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1年05月11日】

下面和同修们交流一下这一年来我在修炼上的一些感悟,如有不正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1.关于写法会交流稿的感悟

前段时间,由于受明慧网发表的关于预言文章的影响,本地学法组的同修都积极的参与了讨论。不管预言是否最后能够成真,关键是到修炼截止时,自己是否能够赶上趟,真正达到修炼圆满的标准呢?有同修把修炼比作长跑,他实在跑不动了,因为流离失所,现在生存都很困难,一听说还要7年半才结束 ,简直有点绝望 ,就在这无望的痛苦中,同修发誓,哪怕是爬也要向前爬到终点,如果实在爬不动了,把头也要朝向终点,同修对师对法的坚定正念感动了上苍,他的境遇立即得到了改善 。

也有同修一圈一圈地跑着,就在自己感到筋疲力尽时,听到师父在鼓励,快到终点了,于是鼓起勇气继续跑,一圈一圈地跑着,眼看又不行了,这时耳边又响起了师父的鼓励声,快到终点了,就又鼓起勇气继续向前冲,就这样跑着跑着,他发现越跑越轻松,这时终点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是神的状态了,何时结束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我们打坐腿疼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吧,当腿疼的实在无法忍受时,心里常想这大概是最后的五分钟了吧,咬牙坚持到底,可是音乐又开始了下一个五分钟的循环,难道我记错了吗 ?我已忍到极限了,可是下个五分钟过去了,音乐还在继续,我简直要崩溃了。 试想一个打坐進入坐在鸡蛋壳里美妙境界的修炼者还会在乎音乐何时结束吗?在跑向终点的这段最艰难的时刻,同修们之间的互相鼓励,是难能可贵的,再加上信师信法的正念, 就能使我们最终一起迈向终点 。

在我们地区,每次法会征稿时,同修们多数都有顾虑和畏难情绪,甚至不愿写,觉得没啥可写的。而我对写法会交流文章,每次都很重视,因为我认为这是自己实修的一个重要环节,对照法向内找,一个字一个字敲出一篇文章来,虽然不容易,但的的确确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修和炼的过程,而且是师父最感到欣慰的弟子们应该做好的事。修炼中我们阶段性的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和心得,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使得心性和修炼境界不断的向上升华,那是我们每个弟子都应该积极参与并且要做好的事情。我们写法会交流稿,不是象常人那样,一定要写成面面俱到的那种向领导汇报式的总结报告;好像没参与重要的正法项目,没干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就不能写,而平平常常的小事又不值得一提,我认为那是一种错误的认识。

修炼就是难的,如果我们能把写稿难这个问题,当成自己修炼中必须闯过去的一关或一难,是师父有序的一次安排,并且有愿望和决心去突破,那么我们就会得到师父和正神的加持,即使不能思如泉涌,也会下笔千言。所以我不但自己按时完成写稿任务,还敦促和协助其他同修积极参与其中。虽然我只是本地区的一个义务联系人,也没人指定我是当地辅导员,但我每次都能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并且以身作则。有位同修总是说写修炼体会难,我就鼓励她,并帮她审核修改后投稿,后来她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交流文章居然在大法网站上发表了,其他同修也认为她写的很好,对整体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我们写修炼体会常常会引用师父讲的某段法,就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我正好看到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谈有关引用师父经文的问题,他说:“写文章时将自己的话和师尊的法写在一起这本身有些不敬。“ 他还建议在这方面犯错的同修要改过,并向师尊法像认错求得宽恕。通过这次写体会,我意识到自己以前在引用师父的法时很随便,没能做到象同修讲的那样敬师敬法,甚至用师父的话来针对同修的过错,证实自己做的正确,有利用法的肮脏心理。还自以为是的搞出一个快速寻找师父讲的某段法的简易方法,并沾沾自喜的说可以帮同修解决找法难的问题。写到此,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当场在电脑里立即删除了此方法,双手合十向师尊的法像忏悔改过。

