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 钟辂论命

  • 万物皆有灵:明末鸟儿告状的奇闻

  • [话剧小品]修炼人的故事之四:听老婆的没错

  • 连环画:法轮大法的美好(二)

  • 近八十老太 长出一颗新牙

  • 打真相电话中去执着心的体悟

  • 抓紧最后救人的时刻--海外青年弟子面对面讲真相的体悟



  • 钟辂论命


    吉光羽 整理

    钟辂(生卒年无考),唐代学者,是“定命论”与“轮回”学说的坚决主张者。唐文宗太和年间(827—836年),他担任崇文馆校书郎。职业轻闲,他常有闲暇,与博闻识广者共处,征集奇闻异事;尤对前定之事,倍加关注,反复弄清来龙去脉,然后记录之。遂于太和年间,撰成《前定录》一卷,收录人在生前天定之事,二十三则,以笔记实录的体裁写成。

    他在思想上融“定命”与“运命”于一体,认为贵贱贫富、生死寿夭等等,是上苍注定的,前世、今生、来世的循环轮转,也是注定的,不可改变的;他劝戒人们不要在命定之外,再作任何追求,“庶达识之士,知其不诬;而奔竞之徒,亦足以自警。”下面介绍钟辂写的两篇文章:

    一、郑相如和郑虔的遭遇,是前世注定

    钟辂《前定录•郑虔》记载:

    开元二十五年,郑虔作广文馆博士,有一个名叫郑相如的人,年纪有50多岁了,从陇右来京城,参加明经科的考试。他以侄子的身份拜访郑虔。郑虔没有用特别的礼节招待他。过几天,他又来拜访,郑虔像上次一样招待他。郑相如于是对郑虔说:“叔父!你很了解我的才能吗?孔夫子说过:‘那些能继承周礼的人,即使过了百代,也会被人了解、怀念。’我差不多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但假如在在孔门弟子中,还不敢和颜回相比;如果说到子夏这些人,我就没什么好谦让的!”郑虔听了这话,十分惊讶,便坚持细问,考查,验证郑相如说的话,他确实对答如流,深刻精要,果然不假!于是,郑虔关起门来,连续几天,和他交谈。

    郑虔对他说:“你有这样的水平,为什么不早来应科举之试,而要等到这么大的年岁?”

    郑相如说:“命中注定,我明年才当成名,之所以没早些来应试,就是时候还没到啊。”

    郑虔问:“你命中应当做什么官呢?”他回答说:以后七年,我会被提拔授职做衢州信安县的县尉,俸满即死。”

    郑虔又问:“我的后事,你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他答:“从现在起,过五年,国家当改年号;再过十五年,幽蓟地区,将发生大乱,天下有奸贼造反。叔父你那时,会被叛贼侮辱自己的名节。假如你能忠诚国家,就可以免于处死,而只被贬官外调。若不加检点、注意,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第二年春,郑相如果然考取了明经。以后七年,调到衢州信安县做县尉。赴任前,他同郑虔作永远的诀别,流泪离开了。

    过了三年,有衢州监察使来京,郑虔向他询问郑相如还在不在?对方回答说:“他离任后几个月,就突然去世,葬在千佛寺附近。”

    到开元二十九年,朝廷改年号为天宝;天宝十五年,安禄山在洛阳叛乱,派伪署西京留守张通儒,到达长安京城,把朝廷官员,驱赶到洛阳就职,郑虔被派到东平伪署,任水部郎中。他想起郑相如的预言,便假装得了中风病,害怕该市的长官,来侮辱自己,暗地里却写奏章上述肃宗。肃宗即位于灵武,率部平定了洛阳后,便命令御史台三司,追查接受叛贼的封命之臣的罪责。郑虔因心不向叛贼,只是被贬迁做台州司户,一直到老死。郑虔很感谢郑相如早年的提醒,得以善后。

    郑相如和郑虔的遭遇,和他们的互相交往,都是前世注定了的。    

    二、官场沉浮,乃系前定

    钟辂《前定录•裴谞》记载:
     
