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7月6日 星期五

  • 从修炼的角度看现代武侠小说

  • 小孩明白着呢!

  • “法轮功与健康”讲座本月8日在库泊谛诺举办

  • 对七月的预言

  • 谈古论今话中医


  • 从修炼的角度看现代武侠小说

    大法弟子

    现代武侠小说经历了两次浪潮,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掀起的第一次浪潮被称为现代旧派武侠小说,区别于港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现代新派武侠小说。

    我认为这是一种变异的小说,他里面的许多内容涉及了武术气功、修炼,却把炼功人写成了为名利情争斗的常人。这一点师父在《转法轮》里有过论述。

    现代武侠小说的许多情节和一些小道的修炼很相似,可他一开始就是被当做一种消遣性的东西,一种“成年人的童话”且在华人中的影响很大,这不是偶然的,我认为这也是旧势力的一种安排,他真正起的作用是使人不把修炼当真。

    有人把《史记》中的《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魏公子列传》等篇,魏晋时期的《搜神记》,隋唐时的《虬髯客传》、《聂隐娘传》、《红线传》等,明清的《三侠五义》、《彭公案》、《小五义》、《儿女英雄传》、《七剑十三侠》等也看成武侠小说,其实这类所谓的“武侠小说”和现代武侠小说的根本区别在于那时候的人能够真正理解其中有关修炼和神通的部份,而20世纪20至50年代正是人们几乎越来越视修炼为神话的时期!

    现代武侠小说一开始变异不十分明显,其主题还是惩恶扬善,宣扬真善美的,到了后来就不行了,越是高手执著越重(尤其是情),越是坏人越能登大雅之堂,越是无赖越有“好报”,至于那些色情的内容就更不用说了。

    武侠小说必会在法正人间的过程中被完全从根本上改变甚至淘汰。
    TOP

    小孩明白着呢!

    吴欣

    有一件事都过去半年多了,可还是非常清楚地印在我的记忆中……

    一对好多年没见面的朋友夫妇带他们四岁的女儿妞妞特意从外州来看望我们了。大家都很高兴,言谈中自然而然地聊上了法轮功。毕竟在国外时间长了,他们都认为人应该有炼功、信仰自由,国内的镇压的确太过份了,并问我们怎么炼功?我就拿出教功录像带来放给他们看。突然,只见妞妞双手捧着教功录像带(上面有师父的照片)的空盒放在胸前,一个劲儿的磕头。大家全都愣住了!她妈妈说:“妞妞,你怎么能随便磕头?”我先生说:“你还别说,小孩明白着呢!”我问她妈妈:妞妞总爱这样磕头吗?答曰:“没有。她从来没磕过头。”看着妞妞那天真无邪的小脸,我心一动:哎,莫大的缘分呀!

    临走时送了妞妞妈妈一本《转法轮》,后来说看了一半就放下了,还是被宗教和现代科学的假象迷住了。

    记得师父说过“现在地球上的人都不应该是当人的”(《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我总在心里想:妞妞跟师父、跟大法是怎样的一种缘呢?当父母的可千万别耽误了孩子呀。

    还有一个小孩的故事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天在旅游点向中国游客发法轮功真相报纸,一个母亲拉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从我身边走过,小孩猛的回过身来向我要了一份报纸。他母亲赶紧说:“别要,还给她,我们不看。”并去拽那报纸。可那小孩死活不松手,硬是拿走了。我当时也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大人应该是对孩子负责的,对孩子的将来、对孩子的前途负责。可连一个讲“真、善、忍”的报纸也不允许小孩看,又将孩子引向何方呢?很多人以为小孩什么也不懂,其实,小孩因为没有执著心、没有大人那些长期在社会上为了保护自己的身名利益而形成的自私心理、没有象大人那样把自己先天的纯真给掩盖了,真的比大人明白得多。

    TOP


    “法轮功与健康”讲座本月8日在库泊谛诺举办

    湾区法轮功学员订于本月8日星期天下午在南湾库泊谛诺市迪-安萨学院内的公众活动中心举办“法轮功与健康”讲座。

    据了解,这是湾区法轮功学员举办的“了解法轮功系列讲座”之二。前次在山景城举办“科学与法轮功”讲座是六月初,受到与会者的欢迎。此次讲座将重点谈论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原理和效果,并将有湾区几位学员现身说法,讲述炼法轮功前后身体方面的变化。

