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地区部分“六一零”人员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薄

四川法轮功学员


【正见网2021年08月01日】

 “610办公室”,全称为“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 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它是专门迫害法轮功自上而下逐级设立的非法机构,类似于五十多年前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及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拥有超越一切法律之上的权力。随着它诸多罪行在国际社会上曝光,中共独裁犯罪集团将臭名昭著的“610”易名为“防范办”、“综治办”、“维稳办”、“ 治安办”等名称,直接听命于江泽民及其指使下的政法委,是彻头彻尾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法外机构。不管其怎么使用变脸术,魔鬼就是魔鬼,毒药就是毒药,其邪恶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写出此文,旨在曝光江氏犯罪集团的罪恶,制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救度那些良知尚存的仍在贼船上受蒙骗的政法人员,早日结束这场惨无人道的人权迫害。让苍天恢复清明,让大法的光辉普照中原,让善良和正义永存,让华夏子孙享有真正的太平盛世。

下面是遂宁地区参与迫害的部分案例:

◆遂宁市“610”人员 杨一、王清源、伯再平、蒋礼军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吕燕飞

吕燕飞,女,六十八岁,汉族,中专文化,原遂宁市船山乡妇联主席,乡人大代表,家住遂宁市城区田园小区。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吕燕飞被非法劳改释放,又被剥夺了人身自由。“”610的杨一等把我接走,送到城北一处三楼,转身离开。

吕燕飞被非法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后,受到狱警和吸毒人员的的残酷折磨和凌辱,九死一生。为了抵制迫害,吕燕飞一直在劳教所绝食抗议。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吕燕飞被大队长张小英和新任队长伍凤鸣、董队长(男)等与遂宁市“610”的杨一联系后,将吕送往遂宁市民康医院(精神病医院),又于当天转入北固医院(精神病医院),吕燕飞继续绝食,于三月二十一日再转入民康医院迫害,绝食到六月十七日逼吕的姑姑以三条担保理由接出:一是生活不管;二是医疗费不管;三是不准吕与“炼法轮功”联系。

北固医院李旭东医生在吕燕飞进院的当时,就强行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吕的舌头僵硬了三天。

民康医院聂洪医生将我捆绑输液,灌食、强行注射了大量不明药物,导致我双目失明,头发脱落,记忆减退,头脑发呆、颈硬、全身无力、通宵失眠、口水长流、双腿肿胀……

吕燕飞从医院回去后无安身之处,就到姑姑、姑爷家暂住。但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一家五口人,仅靠姑爷每月几百元的退休工资生存,吕燕飞无法在此生活下去,要求回乡下与哥嫂生活,可“610”人员蒋礼军不同意,说:“劳教期间没那么自由。”

后来吕燕飞悄然出走,被迫流离失所,一路靠行乞度日,夜盼天明,举步维艰,她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遂宁市防邪办、“610”主任唐欢欢与综治办主任杨静作恶绑架老人到洗脑班

船山区肖祖俊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被遂宁市船山区610主任唐欢欢(女、四十多岁)带领七八个人挟持到洗脑班,由船山区南津路派出所户籍警杨柱、南津路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杨静(女),及办事处书记谭国政三人骗开肖祖俊家的门。

◆遂宁市“610”头子、河东新区市政府防邪办主任唐英劫持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遂宁陈家秀被川西监狱劫持三年,被非法强加的刑期已满,本应直接回家,却被遂宁610头子唐英,(女,五十多岁左右。工作单位:遂宁河东新区市政府防邪办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原遂宁市射洪县维稳办恶人邓定勇伙同他人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

丁文斌,男,六十岁,家住遂宁射洪县太和镇。二零一二年一月下旬,丁文斌被劳教一年,劫持到绵阳劳教所。迫害直接责任人:县维稳办恶人邓定勇(男)、太和镇城北派出所恶警,射洪县国保大队长周趾。

