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自己

文清


【正见网2010年05月02日】

人是天地的灵性凝结而成,区别人的不仅仅是人各有特征的面孔身形、神态语气,更是由于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思想和观念,千人千面千种心思,共生共存,相依相伴,在对他人的观照和交流中显示出每个人特立独行的个性和行为,人们在道德真与善的广大而包容的基础上,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自己立足于世界的立脚点和观察世界的切入点,并可以随时随地自由而无所畏惧地表达出自己内心真实的见解和愿望,以及生命个体在成长过程中对于宇宙、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事物间的规律的不同角度的理解和认同,因为大千世界的表现是复杂多样的,而人的智慧也是圆转无穷、变化万端的,人的思想会随着自己对许多事物的逐步了解和把握而深入或提高,流动与变化才是人的思想的基本样态。这样人的生命,才能由于其所具有的率性而真实的环境而活出真实而活泼的自己,而整个社会也会由于个体的活泼与灵动,以及整个社会对这种活泼与灵动的宽容和欣赏,使人各顺其性,各得其所,活出生命不同的色彩和形态来,这种顺性而为的远见和管理,使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就如同大地包容着万物,而万物回报给大地的是生命的五颜六色和千般样态,是欣然、繁荣而和谐的世界,这样的和谐是自然而然的,是顺理成章的,也是人们发自内心地维护的,因为对和谐而有序的环境的维护就是对自己的维护,在这里,人与社会、与社会的管理者,有着相同的愿望和基点。

与此相反,如果硬要人们只认同一种思维、一种行为、一种标准,那就会抹杀人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和生命多姿多彩的个性,使人心在这种唯一思想的强制教化和高压下,不得不扭曲、变异以贴近和迎合这一标准,慢慢的人就会失去自己的思想和观察问题的角度,思想中被塞進的都不是自己的真心体会,语言中表达的也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一个不能顺性而为、率性而活而不得不战战兢兢的人,这样一个不能真诚地坦露自己,表达自己,却又不得不虚与委蛇的社会,这样一种被别人所驾驭的生命历程和生活方式,人就会变得轻贱自己的生命,轻忽自己的权利和义务,轻视自己生存于世的深刻意义,就会变得虚伪、迎合、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久而久之,就会失去对善恶的思考和判断能力,更谈不上坚持自己,坚持真理。伪性是最难驾驭的,在人们普遍如此的心态下,社会整体的和谐不是一种虚幻的假象,就是一种矫揉造作的伪像,作为最高统治者虽然获得了自己极力所求的统一思想,但却败坏了人心,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同时也使自己的统治后继无人,难以为继,既然虚伪与不假思索的谎言已经成为一种必须具备的生存能力,谁还会成为一个勤于思考、凡事认真的人呢?这样塑造出来的人,还有谁会真正地为国家、为国人而努力呢?还有谁能够甘冒风险真正承担起社会的责任和道义呢?当人们都活得没有自己的时候,那对整个社会来说是相当可怕的。人们会在不自觉中沦入绝境而不自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告诫就会成为不幸的现实。当一切败坏展现到了眼前,陶醉在虚假繁荣、人造和谐中的人们,在毫无准备的巨大冲击下,又该如何自处,如何应对呢?所以,当今社会中的有识之士,不仅仅是忧虑和呼吁人们守住人类的道德底线,更要查找是谁?利用什么方式?毁坏了千年以来人们向善的道德观念和思想方式,要让人们找到自己,不仅找到自己的思想,更要找到自己生命的来源和意义。这样人们才能摆脱思想的控制,清醒地认识自己与世界,承担起面对现实、造就未来的历史重担,再一次从生命的深处体会到我们伟大的先哲们曾经真实而深刻地揭示出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人,是有使命的!生命是向善而崇高的!

其实,许多人已经自觉或不自觉地意识到,当今社会的变化:没有向善的道德标准,官商勾结,黑势力横行;贪污腐败,人欲横流;谎言遍地,毫无诚信可言;人与自然的关系达到崩溃的边缘。而将整个社会拖到这一步,作为最高统治者、决策者和执行者的xx党难辞其咎,正是它为了一己之私,将人塑造成为今天这般没有或不敢有自己独立思想的状态,没有理性的思考和选择,人人都不自觉地充当了使社会走向败坏的推手。xx党利用手中的权力,用党性,这个比奴性更加无情而可怕的准则,框住了整个社会,框住了每个人的思想,使生活在它的统治下的全体人民,被刻意培养成为以它的思想和意志为最高原则和标准的党性奴才,它所大力倡导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如山铁证。邪恶的党性教育充斥于我们这个社会的各个角落、无所不在。它远比一般的奴性教育更可怕。这种教育从一个生命一落地就已经开始了,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厂、农村、企事业单位、各新闻媒体等等,几乎整个中国社会的所有角落,都晃动着它的魔影,真可以称的上是无孔不入。几十年的魔音穿脑,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习惯于用它的那套语言和思维方式来认识问题,考虑现状,邪恶、狭隘而片面,却又自以为是绝对正确。毋庸置疑,敢于质疑者的下场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因而在重大问题上,不敢畅所欲言,反而噤若寒蝉,没有人对眼前的规律和事实、以及将来的后果能够负起责任来,所以,整个社会的未来走向才真正可怕。

