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满庭


【正见网2021年01月11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大法使我从一个体弱多病,报怨命运不公的怨妇,变成了一个内心充满阳光,心态平和、身心健康的人。在当今社会能拥有健康是人人羡慕的幸福。我的家人看到七十多岁的我身心健康,不但不需要他们照顾,还能照顾别人,也都认同大法好。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我们每个弟子都会有自己修炼的故事,每届法会同修们朴实无华,真实感人的交流文章都令我感动,有时会感动的流泪,看到差距,受到鼓舞。我今天也讲讲自己修炼路上,在紧要关头受到师父呵护的神奇经历。

一、進京

我得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正沐浴在佛光普照中的我,觉的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快乐中。突然听说政府要取缔法轮功,我开始是震惊,接下来是难以理解政府的这种做法,后来就是愤愤不平。经过几番心里斗争,与同修交流。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与同修去了北京,在北京同修由于意见不统一,就分开了。

与同修分开后,我不知道应该去哪。就去了妹妹家,跟妹妹说我要去上访。妹妹怕我有危险,不让我去。妹妹问我为什么要修炼,怎么修炼。我说,修炼是为了圆满。我当时带了两本《转法轮》,送给妹妹一本。妹妹跟我学打坐,一盘上腿她就看到从她的腿上掉下一陀大便,师父开始为她净化身体了。第二天妹妹下班回家跟我说:“姐,我不拦着你了,你去吧。我今天上班时看《转法轮》,一个声音跟我说,‘不要拦着你姐姐,不会有危险’。我不知道声音是哪来的,我不拦你了,你去吧。”

我去了公安部(公安部发布的取缔法轮功通告),大法这么好,我想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了。到了公安部,在大门前我不知如何進去。看到门口站着端枪的警卫心里有些怕,眼看就到中午了,再等就下班了。心里着急想:师父我怎么進去呢?这时过来一个男子手提公文包,走到警卫前递上一张名片,然后進去了。我心想这样進去啊,谢谢师父。我拿身份证走到警卫前递上去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要找你们领导反映情况”。警卫紧张起来,赶紧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来多少人”?我说:“就我自己”。他说:“你别跑,我去找领导”。我说:”我还没办完事呢,不会走的”。后来一姓刘的主任接待了我,我给他们讲了自己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法轮功利国利民,百利无一害,政府不应该不让炼”。他们做了笔录。然后来了三个警察要送我去前门派出所,出门后一个人问我跑的快不快?我说我跑不快。(其实他们是想放我走,可惜我当时没悟到)。再后来我就被绑架到了当地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因進京上访被当地看守所非法关了已三个月。因我不写“不炼功”的保证就不放我回家。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被带到公安局。说是省公安厅来的人。我到那一看,气氛阴森森的,很恐怖。那个省里来的人坐在上面,当地公安局的十多个人站在两边,让我坐在中间,面对着那个人,房间里鸦雀无声。当时我紧张的有点透不过气,浑身微微发抖。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太紧张了,帮帮我,我不想给大法抹黑”。瞬间我感觉从我嗓子眼往下唰唰唰好象清除了许多东西。我立刻变的不再恐惧,心里坦然从容。他们叫我按公安部定的六条写保证,我一条一条的拒绝。我说:“谁能保证我以后不生病,我若按那六条保证不炼功,不带法轮功徽章,不与同修联系,不洪法――那不等于法轮功从我心中铲除了吗?那比要我命还要严重。”。那个省里来的处长笑了,然后他说你可以在家里炼,保证不到外面炼。我想了想同意这一条,还有一条,不進京上访,我也同意了。我写了“保证”。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我在浴池中的铺板上坐着,铺板稍有一点倾斜,我滑到了地上,马上站了起来。醒后悟到不应该写保证。我告诉看守所的管教,我的“保证”声明作废。他们赶快向省里汇报。过了几天那个省里的处长又来了。把我带到当地一个大酒店,把我儿子和女儿也找去了,说他请我们吃顿饭。饭前他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他说:你们法轮功没有犯法,劳教所里关押的都是卖淫的,吸毒犯和流窃犯。这次我来就是要放你回家。他说他接触了一些法轮功学员,都是道德底线很高的人。我说我不能写任何保证。他说不用写。我说你这个人很有素质,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啊?他说是黑大法律系毕业的。那天晚餐很丰盛,吃完还让我把剩下的饭菜带到看守所里去。看守所有五名同修正为我担心呢,没想到我带回那么多好吃的。当时那种黑云压顶的情况下,这件事情真令我和同修们感到非常神奇,我想一定是师父在鼓励弟子。第二天无条件放我回家了。

