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大法弟子,1998年


【正见网2001年03月12日】

我今年七十五岁,是从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的。近一年多来的修炼,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这里我想谈一下我是怎样由一个就要入土的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前年九月在得法之前,我实际上是处于病危状态,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当时家里人已在给我准备后事了。前几年我也炼过太极拳和气功,这些东西后来对我已不起什么作用了。我还是个常人。常人嘛,就得服从生老病死的规律。我当时的身体是用药已经无法控制了,特别是由于长期服用抗生素的副作用,当时我觉得自己真是不行了,离那天不远了。我没有马上回国的原因是儿子年底眼看就要毕业,有颗心还放不下。心想:我们来美国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不就是想看着孩子能拿个学位。我在心里强支撑着,其实心里头真不知道随时会发生什么,究竟先等来的会是哪天?

前年十月一号,由亲戚从国内寄来一份法轮大法简介。读完后我是深深地被简介中大法的神奇所吸引。虽然当时我对简介中的某些话心里还不是十分明白,但是从心里头确实就是觉得他好。特别是大法简介中的“人不炼功,法炼人”这句话,使我觉得格外神奇奥妙。心想:这个功法真特别,我从来没听说过人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都能处在炼功与增功的状态。于是心里产生了想学大法、想了解大法的一种愿望。当时的心里状态,说来也奇怪,自己真是没有想到病,也似乎是根本就想不起自己的病。

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第四讲)。就在刚刚看到大法简介的当天晚上,神奇发生了。在我想要睡觉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全身有一股暖流从头到脚流过,随后身体感到格外舒服。全身发热,被子也盖不住了,药也不用吃了,整个晚上从来也没睡过那么香的觉。以前晚间大约每小时都得小便,可那天晚上只小便了一次。早晨起来后,我感觉全身非常轻松,头不晕了,身上也有劲了,也想吃饭了。在随后的几天里,师父一直在给我净化身体。有一天我好象听到有“人”对另外两个“人”说:你再给他理顺理顺。超出我的想象,就在刚刚看到大法简介后的大约一周内,我就基本上和好人一样了。大法直指人心,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不同的一念带来的是不同的后果。正因为自己看到大法简介后,发出了一种正念,才能使自己由一个常人成为能在大法中修炼的一名学员。后来看师父的书才知道:自己当时在心里头想的是想了解大法、想学大法,而想的不是自己的病,这颗心是宇宙中最珍贵的,它是象金子一样闪亮。就象师父所说的那样:“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地帮他。”(<<转法轮>>第一讲)

我真正看老师的书和炼功是从十月十四日开始的。我白天看书,晚上和家人一起炼功。炼功两周后,老师又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我发现脚脖子中间起了一圈小水泡,刺痒难忍。我想这是老师给我消业,开始没怎么把它当回事。可是几天过后这些小水泡还是那么刺痒,我有点动心了,忍不住用手挠破了几个。紧接着,这些水泡开始流黄水,并扩大漫延。凡是黄水接触到的地方,全起了一片片的水泡。炼功几天后,见水泡和黄水还未消,我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心想:炼功都这么多天了,这水泡和黄水不但不见好,反倒更利害了。又想:我以前得过皮肤病,眼下这东西怎么有点象东北的那个黄皮疮呢?这下倒好,由于这个念头一出,不仅左腿,连带右腿全长出了黄水泡。这次来的更猛,两腿红肿,又疼又痒,炼动功时,两腿都直哆嗦,强忍着坚持下来。但稀奇的是,腿上唯有盘腿打坐的部位没有水泡,正好能盘腿炼静功。家里人对我说:这是老师给消业,千万不能把它当作病。我在家里坚持看书和炼功,也意识到了,这是老师给消业,特别是我想到了:我体内那么大的业,老师在一个晚上就都给净化了,现在表皮上的这点东西又能算个什么呢。于是我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它,不去碰它。随后没过几天,黄水不那么流了,开始结疙疤了,疙疤下面也长出了新皮和新肉。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大法每时每刻都在考验着我们的心性。有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心想:反正腿上的疙疤都快好了,总这么箍着,怪难受的,抹上点香油、清凉油,这个不算药吧,还能起到软化疙疤的作用。可没成想,好坏一念嘛,抹油的这条腿整整晚好了十几天,而且至今这条腿上仍然落下了一个小疤痕,可能是师父有意给我留下一个要我不断提高心性的记号吧!从起水泡到痊愈,大约经历了两个多月。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师父所说的这句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回想起一年前的时候,我能有缘得法并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我在心中感谢大法,不仅是大法给了我生命,而是他能使我们所有修炼人明白我们最根本的生命在哪里。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已在大法中再获新生,更知道该怎样珍惜我和大法的缘份。“朝闻道,夕可死”,我要不断地学法,不断地提高心性,踏踏实实地坚定地修炼下去,早日返回自己的真正家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