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小航


【正见网2020年12月26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至今己有二十个年头了。我刚刚得法不久,中共就迫不及待的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迫害,在这场浩劫中经历了风风雨雨、酸甜苦辣。现将我的经历与读者分享。

一、艰难长大

我出生在一个很贫困的人家。妈妈生了我们姊妹八个,六男两女。妈妈告诉我,降生时我的体重才四斤多,不会哭。像个小猫崽,那时连饭都吃不饱,妈妈没有奶,妈妈哭了,这孩子能养活吗?我的命大,妈妈用鸡蛋黄和小米汤硬把我养活了。我前面都是男孩,一下生了个女孩,妈爸和五个哥哥把我捧在手心里,不管是哪个哥哥照看我时,只要我一哭,就会被爸爸打,生怕有个闪失。就是这样也没让我感到生命的幸福,由于营养不良,我从小体弱多病,不大点就是个药罐子,吃药打针是家常便饭。我就这样带死不活的长大了。

我是个个性强势、争名夺利、性格清高孤傲的人。长年的追名逐利致使我本来孱弱的身体患上多种疾病,心脏病、支气管扩张、慢性咽炎、失眠、贫血等。一米六的个头,体重才八十多斤,三天两头咯血,脸色腊黄灰暗,走路打晃。有时真觉的活不下去了,总感觉这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中西药不知吃了多少,钱不知道花了多少。亲朋好友背后都说这个人多可惜啊。意思就是年轻轻的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为了给我治病,只要听说哪有出马看病的,家人脑袋削了尖往里跑。家里供了一堆狐黄白柳,真是快被它们折腾死了。家人不惜一切代价,领着我去拜山拜庙。那头磕的都数不清。还有一次看到一个庙里大佛像(大泥像)前站了好多人,都双手合十鞠躬拜呢。家人把我也拽过来拜,这时走过来一个人,撵我们走开。原来那帮人是把死人的骨灰盒放在佛像肚子里在举行仪式。简直太荒唐了。就这样,名山大庙不知道拜了多少,公德箱里不知捐了多少钱,我的身体却更糟了。我抱怨苍天对我不公!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活遭罪!

孱弱的身体让我觉的人生真苦,冥冥之中却赋予我了一个特殊的状态。从小我的天目关闭不严,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象。因为这事没少被父母骂,说我胡说八道。一到晚上睡觉前,眼前就出现图像,象看电影一样。心里想去哪里眼前就出现那里的影像,也不知道害怕。经常去地下阴间,看到死去的男女老少的魂魄,还有刚刚出生穿着红色毛边的幼儿,他们都在悄悄的交谈着。他们的台阶装饰都是人的骷髅头。我还追着他们打闹玩耍。我的元神经常飞出去,飞到从没有见过的天空、高山峡谷、还有非常古老的山洞里,山洞的石壁上雕刻着古老的佛像,石壁上刻着好多我不认识的文字。每次飞出去都不想回来,可是冥冥之中有人管着,到时候就能回来。

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的眼前出现了另外的空间,晴空万里,薄薄的彩云象轻纱一样漂浮着。这时从远处飘来了一朵粉红色的莲花,美丽极了,这朵莲花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很惊奇的看着,突然从莲花心里蹦出来了一个小婴孩。光着腚、穿着一个红色的小兜兜,头上扎着一个小辫子,活蹦乱跳,可爰极了。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一双胖呼呼的小手一下抓住了莲花掰,双手抓住莲花瓣打秋千。悠着悠着,一个跟头翻转到莲花杆上,螺旋似的快速的抱着莲花杆转圈圈,可淘气了,真是可爱极了。他转着转着一个跟头回到了这朵莲花心里了。这朵莲花慢慢的飘走了。紧接着在我眼前出现了一双大手,打着小手印(修炼了才知道是小手印)。慢慢的这双手打着手印飘走了。

 二、在大法中重生

一九九九年春天,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绝望的时候,哥哥给我请来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法轮大法深入浅出的法理震撼了我。解开了我好多好多解不开的迷团。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人为什么要生老病死。人除了承受病痛,追逐名利,还可以通过修炼使道德升华,超脱生死。我再也放不下这本宝书了。在不断的通读《转法轮》的同时,炼五套功法,按照书中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不知不觉中我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我真正的体会到了没有病痛的感觉。走路轻飘飘的,过去手里不能拿东西,拿二斤重的东西马上上喘、咳血。现在走多远的路都不累。八楼一气走到顶楼。六十多岁的我常有人说你怎么这么精神,四十几了?我人胖了,脸色也好看了,亲属朋友见到我都惊讶,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在这二十年来我一针没打过,一片药没吃过。法轮大法袪病健身的奇效震撼了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他们都赞叹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几年前在天目看到的那朵莲花和《转法轮》书后面的莲花一模一样。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道尽师尊的佛恩浩荡。法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弟子叩拜师尊。

