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学生时代的修炼点滴

晨光


【正见网2007年02月10日】

我的这篇只是对我修炼片断的一些回忆,希望能够给现在处于学生时代的大法弟子一点帮助。同时大学毕业以后,由于不注重学法有很多的教训,希望大家能够引以为戒,珍惜现在的机缘,完成史前大愿,踏踏实实的走完最后的证法之路。

一、高中时代

我是在九五年九月得法的,那时刚上高中二年级,读的是省重点高中。在那个时候,考大学不象现在来得容易,要想考一个好的大学更是很难。那时每个重点高中学生的梦想就是能够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我们有几个同年级的同学,都是在那时得法,时间上比较接近,真的是“俩俩相继而来”呀。得法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那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学生学习和学法、炼功的时间比例问题。

那时学生都是拼命地学习,哪怕是一点时间也要用来学习,早自习7:30就开始,晚上7:30才放学。周六、假期还要补课。放学后还有很多作业和课外练习。真是比上班的人还累,还忙。学校因为是省重点高中,更是要一切以升学率为根本,对学生的学习抓的更紧。

刚得法的时候我们还是停留在感性的认识中,就是觉得法好,《转法轮》(书好不容易才请到,因为当时书很少)是每天都要看的,而且喜欢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老师的讲法录音。但是老师的录像、录音当时还没有大量发行,那时洪传大法主要是在公园里炼功,还有人租用礼堂播放师父的九讲录像,然后有学员教功这样。那么我们这几个同学,一听说哪有礼堂要放师父的讲课录像,那都是一定要去的,尽管有时晚上下自习后到了礼堂可能老师半讲课的时间过去了,可是我们依然去听,觉得能够看到老师的样子,听到老师的声音就是非常大的幸福。而且我自己能够感觉到在另外空间的一面飞速的改变着。同时师父在讲课中的各种现象,也都有所体察,比如天目、法轮、周天等等,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使我更加坚信大法修下去。这样在半年中,我陆续参加了七、八次这样的学法班,基本上是跑遍了整个城市了。我们的这几个同学由于大量的学法很快的提高上来,逐渐的没有了初期的感性认识,踏实的修炼起来。

那时我是住校生,每天早上起来,到学校对面的公园去炼功。这时我的班级上的同学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每天早上炼一个小时,晚上也不怎么见你学习,还总看法轮大法的书,会不会影响学习呀?但是我一心都在学法上,也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别的同学的想法,他们的想法都是我后来才知道。但是后来我们的实际行动说明了,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

那时我和我的几个修炼的同学,对于学生的学习和学法、炼功的关系方面,认识还是比较清楚的。主要原因现在想起来还是益于大量的学法,能够用法指导我们的修炼,在这方面没有走什么弯路。我们几个修炼的同学,转门针对学生学习和学法、炼功的关系進行交流,从法上体高。我们悟到学生就是我们的职业,那么老师说过:“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转法轮》)那么我们作为学生的时候就要学习认真,要端正学习的态度,作业要完成。但是要知道人的一生都是安排好的,要顺其自然,我们现在学习只是为了完成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考上什么名牌大学之类的。学法、炼功一定是第一位的。

而且要注意不要生出欢喜心。师父说:“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转法轮》)我们还要认真的对待学习,不要敷衍了事,不跟同学说一些怪话,比如学习没有用了,成绩天定了等等。从内心认识到学习知识是我们修炼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圆容好这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修炼心性没有做好。

由于心性把握好了,那么师父就给我一个很好的状态。那时我学习就有一个状态,当时也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师父给我开智了。一般学习时我都是正确的对待,静下心来,效率也非常的高。考试的时候,如果不会了,我一般不去绞尽脑汁去想怎么样去做,只要停一下,对自己说不要慌,想到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定好的,我该得什么成绩就是什么成绩,不强求。这样很多做题的思路就出现了。该考好就考好了。我也觉得挺神奇的。但是也没有过多的跟别人说我的状态,只是觉得我学习一点都不费劲。对于成绩也没有放在心上。举个例子来说,我在高三的一次模拟考试中,考了个第一名,平时在班级一般都是七、八名。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佛法无边,当心性提高后,就会有这个体现,一切都是在法中提高后的表现,也可以说都是大法赋予的超常现象。