2.关于怨恨心的思考

我们放在当地华人超市的《大纪元》和《看中国》发现有时会被偷走, 因为我们当地同修人数不多,大多是上班族,安排不出人手专门去报架附近蹲点,有同修就设计了一个电子表格,让大家去超市购物时,顺便检查一下报架上的报纸情况,然后回来填表,互通信息,同时针对此事大家一起发正念。这个想法很好, 但是因为涉及到每次都要打开电子邮件,然后下载,填完表后再上传,使用起来很不方便, 我就把电子表格放到网络上让大家共享, 这样大家可以随时上线及时更新。受这个方法的启示,我又把我们本地区学法小组每周学法的通知和取报送报的日程表格也制作成了公告栏式的在线共享表格,这样大家只要点击表格链接,就能随时检查每周学法交流的内容,以及到外地取报和送报的日程安排了,因为同修们都是第一次使用,不知如何在线更新电子公告栏的内容,我就给不会的同修分别演示,学会后同修们大都觉得确实比原来的方法简单方便。

我们本地学法组每周集体学法一次,每次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再学其他各地讲法或新经文,剩下的时间大家進行切磋交流。因为没有形成一个很好向内找的交流机制和环境,大家学完法后多半是闭口不谈如何向内找,如何去执着心,也不谈如何提高心性,以及学法后对法理的感悟,反而常常去讲那些《转法轮》中修口那段法中列出的我们应该修口的内容,要么出现大家都默不作声的寂静,常常听协调人问:大家怎么都不讲话呢?后来我建议还是恢复以前的办法,就是每次学法交流指定一个临时主持人,除特别困难的同修外,大家轮流义务值班,并把著名的鲁伯特议事规则的方法介绍给大家,临时主持人还得对交流题目用用心,也可推荐一些大法网站发表的同修写的交流文章,并把文章贴到我们的公告栏上分享。大家由开始的不习惯到慢慢的适应,逐渐改变了以前的局面,但辩证的看任何事情都有利弊,我们毕竟是一个修炼团体,不是常人中的社团。其中也发生过一些为提高心性而产生的触及心灵的碰撞。

例如,同修遇到技术上的问题,我一般都能主动的帮助解决, 同修出于感激,就在大家面前公开恭维我,后来我私下的跟同修交流,我说你别在公共场合表扬我,那会助长我的显示心理,而且跟我有隔阂的同修听了心里会不舒服,会加深不必要的矛盾。例如原来负责发电子邮件通知大家取报纸日程安排的同修,对用公告栏来取代电子邮件的做法就有不同的看法,认为我没有给他编辑的权限,因为彼此之间一直存在着配合上的不协调,我也不愿主动去跟同修沟通,所以同修可能认为我是故意刁难他,就还是采用原来的发电子邮件的方式通知大家。后来其他城市的同修打电话来问我,到底是按照共享表格上的日程安排,还是按同修发的新电子邮件为准?因为两个日程安排出现了不一致 。我虽然心里不悦,因为按公告栏的表格上的原来顺序,不应该轮到我去外地送报的。想到任何事情都不会是偶然出现的,很可能就是冲我的某个人心来的,就说还是按同修电子邮件的通知为准吧,事后自己也不愿主动去把冲突解释清楚,就默默的按新电子邮件上的顺序再从新修改在线电子表格。同修也不愿来主动问我,又再次向其他同修抱怨说他不能编辑在线表格。我就向所有有关的同修表明我的态度,我说不是我限制权限,是因为同修使用了不同的浏览器,本来就是为了方便大家,既然觉得不方便,那就还是采用大家熟悉的发电子邮件的方法来协调吧,并主动承认是自己觉得麻烦,不愿在众多的电子邮件中找通知,只顾自己方便了,没有完全为别人考虑。常人都讲拿得起放得下,何况修炼人呢。那我就主动放弃吧,观念一转,心里感觉很轻松,学会如何标记邮件后,配合同修也就不再心烦了。