    “我(钟辂)在开元七年,辞去河南府文馆,来到大梁。陆仕佳在那里,担任浚仪尉,我前去问候他。陆仕佳宅里,当时来的客人中,有陈留尉李揆,还有开封主簿崔器。正在吃饭的时候,又来了一个以前在襄州做功曹参军的房安禹。在场的客人,听说他(房安禹)很会看相,皆请他给自己看。

    房安禹没办法谦让,先对陆仕佳说:‘你的官职,会更换一次,十三年后而亡。’

    接着对崔器说:‘你从现在往后的二十年中,会担任州府的长官,职位显赫,但却没有实际可干的事务,而且寿命很长。’

    接着又对李揆说:‘你今年将名声达到最尊贵,十三年之中,官位累积至宰相,但以后二十年,会被免官失意,不知道其中的原故。’

    最后,他对我(钟辂)说:“今后,你会历任要职,但不会做到将相一级,你会活到八十岁。’”
     
    “说完要走之际,房安禹私下里对我说;‘过一会儿,我有事托付与你,希望你到我的住处来一趟。’房安禹回去以后,我马上就跟着去了他那里,他跟我谈话就很亲密了:‘你后二十八年,将从正郎迁作江南郡守,我第二年会有一个儿子,到那时候,他命中注定会当你所管的郡里的一员官吏。你到那里三天,我便嘱咐他去拜访你。然而这个孩子命薄,不能得到丰厚的俸禄,希望你给他十千以下的俸禄。(钱拿多了会害他早死!)”

    陆仕佳后来授命改作监察御史,直到老死。崔器后来作司农丞。肃宗在灵武的时候,他因对答简策,很称圣上的旨意,便一下子升官至大司农的职位。等到重回长安,连续几次奉命出使。但最后十余年中,终究都没到分曹治事的官署供职。李揆当年(房安禹相命那一年)就授封右拾遗的官职,以后逐渐加官做至宰相。但后来,与别人不合,被放逐南中。二十年后,担任国子祭酒,参加吐蕃会盟,奉使要出发的时候,他去世了。这些情况,跟房安禹当初讲的一样。房安禹在开元二十一年中了进士,升官至南阳县令。”

    官场上的大官小吏,人士繁杂,各有沉浮,五花八门,但无论是谁,皆有其命,且系前定。

    (出自《圣哲论命》一书)



    TOP

    万物皆有灵:明末鸟儿告状的奇闻


    德惠

    现代人普遍认为鸟儿的大脑很小,智商很低,可是明末有位文人却记载一桩鸟儿鸣冤告状的奇事。这位文人名叫王宾王,字“太之”,号“句湖”,河南修武县人,学识渊博,品行优卓,在明末的大动荡中曾致力于拯救百姓。他的文章《异鸟记》就记录一则鸟儿告状、诉苦、报恩的奇闻异事。

    崇祯十五年(西元1642年),修武县的知县刘光斗,号“射甫”,山西夏县人。他才来了三个月,倡导读圣贤书, 激励大家努力生产与安居乐业,加强治安,修武县出现了相对安定的局面。当年夏历十月的一天,刘知县办公回家才吃完饭,从庭外飞来一只鸟儿,落在他的桌上。这只鸟,黑羽白顶,赤爪红嘴,类似鹊鸟,在他的桌上叫个不停。起初,鸟声凄惶,如泣如诉,继而欢快起来,跳跃如歌舞一般。他不认识这种鸟,就问身边的人,大家都不认识,只知道这种鸟在城中很少见到。

    刘光斗很诧异,派人用手臂托着小鸟,出门寻访,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这只鸟生在山中,偶尔误飞到城中的树上。祁某持竿捕捉它,弄伤了鸟腿,鸟儿摔在地上;赵某把受伤的小鸟抱回家,用竹片在鸟的伤腿骨折处固定好,并缠绕丝线,喂食物和水,像对婴儿一样,细心饲养。一年多之后,小鸟的伤终于痊愈了,可以像从前一样,飞跃自如。

