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信 在修炼救人的路上奋起直追

遂华玲


【正见网2024年07月08日】

师父帮我净化身心

我今年七十八岁,独居。未修炼之前,患有肝炎、心脏衰弱,人又黄又瘦,就连耳根都是黄的。那时我的脾气也很急躁,如果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易动肝火。一九九九年六月,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大约炼了一个多月后,身上所有的病都不药而愈了。几个月后,师父又進一步给我净化了身体,我的下身流岀了许多血块儿,至少有一盆子。从此,我的身体一下轻松了,脸上白里透红,皮肤变的细嫩,精神十足,整天乐呵呵的,没有烦恼,脸上常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一次做了个非常清晰的梦:梦见自己摔倒在一个坑里了,自己觉的一点不疼。一看,自己摔在了师父身上,感到很温暖。只听师父说“快爬起来,快走!”我悟到是自己掉到迷中来了,很多痛苦是师父帮弟子承受了,心里充满了对伟大师父和大法的感恩。如今,二十五年过去了,近八十岁的我,脸上的皱纹很少,皮肤仍然白白的、细细的,身板结实、硬朗,这都是大法与师父赐予弟子的绵绵福泽。

送资料遇险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我修炼一个多月后,中共就开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了。虽然我还是一个初入门的新学员,但我对大法很坚定,即使是铺天盖地的打压也丝毫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和意志。

有一次,天下着雨,我坐车去乡下为同修送资料,出场口时不巧碰到了我的表兄,我知道他是那个乡镇的邪党书记。我装着没看见,绕着他走,表兄却叫了三、四个便衣男子对我進行尾随跟踪。我上公交车,便衣也跟着我上了同一辆车。下了车,我趁雨大,又熟悉街道,很快甩掉了那几个跟踪者,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我顺利回到了家。为了安全起见,我脱下沾满泥浆的鞋袜、衣裤,把它们及时清洗干净、晾好。

当天下午两点钟,居委会的书记和主任来到我的楼下,大声问我:说你到某某地方去了,有人看见了你,还贴了标语。我镇定自若的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地方在什么方向。他们见问不出来啥,就转身走了。

向表兄讲真相

表兄由于听信邪党谎言,中毒很深,对大法犯下了大罪。得知他替邪党抓了多名大法弟子,干了很多坏事。据说,连他本队的乡邻都不放过。一年后,我表兄脸上长了三个血瘤,非常痛苦。我知道这是他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所遭的报应,也是神佛对他的警示。我想来到人世间的人,都是来得大法的,只是他们在人世中迷的太深了,忘记了下世的目地和初衷了。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到这个生命被邪灵毁掉。大法是来拯救众生的。因此,我不能袖手旁观,尽己所能让他明白真相。

于是,我与表妹约好去表兄家讲真相,表妹也欣然同意。我准备好了几个真相光盘,还有DVD机,准备背去放给表兄看。就在动身之前,听见家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他(指表兄)相当于一个“610”。我说暂时不去了,没有人说的了他了,当时就产生了畏难情绪。心想以后有机会再放给他看吧。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约上表妹背着光盘和DVD去了表兄家。他当时正在客厅里,见我们去了,表面上对我们还是很热情。当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他不想看光碟,就悄悄去关了电源,让我们放不成。我见此情景,也没有说穿这件事。但我想你关的了电源,却拦不住我的口,我不会白走这一趟。于是,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我又把一张预言交给他,可他很抵触,就是不愿意读。表妹接过来读给她哥听,他听后也不吱声。临走时我们劝他不要管这些事(指迫害法轮功),只有神才管的了。因为你是我表哥,才对你讲这些实话。后来,我与同修又去过几次,他就骂我和同去的同修。

虽然多次给表兄讲真相,没能扭转他的思想,也没能劝退他加入的邪党组织,但他心里还是听進了一些,只是因为面子的问题而不愿表态。后来我了解到,表兄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还是收敛了不少,之后就没有管迫害法轮功的事了。因此,他脸上的血瘤既没有继续恶化,也没有消除。只有他从心里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并彻底与之决裂,他的身体才会有明显的变化。