现在,让我们理智地来看一看,几十年的教育,我们被塑造成了什么样的人。

首先,我们被教育着要坚定地热爱xx党,热爱党所领导下的中国,要坚信“没有xx党就没有新中国”,而不管其历史是怎样写下的:多少次全民性的谎言和欺骗;多少强行掠夺全民财产的各种政策;多少次在各种帽子下灭绝人性的大批判;如何彻底的毁灭了传统文化和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理性,如何利用斗争、饥饿、人身侮辱等各种方式剥夺人的生命与尊严,甚至直接進行的屠杀;如何追求畸形的经济发展彻底毁坏了社会环境、生态环境,危及子孙……都要坚信这些都是现象,是失误,不能代表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这些被揭示出来的种种令人怵目惊心的现象,只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对党的攻击,所以要自动过滤,要更加坚定的站在党的一边,与党保持政治上、思想上高度的一致,认为这是历史发展中在所难免的,是应该付出的代价,是理所应当的,不仅自己要心甘情愿的认同,还要“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让大家也要多看好处,少看坏处。如果什么时候党觉得自己错了,予以平反,進行经济补偿或提升地位,要感激涕零,知恩图报,不仅不能有丝毫的怨言,还要为此对党歌功颂德,以彰显党的大度、无私。此后,要自觉的把所遭受的痛苦和不幸忘记,只有党赐予的“美好”生活是真实的,“党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痛苦和委屈都是暂时的,不应该记在心里,也不应该传之于后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反思历史,要“团结一致向前看”。所以,被定性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在新一代人思想中成为一句虚话,如何史无前例,如何浩劫,血写的历史和一次次心灵的拷问,被淡然地抹去了记忆。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那么,主动让历史忘记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掩盖和欺骗,意味着党是不能被怀疑的,党的绝对领导权是不能被动摇的,同时更意味着心虚和胆怯。

其次,我们被教育着不要问“为什么”,而要经常问“怎么做”,决策权永远是党的,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对党的决策不要有任何怀疑,“党叫干啥就干啥”,即使党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以无知者无惧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干着破坏天地规律的大坏事,上演着大炼钢铁、大放卫星的闹剧,也要坚定不移地沿着党指引的道路勇往直前,“时刻准备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力争做党的劳动模范、先進生产者、三八红旗手和优秀党员,要把党的事业作为自己追求的人生目标。仔细看一看,这一顶顶的桂冠都是奖给好“奴才”的,没有一个是鼓励和引导人们独立思考、判断正邪善恶的。古人讲知行合一,在充分认识了事物间的规律后才能去做,这样才能尽量避免好心办坏事,可是,我们已经被剥夺了提问和思考、认知的权利,留给我们的只有“做”的权利。我们被“光荣地”称为“不朽的螺丝钉”。随意安放的“东西”,当然是用不着思考的。

第三,我们被教育着要自觉的把生命献给党,我的生命与天地无关,与爹娘无关,爹娘只给了我这个肉体,党才是我“亲爱的妈妈”,是党“用甘甜的乳汁把我喂养大”,党的话要时刻牢记在心,小时候要做党的接班人,青年时要做党的后备军,最终要成为党的队伍中的坚定一员,要坚持用党提出的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别管什么“真理需要坚持,而谎言永远都在变化”的老话,哪怕党的理论、政策、观点前后矛盾,甚至截然相反,也要跟党一起“与时俱進”;要保管好党的财产,哪怕一只羊(龙梅和玉容的故事)、一根电线杆(金训华的故事),也远远地重于自己的生命。xx党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短暂的一现,而人的生命却要和它绑在一起,人的生命要长远的多啊,我们都知道人也是由分子、原子、夸克、中微子等无限微观粒子构成,肉体的死亡并不代表构成你生命的原子以及无限微观粒子的死亡。古人说“人体是个小宇宙”,在人生命的微观,同样有一个从无限微观到表面物质身体的构成过程,这个过程和宇宙一样久远。我们现在都知道克隆人,人的头发、指甲、皮肤的每一个细胞在微观下都是一个人的完整形象,那么,原子的你、质子的你,还有更微观的你就不是你的形象了吗,就不是你整体的一部分了吗?生命的整体从无限微观到你的表面,都包含在内,而xx党只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小小的部分,无论从时间还是从空间,都远远无法和人的生命相比,人的高贵而久远的生命怎么能给它呢?世界中所有的政党,都只是大家聚在一起做成什么事,没有哪个政党要求别人发誓,将自己的生命献给它和它的事业。