    刘光斗更加惊奇,让人将祁某、赵某都带到县衙公庭之上,祁某在左,赵某在右,小鸟在中间。小鸟冲着祁某好像要啄他一样,仿佛夙怨难解,然后小鸟又依偎在赵某的膝盖上,像是恩情难舍似的。祁、赵二人讲述了各自捕鸟、救鸟的经过。刘光斗宣布,杖责祁某五大板,奖励赵某一些钱币,小鸟才飞向天空离开了。

    这则记载中,鸟儿能记仇,能感恩,还能找到人中的善良长官并向他告状,除了不能说人类语言外,似乎不比人差。可见生命有很多奥秘是现代科学所认识不了的,有很多现象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不能一味迷信科学。而且从中还可见到传统文化教育出的古代官员思维开阔,见到鸟儿不寻常的鸣叫,便让人去查访;今天无神论、进化论等党文化教育出的共产党官员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想到的恐怕只会是赶走、驱杀,甚至是吃掉尝鲜;古代官员仁义可以恩泽于禽兽;当今的共党官员却几乎个个贪污腐败。可见中共绝非中国,而是与中华传统文化完全对立的邪恶势力。

    资料来源:明末王宾王《异鸟记》

     



    TOP

    [话剧小品]修炼人的故事之四:听老婆的没错


    莲之语

    [妈妈和儿子一边看着新唐人电视《新闻热点》节目,一边等着丈夫下班回来。一会,丈夫推门进来。]

    儿子:爸爸回来了。
    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呢?
    儿子:等你呢。
    妈妈:(招呼丈夫)你过来看看,这个节目非常好。
       [丈夫闷闷不乐的坐了下来。无精打采看着电视。]
    爸爸:(心里带着气)看的什么呀,乱七八糟的,这不是骗人吗?
    妈妈:这里说的可是真话。
    爸爸:这个世道哪还有真话。
    妈妈:现在的人是没有几人能讲真话了,可新唐人电视台不一样,他说的讲的都是人们不知道的真相,电视台的宗旨就是告诉人们真善忍的普世价值,特别是被共产党毒害的中国人。

       [丈夫不听她说,不高兴地把电视关上了。]

    儿子:爸,别关呀,我还看哪!
    爸爸: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儿子:我要看嘛!
    爸爸:你要学他们,将来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妈妈:人活着如果只是为了生存那就没有意义了。现在的人心已经不行了,新唐人的节目能让人心变好,回归传统,回归正常人的轨道。
    爸爸:别说了,我不想听,烦死了。
    儿子:好坏不分。
    爸爸:(生气地)你说什么?
    儿子:(大声地)我说你好坏不分,你就是!
    爸爸:你敢这样和我说话,没大没小!
    儿子:(小声的嘟囔着)就知道欺负我。
    妈妈:儿子你先去吃饭,我和你爸爸一会就过去吃。
    儿子:(带着哭腔)好吧。

       [儿子下去吃饭。爸爸心烦地躺在沙发上。]

    妈妈:你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不顺心事吗?
    爸爸:这是什么世道?哪还有公平!
    妈妈:怎么了?
    爸爸:我这职称今年又没评上。
    妈妈:(安慰地)没评上就没评上,别太把这事放在心上。
    爸爸:怎么能不放在心上。按理说这几年我早就应该评上了。我工作认真负责,室里的科研项目那个能离开了我,多少难题都是我带着他们攻破的,可到最后荣誉都成了领导的。
    妈妈:这是中国特色。
    爸爸:这荣誉什么的我都不在乎,可每次评职称都会有各种原因和借口给那些有后门的、送礼的、能溜须拍马,这也太不公平了!
    妈妈:这个社会机制就是这样的,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有什么公平。
    爸爸:(气愤地)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妈妈:和共产党说理你说得通嘛,共产党它怎么做都是理,老百姓不听它的就不在理,有理也是没理。
    爸爸:这共产党真是没救了。
    妈妈:共产党已经走在末路上,很快就要灭亡了。所以职称的事别太放在心上,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们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对得起那份工资,心里无愧就行。
    爸爸:(失落地)你不觉得我太窝囊,没能耐吗?
    妈妈:怎么会呢,你做人诚实,工作上认真踏实肯干,身上也没有当今社会上那些不好的风气,说实说,你能这样我很欣慰的。
    爸爸:(感慨地)听你这样一说我这心里舒服多了,老婆你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妈妈:(微笑地)以前我不好,我向你道歉。那么我把你这些优点都当成了缺点,骂你无能,羡慕别人家的男人能捞钱,能办事,风风光光多好!
    爸爸:对,我那时候在你面前都感觉自己不是男人了。
    妈妈:是呀,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去做人,渐渐的去掉身上不好的东西,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是那么的不好,跟着社会上的人一样,去攀比,对名利这些东西看得太重,整个的一个人都被欲望左右着,活着太累,现在想起来太没意义了。
    爸爸:大法真的这么神奇吗?
    妈妈:那你说我变没变?
    爸爸:变了,变成另外一个媳妇了。
    妈妈: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爸爸:(笑着)当然变好了,一个好老婆!
    妈妈:那我问你,世界上有什么样的力量把人真正的变好?

