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第三者再次出现的时候……



【正见网2001年02月27日】

李是一位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两年半了。头两年遇到的心性考验,她都能较平静地度过,而去年年末发生的那件事,对于她来说真可算得上是一场磨难。李发现自己的爱人和单位一位女同志来往密切。十年前正是因为她的插足,使他们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险些破裂,爱人提出了离婚要求。那时,“爱”占了第一位,李舍不了这个家,更舍不了孩子,也舍不了他。她用尽各种的办法,总算保住了这个家。可现在这个女人又出现了。这一回李没吵没闹,没有动火,表面上忍下去了,可实际上并没有化掉,看见爱人就伤心,心里头总觉得好苦、好苦。

那阵子,李明知这是提高自己心性的机会,看她执著心放得下放不下。可她的心就像被这件事缠住了似的,就是摆脱不掉。觉得大法实在太难修了。联想到自己这一生,几十年的坎坷生活,再加上眼前过不去的关,她感到自己无望了,修不上去了。可她又不想回到常人中去,今生遇到这么好的大法,从心里想坚定修下去,但在实际中又难做到“不动心”。矛盾中她反复地问自己:我为什么就不行呢?为什么?为什么?我修炼的自身障碍在哪里呢?

有一次,李进城办事,路过自家的一处私房(现正作为她爱人的办公室〉。她顺便买了些食品,想给他留下。当她叫门时,正好碰上原来的“第三者”,手里拿着钥匙,给李开门,给李让座位,招待她,并问李有什么事,好像她自己是这屋的主人。面对这种情况,李一点也没动气,始终以礼相待,回来后也一点没往心里去。倒是晚上她爱人下班回家迸门就问:“你是不是监视我们呢?”问得李莫名其妙,她只是一笑,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什么也没说。后来找了个适当的机会,李向爱人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她心平气和地对他讲:“十几年前我怕离婚,现在我是个炼功人,修的就是这颗心。如果你们真的感情难舍,我成全你们,不要因为我,影响了你们,我不希望这样。现在我不怕离婚,如果她真的愿意来这家,倒是我应该感谢她了,她替我担起这个家,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在大法修炼上了。”李这么一说,她爱人赶忙说:“你千万别这么想,我要这样做了那还是人吗!”李笑了笑说:“一切顺其自然吧。”他说:“真没想到你炼法轮功胸怀豁达到叫我受不了。”以后他又借口那位女同志生活上有困难,准备给她钱。李很坦然地回答:“你个人的事你认为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吧,我相信你的为人。”从这以后,李再没追问过这件事,爱人挣多少钱,给人家多少钱等等她都不放在心上。

当李的心放下二后,一切就都过去了,事情反而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爱人的态度全变了,晚回来一会儿就打电话告诉为什么事回来晚点;又是给李买东西、买首饰,又是给李钱,还要给她几万元的存折,真叫人哭笑不得。李的目的不是这个。她对爱人说:“过去我想要的东西得不到,现在我不想要了,又都来了。我什么也不要,这些你都送别人吧,钱,我也不要,我钱太多了,真的花不了。”爱人惊奇地问:“你哪里有钱?除了这点生活费,就每月我给你这几百元和你那点工资,你哪有钱?怎么是钱太多了呢?”他难以理解,而李是知足的。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一次李向爱人无意中问起那位第三者的近况,爱人说:“我还觉得奇怪呢!那一阵儿也不知怎么了,你不来找我,她也不来,你一来,她准来。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在哪儿,找不着她了。”

现在李有时为法轮大法的事回来晚点,进门马上说一声:“对不起,你们饿了吧?”爱人还开玩笑说:“看这个家有点搁不下你了,早晚你是要走的,等你修成佛了,可别忘了我们就成了。”以前因为李买资料、开会回来晚了,爱人跟她吵过、闹过,甚至把资料扔出去,指着她骂:“这个家你还想不想要,整天在外边,什么意思……。”现在全变了。

(北京法轮大法学员供稿,1995年,文章题目为编者所加)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