零二年贴传单时遭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二三年二月十五日,沈阳市苏家屯区蔡葆菊、关智勇等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闯入的警察强行绑架、抢掠、非法关押;之后几位法轮功学员不同成度的遭公、检、法构陷迫害。其中关智勇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蔡葆菊被非法判刑五年,并非法罚金一万元。

    王秀英女士,58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王秀英女士告诉一位年轻人保平安的方法,遭到于洪区公、检、法人员构陷,二零二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她被于洪区法院枉判四年。上诉后沈阳市中级法院,做出“维持原判”的非法裁定。

    沈阳市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金红女士,发放真相台历,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八日年被劫持到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期间遭受酷刑虐待及各种非人折磨,造成金红身体伤残。

    二零二三年六月获悉,二零二一年六月被绑架的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刘华荣已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监狱。

    刘华荣女士,年约70岁,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图书馆管理员。她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刘华荣曾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遭受迫害,累计被关押迫害达十二年。

    报道中说: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现在的天灾人祸一波接一波的,那是上天对人作恶的警告!奉劝沈阳市公、检、法人员,身为司法人员,肩负着保护善良、匡扶正义的神圣职责。为了您和您家人的未来,请守住道德底线,保持善良!过去讲给僧人一口饭都是功德无量,最大的罪恶莫过于打僧骂道;今天对于大法修炼人的迫害之惨烈超过历史以往,也必遭天谴,天理昭然。愿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反思、警醒!不要再破坏大法,不要再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好人最终害的只能是自己。

    正值世界法轮大法日期间,把沈阳市中共当局去年迫害法轮功又添新罪的事实报道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呼吁所有国内存有良知正义的民众和国际社会相关组织关注中国所有法轮功学员们的悲惨遭遇,关注中国人权日益恶化的状况,帮助中国人民彻底清算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所有罪恶,尽快解体这个万恶滔天的魔鬼中共,结束这场长达二十多年的血腥迫害,让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不再遭受无端的苦难!



    TOP

    三言两语:重视给当地检察院人员讲真相


    马千里

    一个案件从批捕到向法院起诉,检察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即使公安警察抓了人,但检察院有权不予批捕。如果检察院批捕了,经过审查之后发现不该遭起诉的,也可以不起诉。然而,二十多年以来,全国各地检察院却把无数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移送到了法院,让法官来裁决。由此可见,假如我们大法弟子若忽略了给当地检察院各个检察官讲真相,结果导致该地方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检察官将大法弟子讲真相视为犯罪,就会造成该地方大法弟子因讲真相而遭判刑的冤案特别多。



    TOP

    为什么不会向内找


    大陆弟子

    发现周围很多同修不会向内找、或者不知道怎么找。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都没想明白。近期得到一点启示,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大法弟子都是经过了生生世世的修炼,在生命的深处都应该知道如何向内找,而且法中也有向内找的机制,还有师父的看护,怎么修炼了二十多年还不会呢?

    回忆自己的修炼过程,我可以说是突然间会向内找的。九八年得法时,根本不知道何为修炼以及如何修,更不用提向内找了。只是觉得大法好,母亲同修拽着学法,就一直跟着。九九年大法被邪恶迫害的时候,当时认为这一切魔难只是去我们的怕心。因为那时没成家,而且是自由职业,所以迫害初期虽然有压力,但是对自己内心的触及不是很大。

    零一年因为讲真相被邪恶悬赏通缉,在重压面前,好象一下子就清醒了。我问自己:这一生到底求的是什么?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是人中的生活还是大法?认真思考后,我清楚的知道我要的就是大法。从那时起就突然会向内找了,好象找到的第一颗心就是根本执着——执着于家,所以被通缉。也知道何为修炼了。在那之前对大法就是感性认识,只是走近大法,没有走入修炼。

