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与感悟

大陆大法弟子 新叶

【正见网2018年02月01日】

作为一名99年7.20前得法的大法弟子,说来惭愧,在大法修炼证实法的路上,我是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自己深深认识到,在随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上,对照师尊对大法弟子的严格要求,和那些精進同修相比来,差距是不少的。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感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身边,保护并点悟着自己,出现了许多的神奇。我多次想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交流,但都犹豫不决。现在我定下心来写出来,鼓励自己更加精進,也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认识天目

记得自己当时刚得法不久,中午在床头看《转法轮》关于天目的问题这一节时,不知不觉好象睡过去了。睡梦中突然看到挂在床对面墙上的法轮图像一下子转起来了,发出并变换着各种各样刺眼的光芒,色彩的漂亮是根本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的,其中最后看到的金色光芒我至今犹历历在目。梦境中有点兴奋也有点害怕,同时清楚的听到有一个声音说,你开目开了。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要坚持修下去,也许这时候师尊把我天目打开了。

若干年以后,我又一次在梦境中,突然清楚的能看见墙壁上里面那些大大小小的砂石,盯着其中的一粒砂石,那砂石又会放大,砂石里面又是许许多多一团团的东西,再盯着又会再放大,象电影中的快镜头一样,层层不断放大,无穷无尽。自己又在想我看墙壁是那样,那我看看月球怎么样。就这样一想,我眼睛一下子就真的穿过天空看到了月球上岩石,往那岩石上再看,岩石就开始放大,不断盯着就会不断放大,梦中感觉十分震惊。当然,现在我们关于对天目的认识,在法理上应该是比较清楚的。师尊说:“我们在讲天目的时候,只要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人人给开,但可不一定人人都能够看的清,也不一定人人都能够看的见,这与你自身有直接关系。不要紧的,你看不见不要紧的,慢慢修炼。随着你不断提高层次的时候,你会逐渐看的见,由看不清会逐渐看的清。”(1)(说明:在现实中,我没有觉得可运用自己天目看东西)。

二、师尊叫来车

大约是2002年上半年,当时重点在做发放“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我因为工作经常出差到外地,就带些真相光盘,利用晚上空余方便的时候到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居民区发放。有一次,工作会议安排在一个离某县城区有十几里远的当地佛教风景点,住宿就在山中庙宇的边上。

晚上吃了素斋工作餐后,我拿着大约有五十张真相光盘的公文包,想打个出租车到城里的一位亲戚H同修那去以便得到帮助,因为我没有来过这地方不了解当地情况。这时天很黑了,走出景区门口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更不用说出租车了。我没多想拔腿快步就走上通往城里小公路,这时公路上静静的,也没路灯,两侧树木森森,四周一片沉寂。这样快步赶路约十来分钟,心想,也许再走一会儿,到大公路上会有出租车。转过一个小山弯,只见身后有车的灯光照过来,我就让到路旁继续走。没想到后面的车子驶到我的身边却停了下来,是辆小车,车副驾边摇下车窗,有个中年男子探头说:“是到城里去的吧?上车来,我把你带上。”我答道:“是啊,要到城里一个亲戚家里去”,也没多想立即上了车。在车上,他问我地址,我说以前我从没来过,只知道亲戚是住XX单位宿舍。车司机应答道,这个XX单位宿舍他知道。于是,车子就直接把我送到了亲戚H同修家的楼下。道谢之后,我来到H家,说起刚才的神奇搭车,都说这是师尊安排帮忙的。

于是,我坐在H同修自行车后面,乘着夜色,来到了一个居民点往一家家门里放真相光盘。其中,来一家门口,看门的狗叫个不停,我轻轻地喝了一句:“别叫,是度你来了,再叫不度你。”那狗立即就不作声了。十多年后,亲戚H同修跟我说多年来一直在做真相光盘资料发放,光盘差不多有万张,并说到了好多神奇事。大多我现也忘了,只有一件还记得清楚。H同修说,有次去乡下发光盘回来时,电动车的灯突然坏了,天很黑,路况不好,往来车辆也没见到,必须要经过一个路灯不全的隧洞,看不清洞里情况,有点害怕。来到洞口,刚好后面来了车,把洞内的路面照得通亮,奇巧的是H让路后,这个后面的车子就是不超车,一直慢慢跟在H的电动车后面,直至完全驾出隧洞后,后面的车子才超过去。

这样的神奇事例说明,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尊就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保护、关心、加持着我们大法弟子!