我在家人同修面前常常表现出对其他同修的怨恨心,抱怨大家没能象自己那样维护我们的学法组。家人同修就开导我说,我们这儿就这么十几个人,何况有些人都不愿来了,有什么好折腾的,修好你自己吧,每个真修的同修都有师父在管。再说救人的项目做都做不过来,还要安排好学法炼功发正念,哪里有时间去内耗。还说干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过犹不及。怨恨心会给修炼人带来很大的麻烦。正如同修有关摩西的交流文章中提到的那样,当年,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在進入应许之地--迦南之前,要经过一片旷野,只因为以色列人不知尊重与感恩,怨恨神,结果受到神的惩罚,用了四十年才走完本来只需十一天的路程。由此看来怨恨心给人带来的危害是多么大。

有时反思一下,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在维护我们的这个修炼团体吗?真的是在协助其他同修共同精進吗?就像那个同修比喻的那样,我们的修炼就像一场惊天动地的马拉松长跑,自己到底是参赛的运动员呢?还是路边看比赛的啦啦队长呢?还是那种不断挥动着皮鞭,督促跑的精疲力竭的其他参赛者的监管呢?说轻一点的是在伤害同修,说重一点的那就是在干扰师父对同修修炼的有序安排 ,因为大法弟子分分秒秒、迈出的每一步,都在师父的严格管控下進行着。我那带着强烈执着想要扭转别人的言行,就是不信师不信法的一种具体表现。

3.谁是修炼中的贵人?

什么是人生命中的贵人?人生在世,谁都有难处的一天,而帮助你的人,就是你生命中的贵人。一個人的成功,离不开贵人相助。那么我们修炼中的贵人又是什么人呢?那当然是那些对你修炼上有帮助的人。这些年来,在我们集体学法组,有些同修能和我相处融洽、在做正法事情上配合默契;而有些同修总感觉和我合不来,发生矛盾时,有时表面看上去是忍住了,但心里却放不下,一有机会就在背后说同修的不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现在我悟到,其实那种让人难受、怨恨他人的感觉,正好是触动了自己的常人心,每次摩擦碰撞的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心性而安排的,只是自己不悟,机会一失再失。

例如有次在公园集体炼功,播放音乐的同修问我能不能听到炼功音乐,因为我离她最远,我说声音再大些,身边的同修故意冲我说,你站到她那边去不就行了吗(指负责放音乐的同修那边)。我说我能听到,音乐放响些,主要是想让那些经过我们展板的路人也能听到。他又说,那你就把播放器放到那边人更多的地方去算啦,指远处儿童游乐区,那里人确实很多。对于同修的这种嘲讽,我也只好一笑了之。当时也没细想,就专注炼功了。后来再琢磨此事,怎么想都觉得是对方无理取闹、惹事生非,咱讲涵养,不跟你一般见识。但转念又一想,任何事情都不会是无缘无故发生的,肯定是有我要修的成分和因素在里面,后来偶然看到一篇同修的有关去党文化方面的交流文章,受到启发。很可能是我讲话中带有邪党文化的话语体系。当时同修问我能不能听到炼功音乐?我应该回答:能听见,只是声音小了点,能不能再放大些?用这种协商的口吻,而不是颐指气使的命令对方“声音再大些”,就不会产生矛盾。再有如果发生了矛盾,不去向内找,而是跟对方陷在矛盾本身中去讲人中的理,那就怎么想都是自己对,别人不可理喻,那么类似的矛盾下次还会再来,因为还没突破这一关。如能不动心、不动气,才会扩大自己的心胸与容量,常人还讲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呢。其实自己也有同样毛病,只是自己意识不到而已。尤其在觉得自己没错,而是错在对方时,就把无条件向内找的法理抛到脑后了。

