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选读:《帝范》赏罚第九 

天使


【正见网2007年03月28日】

编者按:本网站发表了由李剑同修写的“《帝范》─盛世明君唐太宗的治国之道”系列文章,由于该同修被严重迫害致残,该系列不能继续。另有同修开始将原文译成白话文,但是不能完成“评析”部分。如有同修能协助完成“评析”部分,请将来稿寄正见编辑信箱(editor@zhengjian.org)。

原文:

  夫天之育物,犹君之御众。天以寒暑为德,君以仁爱为心。寒暑既调,则时无疾疫;风雨不节,则岁有饥寒。仁爱下施,则人不凋弊;教令失度,则政有乖违。防其害源者,使民不犯其法;开其利本者,使民各务其业。显罚以威之,明赏以化之。威立则恶者惧,化行则善者劝。适己而妨于道,不加禄焉;逆己而便于国,不施刑焉。故赏者不德君,功之所致也;罚者不怨上,罪之所当也。故《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此赏罚之权也。

  译文:

  上天养育万物,就如同君主统治百姓一样。上天是以寒暑有序,阴阳调和作为德行,君主应以仁德和慈爱作为本性。寒暑如果调和,四季就不会流行疾病和瘟疫;如果风雨违反时令,则四季之中人们就会挨饿受冻。君主如果以仁爱对待黎民,那么百姓的生活就不会困苦;而如果颁布的法规制度不适宜,则政务就会不顺并有过失。预防发生祸患的根源,是使百姓不去触犯法律;为百姓开创利益的根本,是使百姓们各务其业。明令刑罚用以威慑百姓,彰显奖赏用以教化百姓;威慑的力量如果形成,做恶的人就会感到畏惧;教化得以实行,行善的人就会受到鼓励。有的人虽能顺应君主,却有伤于治国之道,那么就不能给他加官進禄;有的人尽管不顺应君主,但他的意见有利于国家,就不能对他進行处罚。因此受奖赏的人不一定去感激君主,之所以受奖赏,是因为自己有功的缘故;受惩罚的人也不会去怨恨君主,之所以受惩罚,是因为自己罪有应得。所以《尚书》中说:不要偏于私情,也不要结党营私,那么君主的事业就会畅行无阻。这就是赏罚适度起到的作用。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