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我的人生是为了修炼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自2016年冬天开始修炼。虽然在大法中修炼时间不长,我希望将我过去一年半中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与大家交流。
 
大法给我清醒的头脑
 

最初,我抱着好奇心,阅读了《转法轮》和其他讲法。书中展现了宇宙的真理,阐述了天体的结构与生命的庞杂,揭示了人类历史之谜。这些关于世界的奥秘,谁会不想听呢?
 
我从表面上理解到,师父告诉大法弟子要学法。 “你只要认真学法,什么解不开的心里的这个心结,过不去的东西,你都能够在法中找到答案,都能够解开它。”(《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当我第一次到办公大楼发神韵资料时,初期对大法的好奇,升华为更深层的敬意。那场经历让我见证了学法的力量。
 
我们地区有一个向主流社会的办公大楼派发神韵材料的小组。尽管这种方式不被广泛认可,但我看到了同修们不想错过有缘人的好心,我加入了这个小组。我带上神韵小册子和日历到办公大楼,我并没有向他们要什么,只是给予;但我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人认为我是在兜售,对我冷言冷语。不管人们怎么对我,我都会展现出最灿烂的笑容与满满的自信,因为我是来让他们知道这场精彩演出的,虽然我从未看过,但确信演出可以救人。
 
就这样我每天走進一栋栋大楼。记得有一天,我太大胆了,走到一间办公室的里面,那些人因我進去而愤怒,马上打电话给保安,报告我在那里。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办公室,我在楼道里发正念。我的意志力推动我前行,去了大楼的地产办公室,他们是大楼的房东。他们清楚表明,不欢迎我的行为,让我离开这栋大楼。我沮丧的走到大堂。
 
那天,我备受打击的回到家中,四肢无力,灰心丧气,脑袋像针扎一样疼。我静静打坐学法,尽管读到的内容与我的状况并无直接关系,但我与大法相连。捧着书时,我感到抚慰人心的温暖包裹着双手,轻柔、像脉搏一样有力跳动的能量在身体里流动。学法的最后,我的头疼消失了,思想如水晶般透明。我又有了前行的动力,感到为第二天早晨做好了准备,我可以再走出去,把神韵告诉给人们。
 
从那时起,只要我大脑不清醒,或执着心放不下,我就会学法。当集中精神时,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双手变暖、变麻,强大的能量解体了不正确状态。如今,我不再为好奇而读法,也不会刻意想要从中得到什么,学法成为我人生中的一部分,我的人生是为了修炼。这个过程真是奇妙。
 
炼功是消除疲劳的最好方法
 
大家都知道,修炼人在人生的方方面面都应成为表率。要平衡好生活,排好优先顺序,是件很困难的事。在大学里,我努力成为研究生课堂表现良好的学生,教授认真负责的研究助理,法轮大法俱乐部积极活跃的学生领袖。工作中,我努力做一个负责任的软件工程师。在家里,我尽力做一个负责任的室友,承担我应做的家务。我不想忽略人生中的任何一部分。
 
当然,修炼减少了我的睡眠时间。尽管是一名新学员,我并没有放松固定时间的晨炼。牢记师父讲的“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我记得,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即使睡懒觉也不能消除我的疲惫,但炼功却做到了。只要我做完四套动功,或打完坐,所有的疲惫都会一扫而空,大脑敏锐而灵活。从那时起,我改成通过炼功消除疲劳。
 
通过金钱关 证实大法
 
修炼半年后,我从学生公寓大楼搬到居民区。这时,我遇到了金钱方面的考验。公寓大楼犯了个错误,将我该交的一笔钱寄给了我,他们给了我一张1638美元的支票。起先,我喜出望外,心里想着:“哇,无求而自得,太棒了!”我马上跳上自行车,奔向自动提款机存支票。
 
一路上,脑海中不停浮现出那位父亲的问话“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转法轮》)最终,我调转方向,去了公寓大楼,知道我必须做正确的事情。在那儿,我把支票交给他们,等待答覆。他们叫我过去,告诉我是他们的失误,他们很抱歉,也很感谢我。他们也说我做了正确的事,很多人都不会做正确的事。他们告诉我,我帮他们发现了系统里的错误,现在他们也已经改正了这个错误。
 
我说,法轮大法学员遵循真善忍,他们都会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从书包上摘下两朵挂了很久的美丽莲花,交给他们。几位女士被深深打动了,告诉我,我是唯一一个把钱还给他们的人,而且还给她们礼物!我离开时心满意足,因为她们明白法轮大法好了。
 
“一帆升起亿帆扬”(《洪吟二》<心自明>),我在努力赶上
 
师父对老学员说:“多带着他们,让他们跟上,渐渐的他们就明白了。”“一定要多带着他们。”(《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想说,当地学员在这方面真是做的非常好。我很幸运,被安排了很多与老学员互动的机会。只要我愿意放弃常人的习惯、改变思维方式、学习按法衡量哪些事重要,应该先做,我就能够平衡好这些事情。我参与大法项目中,观察有经验的学员怎样讲真相或做项目。
 
