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周刊(第4期)

2001年11月25日-2001年12月1日


【正见网2001年12月03日】

  • 保证正常的炼功

  • 一件小事和创造历史

  • 谁控制了人的生命?(续)

  • 用人之情理激活人之正义

  • 我的艺术之路(二)

  • 小弟子发正念

  • 精进之心不能退

  • 感悟点滴(三言两语)


  • 正文

    保证正常的炼功


    大法弟子

    在我们的正法修炼中,关于学法及从法理上提高认识,同修们有大量的好文章,我从中得到的收益也是非常多的。但是,我感到相对来讲,有一个重要的的方面,有关文章不是很多,我曾经试图从法上悟一下,但是只有一点感性上的零星认识,在这里提出来,用以抛砖引玉,希望能得到同修们的指教,或能进行一番讨论,使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和提高。

    自从我们的修炼进入正法修炼的阶段以来,大法弟子们的日常活动大量增加,每一个弟子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有许多学员的正常炼功被打断,经过一段时间后,有的学员从偶尔不炼功到甚至很少炼功。最近发现,甚至许多修炼多年的老弟子,连按照炼功音乐的时间要求炼完功,也变成了难以做到的事。与此同时,一些学员的身体消业的魔难却长期过不去。许多学员意识到,病业的反映,也是旧势力安排下魔的干扰。但是,如果魔能够起到干扰的作用,是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在修炼中有使魔可趁的机会呢?

    有许多学员认为,在时间紧的情况下,保证足够的学法时间是更重要的,在不能两可的情况下,那么只有放弃炼功了。也许,许多学员在起初都是在这样的想法下做出选择的。但是,任何事物都是有两方面互相转化的关系,修炼中我们需要的是“取中”。如果在时间不够的情况下,为保证读书的时间,放弃炼功,偶一为之,并非是错。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警觉,最后变成了长期不炼功,我想,这必然是我们的“求安逸之心”被魔利用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曾经有过一段在法上迷惑不清的过程。由于我们这一地区的学员前一段时间,在炼功上抓得比较紧,也促使了我能够在比较长时期内坚持每天的集体炼功。但是也是自己修炼中的悟性不够,当看到一些学员炼功不正常状态后,有一段时间自己心里也萌生了是否可以每周减少一、两次炼功的念头--当然,借口似乎总是“堂堂正正”的,诸如做更多的大法工作等等,而且自己似乎也是没有闲着。虽然我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意识到这个念头的错误,但是,一旦产生了这一念,要排除它,却非常困难,再恢复到一周7天的炼功,变得非常吃力,每天早上的起床,都要和头脑中出现的千百种阻力斗争一番,似乎要化加倍的努力。这也使我深深体会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只要我们有任何一点有漏,魔钻空子是无孔不入的。我想可能有许多同修,正是从这一点有漏开始,一旦放松,一泻千里地不可收拾……

    最近,一些低层的魔,诸如“疲劳”、“时间”等,对我们的干扰非常大。甚至我所在地区,一向炼功状态比较好的,也出现了许多弟子不炼功的情况,如果我们在此问题上没有足够的认识,势必会给我们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带来干扰,延缓正法进程。

    有关炼功问题,师父一向以来要求是严格的。在《精进要旨》“何为修炼”中,师父讲的是“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在师父新经文《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的是“学好法炼好功”作为一个炼功人,却不炼功,是极其错误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动作一方面是用来加持功能,什么叫加持?用你强大的功力把你的功能加强,要越来越强”我理解,在我们正法修炼的目前阶段,师父已经把我们的功能打开了,又给了我们除魔的宝器--发正念及口诀。如果我们不能够正常炼功,功能的加持无以为继,何来驱魔助师正法的能力?我感到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其实大法弟子只有在任何方面都在法的正念中,他才是金刚不破的。

    许多弟子在突破“时间”的问题上,已经有许多很好的体悟文章。我想,在炼功的问题上,我们也存在一个突破“时间”在这个空间强加给我们的安排与控制的问题。修炼到了今天,我们的本体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空间对我们的制约牵扯力已经越来越小了,弟子们的承受能力也应该是越来越超常的。其实我们需要突破的还是自己人的观念,用正念严格要求自己,不给“求安逸之心”找任何借口;以及破除长期在人间养成的作息习惯,例如对睡眠时间的要求等等。那么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就会有神的自由度,会更主动地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安排与对师父正法进程的破坏。

    以上是一点不成熟的体悟,欢迎同修们的慈悲指正。




    一件小事和创造历史


    平时,我的电脑总是连在校园网上,可以随时收发电子邮件,做在网路上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前些天,电脑突然上不了网了。网络系统维护员怎么总也不在,联系不上似的。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听筒里却很意外地传来生硬而不友好的答话,大意是现在不工作,等几天再说。