    法轮功自1992年在中国大陆传出,至1999年因为人数众多而引起政府高层个别人士恐慌予以镇压。在两年中中共方面宣传和法轮功学员说法之间争议很大的一件事是法轮功让不让吃药和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的问题。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并不禁止看医生和吃药,但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自己摆脱药罐子和不需看医生的人很多,必须按照法轮功重德、讲心性的要求做才算是真修法轮功的。

    讲座的时间是七月八日,星期日下午一点至四点,Quinlan Community Center在 De Anza College内,地址是10185 N Stelling Rd,Cupertino, CA 95014。主讲是曾祥金教授和森特瑞恩医学博士。免费入场。

    联系人:黄京,
    408-219-7661, 925-640-2061。falunforumsf@aol.com
    TOP


    对七月的预言

    冬烨

    编者按:人类历史上有许许多多对二十世纪末的预言:人类的堕落,一件大事的发生和大灾难。师父说过:“不同层次众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来其实是不存在的假象”,“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创造未来”。( 新经文《什么是功能》) 是法轮大法的洪传使人心大幅度回升,改变了历史,现在大法弟子又在开创历史。然而,宇宙的理是公平的,恶人仍会遭到恶报。这些预言中的灾难,虽然都已经被改变,都不会与真正的好人有任何关系,但是对恶人还是有参考作用的。我为正见网收集这些预言,希望恶人能为自己的未来着想,早日悬崖勒马;善良的人们看到动了恻隐之心的话,请您帮助制止中国的恶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这将是您最大的善行。


    勃罗修斯(Berosus)是一位占星家,历史学家。他对自己死前诸多事件的预言几乎全部得以实现。为了纪念他惊人的预言能力,古希腊人在雅典为他造了一尊石像。石像的舌头是金色的,表示他预言的准确。

    他预言道:“(后人推算是2001年7月)当行星排列就序,地上的所有生命与肢体都将在一场大火中被燃尽。行星将在十月与摩羯座相合,带来一场大洪水。


    参考资料

    The Encyclopedia of Prophecy
    www.dreamscape.com/morgana/saturn.htm
    TOP


    谈古论今话中医

    天明

    李洪志老师讲过:“在中国古代,中医大夫基本上都是有特异功能的,象孙思邈、华陀、李时珍、扁鹊等等这些大医学家,都是有特异功能的,在医书上都有记载。可是往往这些精华的东西现在是受到批判的,中医继承的只不过是那些药方,或者是经验的摸索吧。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发达的程度要超出现在的医学。”(《转法轮》)

    其实现在的人,包括现在绝大多数的中医大夫,根本就不懂古代的中医是怎么回事。中国古代的文化是建立在相信神的基础上的,人们相信神,也相信另外的空间甚至可以看到、接触到。所以那时的医术是直接针对另外空间里导致人得病的灵体下手。比如,人体的经络和穴位就存在于另外空间的身体上,所以现代医学至今也搞不清楚其中的奥妙。针灸的本质就是在另外空间人的身体上起作用。

    过去的中药非常看重产地,讲究“道地药材”,这是因为不同地区的地理环境在另外空间里对应的物质场不一样,每种药材在另外空间的灵体对所存在的环境有不同的适应。古代中医在运用中药治病时,其实也就是用药材另外空间的灵体去制约导致疾病的另外空间的灵体罢了。有时单一的药材对疾病的制约力不够,就把几种药材配合起来应用。古时配方很讲究严整,对药材的选取和用量非常重视,分“君臣佐使”,有“用药如用兵”之说,那么在另外空间里看可能就是一场战斗。古代名医能洞察这些,所以用药就高明,不需要病人吃太多的药。现在真正高明的中医不多,病人吃起药来几十付几百付的吃,疗效还不一定怎么样。