◆原射洪县六一零主任赵本再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祥明

法轮功学员陈祥明在给世人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射洪县官升派出所绑架,遭射洪县610主任赵本再、国安周毅等人诬陷,射洪县检察院非法起诉,陈祥明被射洪县法院冤判四年。在四川省金堂劳改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陈祥明曾经被五次非法劳教共十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次,共遭八次迫害,累计被非法关押十四年。

◆原射洪县610副主任梁尚武勾结遂宁市六一零唐英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洗脑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射洪县何开华在单位上班,原射洪县610副主任梁尚武(男)、射洪县文化局副局长黄宽贤叫何开华跟他们走,到遂宁学习,时间两个月。何开华问学什么,有无学习通知,谁主办。梁尚武说没有学习文件。何开华不去便下班往家走,刚到单位大门口,国安人员谢胜、何仁奎带着几个人已在大门口等着并尾随至太空路口将何开华拦下,僵持到晚上八点,被射洪县公安、国安等十余人强行将何开华绑架到遂宁市行政拘留所三楼法制学校洗脑学习。

这座洗脑班共关押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洗脑班校长:王安亮。每两个包夹负责转化一位法轮功学员,两个包教一个法轮功学员住一个房间,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节目,一个月后考试。何开华考试不合格,说何开华顽固不化,遂宁市六一零唐英说:“不转化关你三年”。何开华听了此话,又开始绝食抗议(之前已绝食两次),共绝食七天抗争。她非法关押迫害了四个半月,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月日才放何开华回家。

◆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综治办人员代文彬伙同他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

邹斯海,男,五十九岁,家住遂宁市东禅镇,一九九八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九月,给常人真相资料被人告密,被东禅镇综治办人员代文彬(男)、东禅派出所所长刘崇德、恶警蒋朝兵等绑架到东禅派出所,恶徒非法抄家,抢去现金一百元、一块价值三百多元的手表和身份证,身份证至今都没还给邹斯海。当天下午,邹斯海被劫持到遂宁市灵泉看守所,期间恶警蒋朝兵多次对他刑讯逼供,并暗示看守所的牢头用极其邪恶下流的方式折磨邹斯海。后邹斯海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遂宁市船山区老池乡610人员周开万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抢劫、毒打

魏蓉,女,30多岁,法轮功学员,遂宁市船山区老池乡南陵村六社人。二零零零年老池乡610人员周开万(男)等人到魏蓉家中抢走大法宝书一本,并将魏蓉毒打后绑架到老池乡,把她铐挂在榆树上两天,进行暴力洗脑。事后老池乡政府不法人员多次到魏蓉家去干扰、恐吓、迫害,导致魏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元月含冤去世。

◆遂宁市安居区聚贤镇防邪办(综治办)徐福林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晚上八点钟左右,家住安居区聚贤镇书院沟村的法轮功学员伍夕碧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遭到安居区派出所、会龙镇派出所、聚贤派出所及所长汪国烈及警察黄坤、谭兴(音)以及聚贤镇防邪办徐福林(男)和一个女人的绑架。门一开他们就一拥而入,在屋里乱翻一通,抢走了伍夕碧的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两张)、真相币、U盘、打印机、电脑、复印机、大型裁纸刀等私人物品。他们还把师父的法像扔在地下踩踏,然后把我的私人物品装在一辆车上,又用另一辆车将我直接绑架到了安居区派出所。

在安居区派出所,伍夕碧遭到了黄坤和谭兴(三十多岁)的非法审讯,逼问她的打印设备从何而来?是谁教的?U盘是谁拿的?还问伍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不时用污秽恶毒的语言诽谤师父和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用“熬鹰”的形式将伍夕碧非法审讯一个通宵,不让其合眼,还逼她摁手印、照相,最后又强行带伍夕碧到安居医院去做体检,查出有高血压,也不放过,天刚亮就把伍夕碧劫持到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最后伍夕碧被安居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遂宁市船山区仁里镇的法轮功学员彭方建被镇“六一零”头目袁小林等人迫害致死

