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28日 星期日

  • 史前文明系列之埃及金字塔(4)(?)

  • 我真的死了吗?(?)

  • 瘟疫风沙是楼兰王国消失最后一击

  • 治不治之症 消难消之愁

  • 超越传统科学(五)

  • 修心与吃苦

  • 寻求大法的漫长之路

  • 历史的真实(六)-地球的灾变 (?)


  • 史前文明系列之埃及金字塔(4)

    “在史前有的时候,人类文明维持得时间比较长,有时比较短,有的人类文明维持得相当长。每个时期人类发展科学的路都不一样。现在人站在现在科学发展的框框中,他认识不到还有另外的科学路线。实际上中国古代的科学和现在欧洲传来的科学就截然不同。中国古代他是针对人体生命、宇宙直接研究。摸不着、看不到的,古人敢去触及,他就能够证实它的存在。人在炼功打坐中的感觉,升华到更强烈的感觉,最后不但感觉很强烈,而且可以触及到它,看到它。这就把无形的东西升华到有形中去了。古人走了另外一条路,探索生命奥秘、人体与宇宙的关系,和现在的实证科学走的路是截然不同的。

    其实,月亮就是史前人造的,它里边是空的。史前人类很发达。现在人说金字塔是埃及人造的,研究这石头从哪运来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它实际上是一种史前文化,沉积到海底下去了。后来地球发生变化,多次大陆板块更换,它又上来了。后来,这个地区繁衍出新的居民,逐渐认识到它的功效,在里边可以长期保存东西。那么,他就把人的尸体搬到里边去了。金字塔不是他们造的,埃及人发现了它,利用了它。后来埃及人也仿造了一些小的金字塔,所以搞得科学家也不清楚了。” --《在大屿山讲法》

    世界上发现的文明古迹早已足够改变今天的教科书,史前文明的辉煌远超过了现代技术,人类没有进化,而是在退化。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认识将逐渐被理解。以下文章不是修炼者的观点,但足以冲击传统思想的禁锢。
    -----------------------------------------------------------------

    自从文字发明以后,就有人为解开金字塔之谜进行了种种努力。然而,千百年的努力连金字塔是怎样建成的和金字塔有什么用途都没有解决!奴隶建造了金字塔吗?认定这个世界性错误的是赫赫有名的埃及首席考古学家、埃及政府吉萨高地助理部长扎宾·哈瓦斯博士。他经过多年挖掘考证工作后,于1998年正式宣布:“埃及金字塔是工匠们的劳动结晶,而不是皮鞭下奴隶们的杰作。”哈瓦斯博士认为,当时埃及全国80%的人起早贪黑地修建金字塔,饿了累了就吃面包喝啤酒,平均寿命是30到35岁。

    金字塔是法老们的坟墓吗?直到今天,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大学教科书里都写着“金字塔是埃及古代主朝法老们的坟墓”,埃及几乎所有金字塔的内部隔间都被冠以“国王墓室”、“王后墓室”之类的字眼。事实上,吉萨高地上所有被盗和没有被盗的金字塔内从来没有发现过任何一具木乃伊和殉葬品。法老的尸体全都放在围绕在金字塔周围的庙宇里。人们在金字塔里找到的尸体全是盗墓者或者土匪的尸首。那么,大金字塔到底有什么用呢?美国宇航员最近发现的一种奇特现象让人兴奋不已:一年中,在特定的某几天,当太阳照在吉萨高地金字塔顶上的条纹大理石板上的时候,其反射到空中的亮光在月亮上都能清楚地看到。这难道不是与外星进行通联的方式么?最新最奇的理论是——金字塔是发电厂。埃及著名的金字塔研究专家阿兰·F·阿尔福德在他刚刚出版的新书《新世纪的奇迹》中一一列出证明他新理论的证据:胡夫金字塔“王后墓室”的地板上竟然有被水长期浸蚀的痕迹,“国王墓室”四周被远古时期的强热烧焦了,离吉萨高地不远的国王谷和王后谷里有成堆成堆无法解释的高温作用后留下的白色“细砂”。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阿尔福德的注解是:当尼罗河水被引到金字塔边的时候,水最先淹进金字塔的地下室,这些水被抽进“王后墓室”里燃烧,从而释放出巨大的热能。那么,在这里建造如此巨大的“电厂”有什么用途呢?埃及的古谚语说过:“金字塔是光明之顶,是巨大的眼睛”,这么说,金字塔是为了给遥远的宇宙航行指导方向的“雷达”?“金字塔是星座图”是又一新说法。1998年,英国著名金字塔学家扎克里亚·斯特钦在新著《通往天外之路》中写道:“吉萨高原乃至整个尼罗河谷金字塔的排列与猎户星座的星球排列完全一致,所以金字塔肯定跟这个星座有关。整个尼罗河谷是一幅巨大的星象图!”