去年老伴去世了。老伴的儿女们把老伴和他的前妻合葬,我没有在葬礼上露面。亲戚朋友替我不平,我照顾老伴二十九年却连参加葬礼的资格都没有。我心里没有任何想法,我与老伴只是人间的缘份,我是要跟师父回家的。老伴也曾在大法中受益,认可大法,他会有一个好去处。在老伴最后的日子里,我由于长时间的照顾老伴,学法炼功跟不上,再加上对老伴的情重,搞的身心疲惫。妹妹、妹夫都是同修,就把我接到他们住地。每天陪我学法炼功,那时候我的两条腿迈步都吃力,晚上就怕睡觉,晚上一闭眼睛就会过去,每次都拼命的喊师父救我!才能醒过来。妹妹见我这种状态,真着急呀。第二天就抓着我的手,领我出去用手机救人。我身体没有劲,走不动,妹妹扶着我走,用师尊的法鼓励我,给我加油。三件事跟上了,状态很快恢复正常。投入了救人的行列中。

三、抓紧救人

一天,我去早市,买菜的人特别多,我前面有一个老头在往前走。人挨着人,我看见老头口袋的钱一张一张的往下掉。五十元的,十元的,掉下来好几张,我把钱捡起来追上去给了老人,我说“大哥您的钱掉了”,老人家看着我非常感动,连声说谢谢,谢谢。因为人多,我就小声跟老人说:“我是有信仰的,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要不修炼这钱不会给您的,大哥您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安门自焚是编造的,是假的。记住这九字真言会给您带来福报的”。老人听后连连点头,突然老人举起右手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连喊了好几遍,周围的人全都往我们这边看,当时我真有点紧张,因为那里曾经有同修讲真相被迫害,便衣多。我赶紧跟老人说,大哥别喊了,心里记住就行了。我离开了早市,我心里一遍一遍的谢谢师尊,回想起世人期盼得救的场面,我的眼泪都止不住。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谢谢师尊加持弟子正念,谢谢师尊加持弟子闯过了情的生死关。谢谢师尊把我领到妹妹跟前,携手共同完成誓约的一段修炼路程。

有一次我出去讲真相,看到一社区墙面挂着邪党污蔑大法的宣传版,我想不能让它在这毒害世人。晚上天黑后,我就拿着准备好了的喷壶,边发正念,边一直求师尊加持弟子,等我走到宣传版前一看,有六个孩子在宣传版底下玩的可热闹了,这可怎么办,得想办法让孩子离开。我思维里出现了护法神,是师尊帮我了。我马上用思维传感喊护法神!护法神!快让孩子离开!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河对面有一个小孩喊这边小孩的名字,一帮孩子忽拉一下全跑到河对面,我顺利的从上往下把宣传版喷完。第二天我到那一看,整个宣传版喷的象花脸猫,没过几天就拿掉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去掉了好多怕心。还有一次我想往河堤边的木庄上写真相短语,白天人多不方便。晚上出来路灯不太亮,心想要是下一场大雪就好了,不一会,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越下越大,我跑着回家拿了笔,从这边一直写到那头,等我写完了大雪也渐渐的停了。真是太神奇了!

一天我和两位同修发真相台历,几天下来发的很顺利,都是面对面的给。走到一个住户前,看到一屋子打麻将的人,我就進去了,笑呵呵的说你们好,给你们送福来了,一家一本台历,过年就不用再买了。大家都要,给我一本,那个说给我两本。在做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恶人构陷。不一会就来了一帮警察,我被国保大队队长抓住了,我一使劲把她抓我的手挣开了。她指着一个男警察喊着说,看住她!领着一帮警察去追那两个同修去了,那个男警察几步冲过来了。跑到我跟前,他也愣了我也愣了,因为我们认识,他的脸急得的都变形了,喊着说怎么就是你呢!怎么就是你呢!怎么就是你呢!我说我怎么了?上街遛弯不行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看我我看他,我想我得赶快走。心里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跟他说我走了,他说你往哪走,全是警察警车。我说那我也能走,我走了。我直奔一个附近的住宅小区,在那停了一会,我想得马上走,当我一出小区大门,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上车离开了那里。我哭了,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一场迫害,师父给我承受化解了。

 过了一段时间,参加一个婚礼,我又见到了那个警察。他见到我的时侯很生气,他说:你可真行,把全城都粘满了(指的是真相资料)。我说那你可过奖了,我没那个本事。我说上次的事谢谢你了。他说那样的事他做的多了,我说那你可是得大福报,你保护大法弟子,那可是给你的家族都带来福份。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乐呵呵的走了。  

有几天帮孩子家装修。材料装车后这个人骑车就走了。到了儿子家卸车时,他笑着说你还认识我吗?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他笑着说最尊敬的李洪志老师好。你们说的真、善、忍多好啊,要都按照真、善、忍做人多好啊。我最讨厌共产党。我是农村人,一个月才给我一百多元钱,打醋都不够。原来我曾经给他讲过大法真相。我和他讲的车费是十元钱,我就是看他这么尊敬我师父,我给了他三十元钱。他说什么也不要,我把钱强揣到他的兜里。他一句话也没说,骑上倒骑驴,一个手把把,另一只手伸出大拇指握着挙,举过头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流泪了,他是一个多么有福的生命啊。

