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催婚想到的......

黑子


【正见网2022年08月27日】

由于疫情被强制封闭”闲置“在家,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堂堂五尺男儿变成了大家“归锈”,每天只有“大白小白”们喊:“下楼做核酸了”,才有权利“出”圈放风儿,看着从电子门出来的蓬头垢面的同类们,大家都无奈的摇摇头,一句问候的话都懒得说。说什么哪?谁知道这种被饲养的日子何时结束?老北京人儿那上百年经典承传的“您吃了吗”也成了忌讳,谁知道下顿能不能吃上饭。家里就剩下长牙儿的几个“内蒙古”土豆儿,呲牙咧嘴的长成了“天线宝宝”,仿佛在搜寻人类生命的讯息。

父亲半躺在凉台的躺椅上若有所思的扇着扇子,很久没打理的头发,“怒发冲冠”散养着,吃炸酱面时得把胡子撩开个门帘儿,猛一打眼,以为京剧老生带的髯口正在候场。哎,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昨日在讲台洋洋洒洒给后生们讲着人生哲理,今天就出落成“游神散仙”、画地为牢仰望布满雾霾灰幕的天空,瞻仰、总结人生过往与履历的等喂食儿的“天蓬元帅”的亲戚。

“妈,还有吃的吗?我饿了”。

“地主家也没余粮啊,你赶紧上网把自己推销出去吧,上门入赘,只要能给饭吃活着就行,不用惦记我和你爸,我们俩人,大不了死在一起,也算是白头偕老、同归于尽圆满了”。满头银发的母亲,佝偻着问号的身躯在厨房翻找着食物。

“娘啊,儿臣可不敢造次搞对象结婚坑害下一代,共产党管着妇女子宫,您才生出我一个独生子,我都没有‘兄弟姐妹们’的权利,孤独一枝儿,感恩父母当年的不杀之恩留下我,老天保佑没被“8964”、没被“活摘器官”、全活全影儿活到现在,多么不容易,还是给我个感恩戴德的机会,孝敬二老健康长寿吧,恕儿臣终身不娶”。

母亲抬起头,推推鼻梁子上的老花镜说:“你爸能同意吗?咱家就到此结束、人生落幕了”?

“娘啊,中共体制下,结婚生子得冒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痛不欲生的危险。您准备好了吗?

李莹长到12岁,放学回家成了高官性奴铁链女,生了八个孩子八个爹。唐山烧烤店吃个夜宵四个女孩儿人间蒸发,丹东女子带着爹去看病被诬陷袭警遭非法拘留,北京房山韩雨的父亲被活摘了器官,上幼儿园的妞妞刚3岁,天天被捅嘴做核酸、开学必须抽血......哪个不是您的孙子辈儿,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是人就会被鬼魂性侵残害,象我这样还有家族传统遗风、有颗善良驿动的侠义之心的大帅哥儿,还是纯粹点吧,省得那天‘睡醒’了株连九族,不让您孙子考大学。

北京高智晟良心律师,被中共警察酷刑迫害、被强逼吃春药拍录像精神摧残,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妻离子散。吉林省大学女教师姜永芹、53岁,被共产党吉林警察刑讯“砖家”要求实战性侵摸乳房、然后还要被吃春药拍录像,为的是让她放弃信仰。这样的生长人文环境,我们的下一代还有未来吗?想当孩子的爹妈也得有不怕死、不怕被共产党大淫妇性侵的胆子与魄力,儿臣做不到啊”。

“你从哪儿知道的,是真的吗”?母亲问。

“翻墙动态网上都有,我正在看禁书《九评共产党》,上面说的句句真理,把共产党的流氓本质讲的明明白白我的心”。

父亲突然举着扇子,起身挪到我的面前,看看正在浏览的《九评共产党》,冲进厕所开始洗澡沐浴更衣。

我对母亲说:“看看父皇、丐帮帮主,都封闭神经了。”

不多时,父亲从卧室出来,换了个人似的,头发洗了整齐的梳在脑后,胡子剃光了,脸上还抹了雪花膏儿大宝二宝的,站在我的面前,我赶紧让位说:“帮主,您这是要相亲去啊,还是要上网找红红、翠翠扯闲篇儿”。

父亲说:“我要看《九评共产党》,这是本圣人写的书。”

我赶紧让位给“丐帮帮主”,上厨房找吃的去了。

夜幕降临,父亲看完了整本书,整个人精神矍铄、溢彩放光,说要让母亲看看。母亲看了很久,一直在流泪,最后二老都退出了邪教共产党。从此后再也不催婚了。任我这三十而不立的一米八三的大帅哥疯长。

终于有一天我上了明慧网,这是我一生寻找的全部的精神食粮、干净世界,有幸把“我的”故事与大家分享,本故事并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欢迎对号入座。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