家住船山区的彭方建,男,四十五岁,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从绵阳新华劳教所释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宁仁里镇派出所恶警饶军、镇“610”头目袁小林(男、年龄未知)、“610”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彭方建一直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杀。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瘀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老父亲也悲愤去世。遂宁仁里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证实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里镇派出所警察对此称:“人死了。这是国保大队管的,不属于我们管。”

◆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综治办主任曾广利等人对法轮功学员毒打、抄家

住在拦江镇长兴街三十八号的法轮功学员李玉琼,女,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晚上八点多钟,拦江镇派出所警察杨超、综治办主任曾广利(男)、街道办主任陈锡蓉与新上任的政法书记孙启富(音)及宣传部等八人闯进李玉琼家里欲施绑架,李不配合,他们几人上来拉李玉琼的胳膊,在地上拖着走。李对他们大声说:“我没干坏事,我是好人。”左邻右舍听见李玉琼的叫喊声,不知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都齐聚到李玉琼家楼下围观。

这伙不法之徒把李玉琼从三楼往下拖到下面,两个人抬手,两个人抬脚,李的鞋子也被他们拖掉了,四个人把她扔进了一辆面包车里。李玉琼上初中的大儿子蔡金全目睹了他母亲被恶人绑架的全过程,期间他为了不让恶人带走母亲,不顾自己小小年纪、势单力薄,使出全身力气阻止其暴行也未能使这伙恶人住手。最后,恶人恼羞成怒,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李玉琼与十一岁的儿子一同绑架到了拦江镇派出所。随后,他们就肆无忌惮的抄李的家,大法书籍、炼功磁带及录音机等私人物品全部被掠走。到了拦江镇派出所,他们将这对母子二人分开审讯。

期间他们企图跟李玉琼的儿子戴上手铐,由于孩子手腕太瘦小铐不住,才罢手。他们不仅用恶毒的语言威胁孩子,而且还打他的耳光,导致李玉琼儿子左耳失聪。善良的母亲绝然没有想到中共豢养的这些警察和政府官员,竟敢视法律为儿戏,以最流氓的手段对付一个善良、无辜的青少年!

那天晚上恶人给李玉琼戴上手铐,综治办主任曾广利还用坐垫打她的前胸和后背,想将其打成内伤而不留任何伤痕,他还用穿皮鞋的脚狠踩李玉琼的脚背。曾广利一边打,一边谤师谤法,在椅子上将李玉琼铐了一个通宵。

次日,李玉琼的丈夫向这伙不法之徒交了一千元保证金,才将其儿子从派出所接回家。而李玉琼却被曾广利等人劫持到了灵泉寺看守所(现在永兴看守所的前身),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后才被放回家。

◆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综治办人员:陆少华恶人带队对罗均兰抄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由镇综治办陆少华(男)恶人带队,六人抄罗均兰的家,抢走古城香十二盒,真相光盘几十个,把香桌上的桌布也抢走了。把罗均兰伯父罗顺中、伯母唐其慧绑架到派出所盘查要人。

◆遂宁市船山区南强镇综治办主任翟昌彪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旬,南强镇政法委书记康家亮、武装部长陈飞、综治办主任翟昌彪(男)、南强镇派出所奉光国、马宗岭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华、村治保主任徐忠云等二十多人闯到苏德荣和张秀蓉夫妇家。康家亮和曾祖兴问他们:“还炼不炼?只要你们说不炼就没事儿。”苏德荣和张秀蓉夫妇齐声说“要炼”。康家亮接着说:“那你们两人跟我们走一趟。”随后夫妇二人被这伙不法之徒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晚上就让他们睡在一个到处是屎尿、臭气熏天的小黑屋里。

第二天,康家亮对张秀蓉说:“表了态好放你回家。”张说要表态。说完她就走到外面一个地势较高的街沿上,大声向那些呆在房子里的人喊到:“快点出来听我表态!”