    可是,网路的工作不等人哪。难道就这样束手无策地等着?我开始向内找,仔细地过了一遍自己后,我并不认为这件事的发生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发完正念,还是上不了网。

    当晚,在静心学法时,突然明白了:这件事的表象背后,是层层旧势力的安排。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受阻,哪怕表面看起来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它能是“偶然”的吗?表面看符合世间的所谓道理,那是用来迷常人的,我们大法弟子怎么能被这些表面的东西迷住呢?这些虚幻的表象,安排它成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真正的原因在背后,在深层空间。可是,这种阻碍正法的安排我们能认可吗?当然不能!众生偏离了大法,所以师父在正法,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师父在经文《弟子的伟大》中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这些旧势力安排的东西,我们不但不承认,还要清除的。不正的一切都要被正过来的。真正有资格安排这些人中表象的,应该是正法弟子。

    我要重新安排这件事,创造历史。

    于是我心中说:与这件事有瓜葛的众生听着,不要再固守旧的认识,旧的安排。你们现在应该转换观念。宇宙真的在正法之中。阻挠正法的话,你们的下场将是非常可悲的。其实你们在不同程度上也都看到了这些。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个阻挠正法之事的安排撤消掉,从而为自己的将来摆放一个好的位置呢?如果你们一意孤行,那我就要毫不客气地发正念除恶,履行久远前立下的助师正法的誓约了。路都是自己走的,一定要好自为知。

    说完,我就拨打网络维护员的电话。他在,而且声音很友善。“我去检查一下”,他说。十分钟不到,他通知我故障排除了,原因是我的服务器端口连线“物理性”断脱。




    谁控制了人的生命?(续)


    大法弟子

    生命都有一个场,在这个场中是这个生命的势力范围,进入这个场的生命会服从这个场的规律,进入之后生命也反过来增加这个场的能量,扩大这个场的范围。

    从生命有控制场这个基点来看空间、时间、疲劳、想像、睡眠、痛苦、懒惰、愤怒、累等等控制人的生命,我们就发现他们同样有自己的范围,我们不进入其中,我们就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们没有了这些概念,我们也就冲出了他们的束缚。比如说“怕”,我们怕,我们就在怕的场的控制之下了,怕就按照他的规律安排我们下一步的事。同时由于我们的怕,我们也在滋养他,给他充实力量,增加他的场的范围与力度。当我们心中没有了怕的概念时,我们就在怕这种生命的控制之外了。

    再举个典型例子,比如说愤怒,它起作用是因为我们思想中有这种物质存在,当人愤怒时,人就开始被愤怒所控制了,愤怒就可能支配人一气之下干出非常不理智的事情来,事后这个人可能非常后悔,但他当时却感到控制不了自己,其实就是被“愤怒”牢牢控制了。那么我们要想脱离愤怒的控制,就得在思想中把这种东西消掉,思想中没有了愤怒,外在的生命怎么能控制得了我们呢?就象一个车上装满了铁,走在磁场中就会被磁场所吸引所作用一样,我们把车上的铁扔掉,就没有磁场的吸引与作用了。

    每个控制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的特点,象愤怒与仇恨,这两种生命可以支配人去打人、杀人,人要想打人,就必须得调动起自己的火气,人在慈善与祥和的状态下,你打人的手都举不起来,因为慈善这个生命没有打人的概念,他也不会去打人。我记得网上一篇学员的文章写到一个慈善的老年大法弟子瞅一眼恶警,恶警想要打人的手就不自主地松开了。就是这位大法弟子慈善的场把恶警的邪恶的场化解了,那恶警没有了凶神的控制也就打不了人了。这个事例还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低级的生命要受高级的生命的制约,甚至被高级的生命所消融、所解体。慈悲可以化解一切,甚至可以破除一切执著,因为他更微观,力量更大,他是宇宙特性的体现。

    慈善的特点是为别人着想的,人在慈善的境界中,态度非常祥和友善,处处体谅别人,会令人感到一种由衷的感激与温暖,这是慈善这个生命的特点。亲情却不同,亲情这个生命场也有为别人着想的内容,但是他有私心的成分,他有着对身边人的亲近,却有着对外边人的冷漠,所以他不是那么美好。慈悲的境界是博大无私的,他有一种可以让人能忘我地融入其怀抱之中的力量。

    人说话做事时都有一个当时的状态,也就是出发点,人在某种状态下说话或做事时,就带有这种状态的生命场(或境界)的所有特点。比如当人在慈善的状态下说话时,别人会感到非常的温暖,非常愿意接近你,愿意接受你。当人在想说服别人的状态说话时,别人会感到一种压力,会感到一些带进攻性的东西,令人产生一种要防护自己的心理。当人在显示心带动下讲话时,别人感到的将是一片自私,令人厌烦,因为显示这个生命所带的物质场就是自私的。尽管有些人会伪装,可是那场在那儿呢,是掩盖不了的。