    胡夫金字塔是胡夫建的吗?在1998年的世界金字塔研究大会上,世界金字塔研究学者们普遍接受了这个新的推断。胡夫金字塔大石块间的纱浆经过碳一14的检测,证明有3000年以上的历史,远远超过胡夫国王的第四王朝;不知什么原因,胡夫法老本人就把吉萨当成圣地,完全可以断定,后人所说的胡夫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在胡夫之前就已存在。


    (资料来源:《众神的宫殿》第一集)
    TOP


    我真的死了吗?

    尼娜·瑞西欧

    【编者按】 “濒死体验”是现代医学的难题和未解之迷。这个“濒死体验”的经典范例在使人们认识到对人体生命的认识是多么的有限之余,也让人们窥视到几分“元神不灭”的奥妙,甚至有人因此已经摸到了修炼的门槛。而《转法轮》能使人们在更高的角度洞彻这一切的奥秘。

    杰尼·史密斯死过一次。这是她终身难忘的一次经历。

    事情过了几乎五十年,这位南卡罗莱那州的祖母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仍历历在目。在生第二个孩子时,她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身体。我看不见,因为我被一层薄雾包裹。但我从未失去过知觉。站在雾里,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然而一种混杂着欢喜与感激的强烈感觉告诉我,我仍然活着。”

    雾气渐散,亮光出现。“我与亮光溶为一体,仿佛回到婴儿时期。我仍然记得那种爱与被呵护的感觉,它使我着迷。实际上我开始考虑在消散之前,我还能得到多少这样的感受。”

    在新世界里,史密斯与另一个生命对话。那个生命解答了她的许多问题,如“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但不允许她将更多的知识带回地球。她在痛苦中醒来,发现医生正在替她做心脏按摩。

    史密斯的往事是“濒死体验”的经典范例。这类体验人各有异,他们倾向于分享其中相同之处。普遍存在的体验包括离体感觉、看到或感到被耀眼的光芒包裹、强烈的情感、见到故去的亲人和/或高级生命以及回顾一生。

    弗吉尼亚大学精神病医生布鲁斯·格雷森将几次研究成果整理后得出结论,大约百分之九到十八的濒死者经历过“濒死体验”。尽管大多数体验令人愉快,也确有一些人经历了恐惧或不悦的事情。

    离体还是失常?

    医生们常常将濒死体验划归为药物引发的幻象。但格雷森不这样认为,因为相比于心脏病突发或遭遇意外事故,人在用药、醉酒或高烧时的体验没有那么复杂。

    一些专家提出理论说临死时的缺氧状态会导致幻觉。其它人认为机体释放内啡呔以拮抗死亡的可怕感觉,由此造成濒死体验。但格雷森说,缺氧造成的幻想通常是扭曲的,而单一的化学物质并不能证明其为主因。

    在2000年2月5日的<柳叶刀>期刊上,格雷森报告说,经他研究的134例濒死者中有96人经历了濒死体验。所有人都经过标准化检查以测定其意识分离的频率。研究人员发现濒死体验与意识分离的感觉相关,而非精神紊乱。

    后效应

    那些经过濒死体验后幸存的人几乎毫无例外地宣称他们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些改变有很多是可以理解的:对来世信心大增,更多地关心别人,物质占有欲减少。<死亡之旅>和<挺进欧美加>的作者肯尼斯·凌根据大量记录证明幸存者对死亡的恐惧大大减少。凌说,濒死体验越深,存活后生活的改变越大。但同时反效果也可能存在。菲利斯·爱德怀特已经出版了几本有关这方面的书籍。她说,大部分经历了濒死体验的人会有一段情绪低落期。在她的新着<濒死体验之完全傻瓜指南>一书中,她写到“或者他们认为自己疯了,无法理解已经发生的事情...或者他们感觉有点失落。”