这一喊,一下子从各个单位出来六、七十个干部和家属,大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想听个究竟。这时张秀蓉一看人也出来的差不多了,就对着众人说:“我要说三条:第一,‘伙食团’搞错了,饿死很多人;第二,文化大革命也搞错了,整死很多清官;第三,整法轮功,更是大错特错。法轮功教我们做好人,修心向善,没错。 ‘朝闻道,夕可死’,一朝得了大法,脑袋砍了都要打坐。”

当张秀蓉说完这些话后,她才发现所有的亲属都来了,他们都给她跪着:求张秀蓉夫妇向政府表态。她姐姐几次催张表态,她都耐心的给大家讲道理;张秀蓉娘家哥哥见其妹态度坚决,当时气的举手想打张,但他最后还是把手放下了。苏德荣听他老伴这一说,也要表态(坚修大法),康家亮不要他说话。

后来派出所的人把张秀蓉的儿子叫到六楼上,向她儿子勒索五百元,另外还交了五十元生活费,被关了两天两夜的苏德荣夫妇才回到家。

◆遂宁市安居区分水镇综治办“610”主任:严昌全、吕长林绑架欧振乐到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深夜,分水镇综治办恶人严昌全、吕长林(男)伙同东禅派出所的汪姓警察等十几人将欧振乐绑架到遂宁市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欧振乐回家后,没有了生活来源,他自己生活又不能自理,而且多次遭到恶人恶警的迫害,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和恶警用的药物所致,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

◆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莲花乡综治办主任潘令超指挥下属大肆骚扰本乡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九月,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莲花乡综治办主任潘令超(男)派出所及村委会等不法人员对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多次敲门骚扰,不向当事人出示任何证件,很多学员被非法抄家、照相、盘问,这些所谓的执法者和帮凶们的恶行,不仅给当地民众造成极坏的影响,严重的违法、违宪,侵犯公肖像权、人身自由权、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的基本生存权,而且有损自身的形象。

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彭孝学、全秀清、彭素连、陆秀清、文英兰、许代容、邓邦友、邓朝胜、周永林、王凤琼、许代容。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原镇综治办主任田德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法轮功学员卢洪友经常被石洞镇中共党政人员非法传唤、训话,并要求卢洪友说到就要到。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卢洪友被镇政法委书记邹明超等几名邪党官员绑架到遂宁参加所谓“转化会”,在市委党校举办的,当天包车的费用、中午几人的生活费都要卢洪友给,共计一百五十元。二零零三年暑期所谓“政治学习”,卢洪友在街上被原镇综治办主任田德(男,年龄未知)无证搜身,找到一张法轮功传单,卢被关押一天放回。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综治办中心主任唐胜恩派人监视、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

安居区石洞镇许多不法人员就多次密谋迫害事宜,经常派村长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镇综治办中心主任唐胜恩(男),就曾设宴诱惑部份不明真相的人,叫他们监视、举报,构陷法轮功学员,声称有赏金。

石洞镇上派出许多村官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卢洪友(六十五岁)、吴明书(五十九岁)、袁西英(女,七十八岁)被石洞派出所警察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兰芳正在街上带孙子读书被绑架,其夫廖××也被非法抓到石洞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绑架的恶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遂宁市船山区龙凤乡610人员邓正贵对善良老人邓正云施暴殃及妻子死亡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日四川省遂宁市龙凤乡610人员邓正贵(男、手机:138 8252 1327)把大法弟子邓正云从床上拖下来,一路打到乡上。乡里人说这老头要被打死了,板凳已打断三根,后又跪在板凳上,把木头又打断三根。

邓正贵因卖力迫害法轮功,绑架、毒打大法弟子,恶行殃及妻子。二零零八年三月,邓的妻子由于心脏病发作,在换心脏时死于手术台上。

◆遂宁市船山区龙坪乡“六一零”人员席敏、杨姓人员绑架善良老太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中午,龙坪乡的周长春、“610”人员席敏、龙坪乡派出所二派人员郭富贵、刘强、王席富、邓召明等人将谢碧芳绑架到北固乡戒毒所洗脑班。凡是被送进洗脑班的学员,都派有本村的人当陪教。