利用团年宴救度有缘众生

二零零零年腊月的一天,我兄弟要摆家宴邀请亲朋好友来家过年。去之前,我请做资料的同修给我准备好了三十六份资料,她把叠装好的资料及时给我送到了家。去时,我就把这些资料都带去了,身上还放了几份。那天,赴宴的除了亲友外,还有市公安局的、体委的以及市委当官的人也被邀请来了。

就餐之前,我看见这些客人的包都放在兄弟家的一个房间里。我就走進去,把那些包的拉链一一拉开,每个包里都放上一份真相资料。但资料带少了,还不够发。

我与这些客人坐一桌。席上,我兄弟向客人们介绍了我与他是姐弟关系,并说了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这些人听了介绍后,都劝我不要炼了。我对他们说:我要炼,这个功法很好,能祛病健身。我学炼后,身体上所有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都不治而愈了。你们没学不知道,知道了,你们也会炼的。客人们听我这一说,就都不说话了。

用餐完毕后,客人们進了放包的房间,看见资料后,都在那里拿着资料认真的黙默看着。

不久,我在街上碰见他们,却没有什么印象,而他们却认出了我,见到我心里还很高兴。得知他们明白真相后,还保护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这是他们明白真相后作出的正义之举,我发自内心的替他们高兴。

两次闯病业关

第一次闯病业关

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我突然腰疼,睡下去就起不来,躺也躺不下,我就只好在沙发上睡了足足一个月。期间,我还是忍痛坚持炼功,没有间断一天。这事儿后来不径而走,我两个女儿也知道我身体不适的情况,她们就告诉了我当医生的弟弟,大女儿开车将我拉到兄弟的诊所。我对兄弟说:我不看。这(指腰疼)是假相,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我要是看了病,我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我的修炼)就前功尽弃了。那几天,兄弟正忙着准备去深圳,已经购买了机票,只待出发了。他听了我的话,也很尊重我的选择,我就和大女儿回家了。

回去后,我也不断的向内找,找到了这次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因为我老家地宽,山坡上栽种了很多树木。队里的会计认为我们不在家,他就占为己有了,为这事我对他耿耿于怀,对此产生了怨恨心、争斗心及利益心,都是执著心在作祟。认识到了,我就断然放下这些人心后,决不能让这些败物在我空间里存留。随即,我的病业假相很快就消失了。从此,再也不怨恨这个会计了;利益心也坦然放下了,也不再与他人争那些身外之物了。

兄弟到了深圳之后还不放心,打来电话寻问我所谓的病情。我告诉他:你还没到达深圳,我的病就康复了。兄弟听了很放心。自那以后,身体再有不适的情况,家人都不再劝我去看医生了,因为她们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伟大。

第二次闯病业关

二零零四年元旦,侄儿开车来接我去他家吃饭。到他家后,看到他家凉台上种了很多鲜花嫩草,客人们都在那里观赏,我也走过去。不料脚下一滑,整个身子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就把左手臂和左肩膀摔伤了,手痛的抬不起来,客人们见状赶紧把我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扶起来。我兄弟对众亲友说:别耽心,她是炼功人,她有神管。大家听了,都没有吱声。饭后,兄弟和侄儿开车把我送到楼下。兄弟不放心,说要扶我上楼。我说不用你们扶,我自己能上去。之后,父子俩就回去了。

回去后的前三天,我的左手臂和肩膀疼痛难忍,不敢触摸,晚上入睡不敢脱小袄,我就和衣睡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疼痛就开始慢慢缓解。早上晨炼时,左手臂抬不起来,我就用右手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白天照常买菜做家务。左手也能剥豌豆壳了,十多天后,左手能拿住菜了,逐渐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了。后来,就逐渐康复如初了。

结语

两次出现病业,我都没吃药、打针和敷膏药,都是靠信师信法闯过来的,让我及亲友再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奇,也让我对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在未来修炼的路上,我还要更加坚定正念,学好法、炼好功,不论遇到多艰难的事,我都要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走到底!

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救度!

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