    幸运的是,这段情绪低落期通常很短暂。爱德怀特还记录了生理学方面的改变,如血压降低、过敏性增强、对声光敏感以及对药物和其它化学物质的耐量降低。杰尼·史密斯说她的濒死体验使她更加相信神灵,然而同时使她进一步远离教堂。“我的牧师显而易见对此不甚舒服。他一点都不愿意就此事进行讨论。”从那以后,她发现自己被各种各样的精神团体所吸引,包括精神疗法。

    史密斯说“我的濒死体验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但并未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以前我是个快乐的人,现在仍然如是。但我知道了人类远远超出我们现在所了解的。”

    尼娜·瑞西欧是<五子一猴>儿童系列健康丛书的作者。她经常就健康与为人父母之道方面的问题著书立说,与其联络的电子邮件地址是 nmriccio@aol.com。

    (正见网编译组编译,资料来源: 网络医学新闻, 2000年5月15日)
    TOP


    瘟疫风沙是楼兰王国消失最后一击

    据《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当时塔里木河中游的注滨河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1000人来到楼兰,又召集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士3000人,不分昼夜横断注滨河引水进入楼兰缓解了楼兰缺水困境。但在此之后,尽管楼兰人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尝试,但楼兰古城最终还是因断水而废弃了。

    有的说楼兰的消亡,是由于人类违背自然规律导致的,楼兰人盲目滥砍乱伐致使水土流失,风沙侵袭,河流改道,气候反常,瘟疫流行,水分减少,盐碱日积,最后造成成王国的必然消亡。

    无论怎么说,有一点是肯定的,给楼兰人最后一击的,是瘟疫。这是一种可怕的急性传染病,传说中的说法叫“热窝子病”,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楼兰人选择了逃亡——就跟先前的迁涉一样,都是被迫的。楼兰国瓦解了,人们盲目的逆塔里木河而上,哪里有树有水,就往那里去,那里能活命,就往那里去,能活几个就是几个。楼兰人欲哭无泪。他们上路的时间,正赶上前所未有的大风沙,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阵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声如厉鬼,一座城池在混浊模糊中轰然而散…

    (资料来源:http://ezeem.com/Forum)
    TOP

    治不治之症 消难消之愁

    【编者按】本文主人公从她与她周围的人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身体的巨大改变阐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以及修炼给她带来的心灵的轻松。鉴于目前中国政府打压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将学员的姓名略去。


    我炼法轮功已经一年多了,从这一年中听到、看到、体验到的事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是实实在在、千真万确的。

    从广度上讲,凡是炼法轮功的人,坚持炼功,只要他按照书中提出的心性要求去做,要想找出在祛病健身上没有收获的人,恐怕都是很难的。炼功后,很多人都像变了一个人。老年人像中年人,中年人像青年人;连七、八十岁的人,每天几个小时炼功、打坐都能坚持不懈。从北京一个区对355 名法轮功炼功人作的调查看,各种疾病的平均康复率为75.4% 。355 人除去无病、原来就不吃药的15人之外,340 人中就有318 人完全停止服药;22人减量服药。每年人均节约医药费2300元左右。这样的祛病健身效果是任何医药治疗都达不到的。

    从深度上讲,高血压、心脏病等难治的大病,炼功后完全康复,已不是什么稀奇事,连公认的疑难大症,如糖尿病、红斑狼疮、肌肉萎缩、瘫痪、癌症、骨坏死、帕金森病等等,完全康复的也为数不少。我亲眼见过,瘫痪了16年的人站起来了,近90度的罗锅,腰直起来了……。他们怎么能不从心里感谢李洪志师父呢? 这功消除了他们的痛苦,救了他们的命,连他们的全家都会把法轮功看作救命的功啊! 这样的事都会带动周围一大片人炼起法轮功,你说法轮功发展怎么能不快呢?

    上面这些是我听到、看到的。再说说我亲身体验到的。我有较严重的胃病,多年来不断吃药,不断犯病,人越来越瘦。可1997年8 月,我有缘看到《转法轮》等几本书,一个多月后开始学炼法轮功,就在学炼的过程中,这病悄悄地就消失了。这已经让我感到法轮功的神奇了。更神奇的是,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血管神经性头痛也踪迹不见了。我这病有30多年历史了,1985年以后加重,每年都要犯三、四次,每次3 ~10天。这可不是一般的头痛,痛起来满床打滚儿,恨不得碰墙;别人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吃西药,根本无效;中药,还只有一位大夫的药方可以见效。但中药来得慢,起码三天后才能见效,所以,每次都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炼功后,我没敢奢望这病很快就好,可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年过去了,那么顽固的病竟然也不见了。真像从我脑袋里拔掉了一颗钉子一样。这一年多,我再没吃过一片药。