三、女扮男装山大王

我在正见网上浏览一些同修写的关于看见梦见前世转生投胎、与法结缘的体会文章,也闪过念头,我前生都做过什么呢?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梦?大约在2014年间,也就在又看过体会文章,闪过那些念头的一二天之后,晚上就做了个非常真切的梦。梦境中,不知是什么具体朝代,我是一个女身,好象名叫白莲花,长得漂亮,武功不凡,却是个山寨的山大王,干些所谓的劫富济贫的强盗事。为了统领喽啰下属,方便打劫,我是以男子装束的,除了手下二个最胜任得力的部将知道我真实身世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我是女身。

梦中我清楚的看见自己全身白衣白甲,骑白马,持银枪,威武的带领着几百号手下在山寨上巡逻操练。我知道手下二个最胜任得力的部将都在暗恋追求着我,为我争风吃醋的卖力,我两边利用,自为得意,但二将颇为不满。终于一天夜里,我帐篷中解甲枕剑睡着了。忽然二将手持刀剑,直入我睡帐中,我警惊急抽枕着的剑,但来不及了。只觉得二将刀剑齐下,自己瞬间手脚头颅分离,尚未觉疼痛,只觉刀剑过处冰冷,自己离开肉体飘在空中。此时自己也从梦境中惊醒坐起,一摸手、头尚在,是梦,顿时感慨万千。我们在历史的过去,不知道转生了多少世,不知道造下了多少业,不知道经受了多少苦难,也不知道伟大的师尊花了多少心血,也不知道我们是多么的幸运,能在大法开传的今天,幸遇师尊,幸得大法。所以此生此世,如不精進实修到底,直至圆满,还待何时?还有何时!

四、云游修行者

紧跟着与上一个梦间隔不长时间,我又非常清楚的做了另外一个梦。梦是这样的:在某个时代,我是个有些道行的佛法修行者,我四处云游宣讲佛法,我的妻子(她不学法,只是在身体不舒服时才偶尔跟我炼炼动作。)也跟着我云游。一日,来到某一个小村庄住下,我们到附近山上打了些做饭柴火。回来时,我扛着松树枝,她扛着长长的一根毛竹(可能寓意执着),二人顺着小溪,各走一边往家中赶。我走得快,就到村口了,她在后面突然大叫我名字,说不好呀快来啊,刚才在后面碰到了个恶僧,在她的毛竹上施了邪的魔法,现竹子上有了不好东西,她害怕得不得了。我立即拿过她肩上的长毛竹,感到有一股不好的能量,顺手就把毛竹尖向下竖起,往地上用力下插,二三下就把那根竹子全部插没地下,并用功能把那片土地封住。接着我来到了村口的一个小亭里,刚坐下,突然间整个天空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百姓满地哭叫,我感觉是有魔怪捣乱,要祸乱百姓。我立起身,往天空东西二边各用手掌云了云几下,顿时乌云消散,风和日丽。周围百姓则欢呼雀跃,纷纷要求跟我当徒弟。

于是,我就在当地收徒设坛宣讲佛法。刚开始时,好象有数百人之多前来听佛法。但慢慢的人数越来越少,他们认为佛法修行太深奥,人心改变太痛苦,你不传神通无兴趣。无论我如何苦口婆心劝说,佛法如何伟大,佛法如何度人永出苦海,仍信者寥寥。我只觉得内心非常痛苦,非常悲伤,也非常无助,常长叹不已。最后,清清楚楚的记得台下只剩下18个正式徒弟继续跟我学习佛法。一天,有一个徒弟问我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想听佛法呢?我一下子不知悲从哪来,感慨无限,说道:人啊,在人世中真的是迷得太深了太深了,心中的尘埃实在是太厚了太厚了......。说着,我呜咽不已,切身悲痛,泪雨横流。当我带着哽咽从睡梦中醒来时,手一摸脸,是满脸真实的泪水,被子都有湿了。

我想,这虽然是个梦,但如此的清清楚楚,如此的刻骨铭心,如此的身临其境,绝不是普通的梦,这是师尊在点化、启悟我们要从人中走出来,从过去的历史中走出来,在大法中修炼提高。我们不能执着于历史上我们曾演过什么角色,曾做过什么好人坏人、好事坏事,那都是师尊引领众生为今天大法开传、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奠定人类文化的需要。师尊说:“所以历史上留下来的一切文化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干的,当然还有师父带着你们。人类的历史就象一台戏,你们从国王到庶民,从英雄人物到强盗,(笑)从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们干的。”(2)“你只管修,其实我们很多人,生生世世不定在哪世干了什么,不定在哪世欠下多大的业力。今天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没有业力的已经没了。就是没有杀害生命的都好象没有,杀生不一定是人的生命。”(3)

由于自己层次不够,定力不够,师尊就用梦境让我看到一点可能是自己的过去。不管什么情况,大法修炼决不能执着于梦,我们必须要以法为师,信师信法,不断精進,直至圆满。

最后,叩拜师尊,感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北美巡回讲法》
【3】李洪志师父《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