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清胜芙蓉自然了无意 诗慧如泉涌娟娟道我心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1年03月02日】

【编者按】李洪志先生在《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写到:“......就是你生命的那一面也得符合那个境界的标准,也就是说你的心哪,思想啊,你生命所存在的一切灵性啊,也得符合那一层的标准......越往高去那个生命的形象就越年轻美好。越往下越不美好。越往上去不但这个形象美好,思想也得纯净美好,存在的方式,言谈举止,动作都会发生变化。他们讲出的话像诗一样......”

我想讲一个修炼后明显的转变,那完全是表现在常人这方面的行为。我在修炼前,偶而写一些普普通通的散文,说不上有什么过人之处。修炼一段时间后,有一天,突然想写诗。而且,一写就是古体诗。因为我从未学过,也未在这上用过心。所以,我自己刚开始也沾沾自喜,以为是自己的天赋展现出来了。仔细往深处一想,这是我修炼心性提升后的结果。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写的。因为诗中的意境,并非我一个没有什么历练的年轻人的心境。可是,当时就是拿笔写出来了。文思泉涌,将近两百首哪!格律和平仄有缺陷,可是,我在修炼之前,是万万写不出的。以下附上几首为例。

我来寒山家,山寒草青青,寒山相留住,岭上依白云。我辞寒山家,山寒人不语,寒山不知我,我随白云去。那是一次到山中作客,临行时感叹人来世上犹如我入寒山。

一日,清坐焚香饮茶,写诗一首:一缕茶香做烟云,沉香飘渺亦调情,仙乐歇时茶已冷,满室凄清做禅心。又幻化一景成诗:一朵香云上翠薇,两行清涧下碧溪,夕阳人家孤烟直,月明独照山中人。把茶香变山水,由外的妙境写到自己。

一日,找一位渐行渐远的老朋友,人遇心不遇。超脱的心境下又写诗一首《访枯云不遇》:孤云难我形,飘然自栖山,我向西山行,云枯他处去。又感而成诗:一心天上事,人间有谁知,闲来入花市,芳心欲语迟。看红楼梦,做诗一首:红楼非空楼,警幻知是梦,楼红能倚翠,楼空梦难求。 那阵子觉得身旁的人好似与我无关,我在一个长夜里守着空月。寂莫守空月,满城如夜眠,独行故乡远,夜深无人随。

一想家,又写一首:学道莫愁乡,身如白云走,世人皆过客,如幻看乡愁。面对爱过的人,百感交集:花开一合十,天地皆振动,花谢亦合十,万物又烟没。

也跑到故宫以画入诗十七首。秋天的时候,我心清宁。写下:云淡风更清,心事已太平,卧看旧山水,不取一片云。又:人幽鸟亦幽,凡心随日落,红光映绿地,不恋人间愁。真是:行人无语月无声,红尘遮夜独闷闷,人生得意须几时,一片金光照世人。

这些诗,是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万万写不出来的!其中的心性境界,是很自然的悟到,又很自然地透过笔间记录下来的。我往往想写时写不出,意念一到,就写出来。不只是诗,一些常人中的所谓哲理,理论等等东西,也有很明白的感觉。却是说不出那种妙呀!用诗写出的,好像只是一部份而已。

(文章题目为编者所加)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