高中都不太重视副科,也就是除了考大学需要之外的科目。而这些副科会有一些考试,一般学生因为不重视副科,都会打小抄。我认识到抄袭是不真的行为,从修炼以后一直到大学毕业从来没有抄袭过,不论这门课多难背,或多么有机会抄袭都没有做过,但是成绩却一直很好。

那时我们几个修炼的同学在这方面的认识都是比较好的,也没有给学习造成太多的麻烦,当然还是有一些矛盾,也在这方面过关,可是也很容易就过去了。相反学习成绩都有所提高,学校、老师也反对过,但是看到我们的成绩没有影响,也就没有在这方面过多的干扰,开创了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

后来大家在洪法上也都做了好多,比如在家的附近洪法、炼功,辅导新学员炼功,使新学员能够参与集体学法快速成熟起来,我们也经常集体学法,做了弟子应该做的。当毕业的时候我们都考上了大学,家长和老师都比较满意。

现在想起来同学那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现在有些同些因为坚定修炼,被迫流离失所,有些下落不明,大学的学业都没有完成。但也有做的不好的,有因为宣传不信的,也有迫于压力走不出来的。也跟他们交流过,真想跟他们再说一声,大法给了我们那么多,体会了那么多超常的现象。“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这可是极其珍贵的,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转法轮》)不要失去机缘呀。

二、大学时代

我以一个比较好的成绩考入了东北的一个大学,那时大法在全国洪传,在哪里都可以找到炼功点。我到了大学的第二天早上,就在对面的公园里找到了炼功点,就开始在大学阶段的集体学法和炼功。

我们大学里一些修炼的同学,我们经过商量,为了更好的洪法,就把集体炼功的时间安排在中午,地点就在宿舍和教学楼之间的一个小花园里。主要是为了更多其他学生可以看到大法,使有缘人能够得法。这样整整两年无论春夏秋冬,从未间断过,一直到7.20才停止。

到了大学学习压力不象高中那么大了,这样我学法、炼功的时间更多了。但是根本没有影响我的成绩,在大一、大二我的成绩一直很好,也多次获得了奖学金。

在4.25之后的一、两天,我听一个同修说有些学员到中央去反映情况了,原因是一个科痞“何祚庥”在杂志上造谣、陷害大法,有些弟子去找杂志社说明情况后,还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抓了大法弟子。我想到大法这么好,被无端的造谣。我一定也要去北京反映情况。

我把所有的生活费取出来,买了一张去北京的飞机票,这样身上就没有什么钱了,但是我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我想一定要赶快去北京反映情况,早点去掉他们对大法污蔑的影响,还大法清白,孤身一人就出发了。可能也有很多同修知道了这个情况,我在机场就碰到了几个大法弟子,我们就一起到了北京。当我到了北京才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的大法弟子已经被释放,而且相应的负面影响也消除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样在几个同修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学校(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钱了)。经过了这个事我感觉到了,很多人对大法不明真相,所以从那之后,写了很多信给中共的领导,说明大法的情况。那时打印机也不普遍,我都是自己手写的信,尽管很累,但是觉得很值得。觉得如果中共能够认识到大法好,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一直以来大家都是在洪法,经常周六、周日在街道两边集体炼功,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线。从那之后大家更加重视洪法了,几乎每个周末都去洪法。使更多的人,能够从正面认识大法。

在六月的一天,我和同学在食堂吃饭,食堂的电视正在播放一个新闻。里面说的大概是“从来没有限制炼与不炼的自由”。坐在我旁边的同学,看到后高兴的跟我说“这下你可以放心的炼功了”。我也很高兴,以为中共真的改变了,可以自由的炼功了,中共也做了保证。其实后来才知道,我又上当了,它根本没有任何改变,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在欺骗人民,在7.20之后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