       [丈夫没有回答,沉思。]

    妈妈:世界上没有哪个力量真正的能使人心归正,向善,我告诉乐只有法轮大法。
    爸爸: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还真是这样。以前我还真没有好好想过这个事。
    妈妈:(笑着)不只是在我身上能看到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法轮大法的弟子都是这样。如果你能读一读《转法轮》那本书,你就会什么都明白的。

       [拿来《九评共产党》这本书递给丈夫。]

    妈妈:今天别人送给我一本《九评共产党》,你好好看看,对你有好处。
    爸爸:(翻着书)不用看,谁都知道共产党不好。
    妈妈:其实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很了解共产党,其实不然,人们知道的只是皮毛,共产党真正的邪恶本质根本就不知道。
    爸爸:听你这一说还真应该好好看看。
    妈妈:其实中国人是被党文化给毒害了,不能真正的思考想问题。好好看看这本书,你会真正地了解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它有多邪恶。
    爸爸:好,听老婆的没错,一会就看。
    妈妈:现在心里还不好受吗?
    爸爸:和你这样一唠,心里好多了。
    妈妈:就应该把心放宽,咱们吃饭去好吗?
    爸爸:好,去吃饭。

    [儿子从饭厅把头伸出来冲着爸爸做着鬼脸。]

    爸爸:(笑着)臭小子!
      

     [俩个人高兴地走了过去。]

     



    TOP

    连环画:法轮大法的美好(二)


    不二

    改编自明慧文章



    TOP

    近八十老太 长出一颗新牙


    大陆大法弟子

    阚老太,今年七十九岁,家住锦州地区的一个山沟里。一九九七年开始学法轮大法,至今有二十二年了。

    阚老太没学大法时,一身的病,什么心脏病、脑袋痛、关节炎、脊椎有病、神经衰弱、腹部右侧疼等等。她的手指有关节炎,手指弯的直不起来;腹部疼,一疼多少年;身体没劲时,什么活干不了。自从学了大法,她的病全都好了。近八十的人,头发很黑,没有几根白头发。满口牙齿,除在没学大法以前,摘掉一颗,到现在都是完好的。

    阚老太学大法很认真,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她还帮助村里同修传递材料。她说她就相信大法。知道大法好,也想让别人知道。她就经常跟人讲真相,粘不干胶,发材料等。

    前段时间,她发现牙床肿了,也不知道咋回事。过了几天就消了。她一摸牙床,怎么这么硬呢?一看,原来长出一颗大牙来。

    朋友,看到这儿,你是不是觉得很神奇呀!这就是相信法轮大法,创造出来的奇迹!!