    同样的语言,在不同的状态下,也就是在不同的境界场中,内涵一定是不一样的,效果也就不一样。语言不在于他的华丽,而在于他的内涵,在于说者的境界。师父的《转法轮》完全是用口语的方式写成,却表达了宇宙大法无比高的内涵。所以,我们有时看到有人虽然大道理讲得天花乱坠,我们却没什么感觉,而一句同修最纯净朴实的话“听话”却深深打动了我们的内心。我有时尽力在说话与写文章时调整自己的状态,尽力用我发自内心的慈悲与祥和去说、去写,甚至用我的生命无私的本源去做事。虽然我目前还没有做到,但我会尽力去做。

    有的控制人的生命也有自己的时间场,人在不同的状态下时间走的快慢是不同的。人在焦虑这个生命场中,时间走得很慢,而在高兴这个生命场中,时间飞速过去。

    人类很多虚假的假理最开始没有那么大的势力范围,也就是场的范围,由于人的逐渐认可,无形中就增加了这个物质场的密度与范围。在假理的势力范围内他是按照他的理念行事的,那么在他的场范围内他说了算,即使是不对的东西,他也会给你安排一种假象,似乎他是绝对的正确。随着假理的能量增大,反过来他会制约相信他的生命,按照他的轨迹走。这些假理今天对人类的伤害很大,比如什么无神论、进化论,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明哲保身”、“好人命不长”、“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等等。我们在扭转常人(甚至自身)的败坏观念中,也就是在逐步清除这些东西,否则,这些东西造成的物质场也是我们正法中的阻力。

    从一定层次来讲,生命的束缚就是思维的束缚,那么我们要想脱离低级生命控制,首先就是从思想上不再进入其中,铲除思想中存留的低级派生物质,打破这些概念的束缚,以致思想中没有这些物质概念。身体是由细胞组成的,细胞的思想与大脑的思想几乎相同,当我们细胞的思想也突破了这些束缚,我们的身体也就全突破了,我们就进到另一种境界之中了。当然,从更高境界来看,思维也同样是一个生命,同样有场存在,同样有控制,同样有他的局限,作为神来讲,我们同样也要突破思维的控制。

    大法弟子没有了低级的物质场的束缚,才是获得真正的解放,功能才能真正随意所用。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根本原因是从宇宙的最高层到宇宙的最低层是一个越往下生命与所在境界的一切所含有物质的比重越大、粒子颗粒越大、生命的负重越大,越往下生命的本能(功能)被物质本身抑制的越多越重越不能起作用,这就造成了层次越低能力越小的原因。”生命摆脱的物质场越多,境界越高,能力才能越强。如果我们在发出正念时带有怀疑、害怕、试试看、显示、欢喜、仇恨等等这些沉重的低级物质的重负的时候,我们的念还有什么力量呢?一念之差,就有天壤之别,纯净的正念,才能威力无穷。

    当大法弟子没有了所有的派生物质的束缚,脱离了时间、空间等等一切千差万别的概念控制的时候,那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生命的本来,那无处不在,无有始终,造就一切时空等物质的本来,那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是我们那一层境界的本来,那不动的水。当我的心触及到这一境界的时候,我感到了那境界的伟大,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那些所谓的束缚与控制只是我们本来生命的派生,我们可以再造,修正,甚至令它们不再存在。那些变异却原来也都在我的自身,我弥漫一切,一切在我之中,除魔也是在除我自身的东西。在那个境界中,一切变得如此的简单……。

    大法是造就宇宙一切的本来,我们只有同化大法,我们才能真正找到我们自己,大法所带给我们的才是真正脱离一切物质束缚的自在如意。

    个人从学法中的体悟,仅供参考。




    用人之情理激活人之正义


    大陆大法弟子

    一日,一功友看到了网上发表的同修的文章,文章的题目是《讲清真相不要瞒着自己身边的亲人》(大意),很受启发。心想:我以后再发真象资料,也得让爱人知道,让其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是神圣而又伟大的。

    一次发完真象资料回来后,这位功友就跟自己的爱人说:XX(这位功友爱人的名),我刚才出去贴了两张讲真象的传单。

    结果其爱人火冒三丈,还恼怒地说,这个家没法过了,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气得第二天一天没吃饭,也不与这位功友说话,不过也没张罗去办离婚手续。

    尽管如此,这位功友也没动心,认为自己做得对。后来无意中,看到师父的法身像瞅着自己乐!