家人同修说我讲话常常带刺,喜欢讥讽人家,使人听了很不舒服。记得有次有位老阿姨同修来找我,想让我帮她调整一被她搞乱的电脑界面,我上她电脑一看,界面变形了,就帮她调回正常,并对她说,我们现在已不用此软件了,已经改用其他更加简单的方法代替了,你要不要更新,她说她已习惯旧的方法,不想更新。隔天她又来找我,还是关于那个软件方面的问题,问我能不能把字体颜色调深点,她看起来吃力。我说你的要求超出我的能力了,又建议她更新,我说你更新了,就没这些问题了,她还是固执己见,不愿更新;第三天她继续来找我,问题看似很简单,但是非常具有挑战性,她要我帮她把那个她不愿更新的软件的视窗变小,我耐心的给她演示,并调到最小,可是她说还嫌大,我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没好气的冲她说,已经调到最小了,都达到极限了,再小除非你自己去当这款软件的设计师吧,按你的意愿你想让它变多小就变多小。她一听就不好意思的说,好吧,就这样吧,我先下去了,你先帮其他同修解决技术问题吧。事后想想觉得不对劲,跟她把道理讲清楚就行了,干嘛要这样讽刺挖苦人家老年同修呢?做技术支持也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透着修炼人的境界和层次,而且是当了众人的面,真是有点汗颜。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对于那些总是与你格格不入的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可是正因为是同道同修,所以还不得不在一起经常互相摩擦碰撞。记得过去有次集体学法交流时,为了避免同修们之间的唇枪舌战,平息战争硝烟,我说我们对同修应该慈悲些,就像登山一样,应该彼此往上拉一把,而不是看别人不顺眼,抓住别人的不是往下踹对方一脚,并说《转法轮》最后一句话就讲到,“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我说你们看师父对我们每个弟子多是慈悲救度的,都是希望能够修成圆满的。我们就不要彼此互相伤害了。话音刚落,没想到有同修接着就蹦出一句,要实修。我一看,的确师父最后一句是“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我只强调师父对我们的殷切希望,而忽略了师父对我们的要求。那么什么才是实修呢?是不是每天做了三件事,做了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这些形式上的事情就算实修了呢?自己的心性有没有从中得到提高?自己的很多人心去掉了几个?眼睛学会向内看了吗?在矛盾中有没有向内找?怎么找来找去,最终看到和记得的都是别人的过错呢?看来自己还是没学会实修。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通过这次写修炼体会我悟到:我修炼之所以提高不了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放下常人观念,碰到事情发出的第一念往往是人的念,而且是那种常人所谓的趋利避害的私念,甚至是怨恨他人的恶念,而不是学法得法心性提高后的那种慈悲宽容他人的神念。在文学界,人们常用辛弃疾《青玉案》词中的最后几句来描述文学中锤炼诗词的最高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如此看来,一旦放下人的观念,自己这些年修来修去,不经意间一回头,突然发现:我们修炼中的贵人那不恰恰就是那些你最讨厌的、最想回避的同修嘛,因为他们一直在给你当镜子使,当放大镜使,照出你修炼中隐藏很深而且难以去掉的各种常人心。因为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被邪党文化浸泡的,骨子里那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狂傲之气,就会使脑海里出现的都是表情恶狠狠的对方嘴脸,根本想不起同修已经修好的那种菩萨般的慈眉善目。如果再不醒悟,那就真成了旧势力无形迫害下的牺牲品了,最后就白修了。

讲到观念对人的影响,我最近学英语学到一篇关于狼孩的故事,一对年轻的父母被狼群吓跑后,丢弃了幼小的孩童,幼童被狼群叼走,公狼对母狼说,他(指幼童)怎么不怕我们呢,好奇怪啊,我现在想吃他,母狼却对狼群说,不行,他是我的幼崽,谁也别想对他动心思。结果幼童随狼群长大,而且成了狼群的主力。最后狼孩返回人群,但还是改不了去荒野猎杀的行为。幼童之所以无惧于狼群,是因为幼童没有大灰狼好怕怕的那种观念。修炼人如果能够修去各种后天养成的观念,返还到纯真的本性上去,那么就会像小小孩那样,他不会看哪个阿姨长得漂亮,哪个叔叔长得帅,也就不会产生邪念。如此看来,常人后天养成的观念是各种执着心赖以生存的基础,动摇了这个基础,执着心也就容易去了。而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常人观念,最好的办法就是学好法,把头脑中原先装着的不好的观念用大法来代替掉。