    TOP

    打真相电话中去执着心的体悟


    台湾大法弟子

    平台上的学法房间也是一个提高心性的好地方。有一次,长期在这学法交流的同修突然去别的房间学法了。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到哪儿学法都一样。过了不久时间,学法房间的另一同修也到别的房间学法了。当下我觉得是自己哪儿没做好。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同修跟我说:“A同修,你的人怎么都跑来我们这边了?”当时我没守住心性,语气不善的回覆道:“同修想到哪学就到哪学,我也管不着。”

    过后我向内找,其实是自己有爱面子的心。我想同修是好意,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利心。随着每天学法,我也慢慢在修去这方面的执着心。一个人是学法,两个人也是学法,三个人还是学法,只要法能学入心,在哪儿学都行。师父说:“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

    我在平台打电话的时间并不多,和同修的交流也不多,都是在早上学完法,接着打一个小时的电话后就准备去上班,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我在这方面一直没有突破,偶尔还有安逸心。直到最近别的同修鼓励我,加入了晚上的排班,我才突破这种状态。现在我晚上下班后,和同修一起打电话,也多了一些时间与同修交流。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能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是值得的。记得有一通电话我打了好几次,一开始对方不善、骂人,每通我只讲了一点点。但是打到最后一通时他说,看我这么有诚意,他愿意听了。我跟他讲了大法的基本真相、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讲了香港现在发生的大事,以及美国政府要法轮功学员提交迫害法轮功者的名单并会严格执行。在讲的过程中,我觉的只要是真心为他好,对方是能感受到的。

    前阵子,我过了一个病业关。当时心里不稳,去看了中医,医生说是我手指的症状是板机指,就是手指头无法弯曲。当下的我慌了,因为我的工作是理发,必须靠手去拿剪刀剪头发,还有生活上的不方便,如:写字等等。我查了一下,可以泡热水缓和,但也没什么分别,加上做了几次针灸也没有效果。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修炼这么多年,我到底在做什么?我是修炼人吗?我应该信师信法的,师父早已在《转法轮》中讲了:“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于是我把心放下了,也不去想它了。随着一次次的炼功,我的手指头也慢慢能弯曲了,逐渐恢复了正常。感谢师父!

    最后,我想以《洪吟二》中的<去执>和同修共勉:

    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TOP

    抓紧最后救人的时刻--海外青年弟子面对面讲真相的体悟


    海外青年大法弟子

    经过我们二十年的讲真相,反迫害,揭露邪恶的谎言,绝大多数的众生或多或少的都听过法轮功的真相,尤其是“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碰到的很多人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只是还没有做出最后的表态,选择三退得救。

    根据我最近两三年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我体会到现在正是我们收获的时刻了,抓紧这最后的时机,从我们自身做起,在平时的生活中,突破自己的怕心、顾虑心等阻碍讲真相的执着,和身边的中国人讲真相。讲真相不局限任何形式、地点,只要平时多留意,多观察,有救人的这颗心,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

    举个例子,去年在参加DC国际法会的途中,在下榻的旅馆里,就遇到两个从中国来的旅游团。后来在一个餐厅里又遇到了一个中国旅游团。看似偶然,其实师父早就安排好了。师父说:“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1]

    还有一次是个星期六,送太太去神韵售票点,当时路上一直下着雨,心里想着:这么大雨,一会去哪讲真相呢?之后,雨就慢慢停了,但还是没有想好去哪,于是我沿路一直开,一会儿就到了多伦多电视塔,心想:那就在这里讲吧。结果一看旁边人山人海,因为旁边有个体育馆,可能有什么比赛,这么多人,估计没有地方停车,继续往前走吧。转眼又到了多伦多大学。这时天已经晴了,我想:目地地到了。

    当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停好车,沿着校园的小路走着,就不断的碰到有缘人,很多都是大陆来的游客,也有从其它地区来的中国游客,一直到晚上七点,游客就没有断过。本来以为刚下完大雨,又快到傍晚了,应该没有什么人了,结果众生就象等着我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来听真相,真是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可能有的同修想了:我每天上班也没有什么时间去讲真相。我想如果是坐地铁公交上下班,可以在等车的时候或者在车厢内找有缘人讲,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安排。如果开车上下班,可以利用上班前或者下班后的时间,或者在购物的时候,和有缘人讲真相。