    在学会向内找前后,我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一刻真心想修炼了,在那之前只知道大法好,放不下而已,最多就是个大法学员,而不是真正修炼。师父说:“往往人入了修炼的门就喜欢炼下去,佛性人人有,修道之心人人都有,所以一旦学了功,有许多人要伴随他炼一辈子的。不管他能不能修上去,得不得法,反正他有求道之心,他老是要炼。”(《转法轮》)是师父看我真心想修炼了,就给了我向内找的智慧,打开了向内找的记忆,或者说悟到了怎么向内找。

    也看到有些同修到现在还没有真心修炼,或者到现在还没有想真心修炼。可能很多人不同意。师父说:“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转法轮》)我想这也许是不会向内找的一个原因,也许是一些同修造成病业的原因。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TOP

    两位同修的表现只为去掉我同一颗心


    河北大法弟子

    前些日子,我写过一篇关于“不要背后议论同修”的修炼体会。那一次因为没忍住,说了一位同修很多不在法上的地方。从中找出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结果没想到,找了一大堆,居然并没找到根。

    最近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联想到上次发生的事,原来,这两位同修的表现,都是为了让我去掉同一颗心。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快到了,周刊上发表了征稿的通知后,大家在小组学法时讨论这件事,都觉的应该积极投稿。有一位同修第二次小组学法就把她写的拿来了,让我帮忙修改。我义不容辞的答应了。

    回家后,我看了同修写的稿子,发现大部分内容和最近的一期周刊上的文章的内容一模一样,只是又添加了一点自己的内容,连题目都没改。而且文章很短,只是一些修炼体会,没有具体的事。我当时一看,心想:这跟别人的文章一模一样,这可怎么办?跟她说还是不跟她说?说吧,同修岁数大了,怕同修面子上挂不住;不说吧,这种文章根本不能投,这不是抄袭嘛!这时我的心就起来了,一是拿不准怎么跟同修说,二是急于问问另一位同修(当时同修拿来这篇稿子的时候她看了)发现了没有?后来发现这是一种急于八卦的心,所以忍住了没问。

    过了两天,快到小组学法的日子了,我仍然没想好怎么跟同修开口。就跟一位同修说了这件事。同修说你这是面子心,我说我知道。然后我又说,你说这叫什么事?这不是抄袭吗?修炼人修的是真、善、忍,“真”哪去了?说着说着还激动起来了,在同修那“发泄”了一通后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劲。这件事绝不仅仅是去我的面子心。这件事发生在我身边,绝不是偶然的。我为什么越说越激动?还给同修扣上了“抄袭”的帽子?对这种行为这么不齿?这么义愤填膺?我这是什么表现?这不是常人中的“嫉恶如仇”吗!看见同修不在法上的行为就看不惯,甚至表现的很愤怒。看似是维护法,实际是冲击了自己的观念了。一点儿也没有站在同修的立场上考虑。一点也没有修炼人的善,反而表现出的是邪党文化的那一套:恶和恨!这个“嫉恶如仇”不就是“恨”吗?这个党文化中的“嫉恶如仇”表现可不是正义,而是被邪党煽动起来的对某种东西仇恨,是典型的党文化的东西。这个“嫉恶如仇”可要不得,和修炼人的祥和、慈悲的心态背道而驰。在这两件事上我都是这么表现的,只是自己没察觉到。

    到这时我恍然大悟,两位同修的表现为什么发生在我身边?为什么总让我看到?修炼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同修的表现都是点出我同一颗心,同修的表现都是帮助我修炼的。只是我不悟,第一次没悟到,师父又利用同修安排了第二次。

    再到小组学法,我建议同修再重新写征稿,但是不再提同修的文章是不是抄的,因为我相信同修绝不是有意这样做,也许这就是同修想要表达的内心的真实想法,只不过跟周刊上的文章很接近,同修拿来借鉴了。我跟她提的是另一个问题。从我个人的写作经验诚恳的建议她确定一个主题,围绕这个主题写一些具体修炼的经历。

    从这两件事,我悟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们需要修的因素。向内找,肯定能找到。我万分感谢同修,让我找出了这颗隐蔽的执著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