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多次生命

大陆河北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0年12月09日】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了。今年75周岁了,是中国大陆某市政府机关退休的老干部。修炼法轮大法23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没吃过一粒药,过去的十多种病都不翼而飞。今天我重点谈的是师父给了我多次生命。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中讲:“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由此可见:我们大法弟子的生命是师父早己给更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实践证明,真是这样。

曾记得2001年夏初,我骑自行车在某市十字路向左拐弯由于没打手势,结果被出租车(面包)撞在我的后腰了,当时听到“呱”的一声象是撞在木板一样。我回头一看面包车左侧大灯撞的粉碎,我却没什么事。我又想出租车的大灯撞坏了,我是大法弟子应该给人家赔钱哪,我把车放路边准备给司机赔钱,一看出租车不见了。这时我首先找自己由于向左拐弯没打手式才造成的事故。责任在我自已。回头再一想,面包车大灯是带棱的孤型玻璃罩都撞碎了,这是多大的冲撞力呀!可我后腰只感觉振了一下,这不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吗!      

又一次是2018年夏的一天早晨,我独自做早饭,放上锅,开着外门,到楼下摘点菜,不到五分钟上楼一看家门关上了,由于没带钥匙,心里怕锅干了,随即下楼把自己的电车推到一楼(车库)窗下,蹬着车把上到了窗台,再把上我二楼放空调的小平板,又把左腿翘上平板,准备翻上去从后窗進屋,谈何容易,一百七十斤的身躯,73周岁的年龄,翻了几次不成功,下来又搭不上下边的窗台了,上下为难的情况下突然睡着了,不知多长时间醒来后,电车压在我的身上,我推开电车爬起来,身上没伤也不疼。又想起家里还坐着锅,还急着往上爬,可又一想刚才没上去。冷静了一下到大门口找了个梯子上去一看,锅通红。回顾此过程,一个168斤粮食袋从四五米高的房上掉下来也会蹾烂的,可我却毫发未损。这不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吗?生生世世不知欠了多少命债了,都是师父为我们承担和善解了。
    
我再说说:今年上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从同修那里骑电车回家,自西向东顺大道的人行道上行驶,当到向我家拐弯的小路口时,我本能的左顾右看,只看到与我同方向驶来有灯光,我判断可以冲过去。不料出租车正冲前方的绿灯,极速“哐”的一声巨响撞在我的电车上了,我弹出去一丈多远趴在大马路中间,当时头脑清醒认为大法弟子没有事,随即坐了起来。出租车司机忙跑到我跟前,问:老大爷?咱上医院吧!我说:“小伙子,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要是到医院去就把你坑坏了。这时围观的人也到我跟前了,一看我是个上了年岁的人,问我多大了,我说76岁了。他们都说这么大岁数了不上医院不行,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象这样有惊无险的事经过好几次了,这次保证也没事,我们师父说:“修炼人做事都要为别人着想”(《加拿大法会讲法》)。我说我不想给小伙子找麻烦,他们跑车养家糊口也不容易,小伙子走吧!大家都说:司机真遇到好人了。但电车撞成这样了也得把电车修修呀!这时司机小伙才到车里拿出一把零钱说:“大爷,这可能是二百多元,你修修电车吧!”说着就把钱塞到我的衣兜里,我说:“修车我有钱,不用你的钱,”说着我又把钱还给司机,就这样来回推了三次,小伙子说:大爷,这钱本来就不多,您要不收我就没法走了!我说收下了。别人说:你车前边的保险棍都缩到一起了,你的腿能走吗?让你的孩子接你来吧。我说:不用,我走走你们看看,我走了几步哪里也不疼。我说:不用孩子接,孩子来了就要送医院,给司机找麻烦。大家都在议论着,电车护腿的保险棍都撞成那样了,而腿一点没事,真是神奇!

我清楚的知道这场车祸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债主要债的,师父让我既还了债,又不让我真正出现危险。这不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条命吗?

第二天市协调人到我住处,我讲了昨天晚上我被出租车撞的全过程,并把司机塞兜里的钱掏出来全部交给他。我说:把这些钱用在做真相资料救人吧!他数了数是330元。我说“神三鬼四”双“三”吉利数字。何为神三?因为宇宙中最根本的最高佛法就是真、善、忍三字大法。鬼四:因为四里有个“八”路军,“四”为新四军,都是共产党队伍。它就是迫害三字大法及法子的红魔鬼。

回顾二十多年的修炼过程,师父为我及亿万同修操尽了心,承担巨大无法言表,也报答不尽。我只有刻苦修炼,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才能使恩师满意。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