他们每天逼谢碧芳写“三书”,向其灌输歪理邪说,不准她炼功,不准迈出房门,吃饭都由包夹人员将饭端到房间。逼谢看诽谤师父的录像,企图达到转化她的目的;洗脑班的伙食极差,每天叫学员喝稀粥就泡菜,想在身体上拖垮学员。

谢碧芳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离开时还被勒索了几百元生活费(时间久已记不清),让儿子代写保证书后才放其回家。

二零一二年,南强镇“610”杨庆红、龙坪乡及清净寺村干部又闯到谢碧芳家里,叫谢去问一个事情,一会儿就回来,村干部还拽着她的手,将谢碧芳骗上一辆白色面包车,然后直接把老人送到北固乡戒毒所洗脑班。两个包夹女人每天逼着谢碧芳写保证书,但遭到她的严词拒绝。

◆遂宁大英县回马镇防邪办主任夏和高(音)勾结不法人员企图劫持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二月下中旬,原大英县回马镇中心小学教师郭春芳刚从成都女子监狱回家不久,大英县回马镇防邪办(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主任夏和高(男,近七十岁)就与大英县公安局、镇政府及派出所人员串通勾结,蓄谋将郭春芳送入遂宁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夏和高与助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伙同派出所副所长任浩以解决工作和低保的手段将郭春芳从遂宁市骗到回马镇防邪办,但郭春芳很快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诡计。郭春芳当众反问夏和高:“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敢负责吗?”夏还大言不惭的说他敢负责。恶人软硬兼施,将郭春芳团团围住,不让其离开,还派几个人分散在周围监视。午后郭春芳在家人的正念配合下,才得以脱离魔掌远走他乡至今。

◆遂宁市安居区聚贤镇综治办人员吴杰伙同派出所、乡干部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安居区聚贤镇石板凳村六社法轮功学员肖青秀,女,现年七十四岁。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因肖青秀向民众讲真相被人构陷,聚贤派出所、镇综治办人员吴杰(男)、武装部长聂清云、计生办主任蒋木全和古全新、乡干部杨怡(音)以及副村长龚福林等人直接闯到肖青秀家里,不出示任何证件,青天白日就在我家乱翻一通,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翻了大半天,结果连一张纸片也没找到。他们不甘心,又到肖家沼气池、红苕窖去翻,仍然一无所获。然后这伙人将肖青秀合伙绑架到了聚贤乡,午饭后又将其带到派出所,因为他们没有搜到想要的东西,也不愿白跑这一趟,就捎话叫肖青秀的老伴带五千元钱来取人。肖的老伴来了之后,说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他们見老人老伴不象在说谎,说无论怎样至少要拿五百元钱才能放人。肖青秀的老伴无奈,快速回家东挪西借才凑够五百元,肖青秀才回到了家。据知情人讲,当天派出所的警察和乡干部拿着从肖青秀家勒索的这五百元钱就下馆子吃喝去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法轮功学员邵税珍被人构陷,聚贤镇派出所警察周跃(音)及乡镇干部肖汉忠(音)、乡镇综治办吴杰、石板凳村副村长龚福林等十几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象疯子一样闯进村子,见邵税珍不在家,又跑到她干活儿的地里,叫邵税珍挑上东西立刻回家,警察一边骂还一边用力往下按邵的扁担,故意整她。到家后,警察就强行叫邵税珍取掉头上的发夹,让她披头散发站在屋里。然后这伙人便肆无忌惮的在其家里大肆抄家,将大法师父的法像、录音机、所有大法书、真相资料和师父教功磁带等私人物品全部掠走。

◆遂宁市船山区南强镇综治办人员李姓男子绑架无辜老人

家住遂宁市船山区龙坪乡、现年九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世贤,因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又被涪江村村书记黄勇(三十多岁)、南强镇综治办人员李姓男子(年龄未知)绑架到龙坪洗脑班关押三十五天。期间,因李世贤和其他学员坚持炼功,立刻遭到了南强派出所所长的辱骂:“你们去偷几个鸭,捉几个鸡,捉几个鹅,×××管你!你要去炼法轮功,整得我们过不好日子,奖金什么都没有了!”

