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就不相信?

林申


【正见网2024年05月18日】

看不见就不相信?

中共篡政之后,邪党编造的无神论、进化论谎言彻底的毁坏了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无神论害得一些人不敬天地神灵,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从而无恶不作,使人道德更加沦丧。因而招来了瘟疫及各种天灾人祸,使人得各种奇奇怪怪的病还不自知。写出几个真实事例,希望能启迪受无神论毒害因而看不见就不相信的人认真思考。在淘汰人类的大灾难即将到来之前,快找大法弟子了解躲过灾祸的秘诀,有个美好的未来。 

半碗水里知人世

二零一七年冬初的一个周末,外孙女一进屋就告诉我她的新鲜事。她说:前天我和同学及同学的爸爸去了某寺院。那天大约凌晨四点多,我们就到了寺院。进到一个房子里,寺院的住持说,他早就在等候我们。同学的爸爸和住持相互问候,并给住持介绍了我们俩。住持就招呼我们三人坐下。

住持走过去上好香,便端着一碗水走到我们跟前,在我们每个人的头顶上稍停留了一会儿。住持放下碗,就对同学的爸爸说了一些与他有关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和同学静静的听着。不大一会儿,住持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大意):你的头上有一道光圈,体内黑气很多,如果没有光圈的保护,你的生命很危险;你爸家祖辈上还不错,就是因为在清朝时,老祖先有杀人罪过,才使得你们这几辈人的家境衰落;住持还说:你爸与别人一起把一个婴孩丢弃了。住持问我:你家谁练气功?我看到了功柱。我回答:我姥爷。住持又问:练的什么功?孙女说我那一阵就像没睡醒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回答说:我不知道。

女婿说:那寺院的住持讲的我们家的两件事是真的。我听父辈说,祖上当时在我们本地是个很有本事的人,有一点名气。不知为啥杀了人,就被当时的官府抓去斩首示众,据说当时影响很大。第二件事如果住持不说,我早就忘光了。那是计划生育搞的很凶的时候的事。记得我那时在外地上学刚放假回家,大哥找到我说:你嫂子生了一个女孩,嘴唇有个豁豁(即兔唇),长大后也是个麻烦事,我决定不要她了。我找了一个人,你陪他去把孩子丢到火车上就行了。我那时年轻不懂事,碍于情面我没说啥。第二天,那个人抱着孩子,我俩一起坐上火车,坐了几站看列车上人少了,就把孩子放到座位上,我们就回来了。现在看来,真是干了件大坏事啊!看来做坏事一般人不知道,但有功能的人知道,老天爷知道。

瞅病老汉

甘肃省天水有个“卦台山”,位于天水市麦积区渭南镇西端。相传这里为中华人文始祖“伏羲”仰观天,俯察地,演绎八卦,教化众生之地。每年古历正月、五月,四面八方的华夏儿女和海外知名人士,港澳台同胞齐聚卦台山,参加祭祖活动,场面十分壮观。(详情可自行去网上查询)

卦台山下有个吴家村。在六十年代,村里有个在当地很有名气的“瞅病老汉”。他大约出生于一九二零年左右,身材魁梧,待人和善。他的儿子于一九七零入伍,在新疆某部服役。服役期满被部队提为干部,后转业地方工作,现已退休。

那时的人没有现在的人病多,但得病还是要花钱受痛苦的。一般头疼脑热的病不找“瞅病老汉”,凡是治疗效果不明显或一些慢性病反复发作的,都去找他或请他到家里来“瞅病”。因为他“眼净”(方言:即有“特异功能”),知道病人得病的深层原因。他“瞅病”的方法很简单:他对着病人静静的瞅一会儿,然后他就告诉家人:扎个草人,用几种谷物(粮食)放在什么地方;用不同颜色的纸剪成人的型状或马(或其它动物)的形状放在某地方。同时要烧香祭典。不同的病用不同的方法。他说:“过搅”(方言:即干扰)除了病自然会好。除“过搅”就是排除另外空间使人得病的原因。按照他嘱咐的方法去做,大多数人的病很快好转或不再吃药就痊愈。这与道家在低层次治病采用的方法很相似。他看病不收钱,也不收任何财物。连留吃饭一概都拒绝,看完病就走。深受当地乡亲们的喜爱。许多人不知道他姓啥叫什么名,但一见到他就知道是“瞅病老汉”。据熟知他的人说,“瞅病老汉”的前一世祖籍是河北某地人,现世家里都有谁等情况他都知道。