    好处不仅如此。作为一个年老多病的人,不只是忍受疾病的折磨,心里还装着无限的愁。比如,虽是公费医疗,但要得一场大病,要花上几万元,个人负担百分之十几,几千块钱能否拿得出? 这无疑是个愁。病倒床上,不能自理,谁伺候你? 屈指可数的退休金,既不够上养老院,也难以长期雇用保姆,怎么办? 这也是愁。据我知道,很多老人整天叨唠:老两口,谁先死了谁造化,剩下的那个可就惨了! 儿女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指望他们也是难啊! 这不都是愁吗? 可炼功后不知怎么的,这些愁不完的事都从脑子里消失了。本来嘛,现在没病了,还愁这些干什么? 而且炼功人已是心胸开阔,放眼宇宙,岂能还为这些事耿耿于怀呢? 也可以说,身体一好,活得轻松、有劲儿了。轻松有劲儿,身体也就更好了。这不都是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分吗?

    (文章题目为编者所加)

    TOP


    超越传统科学(五)

    新科学展望 - 生命篇

    庄偃红

    现代科学前沿的许多进展,正在悄悄改变着人类对整个世界的根本看法,只是大多数人还处于无知、麻木的状态。传统科学大厦日益显露其狭小,它的根基已经动摇,当新千年到来之际,一个科学的新纪元即将出现。

    近代以来,宇宙一直被理解为一部精密复杂的大机器,粒子和由它们构成的实体组成这部机器的零件和各个部分,它们统一按照物理学的定律严格运转着。今天,越来越多的事实向人们展现了一幅完全不同的世界图景:

    宇宙从根本上是一个从高到低不同级的能量构成的活的生命。能量即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又总与活性、灵性相联系,物质与精神相统一便构成了生命,所以生命是能量存在的本质。能量之间相互作用、相互转化构成了无边宇宙生机勃勃的总体演化过程。

    ──这一转变首先是从无限小的世界开始的。微观粒子素称宇宙所有物质之“砖块”。相对论质能关系式 E=MC2 告诉我们,质量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形式,能量可以“静止”地保存在一个物体的质量里面。这样,粒子就变成了一束能量,归根到底它是基本能量!粒子都有放射性,这就是能量释放出来了,越微观的粒子放射性越大,也就越是密集度越大的高能量物质。

    人们永远无法说出量子化的粒子在某处存在还是不存在,是静止还是运动;它们一会儿是粒子,一会儿是波;科学家无法按经典方式预言它的事件,只好用“几率波”说它有可能发生;对它的探测时时会受到“测不准”的困扰;几乎不能在人为控制之下对它进行研究,不放在铅盒里就不安全,因为随时都会有放射。

    高能量物质确实有许多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性质,经典物理学描述宏观物体时的方式和规律在此失效了,可它却表现出与人体、生命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如,他们都存在不可预测性;都有来自系统内部的内在随机性;都是围绕大小不等的“空洞”作周而复始运动的“混沌”,呈现非线性、无限多样多变、奇异性等。生命所具有的特性能量几乎都具有。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有灵性,而且智力水平还不低。如所有粒子在各种可能的运动轨迹中,真正经历的一定是最优的,也就是说它会选择,在所有可能性中选择了最明智、最优的一种!就人类智力而言,也不能瞬间就作出最优的选择。所以我们可以把能量看成有核心,有一定范围,作功的场可被观测到,同时又有灵性的生命物质。

    越是高能量物质就越有灵性。中微子是迄今发现的最小微粒,它可谓神通广大,一身本事,可以轻而易举的穿透厚达几光年的固体铅,还可穿越、填充、隐身于任意空间,简直像个自由的精灵!那么,比中微子更本源、更本源,更高、更高能量的物质还得有多少呢?