我看到老学员在大学请愿活动中的付出,我也效仿他们。我们站在太阳底下,在旅游景点讲真相。我提醒自己,学员们用自己的周末时间,想的是怎样救度众生。我也参与了大游行,我感到了很多大法弟子在一起时的力量与慈悲。他们邀请我去参加美国最大的健康展,我了解到了他们的非营利组织如何同主流的医药与公共卫生机构互动,以揭露强摘器官。他们在推广神韵的各种活动中都带着我,我看到了他们不被常人的消极语言所带动,而是继续努力工作,心里不动摇,同时又保持善良。他们教会我耐心、细致地支持神韵演出制作。懂高科技的学员教会我用邮件列表通知媒体,向我介绍神韵的电视和网络推广。他们带我去乔治亚州州府,与政治家交谈。我见证了学员们如何真正建立关系,表面上是请求帮助,实际上是在激励、唤醒众生作出正确的选择。他们还通过网络媒体与我交流经验,如何将选美平台变成为中国人权发声、讲真相的国际平台。我说的这些只是我从老学员身上学到的一部分。
 
去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提升了我的思想。我们都知道,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对我来说,读法时,我的眼中会充满泪水,慢慢认识到师父为我们做了什么。我也非常感谢所有的同修,本地的与外地的同修。他们一直带着我,通过纯正的行动与努力的工作,引导和激励着我。
 
希望我们都能保持精進,互相支持,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
 
修炼是严肃的;要求很高,对新学员也是如此——“悟道中的磕磕绊绊”
 
参加了如此之多的大法项目与活动后,我逐渐觉的自己很有本事。我并没有看懂一切,包括我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让我完成使命的。在讲真相活动中,我开始掺杂越来越多的证实自己的因素,而不是证实大法。当我开始有了证实自己的因素,后果是什么呢? 《转法轮》中写道:“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我能学的这么好,我比别人都强,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针对这个,师父讲:“这个思想已经就不对头了。”我在大学组织一场电影放映会时,证实自我的心凸显出来了。
 
那是我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希望举办更大的活动来讲真相。我发现一个不必靠本地学员资助,就可以拿到活动资金的方式。还利用了推广神韵时获得的知识。由于很早就开始筹备,我在校园做了非常全面的广告,包括横幅、海报、传单以及电视广告。所有食堂的纸巾盒上都夹上了介绍我们活动的卡片。我找教职员工讲真相,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去他们的课堂上介绍电影。我还联系了所有亚洲学生组织的领袖,邀请他们和社团来参加活动。当最后那天来临,我期待着学生们涌進来,了解真相。然而,只来了八个学生,我觉的自己被狠狠打击到了。
 
回想起来,组织活动的过程中有很多漏洞。最大的一个是与学校同修的配合不到位。我热心与其他学生组织联系,没有充分考虑社会背景。我抓着常人的执着与情不放,这些夺走了我的注意力。并且,我有很多证实自己的因素,动机不纯。我摔了跟头。我向自己承诺,要在同修面前把这些讲出来。从现在起,我会更努力,更专业,更好的把握社会环境,而且要最大程度的关注并改正任何证实自我的想法。
 
关于电影放映会还有最后一点。我办活动总共花了近600美元,没能获得期待的结果。幸好我只用了自己的积蓄,没有要其他任何人的捐赠。我现在的理解是,我们的资源都是师父安排和赠予的,需要很大的智慧与很好的修炼状态,才能不浪费这些资源。 《转法轮》中谈到返修时,师父说:“是从觉者那儿来的,所以功本身是好的”。我问自己,所有那些根基好而且获得功的人,有了能力以后变的更好了吗?师父说:“不能给他讲法,悟的到就悟的到,是个悟的问题,悟不到那就没有办法了。”(《转法轮》)因此对那些人来说,只有悟的到,功才是有用的,否则会让他们掉下去,甚至可能让他们比常人还糟。
 
我们又如何呢?我们的资源和能力、我们的情况与他们有什么不同?有很大的不同,法教给我们了。 “因此这次传的法没有任何迷,所以讲叫‘理白’,法理浅白;‘理白言白’,讲的说的话也是最白话的、最浅白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但同样的,我们仍需要提高悟性,把事情做好。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学法,运用智慧、能力以及安排给我们的资源,提升自己,救度众生。如果我们的智慧与悟性无法与使命和能力匹配,我们可能会因这些资源和能力而往下掉,执着于世间的得失和小能小术,最终无法救度我们发誓要救的众生。
 
走好这条路
 
当我第一次参加国际法会时,师父说过:“宇宙正法到了今天这一步,真的是走到最后了,而且已经向法正人间过渡了”“我在历史上说过的话都在兑现。我没有讲预言,但是我讲了宇宙整个正法形势一步一步到最后。你们看吧,都在兑现。”(《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在这个过渡时期得法,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算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但我珍惜每一次证实大法与讲真相的机会,希望我可以为老学员带来一点微光,让他们体会到修炼之初的那颗心。我敬佩师父与大法弟子创造的文化!希望我们都能走好自己的路!
 
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