7.20的时候是放暑假在家,当得知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多月以前还在信誓旦旦的说“从来没有限制炼与不炼的自由”,可是马上就改变了立场。简直比流氓还要流氓,一点都不守信用。我马上去了省政府门前去说明情况。当我到的时候,发现已经来了无数得知消息的大法弟子,还有从其它城市到省城来的弟子,都是来反映情况的。

过了一会就有恶人开始用大喇叭开始诋毁大法,我们去跟他们说明情况他们说也不听。之后他们就叫来警察、武警,一车一车的把大法弟子推上去,我被拉到了一个体育场,在这个曾经开过冬亚会的体育场里,已经装满了大法弟子。由于人实在太多了,他们找家里人来登个记,就把我领回去了。之后家里人就把我看起来了,怕我去北京上访,他们都是历过文革的人,都被吓坏了。但是我依然跟他们表态,坚定修大法。

回到学校后,见到了往日的同修,他们也是忿忿不平,认为中共的手段太流氓了,但是我们都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从那以后,我有空就会写信给中共的领导,希望他们停止迫害,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结果,迫害依然继续。

到了2000年底,我大四了,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可是看到迫害一直很严重,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要去北京正法!在这一年多自己的认识也是逐渐提高,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以及证实法的重要性。我踏上去北京证实法之路,那时自己的念头很正,就是为了证实法,也从来没有把邪恶的镇压当回事,很顺利的就到了北京。在天安门打出了横幅,那时每天有无数的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法,一会就会有一车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到北京周边的劳教所。我在车上由于写大法好的字被恶警打的鼻血直流,可是由于师父的保护,我根本一点都不疼。

被遣返回到当地拘留所之后,被非法拘留了15天。那时听到里面的一些犯人说,你们法轮功的人来的太多了,每天都会有几个。而且对大法的弟子都很友好,也都知道了一些真相,环境很宽松。一个有缘的人,因为打架被关了几天,经过我们跟他讲真相后,他对大法表示的兴趣想学,我出去之后还见过他一面,送给了他一本《转法轮》。一天在拘留所里面的电视看到了,一个盛大的大学毕业生的招聘大会的报道,很多大公司都去招聘,而在名牌大学读大四的我,完全可在这里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可我却被非法关押在那里,这时心里也很平静,觉得这一切非常的值得,因为证实法比什么都重要。

因为不写“三书”,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了。我同样不写“三书”,不能给自己留下污点,同时也悟到坚决不向邪恶妥协,信师、信法。因为家里人的努力过了15天后,我就回到了学校。后来知道是家里人帮我写了“三书”,我之后发表了严正声明,不承认他们的做法。而我的学校另一个跟我同一届的同学,却被非法劳教,至今下落不明,后来在明慧网上看到消息,被折磨的满身是病。而其他大学修炼的同学也因为坚定的修炼大法至今没有音信。还有我们学校的教师,也因为去北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还有一个退休的教师,被非法迫害致死。

当我回到学校时离期末考试只有7天的时间了,而其他的同学已经复习了1个月了。面对七、八科的考试我想复习吧,该是什么成绩就是什么成绩,不要执著。而且那时还经常同几个其他学校的同修去各个学校发传单,到书店里面发真相材料。真正复习的时间根本不到七天。最后考试的结果出来,我都通过了。同学们都觉得我很厉害,其实他们哪里知道,都是法的威力。我也成为了在大学期间仅有个几个没有补考记录的同学之一。
后来我毕业后,就去了以前随便签约的一家公司去工作了。

三、后记

工作之后,由于不重视学法,证实法的事做的也不好。渐渐的做了一些错事包括在工作中钱财方面的关,男女之间都做过很多错事。我也深深的感到对不起大法,想早些振作起来。同时也感觉到师父一直到慈悲的等待我做好,一次一次的点化我。

去年,我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彻底的觉悟了,从新跟上了正法的進程。也感觉到师父把我以前的功全都替我封存起来,现在又全都回来了。证实法的事也是做的很顺利,当然这几年我有很多的遗憾,我要保持正念,赶快弥补。同时也跟师父保证,排除邪恶干扰,做好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间,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不愧对宇宙中的第一称号――“正法时期大法的弟子”。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