    ──那么,由量子物质组成的一切物质也都必然有生命,有灵性。

    既使我们周围看上去完全静止、惰性的事物,如石头,放大了仔细观察它的内部,也会发现那里面是一个充满生机的流动的世界。

    ──思维也是一种能量。现在人体研究发现,人的大脑发出的是一种电磁波形式的东西。

    ──正反粒子湮灭后转化为能量,不同粒子可相互转化,可以从能量中产生又复归于能量。宇宙中一切都在旋转,从太阳系、银河系往上更大的天体,至原子往下数不清的层次的“微观太阳系”,它们都有相同的旋机,相似的体系,都按照一定的规律运动。其实,都是不同能级、密度的能量构成的系统。最后,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中把宇宙归结为一个自足自洽的、即无开端也无终结的自在者,换句话说,是比人体更高级的活的大生命!我们可以把宇宙的总体演化规律视为这个大生命的智慧、精神特性,它在不同的物质层次、能量系统中都有不同的体现,表现为不同的生命存在形式。

    新宇宙观的诞生立即显出传统科学的局限。实证科学原本把世界包括人体都当作复杂程度不等的机器来对待,一旦要研究玄奥的生命系统,便感到力不从心,无法胜任。最典型的例子是采用传统的实验方法来观测人体这一生命,由于被试者的心理总会受到时间、场合等环境因素干扰,造成此种实验不具有确定的可重复性。这说明我们对生命奥妙的机理远未搞清,对其边界条件几乎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做的实验带有很大的盲目性,遭到失败便不足为奇了。

    当然,本世纪科学潮流正从大物理时代进入复杂性研究时代,系统论、自组织理论、混沌学代表着这一进展。人们开始尝试探索非线性、机遇性、无限多样性、奇异性等生命现象。这类新学科对科学的主要贡献在于,叫人们用新的眼光打量一个真实的世界:世界原是富于魅力的,有机的。从前人们以为确定性法则是普遍的,随机性只是个别。现在观点完全倒过来了,每一种现实的运动都是混沌,随机性无处不在,确定性只是个别理想状态。这有利于彻底破除机械决定论的宇宙观,扩展人的思维,避免简单化。但是问题并没有得到圆满解决。因为研究新对象时,基本上还在沿用旧时代那一套手段和方法,思维视角也没根本转变过来。目前通行的统计方法,在爱因斯坦看来无非是调和新旧两个世界体系冲突的一种变通,权宜之计。只能描述生命系统的一些表面特征,谈不上揭示本质的原因。用伊恩斯图尔特的话讲,它只说了“上帝掷骰子”,而并没说“上帝怎样掷骰子”。它建立的是象量子力学那样的满足目前实用水平要求的“科学”。这种“科学”对发明技术也许有益,却不能增进人类对生命本质的看法。
    TOP


    修心与吃苦

    我今年四十九岁。我是九四年十一月在武汉总站的帮助下自学得法的,至今修炼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修炼中,我过了一难又一难,闯过一关又一关。

    我家是十一口之家,上有八十岁的公公和患有五十多年精神病的七十六岁的婆婆。婆婆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经常离家出走,瘫患在床上五次,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需要我照顾至今,我们共同生活了二十八年。三个孩子都已经成家,身边还有个刚满周岁的外孙女。我爱人是中学的党支部书记。

    在我刚开始修炼时,阻力很大,没有一个人支持我。为了炼功几乎天天受到指责和谩骂,甚至到了离婚的边缘。有一个周六我学法回来,一进门爱人就骂:“一休息你就不在家。你弟弟全家在这呆了一天,要走了你才回来,是人家自己做的饭,没人情味!”弟弟、弟媳也说:“姐姐学功也不能这样着迷呀!”弟弟走后我爱人更发火,说:“你今天上齐市,明天上哈尔滨,再呆几天跑香港去了!把孩子都冷落了,谁也不回家把个家都搅散了,这样的日子没法过,赶紧离婚!把你的东西、钱都拿走,永远别回来!”当时我表面没说什么,可内心里却不是滋味。我想不学功前,家中我说了算,想干啥就干啥,现在没缺你的吃、喝,什么事我都做在前面,修炼又不碍你们啥事,怎么能这祥呢?我冷静的思考暗下决心:修炼的路我走定了,一修到底!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修炼,什么都能舍,只要守住德,什么事我都让步,只有修炼和护法不能让步。恩师说:“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果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还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绝对的真理”。我尽量守住心性,把每一个矛盾当做磨炼心性的好机会。以法为师,扎扎实实的学法,用佛法洗涤自己心灵上的污泥浊水和一切肮脏的东西,逐渐同化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时时不忘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心性守住了,关也过去了。

