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撕裂的母爱

云外


【正见网2011年06月04日】

“2001年4月解除劳教后,为躲避警察的追杀,我离开北京,回到几千公里外的家乡四川。我才知道妹妹也因法轮功问题流落在外好几个月。她尚不满一岁半的女儿,刚开始牙牙学语。我和母亲一起去看她,她绕过熟识的外婆,以踉跄的脚步扑入我怀中,不管别人怎么让她喊我“大姨”,她却执拗地反复喊我“妈妈”。她的表情是那么欢快,声音是那么稚嫩。”

这段文字摘自以自身遭际揭露中共酷刑,引起举世关注的文学作品《静水流深》的自序。

我们不好解读这么小的幼儿的心理,是她真的把大姨误认作了妈妈,还是她从大姨身上感受到了母爱的温馨,所以才那么执拗地反复喊“妈妈”?

也许另一个类似的小故事可以解开这个小女孩的心理,我们一起来看看。

山西运城南风集团硫化碱分公司的张红霞,因修炼法轮功曾在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她的女儿当时才一岁半,和邻居的孩子在一起玩时,邻居的孩子看到妈妈就喊“妈妈”,她也跟着邻居的孩子一块叫起了“妈妈”。听到孩子稚嫩的呼喊,邻居当时就哭了。

张红霞的女儿为什么跟着小朋友一块喊“妈妈”?妈妈这个称呼对这么大的孩子来讲,意味着的除了安全与备受呵护,还意味着可以在妈妈跟前撒娇。在幼儿成长的过程中,母爱孕育着孩子心灵的自由。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她对自己妈妈的“丢失”而造成的心灵缺失,用跟着同伴喊妈妈的方式得到了弥补。一岁半左右的幼儿对妈妈的依恋是这个年龄的孩子最需要的。母爱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美好的阳光。

这是两个错认阿姨为妈妈的故事,读来令人动容。还有两个错认妈妈为阿姨的故事,我们品尝一下那又是一种什么滋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河北省高碑店市闫家务村法轮功学员肖秀英被中共恶徒绑架。当时她的儿子还在吃奶。后来肖秀英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儿劳教所,丈夫带着儿子去看她。结果儿子一见到她,张口喊了一声“阿姨”。这一声把她和丈夫都喊哭了。

明慧网今年二月二十日发表了一篇文章《七岁小女孩的凄苦童年》,讲的是牛進平、张连英夫妇的女儿清清的故事。牛進平曾因接受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的采访而备受中共酷刑摧残,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当时牛進平就是带着她两岁半的女儿和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会面的。

张连英为光大集团某处处长,注册会计师。她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被再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妈妈被绑架的时候,小清清才一岁半。自从妈妈被抓走,她总是问爸爸:“妈妈干什么去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着从没离开过母亲的女儿,爸爸默默无语。一周以后,小清清终于不干了,她哭着闹着,非要找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啊?你怎么不回家呀?

二零零六年新年前,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北京调遣处终于允许家人去见面。听说能见到妈妈了,小清清凌晨四点钟就醒了。一直等啊熬啊,到下午,到了调遣处,她却睡着了。这次她没能看见妈妈,或许她没有见到妈妈被打的满脸伤痕的样子更好些。临离开前,舅舅怀抱着小清清走出接见室,天已经黑了,小清清突然醒了,也许是朦胧中她意识到,再不醒来这次就见不到妈妈了,她使劲的抬起身来,寻找着妈妈。黑暗中,她隔着一片空地看到了妈妈的身影。

八个月后,小清清再次去见妈妈。妈妈的脸色铁青,满脸伤痕,人变得十分消瘦,小清清已经认不出这是妈妈了。妈妈伸出双手要抱她,她却吓哭了。妈妈流着泪接过她,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她在妈妈怀里待了一会儿后,回过头来小声地问:“阿姨,你是谁啊?”妈妈愣了一下,告诉她:“我是你妈啊!”

这两个小故事比前两个更让人伤感。孩子认阿姨为妈妈,说明孩子在寻找母爱,渴望着母亲的呵护。可是当妈妈出现在面前时,他们却把妈妈当成了阿姨,正说明被撕裂的母爱已经对孩子造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

故意将母爱撕裂的黑手该是多么的凶残!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