接着打手吴金平(音)把这几名学员拉到坝子里去淋雨,李世贤抗议道:“我们犯了哪条法?要把我们拉出来淋雨?” 吴金平一听他不服,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起腿对着老人的胸口一脚猛踢过来,当时被踢出四、五米远,痛的老人半天都缓不过劲来。

◆蓬溪县金桥镇综治办维稳中心主任梁平权指使下属绑架威逼法轮功学员(男、 135 0821 3982)

遂宁市蓬溪县金桥新区七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到仁湖花园二期小区杨云茂夫妇家集体读书学法时,遭到蓬溪县国保人员和金桥派出所合伙绑架。杨云茂夫妇被非法抄家,家门被打上红色封条,现在两位老人被逼流离失所,不知去向。

杨云茂、徐云华夫妇二人当晚被劫持到蓬溪县三凤镇非法审讯。其他7名学员被劫持到金桥派出所分开单独讯问,七人都穿戴得很少,个个冷得发抖,一直被扣留到凌晨2点40分左右才放回家。杨云茂、徐云华夫妇也于当晚回家,警察还威胁老人,叫他们在家等着,第二天还要去他家。

现在杨云茂、徐云华夫妇的家门被打上封条,禁止他们回自己的家过正常的生活,逼得两位老人不得不离家出走。

◆遂宁市船山区新桥镇凤台乡“六一零”头目刘白龄伙同派出所恶警绑架七十八岁老年法轮功学员郑伦

郑伦,男,七十八岁,四川遂宁市新桥镇凤台乡三村三组人。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十多年的黄肿病、类风湿关节痛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老人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途中被邪恶绑架,回来后,受到非人的折磨,关进看守所四个多月,被勒索罚款一千多元才放回。这期间,儿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即使这样,镇“610”头目刘白龄伙同派出所恶警还是多次深夜闯入家中将老人绑架。老人在长期迫害中,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离世。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综治办主任袁立仲等人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派出所恶警袁光林、石洞镇书记唐晏、武装部长罗华与石洞镇综治办主任袁立仲闯入石洞镇老庙村十社大法弟子吴明书家,翻箱倒柜,搜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九评》与标语,抢走手机、CD机,吴明书智慧走脱。邪恶不善罢甘休又绑架了吴的妻子张维凤,将其非法关押迫害24小时,勒索二千元钱后才释放。

◆遂宁市会龙镇治安办主任范恒平及下属蒋开洋带领警察频繁骚扰、威胁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会龙镇派出所警察胡鹏带着一群便衣警察闯进一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的家里,一边违法拍照,一边威胁这位老人。这名学员见他们中毒太深,就站在法律的角度慈悲的向其讲述真相,告诉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侵犯公民正当合法权利的。这群警察后自知理屈词穷说不过就离开了。

二十一日这天,会龙镇镇长陈勇和治安办蒋开洋又厚着脸皮跑来骚扰。他们不但拍照,还详细询问家人住址、电话号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镇长陈勇和治安办主任范恒平又来问这位老人还在炼(功)没有?叫她与大法师父决裂。老人感慨的说:“这功(法轮功)本来就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恩还来不及呢。”

二十五日范恒平又来家中问老人,提出对法轮功的疑惑,老人用自己亲身的体会详细告诉了他,并给他举例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但他还是要老人表态,她拒不配合。

次日,范恒平又拿来 “四书”,硬逼老人签字,搞所谓的“清零”行动。老人义正词严的说:“你打死我也不会签的。”范恒平见她态度坚决,就威胁如不签直接影响儿女的工作和孙女的前途。老人的老伴见状很害怕,就替她在“四书”上代签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镇长陈勇和治安办主任范恒平与胥姓警察又到家里来询问,又在楼上楼下到处拍照,登记老人的身份证信息。