第四,我们被教育着要盲目地迷信xx党的说教,不要有自己的思维,不要有自我判断问题的能力,党说没有神就没有神,党说是迷信就是迷信,党说不是科学就不是科学。“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党不让说的话坚决不说,党不让做的事坚决不做,党不让看的书坚决不看,党不让听的话坚决不听,党不让想的问题坚决不想。谁认为党有错、谁批评了党,戳到了党的痛处,使得党雷霆大发,党认定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党认定的同志就是我的同志,党不喜欢谁我也不喜欢,党说谁不好,谁就一定不好,“对待同志要象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象严冬般冷酷无情”(雷锋的话),斗争是残酷的,是你死我活的,任何被当作敌人的人,都要从精神到肉体予以彻底消灭,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一句话,敌人不是人,是消灭的对象,即使他是你的父母、亲人、朋友,也要批倒批臭,不仅要坚决地“划清界限”,还要“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孔子、孟子这些圣哲先贤们也曾这样被体无完肤地批判过。多么血淋淋的宣告!哪里有一丝人性的宽容!这时我们忘记了相生相克的理,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存在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了对立面,你又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你的存在正因为有了对方的存在,才显示出你独立的价值,阶层与对立是不可改变的规律,那种妄图消灭阶级的幻想,消灭所谓的被视为敌人的对方,都根本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大家可以想一想,世界会是一维的存在吗?那样的世界会是一个稳定的世界吗?

如果你还有自己的思维,还敢于提问,甚至还敢于对照自己所走过的这十几年、几十年的路,你会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呢?我想,最起码你会知道自己思想中那种深刻的奴性心理、恐惧心理来自于哪里了吧?那就是五十年的党性教育在你心中刻下的烙印!

任何一个经过文革前后历史的人对这些言语都不会陌生,当然在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各种颂歌中听到这些语言。五十年的历史,我们所受到的教育,不是人才的教育,而是奴才的教育,不是人性的教育,而是党性的教育,这里只有党徒的标准,哪里有你作为人所应当遵从的向善的道德规范呢?所以才使社会堕落到今天这样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几乎每个人都不再对自己的言行严格要求,谨慎诚敬。假话随口而出却觉得很是自然,因为这是党性的要求。党性就要求我们不要说自己想说的话,而要说党叫你说的话。我们被教育着不是对自己、对自己探索真理过程中所走过的道路负责,而是对党负责,党就代表着国家,党就代表着中华民族,党就代表着整个社会从物质到文化的发展方向和全体人民的利益(三个代表),党就是真理,此外别无真理。多么狂妄!多么肆无忌惮!天地对人类的养育之恩被抹杀的一干二净;“没有抽象的人性,只有具体的阶级性”,所以,人性中的真诚、善良、宽容、忍让被虚假、斗争、仇恨代替了;“道德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是为社会生产力服务的,什么样的生产力就需要什么样的道德”,具有“真善忍”内涵的道德不再是判断问题的不变标准,而是下降成了服务的工具,被随意歪曲和使用,道德也在人们的思想中消失了。

今天有多少人一提起道德,就认为道德是虚假的、伪善的,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这个观念是谁给灌输的?法律虽然是强制的,是刚性的,但却是滞后的,这就决定了法律永远都有漏洞可钻。执法的人如果没有任何善恶的区分,没有任何道德的观念,没有自我约束的能力,那么,执法者和当政者就会是破坏道德、破坏法律、破坏社会的最为突出的力量。他将利用手中的权力和武力,利诱、裹胁着人民服从于他,今天的社会不就是如此吗?还有多少人能坚持自己做人的准则而不向强权、利益低头?还有多少人坚持说真话而不说假话?而五十年的邪恶的党性教育,也真的使许多人失去了判断问题的标准,分辨不清真假善恶,已经没有了作为人所应该坚守的真诚、善良、道义,这样的人只能在最后的同流合污中永远的丧失了自己。这样的社会,其趋势如何,明眼人看的都很清楚。xx党的历史已经证明了它反天反地反规律、反人性、反道德、反文化的邪恶属性,“人不治天治”,天亡xx党,已经是历史的必然。但是与历史上一家一姓的朝代更迭不同,那时的改朝换代,只需要当政的这一家一姓为自己统治的历史负责,如唐朝为李氏,宋朝为赵氏,而xx党却是由众多的人民组成,其中甚至包括未成年的孩子。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无权决策,无权听政,甚至还曾处于被迫害的角色,但你一旦加入其中,就被它强硬的视为其永久的一员,不管你是否因为年龄的限制而表面上离开了它的组织,因为你在加入时已经对着血旗向天地、向xx党发过毒誓,要成为它的“接班人”、要成为它的“后备力量”、“要把生命献给它”。这时,个人的选择就显得极为重要,对你来说,要找回自己,成为自己,摆脱为xx党殉葬的结局,必须首先从xx党的少先队、青年团和党员的党徒组织系统中脱离出来,用自己的善良、正义和真正自己的判断,向天地、向社会、向历史和未来证实你自己,清楚的宣布正式退出邪党的系统,摆脱他的控制,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党性思维和邪恶烙印,唯其如此,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你才能真正为自己而存在!仰观苍穹,俯察大地,你的视野才能跳出党性的樊笼,你才有机会看到未来,看到整个世界的真相。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