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六么序 (选自《李太白贬夜郎》第一折)

岁 寒


【正见网2006年09月10日】

[仙吕] 六么序

王伯成

何时静,尽日狂,
但行处酒债寻常。
肩尽黄粱,典尽衣裳,
知他在谁家里也琴剑书箱!
这酒似长江后浪催前浪,
洒歌楼醉墨琳琅。
笔尖儿鼓角声悲壮,
驱雷霆号令,焕星斗文章。

【作者简介】

王伯成,与马致远是“亡年交”。所作杂剧今知有三种,散曲现存套数三套,小令二首。另作有《天宝遗事》诸宫调,现仅存残曲。

【字句浅释】

仙吕:元曲宫调之一。六么序:曲牌的名字(原字为“吆”去口旁,这里用其异体字,读音都是“腰”)。解题:《李太白贬夜郎》一剧的故事梗概:李白到长安后受到唐明皇召见,醉草吓蛮书,赋词,由杨贵妃捧砚、高力士脱靴。以后又两次受召。他觉察出安禄山与杨妃有私情,预见安禄山将来必反,因此得罪杨妃,被流放夜郎。后来在江边饮酒徘徊,醉中捞月落水,龙王设宴招待他。这首曲选自第一折,剧情是:李白被召到金銮殿,乘醉写了吓蛮书,唐明皇赞赏之余,问他几时才不喝酒,他答道:“陛下问微臣,直到几时不吃酒?”接着就唱了这首曲子。静:指安静不喝酒。狂:指狂饮。肩:出售谷物。典:以物品质押贷款,俗称“典当”或“当”(读音“荡”)。歌楼:泛指寻欢作乐的场所。琳琅:本为美玉,这里指华美的诗词文章。鼓角:战鼓和号角,是古代军队中用来传号令的两种乐器,夜间则用来打更报时。焕:光彩、鲜明、显露的样子。

【全曲串讲】


问我啥时不喝?天天喝得发狂。
走到哪里都一身酒债也自觉平常。
卖尽了自己的口粮,典当完了自家衣裳,
就连我的琴、剑和一箱箱书籍也不知变成了谁的家当!
酒这东西啊,就象长江水后浪催着前浪,
洒向歌楼带醉涌出笔墨间满目琳琅。
在我的笔尖儿上,有军中的鼓角声声悲壮,
有驱遣雷霆的号令,有群星一样光辉灿烂的文章。


【言外之意】

这首戏剧唱词,通过李白的自叙,生动形象的表现了李白嗜酒如命、洒脱不羁、刚直不阿的性格,以及他强劲豪放的文章风格。

这首曲词不但写得很有气势和力量,还有其独到的细致、微妙的处理手法。比如李白说了自己卖尽口粮、当尽衣裳之后,不说自己把心爱的琴、剑和书籍也都典卖出去了,而说他不知道这些东西现在落到谁家里去了。这样不但避免了和前面的说法重复,而且从语言的幽默中表现了李白的开朗性格。同时,一个语助词“也”,又把李白心中隐隐的惋惜、难舍的微妙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又如“长江后浪催前浪”,是当时普遍应用的成语,比喻人生、世事的代谢轮换。作者在这里却借来描写“酒”,真是道地的李白式的夸张!而且把李白酒后文思潮涌、绝妙诗文随酒而出的事实极其形象生动的表达出来了。

另外,这首曲词也间接表现了李白在皇帝面前傲岸狂放的性格。从本剧同一折里的另一支曲子里,我们可能找到李白这些性格形成的部份原因。[鹊踏枝]:“欲要臣不癫狂,不荒唐,咫尺舞破中原,祸起萧墙。再整理乾坤纪纲,凭时节有个商量。”可见,李白对杨贵妃、高力士的态度,以及毫无顾忌的对皇帝说自己要尽日狂醉、醉了才有好文章,等等狂傲的表现,都是发泄心中愤慨的一种方式。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