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选读:《帝范》阅武第十一

天使


【正见网2007年03月31日】

编者按:本网站发表了由李剑同修写的“《帝范》─盛世明君唐太宗的治国之道”系列文章,由于该同修被严重迫害致残,该系列不能继续。另有同修开始将原文译成白话文,但是不能完成“评析”部分。如有同修能协助完成“评析”部分,请将来稿寄正见编辑信箱(editor@zhengjian.org)。

原文:

  夫兵甲者,国之凶器也。土地虽广,好战则人?;邦国虽安,亟战则人殆。?非保全之术,殆非拟寇之方。不可以全除,不可以常用,故农隙讲武,习威仪也。是以勾践轼蛙,卒成霸业;徐偃弃武,遂以丧邦。何则?越习其威,徐忘其备。孔子曰:不教人战,是谓弃之。故知弧矢之威,以利天下。此用兵之机也。

译文:

军队和武器,是国家用来制乱的工具。即使一个国家领土广大,如果喜好战争,那么人口就一定会减少;尽管国家的秩序安定,但如果频繁发动战争,那么民众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人口缺乏就难以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国力削弱就难以抵御敌寇的侵犯。对于战争,既不能没有,也不能常用,所以作君主的要在四季农闲之际,讲解和演习军事和练兵,一定要做到有备无患。所以越王勾践对张腹而怒的青蛙表示敬意,因而鼓舞士气,取得了伐吴的胜利,从而开创了霸业;而那个叫徐偃王的诸侯,只知行仁义之道,不懂得以军事作为防备,结果终因武备松弛而丧失了国土。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勾践明白战争的意义,而徐偃王却忘记了武备的作用。孔子说:不预先教导和训练百姓,临到不测之时,才急急忙忙驱赶他们去迎战,这叫做白白地把人民丢给了敌人。所以,只有真正明白战争与武备的意义,才可以拥有天下,这就是战争的作用。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