    九五年六月的一个周日里,全家都聚集在一起,什么看孩子、做饭、洗衣服等所有的活都是我的事。每顿饭做十几个菜。他们除了吃就是玩,我得一会洗水果,一会烧茶水的侍候着。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绘外孙女洗完澡哄睡着后,赶紧听讲法录音带,刚打开录音机,我爱人就喊:“关上,总整那事!”影响了他们打麻将。我关上录音机心里有点生气,这时师父的话响在耳边:“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我立刻没气了,心里想我是个炼功人,不能听我就看书。可我爱人发现我看《转法轮》,就去把孩子弄醒塞到我怀里说:“让她抱着,不让她看书。”我无可奈何地放下了书。正象师父说的那样:“你不炼功啥事没有,一炼功什么事都来了。”修炼真难哪!我为了争个修炼的自由,又不能把家庭关系搞僵,我心平气和地说:“你们需要我干啥我都干完了,我也需要你们给我一点时间炼功,你们商量一下哪个时间属于我?”我爱人说:“我们睡着的时间属于你的,对不对”?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对!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都睡熟了,我悄悄起来炼静功。我爱人发现后就减:“你神经病啊,三更半夜坐在地上!”静中吓我一跳,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又继续炼功。第二天一早,他就跟孩子们说:“你妈走火入魔了,睡觉不脱衣服,半夜坐在地上!”我却默默地忍受着。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有问题时向内找,我是有很多地方做的还不好,有时饭做糊了,菜炖干锅了,不是忘买馒头就是忘买菜的,我要放下一切执著心,但这些我还得干好,还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从此,我把家料理好,老人孩子照顾好,把炼功时间合理安排好。我早四点多炼静功,中午给老人做好饭再跑回单位炼一个半小时动功,晚上看书学法。一日三省悟己,时时事事不忘自己是个炼功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严守心性。这样,再加我爱人看到我从前的冠心病、脑血栓、胃溃疡等十五、六种大大小小的病,没吃一片药都好了,他确实觉得这个功太神奇!他还觉得我越来越有劲,越来越年轻。家中的事料理的无可挑剔。现在不但不再干涉我学法炼功,还支持我了。见到别人就说:“我爱人炼的法轮功好!讲心性、能忍,是最好的功法”儿子看见我的录音机坏了,便开车买一个新的送来;大女儿把音响搬来;二女儿见我没有录像机,就把她家的拿来。我能闯过家庭磨难的这一关,靠的是老师的大法。只有把大法学深学透才能放得下常人的执著,才能真修。

    修炼要吃苦中之苦。我觉得双盘是炼功的一关。我下决心,不管有多难,一开始就双盘。第一天打坐,我数不清搬了多少次,满头大汗,狠狠心一咬牙才终于盘上了。钻心刺骨的疼痛,我咬紧牙关强忍着,额头上的汗滴滴落在结印的手上,坚持了十七分种。脚变紫青色。从此我每次打坐的时间只能增加不能减少,哪怕一次增加一分钟也好。开始打坐疼痛难忍,根本不能入定。我想打坐就好比推士机推路,推过的地方是平坦的,再向前必须再吃苦。四个月后每天加码,打坐达到四十五分钟。有一次我问站长:“你们对辅导员有什么要求?”他回答其中的一条是必须双盘一小时以上。我感到自己差的太远了,于是我暗下决心,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盘坐一小时。

    师父说:“腿一盘又疼又麻,时间一长开始闹心,闹得很厉害。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因此我不能拿下来,欠的业债就要还,业力消掉一团少一团。由于我对大法学的不深不透,满足于一小时盘坐,产生了松劲、停滞长达半年之久。老师在梦中点化我修炼速度太慢。九五年十一月法轮功研究会将老师的三个题词、四篇经文发下来,并说:“希望你们采取多种方法再次掀起学法热,使可度者尽快得法;使得法者再提高层次。”经文使我激动,使我振奋,使我信心百倍。牢记师父的教导,刻苦修炼。打坐由60分、70分、80分,九五年十一月末达到了90分钟。从而我认识到从常人走向超常人,必须得吃大苦、过死关。“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我在修炼的道路上要修心去业,勇于向更高层次攀登,直至圆满。

    TOP


    寻求大法的漫长之路

    美国学员

    我修炼法轮功已八个月了。最初,我是于1999年7月在一个学术会议上听说法轮功的。这是一个由一位美国科学家主持的研究气功治疗癌症效果的会议。我曾练了一年多三种不同的杨氏太极拳,由此开始对气功产生兴趣。会议上并没有关于法轮功的议题,但在会议目录背面的一页关于法轮功的介绍却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会议回来后我从互联网上研究起法轮功的资料,我从中学到的远远超出了当初我所能想象的。