六月二十四日这二人又来问老人,叫她不要违法,要配合他们签字,还诬蔑、诽谤大法师父,老人都用不争的事实戳穿了他们的谎言。最后他们没招了,就把本子和笔摆在老人面前伪装成签字的样子拍了个照,拿回去骗他们的上级和领导了。

◆遂宁市安居区综治办副主任:黄军(男);
◆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综治办主任:邓雄(男)159 0840 2338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综治办:于奇、张扬(男);
◆遂宁市安居区防邪办主任:周良前(男);
◆遂宁市安居区前维稳办主任:饶凡、陈立新(男);
◆遂宁市安居区前维稳办副主任:舒家福(男);
◆遂宁市安居区综治办主任:谯如富(男);
◆遂宁市安居区聚贤镇“防邪办”周主任、治安办人员刘少华;
◆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综治办主任:宋吉运(男、135 1836 9995);
◆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综治办(610)主任:曾志坚(男、手机159 8250 0601);
◆遂宁市船山区和平西路社区综治办书记:唐继良(男);蒋素兰(女);
◆遂宁市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牟菊修(女);
◆遂宁市综治办副主任:邓凤英(女);
◆遂宁市船山区维稳办副主任 :罗军(男);
◆遂宁市船山区南津路街道办综治办社会管理科科长:杨静(女、手机139 8257 2837);
◆遂宁市船山区南津路街道办综治办工作人员:易淑(女、手机137 7871 1666);
◆遂宁市船山区广德综合办公室工作人员:陆秀兰(女、0825—2900727);
◆遂宁市船山区“610主任”:蒋立军(男);
◆遂宁市船山区九莲街道办综治办人员:黎保贵(男)、杨翠玉(女);
◆遂宁市蓬溪县金桥镇综治办维稳中心干部:蒋竣、杨眉。

众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轮功迄今为止整整二十二年过去了,所犯下的逆天之罪罄竹难书,迫害延续之广、之深、之久,实属罕闻。由于中共的不得人心,引起了全世界民主自由国家和正义人士的强烈不满,他们纷纷站出来为法轮功呼吁、声讨。但铁了心的中共不顾全球的正义谴责,依然逆天而行,还变本加厉的将执法权下至只有管理权而没有执法权的镇级政府和街道办,为基层人员保驾撑黑伞,企图将迫害进行到底。

那些仍为中共效忠的、享受纳税人血汗钱的各级官员们的所作所为,真是为世人所不耻,令天地为之震怒,其恶行令中共内部都无法容忍,那么这些为非作歹之徒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今年二月二十七号正式启动的政法整风就是直接惩罚这批人的。

三月十三日,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被查;四月九日,中纪委通告中共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被查,通告称他曾任淄博市“610”办公室副主任。

四月二十五日,中纪委通告中共江苏省常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杜荣良被查。通告称他曾任无锡市市委“610”办公室主任;五月十四日,中纪委通告中共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惠从冰被查。列出他曾任山东省委“610”办公室副主任等。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610”办公室主任余辉,“余辉和他的直系亲属从此没有资格进入美国。”

据阿波罗网记者秦瑞六月二十二日报道,中共政法委官方网站报道,四川省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新闻发布会在成都举行。

据新闻发布会介绍,截至六月十六日,四川省中共政法干警主动投案2300余人,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调查1600余人,留置140余人,共处理处分3800余人。

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派出所所长刘力克已于二零一九年逮捕起诉,这就是发生在本地的恶报实例。

俗谚道:“善恶人自作,祸福人自招。”所有已被处理的与即将被处理的人员除了表面上的贪腐之外,其实质都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七月二十日发生在河南的千年难遇的特大洪灾已经向人们敲响了警钟,希望还没下红船的“610”和政法人员一定要以此为戒,反躬自省,别再做违背天理的事了,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及早醒悟才有生路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