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谢谢老大(二)

张春雨


【正见网2005年05月14日】

(三)

老婆为房子装修而忙碌,孩子为升学考试而忙碌,阳明还是坚持按部就班的学法炼功,给她们准备好饭食,收拾好里外屋。

她们昨晚都分别的心烦意乱。

先是孩子,在学习的间隙,躺在床上听着大人的说话,就极不厌烦的神情,然后,起身屋里屋外的走,紧蹙着眉头,抽抽着脸,梗着脖子。

后来是老婆,睡觉的时候说她实在是心烦,同时浑身刺痒难耐。

今早起床,阳明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就是心烦。

“是不是共产邪灵搞的?”

她说:“不是,那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那共产邪灵的干扰是什么感觉呀?”阳明问。

她不做声了。

她极力的保留那个毛xx的什么诗词在书架,他要给扔掉,她说啥不干。说是留做纪念。虽然自己已经认清了这个邪恶的流氓政治集团的真面目,自己也不再相信那些谎言,也不去崇拜那个中共的共产邪灵的鼻祖。但是,就活活的把一本多年保存下来的,爹妈给的东西处理掉,她接受不了。为了这本诗词集,他们争论了好半天。后来他写了两张正法口诀的纸条,偷偷的夹在了它中间。为的是灭尽其背后的邪灵附体,不许它再散发阴邪的物质出来。

“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

昨天一场东北风,吹来了很多的乌云,晚上下了小雨。今天还是浓云密布的天气,气温很低。

接着昨天的茬,他继续写下去。

(四)

抬腿钻進那个黑洞,眼前是板铺紧挨着洞口,‘脱鞋还是不脱鞋哪?’蹲在那里正欲行又止的犹豫之际,耳边响起了一阵低沉嘈杂的恐怖声音。

“爬,爬,爬!”这声音有如豺狼饿狗般。

于是,双手伏下,随着吆喝声,顺着板铺一直往前爬。到了铺的尽头,小心的把脚掉过来,放在地面。抬头一看,“哦?周围怎么一律熟悉的面孔啊。”

“你它吗老实点。”看到阳明不懂规矩的大大方方的自由的环视左右,不知是在哪里发出了这么一个声音。有两个家伙,看那架势好象还要动手的意思。

这个屋子前面是八九十公分的墙,墙上面是铁栏杆;从铁栏杆到板铺之间,是不足4平方米的空地。空地的右侧是水池子,左侧是个坐便器。从那个洞口到前面的铁栏杆也就不足9米,房间宽度大概是三米。板铺占去了一大半的长方形面积,板铺的两端紧紧的贴着两侧的墙,一头贴紧了洞口一侧的墙。

坐便器用厚厚的非常脏的棉垫子盖住。一个光头的家伙昂首挺胸的坐在上面,拿出一副放荡不羁、蛮横霸道的架势,冲着阳明冷笑着。

“怎么進来的?”

“炼法轮功。”

“哦,法轮。兜里有钱吗?”

“没有。”

“没有?来,翻翻他。”

过来两个家伙翻阳明的衣兜,里里外外的翻。类似钱一类的纸张等东西一概没有搜出来,只搜出了一枚铜质的五角硬币,他们没要,又留在了阳明的夹克内兜。最后搜出了一个小瓶的大宝擦脸奶液,他们递给了秃头。

“哈哈哈,真它吗好。啊?你们说说,我想什么来什么,这玩艺都来了,咱们这屋真富有。这两天我正犯愁我脸起皮哪。”

秃头说得摇头晃脑,不知不觉站起来了,一边摸着自己的脸。

阳明刚刚進屋不久,就是午睡的时间了,他也学着那些犯人的姿势,把一只胳膊蜷曲起来,枕在脑袋下,侧着身子睡觉,身上什么也不盖,大家紧紧的挨在一起,也就不觉得怎么冷了。大伙的脸都冲着外面铁栏杆的方向。里头是那个秃头和几个打手,那是特权阶层,可以自由的姿势睡觉。但是,他们的自由是不允许大家看到的,所以,其他人只能把头掉过来,冲着铁栏杆方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