    以前的药材是天然而成,有时候采药人需冒着生命危险到悬崖峭壁上采,越是疗效好的珍贵药材象人参、灵芝等越是难采,是因为它们越有灵性,越有能力。古人相信神的存在,知道顺应天意,不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德大业力小,得病也少,相对的药物的作用也突出。现代人宣扬无神论,叫嚷“人定胜天”,无所顾忌造下很大业力,又因为六道轮回不断转生造成所有物质业力都很大,得病就多就大,药材的治疗效果也小。另外,人把自己的生存环境破坏很厉害,天然药材越来越少,人就批量人工栽培药材,这种有为的做法违背了生命的特性,表面上是同一种药材,可是另外空间里却相差甚远,因此疗效一落千丈。

    在浩如烟海的古医籍中关于神迹的记载随处可见,在古代史书中也不乏此类。《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记载:“舍客长桑君过,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出入十余年,乃呼扁鹊私坐,闲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扁鹊曰:‘敬诺。’乃出其怀中药予扁鹊:‘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乃悉取其禁方书尽与扁鹊。忽然不见,殆非人也。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

    大意是长桑君知道扁鹊不是一般人,观察了他十余年后,秘授他禁方,赐予他秘药,叫他用“上池之水”服药三十日。然后忽然不见了。扁鹊依言服药之后,就能隔墙观物。便用这种办法去给人看病,能看到人内脏病变的情况。但表面上以诊脉为名。

    文中还提到上古时代的名医俞跗的高超医术,说他“治病不以汤液醴洒,镵石挢引,案扤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三国志·方技传》中记载了华佗高超的医术,还有他用麻沸散对病人進行麻醉后实施外科手术的记载。2001年6月28日明慧网曾刊载《山东发现五千年前开颅手术实例》的文章,也充分说明中国古人的确有着相当发达的医学水平。

    史料记载的古代神医治病都有一共同特点,即诊断疾病快速简洁,治疗方法出乎意料且疗效甚高。而且他们掌握的技术非常全面,不像现代的医生单科的医术都要穷尽一生去钻研。其实就是他们都有超常的功能,可以看到疾病的本质,也可以看到各种治疗方法的本质罢了。

    李洪志老师讲:“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我们现代从西方学的科学不一样,它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能带来另外一种状态。所以不能用我们现在这种认识方法去认识中国古代的科技,因为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转法轮》) 这种状态类似修炼的状态,当一个人突破了常人的最低层次,从高于常人的层次上看常人的理时,自然是一目了然。所以他就能出而济世,退而救人。中国古代的儒生有这样一句话:“不为良相,即为良医。”

    古代的读书人尤其从医的都要研究《周易》的,历来有“医易同源”之说。通过学法我们知道《周易》是史前文明遗留下来的,讲述的是我们银河系范围之内的理,是高于常人的,自然对人的医学就有指导作用。

    中国古时各行各业都很看重“德”,有个词叫德高望重,习武的讲武德,从医的讲医德。而且在承传上都讲究“非其人勿授”,找不到德行好、悟性高的徒弟,宁肯带進棺材里。随着整个社会道德水准的日趋低下,越来越多的好东西失传了。其实这也是人的道德不行了,文明被神抑制了的一个表现。

    现代的人学习中医总觉得太博大,那么多的医书一生也看不过来,而且几千年来那么多的名医提出了那么多的论点,分出那么多的流派,人一辈子也钻不过来。是因为现代人自以为是的将古人精华的东西划归愚昧迷信,而只是在古人遗留下的医方和经验里摸索爬行。其实有些古医书中也记载了很厉害的药方,但现代的医生已经不会用了,还认为古人在吹牛。这一代没把上一代的东西学全,下一代再没把这一代的东西学全,逐渐也就衰亡了,只剩点滴精华散失在民间。现在中医院看病也要验三大常规、打吊瓶、拍片子,整骨也是锯子钢钉什么的都来,大病治起来也要靠西医手段,在诊断上也越来越依赖现代化的仪器了。许多中医大夫自己都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纵观人类的医学史,人类在疾病面前总是手下败将,当人们对现有的疾病掌握足够的治疗技术时,就会又发现新的疾病治不了。李洪志老师讲过:“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人是摆脱不了生老病死的,也就是说,人是永远都战胜不了疾病的,因为它是超出常人的,是神安排来给人消业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