4.对救人难的一点体会

记得曾听同修交流时说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情,四川峨嵋山附近的农民,驱赶偷吃粧稼的猴子有一奇招,就是当猴群来犯时,先逮住一只小猴子,然后用彩色油漆把小猴涂个大花脸。当猴群又来时,农民就把关在笼子里的小猴释放出去,小猴一见母猴就拼命猛追,猴群见一怪物来追,就吓得四处逃散。小猴虽然归队,但是结果发现,公猴居然把自己被彩绘成异类的小猴活活咬死。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恶意宣传,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谎言的欺骗下,由于长期受到中共的恐怖打压,为了自保常常选择远离法轮功,有的在利益的驱使下助纣为虐的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出现了丈夫亲手活活掐死自己炼法轮功的妻子的惨案。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污名化给我们讲真相救众生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最近一位四十多年没见面的家乡发小,通过我国内的家人主动联系上了我,我就抓紧机会同他讲真相劝三退,可是讲了近两个小时,对方还是没退,说是要看看再说,我问他的电子邮箱是什么,他说早就不用电子邮件了,好在他当天就去建立了一个新邮箱,我就通过特殊方式给他发了大量视频和音频真相资料叫他慢慢看,希望他能看明真相后三退。我分析我没能让他立即三退的失败原因,主要是没修到那个份上,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的能力,加上操之过急,在对方还不了解真相的前提下就想让人家马上答应三退,追求所谓的成功率。另外就是缺少面对面讲真相的实际经验。还有就是不知不觉中就会越讲越高,甚至陷進和对方发生争执的局面。这些年中,由于受亲情和党文化的干扰,在对亲戚和朋友讲真相时,总是表现出一厢情愿的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结果造成他们都不愿再听我讲任何有关法轮功方面的事。由此看来,除了邪党对法轮功的妖魔化是救人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外,自身修炼的好坏也是很主要的。

我在提到三退时我跟这位少年小伙伴说,三退不是要你到单位去退,是在心里退出,是做给神看。他一听神这个字就哈哈一笑,说什么神啊,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我能理解他,假如我不修炼,我肯定也和他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提到中共监控民众装了那么多摄像头,他却认为那很安全啊,小偷也不敢行窃了,反正你讲什么,他都用中共宣传的那一套来反驳,还说你这么多年没回国,对国内不了解。因为他是在江南的央企工作,生活很滋润,现已退休,正在准备换房子。他说他过去还有出国的想法,现在要他选大陆和台湾,他宁愿选大陆。

我问他有没有看过高分美国电影《楚门的世界》,他说没有,我就把电影链接发给他,建议他有空看看,并说当你看到空中突然掉下一个啤酒瓶,那就是我扔下来惊醒你的;当你看到楚门在电闪雷鸣之夜,扬帆越过眼前那片波涛起伏的大海,登上彼岸推门而出时,我将为你欢呼。《楚门的世界》讲述了楚门是一档热门肥皂剧的主人公,他身边的所有事情都是虚假的,他的亲人和朋友全都是演员,他从小到大完全生活在一个由众多摄像头全方位操控的巨型摄影棚里,但他本人对此一无所知。这部寓意深刻的美国电影我过去很早就看过,但是如今在给朋友讲真相时突然悟到:自己虽然庆幸已经走出了那个被防火墙紧紧封闭的中共国,但是,作为修炼人,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不也是一个精心打造的巨型摄影棚吗?只不过是神造的而已,宇宙中无数的眼睛正关注着我们地球人的一举一动。中共邪恶势力对我们的疯狂打压和迫害,不就象那横在我们修炼人面前翻着滔天恶浪的大海吗?写到此,脑海里忽然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中〈心自明〉那篇经文,眼前仿佛出现了千万弟子正扬起风帆,紧跟师尊的法船,向那无限光明的彼岸正奋力航行。最后以经文《心自明》与大家共勉。

《心自明》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双手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