    记得一个同修和我交流,他每天开车上下班,利用下班后的半小时或者一小时的时间,在家附近的商场讲真相,他感觉很好。

    我有时也会利用带家人购物的时候讲真相,一次,在商场就遇到了一个大陆的旅游团,成群结队的,穿的统一的服装,好象是公司组织的,因为他们都是分散开来,这样更容易接触讲真相。还有一次,商场里一家很有名的店不知道为什么大排长龙,过去一看,排队的很多是中国人,我知道又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就是根据自己的时间,根据自己的方便,根据自己的情况,尽量能做到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

    还有的同修说了,不知道如何开口讲真相,比如在路上等车或者超市买菜遇到人,直接就可以开门见山,您好,您是从国内来的吗?做过“三退”吗?一般对方都会和你互动:什么是“三退”?紧接着就可以切入主题讲真相了。

    师父告诉我们:“但是呢,我们大法弟子也很智慧,渐渐的明白了,我先叫你退党,我先说共产邪党的怎么坏,共产邪党干的邪恶事,讲它邪恶的本质,然后你叫他退党。他一同意退党,好,再讲真相他就不排斥了。为什么呢?因为不归那个邪灵管了,它要再操控神就消灭它。(师父笑)所以退党以后为什么好讲真相?就这么回事(众弟子热烈鼓掌)。”[3]

    先劝三退,再讲法轮功真相。

    如果在景点也可以这么讲:您好,您是从国内来旅游吗?如果在中领馆可以问:您好,您过来办护照吗?之后就可以问:您做过“三退”吗?其实开头都差不多少,关键是讲真相的心态,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

    我悟到:心态要平稳祥和,脸上带着微笑,抱着救对方的正念,大大方方的,堂堂正正的讲,因为救人的是大法是师父,自己的念头正了,法的威力就显现出来。

    万事开头难,但是要突破自己,回想自己四、五年前刚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考验也是不断,困难也是接踵而来,一个是来自家庭的矛盾,比如在外出讲真相之前,可能会突然因为一点小事和家人同修造成心性的摩擦,从而触及执着自己的心,往往是措手不及的,但自己能意识到都是邪恶的干扰,不想让众生得救,但自己却往往守不住心性。后来慢慢的随着讲真相的深入,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从而心态也平稳了,也能慢慢守住心性了。

    另一个困难是在平衡时间的问题上。记得是二零一三年,刚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那时我在一个证实法的项目已经做全职几年了,周末只能休息一天,再加上周末还有乐团训练,所以讲真相的时间寥寥无几,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看到明慧网上有一篇关于国内青年弟子的文章,交流的是:自己是做全职的工作的,每天非常忙,但是他每天坚持讲真相,利用上班前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去早市讲真相,之后再去上班。看了之后,让我非常触动。后来,我也开始利用上下班的时间去讲真相,直到二零一五年,因为各种原因我离开那个全职工作,这样就更有时间去面对面讲真相了,我想可能也是因为师父看到我讲真相救人迫切的心,让我加大力度去做。

    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以前我说过,我说中共邪党能不能挺过十年,其实何止啊?不让它挺过五年都行。可是你们知道吗?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恶掩盖着;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来。结束了有什么用?正法不是为了救人吗?就我一个人走了,创世干什么?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

    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告诉我们:“我在顶着它们。不然的话,好象是去年它们就要结束了,可是没几个人留下来咋办呢?世界空空的,人类还要给大法开创一个辉煌时期哪,没有人了,这咋做哟?

    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我悟到师父一直在为众生延续着得救的时间,旧势力是不想让众生得救的,那我们更应该加倍的努力!想想国内的同修冒着被迫害的危险,还在坚持不懈的讲着真相,那我们在宽松的环境更应该加油。

    师父说:“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二十年讲法》)师父还说:“所以不管自己在修炼中觉的自己做的好和不好,讲真相的事你都应该去做。” (《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悟到师父一直在为众生延续着得救的时间,旧势力是不想让众生得救的,那我们更应该加倍的努力。想想国内的同修冒着被迫害的危险,还在坚持不懈的讲着真相,那我们在宽松的环境更应该加油。

    让我们助师正法,救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史前的承诺。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