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诉江案中保持正念正行

英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4年09月01日】

诉江案在英国已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在这一段时间里,起起伏伏,我从中学到了许多,也看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今天在这里我就和大家谈谈我的一点感受和认识。

一、 正念的威力

“诉江案”是在今天的人类社会全面走向败坏,在败坏的法律体制下進行的,无论哪个国家再健全的法制都是建立在败坏和变异的基础上的。因而,今天的人类社会是没有能力也不可能帮助正法的,所以在诉江案中,证实大法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和讲清真象的成度。那么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在遇到波折时,如何用正念来看问题;如何用正念去理解,去推進诉讼案,而不是把思路集中在如何从技术上解决问题。

今年5月在得知薄熙来要来英国时,欧洲诉讼组,英国弟子都希望能在英国起诉薄熙来,与律师联系之后,得知英国不可作民事诉讼,我心中很难过。在我知道消息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我宇宙的众生。当时我想如果不能在英国起诉薄熙来,就这样眼看着邪恶在这个空间逍遥,我将无颜再见师父,也无颜再见大家。我感到很难接受这种事实。这样想着,我就拿起了电话,开始和律师谈。律师一开始就说英国的法律不可以做这个案子,等等等等。等律师说完之后,我便开始讲起诉薄的重要性,它是何等罪大恶极,它迫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如果英国的民事法不能做,是否可以走其它的路。法庭是否受理,或警察是否能将它拘捕,那只是结果,但我们必须要先动才能知道结果。如果我们不动,就更不会有任何结果。我就这样讲着讲着,律师的想法开始变了。等我说完,律师同意了我的建议,决定以酷刑罪将诉状提交给伦敦警察厅刑事部。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了“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精进要旨》(二))。律师是在按照常人的思维做事,按照旧宇宙的法理做事。长期以来,我们在常人中也养成了很多看问题和做事的习惯。《转法轮》开篇就指出佛法修炼“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大法弟子就要不断的突破这个旧宇宙的法理。我们自己在法理上升华了,在人世间就会表现出推進, 就会带动着律师往前走。清醒的认识法是建立在对法和师父的坚信上的。

二、正行的重要性

有了正念,才会有正行。但是,保持正行则是修的结果,是心性高低的体现。我意识到诉讼的过程也是个人修炼的过程,是不断向内找去执著的过程。

从去年九月到今年六月是我自修炼以来最紧张的九个月,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时间上,压力都很大,再加上繁多的家事。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从一月到六月,我每周工作七天,跑4个不同的学校。晚上常常感到疲倦。在那几个月中,我也是第一次做不到每天炼5套功法。由于这种时间上的压力和不便,一度对律师那里放松了讲真象,从而处在了一种被动的局面,与律师的约会一次一次的被取消。我心里很着急,但却没有突破出来,忽略了诉讼的过程,即讲清真象的过程。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向内找,却没有一个质的变化。

六月份诉讼案有点進展时,我的欢喜心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心想可该有个头绪了。就这一丝不正的念头带来的就是律师的约会又被取消。第一次取消时,我心态还很平静,又约了一天。我天天发正念,担心约会被取消,结果第二次约会真的又被取消了。我的心开始有些浮动,但还是同意了,又第三次约了一个日子。然后又天天发正念,求师父帮忙不要让律师再取消约会。可到了第三个约会的前一天,律师的秘书又打电话来取消。这次我开始着急起来。我开始给秘书讲诉江案何等重要,虽然我在讲真象,可不是心平气和,而是一种抱怨的心态。这样讲真象,不但没有效果,反而适得其反。律师很生气。

事后,我很难过。心想我这块石头何时才能炼成金呢? 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无论有多大的压力都心不动呢?我深深感受到邪恶对诉讼案的疯狂。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它们都在看着,稍有偏差,它们就趁虚而入。同时,我也深深体会到,不但要有正念,重要的还要时刻保持正行。这就是层次的差别,心性的高低。不但要在法理上悟到,关键是要做到。“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哄吟》)。 我体会到正法中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心性表现都是旧势力的因素。而一切执著都出自于自私。自私则是正法的强大的障碍。

三、宽容的境界

宽容的境界是修出来的,是心性的直接体现。在与同修有不同见解时,能够包容,相信别人才是一种正法正觉的境界。而心急,觉得自己不被理解则不是无私无我的胸怀。这也是我要修去的一个执著。自己是否被别人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宽容、理解、相信别人,能够默默的去合作,去填补漏洞。这也正是我要努力做到的,努力去修的心态与境界,修炼修的就是境界。

最近在和一位同修交流时,谈到了我挣扎了很久但始终未突破的一个执著,就是我选择交流的对象。如果我觉得我和某个学员交流会有障碍,我就选择不去交流以避免冲突。这本身就给自己造成了障碍。先用自己的观念把别人框在框子里,再决定是否值得去交流。等到问题出现时,不得不交谈时,就又带着一种抱怨的心理去谈,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即便是自己再有理,效果也是相反的,因为出发点不对。与同修交流的目地不是去指责对方,或为了让对方改变成和自己同样的想法,而应是共同找出漏洞在哪,作为一个整体,应该怎样做去弥补漏洞。在我想通这点时,我似乎是第一次理解了“慈悲”的涵义。

我非常感激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让我悟道。感谢师父的慈悲和指点。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让我们大家作为一个整体真正的相互帮助,共同提高,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最后以师父的诗“无阻”与大家共勉: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2004年英国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