    我出生于韩国,1975年在我8岁时随家人移民美国。我成长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上大学时,我在马里兰大学主修计算机。在我大学四年级时,我为马里兰大学尖端计算机科学研究所的一个项目作研究助理。后来,我在维吉尼亚大学取得了计算机专业硕士。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时常帮助一位塔夫兹大学的前任教授做国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研究项目。我们曾在一些著名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一些论文。我目前的工作是做计算机软件编程与开发。

    我是一个不轻易相信的人,我喜欢对事物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在全面地掌握了材料后,才能做出决定。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假的。所以,我总是非常小心谨慎。当我从互联网上看到大法的介绍材料和书后,法轮大法看起来几乎好得令人无法相信。然而,从其它的一些不同来源的报导中,可以看出师父所说的是真实的。在我数日的进一步深入学习后,我认识到法轮功是真真实实的。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生所探求的真理,我发誓要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尽管我已是修炼人,但在看师父的书时,我却产生了怀疑。我曾很难接受某些师父所讲的话。但不论如何,尽管有些怀疑,我仍继续我的修炼,因为法轮大法的法理似乎太正确了。一部分的我感到师父所描述的难以置信。这种怀疑深深地刺在我心上,致使我胸口发痛。后来我从师父的一本书中认识到,人的观念能够成为最难去掉的执著。这多么真实啊!经过一番挣扎以后,我意识到那些我难以接受的法轮大法的法理正是我所不理解的,但却未必是假!至今我还没有在师父的书中看到任何不合理的讲法。

    多年来,我在磨难中挣扎着寻求真理。我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象大法这样把一切解释得这样完美、透彻。大法甚至帮助我更清楚地认识了圣经。经过认真思索之后,我确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为了修炼专一,我不再练太极拳,扔掉了许多其它修炼的书。放弃了干扰修炼的活动,这完全是我个人的意愿。

    在开始修炼和炼功后不久,我有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这里举几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这些都发生在几天之内,没有一定的顺序。有一天下午,我上了五回洗手间,尽管我并没有生病的感觉,也没有吃什么特殊的东西。人的手和脚感到很强的能量场,即使在我没有炼功时也有。我开始有了一种重感冒的症状,这持续了几天。那段时间,我常感到持续几分钟的内热。这种热的感觉和我以前得流感和发烧不同,而且非常强烈。在这段时期,有一次我让座给我的同事,他突然显得非常吃惊,说椅烫得他跳起来。这表明我不是在想象。一天晚上,一震把我从梦中惊醒,这时一股能量从头到脚穿透我的全身,这持续了几秒钟。这能量是那么的强,我几乎难以承受。后来,一天早上,躺在床上,我听到一阵很大的喧哗声,听起来象是一小群人冲进我的公寓,他们从我住的14层楼的另一端墙的外围进来的,以半园形穿过水泥墙进到我的卧室。他们在我床边的墙上停下来,很多人在那里用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对我吼叫。我没看见任何异常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形态和样子,但他们听起来却非常响亮和清楚。这持续了大约半分钟,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他们。最后他们几乎飞过我的床,穿越我的卧室,穿过墙离开了大楼。这次经历是这样栩栩如生,不象任何的梦幻,然而,我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镇定。

    最初,当我我功时,我常常有异常的感觉,有时,这些感觉非常强烈,并且持续好几分钟。我想说两个例子。一次当我抱轮入静时,我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从我的背部我上身升起。感觉我似乎要离地而起。在那一刻,我因怕离地而停止了炼功。另一次,在抱轮时,我的小腰处有一种深深的异常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我完功后还持续了好几分钟。

    炼过几个月之后,我的精神状态有了明显的转变。原先我常常为一点小事心烦、生气,现在,我很少感到不安。我总是心情愉快,看问题也清楚多了。不象以前我总是不喜欢与人交往,自己独处的时间多,我现在愿意与人交往,无论是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我的母亲告诉我说我身上有很多的变化。我感到身轻体健,尤其是在走路的时候,常常一走几里地也不感到累。工作一整天也不疲倦。我现在常常早起。周末也一样,不象在炼功之前,试过多年也无法坚持早起。

    最初的三个月,我是在悄悄地炼法轮功。我想我个人就能炼好。但材料读得多了之后,也常见到材料中建议要大家一起炼。单独炼过三个月之后,我决定找法轮功的其它修炼者。我已经认识了许多法轮功的修炼者,他们的观点各有所长,对我帮助很大。