打麦场上的“小伙子”

小麦收割打碾后这段时间,天气炎热农活也很少,正是农民养生休息的时候。每天晚饭后,村民们都陆陆续续来到打麦场乘凉、拉家常。打麦场平坦,周围有树。场的边上有几个很高的麦草落(垛),那是给牛、骡子准备的一年的草料。

乘凉的人很多,年纪大的都坐在麦草上,我们小青年都站着听大人们说话。那些大爷大伯谈论着如何种地、收割、施肥等经验。说笑中,有位老伯说:今年小麦的收成还能行,不知秋后种啥能增产,明年的小麦收成咋样?一位大妈说:问一下就知道了。那位老伯笑着说:现在不让搞这个。那位大妈说:没事,我来弄。那位大妈对着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说:你们谁愿意躺在这铺的麦草上?一个年轻人问:躺那儿干什么?大妈说:你躺下就知道了。当时有三个小伙子嬉笑着就躺下了。大妈说:别笑,把眼睛闭上,静静的躺着。只见那位大妈把手里的扇子向着那三个小伙子摇来摇去,口里不停地念着什么。不大一会儿,只见一个小伙子口里往出吹气,吹气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一口一口吹气他的胸部也随之起伏。这时人们都静静地看着,周围十分安静。大妈问小伙子:明年的小麦收成咋样?秋后种什么庄稼收成好?那小伙子都做了回答。问完后,大妈又把手里的扇子向那个小伙子搧来搧去,口里小声地念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那小伙子就像熟睡样子。稍待了一会儿,大妈就叫其他小伙子把他叫醒。问他:你刚才干啥来?那小伙子说:我睡着了。周围的人哈哈大笑。看见大家笑个不停,小伙子看看自己左右和身后,没有发现什么可笑的事,他诧异的问:怎么啦,你们笑什么?他的伙伴就笑着说了他刚才的经过。小伙子说: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啊!

教室里的“陌生人”

记得那是冬天的一个凌晨(大约五点多),我起床后便去学校,一路上我没有碰到一个人。推开校门,校园里很寂静。那时学校还没有电灯,进了教室也是黑乎乎的。借着外边的月光,我找到自己的桌子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了。这时我意识到自己来学校太早了,感到很寂寞,盼望来一个同学多好啊!不大一会儿,就听见教室里出现“咚、咚”的响声。因我的课桌在教室的右排偏后一点,我就回头向左一看,教室的门闭着没有人进来呀。随着“咚、咚”的响声,当我的目光慢慢地移到前边第一张课桌时,看见桌子上趴着一个人,就像睡觉那样的姿势。上身穿着白底色又有浅色图案的棉衣,下身穿深色的裤子。我思量:我们农村人没有这样穿衣打扮的,像是个女的。再仔细看,她趴在桌子上,头枕在两个胳膊上,将课桌往前一推,就响一声。再将课桌往后一拉,就响一声。原来“咚、咚”的响声是课桌腿落地时碰撞地面的声音。这时我感到很害怕,立即起身从教室后边的门跑出去,以最快地速度逃离学校。

跑出学校约二百米临拐弯时,我朝身后一看,没有发现有人或什么东西。这时我“哇”的一声哭了,紧张的心情有所放松,跑路的速度也减缓了。回到家里我把刚才的情形给父母诉说了一遍,父母安慰了我一番,叫我以后不要起这么早一个人去上学。这时,月光渐渐暗淡,天麻麻亮,人们才开始起床。在家里待了一会儿,我就又去学校。进入教室里 ,大多数同学都来了。我向第一排桌子望去,那个“陌生女人”刚才坐过的位置上是熟悉的同学。可我的心里还未平静下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