二、真相信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那里吃住的条件差到了极点,经常被打骂,上背铐酷刑折磨,强迫做奴工,糊药盒。我们集体绝食抗议,他们就强行灌食。后来把我们几个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绑架到哈尔滨戒毒所,進行强制转化。每天强行坐小塑料凳,那里叫码坐。那时由于学法不深,被他们围攻加欺骗搞的有点晕头转向,顺水推舟的转化了。我回家学法后马上清醒了,立刻声明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后来在同修那得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想赶快写信给戒毒所的警察,让她们知道真相,因为在劳教所就是用自焚伪案做为主要材料转化大法弟子。当时心理有些怕。想,他们收到信后会不会再来抓我呀。但我又想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还在那转化同修们,我的理智战胜了怕心。我为了让她们看信感到亲切,称呼只用每个人名字中一个字,写了四封关于天安门自焚真相的信寄给戒毒所管教。信寄出去后我一直担心:他们能不能收到啊,收到了能不能来找我麻烦哪。过了几天觉的风平浪静,没出任何事,心才放下来。

这时有一同修说她哥因嫂子被关押心情不好,让我写信安慰安慰她哥,我就写了一些宽慰他的话,同时写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这封信被他单位非法扣下,送到了公安局,我又一次被绑架。我被第二次劳教。我后悔不该给他写信,绑架我到劳教所时去省公安厅办手续,我被带到一个办公室。有一个人问我:你就是那个写信的老太太吗?我说是的。屋里有四、五个人,望着我,那眼神是敬佩友善的。我知道他们没有合适的语言与我交流,但是我懂了。那天好象有一个结婚的,每个办公桌上都有一小堆喜糖,他们全都送给了我,都说你拿着吧,都给你。看到这一幕我不再后悔写信的事了。这是师父的鼓励,是众生明白的一面对我的感谢。

第二次来到戒毒所,检查身体说我是频发性心脏早博,拒收。他们无奈把我又带回看守所,可是又不敢放我回家。我这次被绑架后,看守所里非法关押的同修们都已被转化,写了保证书。我找机会与同修们沟通交流,他们全部都清醒了,从新走回大法修炼。所长说:这大兴安岭的火又着起来了。一天晚上所长问我:某某,你还想赤化谁呀?我说:你呀。他听后笑嘻嘻的走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钟我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原来他们是有阴谋的。(估计他们是走后门了)这次也不检查身体了。劳教所的大队长见到我后笑着说:“你写的信我看到了,还称呼我们警察――伟”。我心想:非常好啊,她们已经知道了天安门自焚案真相,我感到很欣慰。那时我能背六篇新经文有《建议》,《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弟子的伟大》,《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脑中有法,心中很踏实。

第二次到戒毒所,每天都有一帮已经转化的人围着我做转化工作,我说我会背师父的新经文。大家都说背吧。我就一遍一遍不停的背法,我看出她们都非常想听,非常愿意听。有一天,一个干警对我说:某某,你也太厉害了,天天哇哇的背法。你还以为警察不知道呢。原来他们知道,但没去干涉。大队长主动的为我办理了病保,提前放我回家了。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三、否定“转化”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开始在新收大队码坐,每天要坐十五、六个小时。当时人心上来了,觉的太苦了,想让女儿找关系把我弄出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一天,我被叫到警察办公室,進屋不由分说,一个胖胖的女警上来就打我,左右开弓煽我嘴巴子,那个招式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打手,抡圆了手臂打的非常狠。边打边问:“知不知道为什么打你”?我说不知道,我使劲咬牙挺住。她打累了又换一个女警,这个打的更狠,她手握拳头,左右开攻,专打太阳穴。我被打的眼前漆黑,懵头转向。在这危难之时我想起了师父:“师父她们怎么还没完了呢”?就这么一想,不到一秒钟,两个打手同时接手机迅速离去。剩下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女警说,你回去吧。从那次被打后,我想遇到危难时一定要想到求师父,我看不见另外空间,但我知道师父真的时时都在身边。

二零零六年,哈尔滨女监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全面强制转化,成立了攻坚大队。我被调到十三监区(强制转化监区),八个刑事犯围攻一名法轮功。每天坐在小塑料凳上码坐。强迫听诬蔑大法的宣传,围骂,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等折磨手段。开始我不知所措,只觉的头上黑云密布,压的喘不过气来,每天度日如年。心想:师父啊怎么办哪?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顿时泪流满面,心中说:师父,弟子知道了。感恩的泪水不停的流,我不擦,任其流。几个犯人看我那么平静的流着泪,莫名其妙。从那时起我不带邪教名签,不坐小凳子,不配合她们的一切要求。她们对我动手,我就背《正念制止行恶》(2)经文,并大声说——返。她们问我返什么?我说你们给我造成什么痛苦我会返给你们。有一个女刑事犯扯我脖领,就看她从鼻子到脑门忽一下变红,她立刻撒开手说高血压犯了。有的腰痛,有的手指挫伤。谁也不敢碰我了。她们说这个老太太太难整,软硬不吃。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正念闯过了强制转化的魔难。