四、天目点化

我地区在二零二零年新年过后,有同修因发资料被绑架,后因疫情期间,没有处理。但过后公安局国保科恶警欲对该同修加重迫害,在公安局立案。要扩大迫害。后又有内部消息,说是专案组到我市,要对法轮功搞跟踪、暗访等。我市同修组织了一次持续十天的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大多数人都参与了。

十天过后,有同修觉的发正念效果很好,被迫害同修没有后续迫害,专案组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提议持续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这次是自愿参与,不具备条件的同修可以不参与,而且发十五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可以,不限定时间,不限定结束日期。以往的接力发正念,最后都是不了了之,这次的发正念,希望参与的同修能长期坚持。参与的同修一下减少很多,开始二十四个点都没排满,有时间的同修兼顾两个时间点。

我领了时间点后,第一次发正念,刚刚入静,天目看到有一个大教室,教室里人不多,都在答卷。可有的人答了几分钟就走了,有的答的时间多一些,前面有几个人静静的答卷,直到下课。我悟到这就是我们目前接力发正念的状态,当时参与的人很少,有的只发了一会就停了,有的发的时间稍微长一些,有的发了一个小时,应该就是最后答完全部卷子的。从那以后,我每次接力发正念都尽量坚持一个小时。

有一次我发完一个小时正念,就见我自己背着满满的一个书包下课。这应该是圆满的完成了发正念的任务。每一次小范围的接力发正念在天上都有巨细的记绿。某年,某月,某时,某分秒。你答应某个时间发正念,你就必须做到。就象部队签军令状一样。非常严肃。

我有一次发正念倒掌,眼前马上出现“危险!危险!危险!!”几个大字,同时一个宏亮声音喊出了“危险!危险!危险!!”我立刻精神起来,发正念就是正邪大战的时候,倒掌时邪恶就会伤到我们另外空间的身体。所以提醒同修发正念时一定要精神起来,头脑清晰,正念强大,才能达到发正念的效果。还有一次本地区接力发正念,刚坐下不一会就静下来了,我和同修念力集中,突然从高空摔下来了好大的一个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邪灵,化掉了。紧接着又从高空落下来了一个好大的邪灵,身体卷成一团,嗷嗷的叫。我念一个“灭”字它瞬间化没了。另外空间的灵体耗子象狗那么大,发正念一溜号,它就跑進来了。还看到邪灵站成方队跳着非常奇怪的舞蹈,我悟到邪灵在聚集它们的能量。还有一队穿红衣服的邪灵,领头的手里拿照相机。我个人层次悟到就是这次所谓邪党的清零行动,邪灵操控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在对大法犯罪。所以发正念太重要了,有时间要多发正念。这只是我个人所在层次所见,天目看到的东西有其局限性,但在一定层次上对同修也是个提醒。

四、在家庭中证实法

儿子儿媳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们家做饭照顾孩子。儿子儿媳也不跟我商量,花了五十多万买了个一百多平方的学区房。我到那一看,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屋里需要什么我就买什么,从卧室到厨房买全了花了两万多。孙女还要五年才考大学,我照顾了她一段时间,每天做饭,做家务。儿子、儿媳下班也要来吃饭,太耽误时间了,现在救人时间这么紧迫,我不能把精力和时间全用在这啊。可我这个当妈的又不能说不管,怎么办哪。我就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拿钱给他们雇保姆,孩子大人想吃什么做什么。就是花钱买时间。我就有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儿子一家适应了这种状态,我跟儿子商量这里也用不着妈了。我有我的事要做,你就给妈个自由空间。儿子通过了,我跟儿媳一说也答应了。我顺利的离开儿子家。儿媳知道我为新家花了不少钱,拿出两万元钱给我,我没要。虽然我没有多少钱,儿媳的娘家一大家子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儿媳就是个活传媒。她会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良告诉世人。

老伴的亲朋、儿女很多都在公安部门工作,也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甚至有参与迫害我哥嫂的。师父说:“他们只是可怜的众生,是应该被救度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对于那个警察来讲,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看到师父的法理,我知道除了首恶,那些执行上级命令参与迫害的警察也是被利用、被迫害的。他们参与迫害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真相。我放下个人恩怨,也与很多大法弟子一样利用各种方式,以最大的慈悲顶着打压,甚至随时被抓被判刑、失去生命的危险,不分春夏秋冬、严寒酷署,风餐露宿,用自己的生活费省吃简用做成大法真相资料,走入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是千古奇冤!

看到一个个明白真相的世人点头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看到曾经参与迫害的警察主动退党,保护大法书籍,保护大法弟子,我在心底里为这些人高兴。面对世人的致谢,我告诉他们:不用谢谢我,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看到得救的世人发自内心的笑容,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