    尽管同其他的修炼者一起炼功,我也还是不能和我家里的人和我的朋友谈法轮功,我总觉得他们不会理解。我也担心他们的强烈反对会使我的修炼进步受到影响。现在,我不再担心。我已经向我的家人和朋友介绍大法。

    我的母亲是个基督徒,她原本对大法有些保留,因为法轮看着有些奇怪,还有些道理也类似佛教的说法。看过朝鲜语的《转法轮》以后,她觉得法轮功真的很好,她已经向她的朋友弘法。我也介绍了几个朋友学法。其中二人已经要求读《转法轮》等材料。但也有人并不想学。我的一个中国女朋友就是这样。听说我炼法轮功,她再不理我了。我想这是她的个人意志,我并没有感到不安,我希望她好。还有一个和我很要好的朋友也不肯认真考虑炼功,我也并没有强求。我们还是朋友。

    我对法轮功是越来越坚信,修炼也精进了许多。我多次读了所有能找到的师父的大法材料。无数次的通读了《转法轮》,看来最新的英文读本很好。但我还是想有一天能读《转法轮》的中文原文。我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很努力。除此之外,我用了大量的时间学习中文。中文是很不容易掌握的一门语言,但我学得津津有味。

    几个月之前,当我看到新闻中播出成千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中国政府不公平的粗暴待遇。这事件也并没有打击我炼功的情绪。实际上,当我看到那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妥当的处理他们的处境,我更增强了自己的信心和修炼的决心。我感到幸运我们在美国的弟子可以自由的修炼大法。和在中国的弟子相比较,我所经历的一点困难实在是微不足道。

    我希望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将会进一步认识和学习法轮功。

    (2000年3月)
    TOP


    历史的真实(六)-地球的灾变

    薛元 郁离子

    图为慧木相撞的全过程。

    在漫长的宇宙历史中,地球遇到洪水、海啸、地震、火山爆发、冰川、外来天体的撞击、地壳变动而导致生物物种的灭绝是完全可能的。舒梅克-利维9号彗星与木星的碰撞就说明了这一点。太阳系内有大约14亿颗彗星,还有闯入太阳系的小行星。目前认为,只要地外撞击体的直径处于0.6千米~5.0千米之间,就有可能使全球陷于撞击冬天的困境。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黑暗而寒冷的冬天将笼罩全球,导致颗粒无收,生态系统破坏,全球性的饥荒和直接撞击造成的生物灭绝。随后臭氧层将被破坏,全球范围内出现酸雨,大量植物中毒,人类将处于毁灭的边缘。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天文学家舒梅克(舒梅克利维9号彗星的发现者)估计,在目前的近地空间,直径为10米左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约有20万颗,这些小天体平均每1000年与地球撞击一次;直径大于1千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数目高达2000颗,平均每10万年和地球撞击一次。美国加州大学洛山矶分校的地质学家弗兰克.凯特在98年11月18日的《Nature》杂志上撰文指出,他已经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的奇克苏卢布陨坑中,找到了一块界于白垩纪与第三纪(第三纪与恐龙灭绝的时间大体一致)地层间的陨星碎片。此碎片中含有大量铱元素,被认为是6500万年前郧星撞击地球的证据。据计算,当时一颗陨星坠落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巨烈的爆炸把陨星之一部分向西抛出去5400英里,落在太平洋中部的洋底,由此导致恐龙的灭绝。

    此外地壳大变动也可能引发大灾变。比如,九十年代初,澳大利亚的一些科学家在离南极极点二百英里的永冻带发现了山毛榉化石。他们测定该化石有两百到三百万年历史。按现在地质学的假设,把南极大陆移动到山毛榉能够生长的地方要五六千万年,而这一证据只有二三百万年的历史。所以唯一的解释是:由于地壳大变动,南极洲在不到两百万年的时间里从温带移动到了现在所在位置。

    在北半球靠近北极的无人区、西伯利亚北部、阿拉斯加,考古学家们发现了成千上万的哺乳动物的冰冻遗骸,主要是猛犸象,也有犀牛和其他种类的生物。还发现了和这些遗骸在一起的石制手工艺品。遗骸有的保存得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树枝绞在一起。检验它们的胃里食物,发现还有没来得及消化的气候更温和地区的草原植物,这些植物在今天的西伯利亚北部是不可能生长的。对这一神秘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整个地壳曾发生过大的位移,它们所在的土地被突然推到一个冷得多的气候条件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