四、做资料

二零零九我冤狱结束回家。看到同修们做资料,讲真相救人。我想我得赶快跟上正法進程,我也要做大法真相资料。我没有钱买电脑,我跟在外地工作的小女儿说:给妈点钱,我想买个电脑。她说行,买个好牌子的。马上给我汇了四千元钱。那时她还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挣的钱不多。自从帮我买了电脑后,她调到一家国际服装贸易公司,公司奖金与效益挂钩,她管的部门奖金直线上升,一年比一年多,二零一八年她个人就得奖金一百多万。我知道她是得福报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让同修帮我买了打印机。当时被迫害的阴影一直干扰着我,家里放这些设备,整天提心吊胆的。特别是听到有同修被绑架,就会心神不安。开始做的资料质量也不够好,同修不满意,说三道四的。我的不平衡心,怨恨心,委屈心,都冒出来了。想我刚学会,没有经验,而且做资料要冒着被绑架迫害的危险,作为同修怎么能不鼓励我,还说这么难听的话呢?由于人心太多,打印机也经常出故障。每次都是找技术同修来修,后来同修被绑架了。我自己不会修,怎么办呢?那时心里真的感到很苦,很无奈。通过学法,我想这是在锻炼我独立做事的能力呢。于是我买个购货小车,用纸箱把打印机伪装起来,(怕被坏人看见)拉着去汽车站点乘中巴(当地没有修打印机的)到外市电脑城去修。渐渐的我自己买墨、买纸、买打印机都能独立去做了。我还学会了刻录光盘、做挂历。因我家环境好,平时只我一个人住,后来我地区做挂历的活就我一个人做。晚上,三个打印机同时打印,边打印边装钉。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静静的,边听着打印机天籁般的歌声,边装钉。看着精美的挂历,仿佛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喜悦。

我把所遇到的难题都当作好事,不断的规正自己,修去了怕心、求安逸心、依赖心等许许多多的人心。正象师父讲的:“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3)。在做资料的过程中,随着我心性的升华,人心渐渐少了,打印机也很少出故障了。现在想想我很感谢说刺激我话的同修,因为她挑毛病才使我能认真的去做好资料。我承担起我们这一片同修所需要的周刊、大册子、不干胶、真相币。

五、抄法

我能够走过这些魔难,能够对师父有强大的正信,最根本的保障就是学法。修炼初期,开始看《转法轮》时,觉的这本书写的很浅白很易懂,不治病,叫净化身体。觉的有点吹,心想要真能达到无病一身轻,我一定好好学。炼功不到一个月,我的失眠症、胃溃疡、气管炎等所有的病全好了,真的无病一身轻了。我激动不已,这么好的书,我抄下来吧。从那时开始,我开始抄法。有时间我就抄《转法轮》,利用一切零碎的时间抄。哪怕抄一句话,我也工工整整的写。无论正在干什么,只要一抄法,心马上静下来,笔尖落在纸上就是一笔一划工整的字。一天,一个到我家与我女儿打麻将的女士,看到我抄的《转法轮》说,字写的真好,送给我吧,我回家也让我丈夫看看。她丈夫是个警察。我说好啊,很高兴的给了她。

法中给我显现了无尽的玄机。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可让人修得正果,成仙得道。当时我还想,秦始皇派童男童女去寻找长生不老药,也没找到,可今天却让我碰上了能得正果的大法大道。自己身体巨大的变化使我确信法中讲的都是真的。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已抄了四遍《转法轮》,我们当地有十二个开天目的小同修,有一个叫露露的对我说:“姥姥,你原来的身体可脏了,你知道是怎么干净的吗?是你抄书抄的”。哦,这么神奇呀,抄书还能洗净身体。这一抄就是二十几年没停过。

在监狱里被迫害时,监狱里的环境很恶劣,师父慈悲,却什么法都不缺。有手抄的小本《转法轮》,每一小本一讲。同修们传递着看,有时弄不好还会被警察抢走,法就不够同修看的。我很想抄法,可是没有笔,我就找大队长说:我想画画需要有只笔。她说你会画画?好,只允许你自己用。我白天画画,夜间抄法,开始只能躺着蒙上被抄,一会儿胳膊就酸了,不管怎样难,能抄法了,我很开心。后来逐渐环境宽松一些,白天也可以抄了。弄到的笔也多了,我就分给同修。那时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觉,时间太宝贵了,我们监区环境好一点,我想能抄法,尽量多抄、快抄,并想办法传给其它监区的同修。我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了五年,在我出监前共抄了九遍《转法轮》。还有《各地讲法》,《九评》,《江泽民其人》,《解体党文化》。虽然环境恶劣,字却越写越工整漂亮,小手抄本用线装钉的非常规整美观。刚开始抄法时,错字很多,有时整段的错,现在抄完一遍《转法轮》也就有几个错字,有时几乎没有什么错字。白天有时不能抄法的时候我就背法,背了很多的经文和讲法。在手里没法时,心中却从来都没缺过法。

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能够一路走过来,我觉的抄法受益良多,学的扎实,在关键时刻有法来指导自己。出狱后我一直在抄,现在总共抄了二十多遍了,修炼路上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心里一点儿也不觉的苦,总感觉无比的幸福,无比的幸运,因为我有师父,师父是全宇宙最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创世主。

我的文章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请慈悲指正。

(1)    李洪志师父讲法《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讲法《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3)    李洪志师父讲法《法轮大法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