    本来其爱人也读过李老师的《转法轮》,也觉得讲得好,但由于自己常人的名、利、情放不下,所以也没有修炼。

    不过,这位功友爱人常人的善心、善念还是比较强的,在家里经济比较拮据的情况下,还能热心资助一个家境贫寒的大学生,这在当今物欲横流、唯利是图的人间乱世中,也算是很难得的。

    这位功友的爱人看到家里众多亲属炼功后身心发生的巨变,加之对大法法理的初浅认识,所以从常人的角度,很支持家里人炼功。还时常给家里的修炼人指出存在的执著,并提出了自己对修炼中一些事情的具体想法,特别是有关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这方面的事,他是站在常人的立场上去考虑的,有时,我们觉得有的建议提得也很在理,所以就虚心地采纳(当然是“以法为师“来衡量)。

    当有人说大法不好时,他能立场鲜明地加以制止,并告诉对方大法怎么怎么好。有的时候,还敢于在大庭广众面前维护大法,而且无所顾忌,这对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来说,确实是很了不起的。

    此外,在全世界大法弟子首次发正念时,还与家里的同修们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师父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其至真至善令我感动。

    但慑于江大流氓之淫邪、歹毒,告诉家里人功好就在家炼,不要走出去。否则,让邪恶抓住,都弄劳教所还怎么学法、怎么炼功,这个家也不像个家了,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位功友与其爱人之间发生的事,通过共同切磋后,认为应先让其爱人冷静一下,然后再“随机而行”。

    第三天,大家聚会。饭后,有意无意地就提到了讲真象的事,其实这都是师父慈悲而又精深的安排。

    刚开始这位功友的爱人火气还挺大,但是我们这些炼功人谁也没动气。

    因为我们共有七个人炼功,所以当时的能量场很强,很祥和,在这强大的慈悲正念之场的加持下,我们开始向这位功友的爱人讲真象。

    我们从自己的身体、心性变化入手,让其真正认识到大法确实是我们不能放弃的,是我们的命根子,修炼法轮大法不单纯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师父所讲的大法都是真实的存在,而信只是修炼、同化大法的起点。

    大法之所以称为大法,是因为其博大而又精深的内涵,是因为“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师父《论语》),是因为他是宇宙的最高法理,是因为他是造就宇宙中一切的根本大法,从绝微到绝洪,包括你、我、他及宇宙中的万事万物。

    这位功友的爱人也看到了,大家通过修炼,身体越来越强健,心性越来越高,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智慧,越来越慈悲。而且也承认连自己都受益了,一方面老人的身体健康了,不用让自己担心,同时也解除了经济上更大的负担;另外一方面,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嘛!这就是佛法伟大、慈悲之所在的体现。

    除此之外,我们还告诉这位功友的爱人:“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精进要旨》“猛击一掌”)

    我们告诉他:人都是自私的,如果大法不好,谁也不傻,谁也不会起五更爬半夜、冒着三九严寒三伏酷暑炼功。在炼功初期,痛得咬牙切齿,闯得心慌意乱,还硬挺着、坚持着。

    大法“佛法普照,礼义圆明。”只要真心同化大法,真心顺应大法,大法对谁都慈悲,都给以无边的恩泽。“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师父经文《排除干扰》),凡是背离、反对、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及众生者,那就是以身试法,自取灭亡。

    但是我们在修炼过程中,通过同化大法,渐渐放下名、利、清,放下“为我为私”的思想,从“为我为私”的自私魔态,坚忍地走向“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佛性无漏”)那伟大而又神圣的神态。

    师父的讲法书是百看不厌,越看越爱看,从头看到尾,从尾看到头,无头无尾,圆融无漏。让学法的人爱不释手,手不释卷,以致于废寝忘食,食而无味,通宵达旦,日久天长,天长日久,日日如此,久久更甚。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们还告诉他:师父师父,这可不是常人学技术的那个师父。

    师父从常人的字面讲包涵有严师、慈父之意。

    严师:那就是传授给我们宇宙大法的严肃、严格、威严的“老师”,授法解惑、传道归真也。

    慈父:那就是给我们生命的永远和美好,给我们真诚,给我们真实,给我们慈悲,给我们关爱,给我们呵护的“父亲”。

    接着,其父更是用人之情理启悟其正义。

    其父说:我是你的父亲,比方说,我受到了外表强大的邪恶流氓之徒无理的诬蔑、诬陷、迫害时,当你在旁边听到、看到的时候,你是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呢?还是理直气壮、义正词严地面对邪恶,为我喊冤叫屈、制止其流氓行径呢?

    那么当给我第二次生命、而且是给我真正生命的慈悲而又伟大的师父遭到迫害的时候,我不应该挺身而出说句公道话吗?不应该舍生忘死地维护师父伟大、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吗?!

    否则我连个正直的人都不算,更不配是师父的弟子了。

    话不在多,有理则灵。这短短的几句话,却深深地震撼了儿子的心灵,其正义之念猛然唤发出来,强大无比。

    他猛然醒悟道:对!您这么一说,我确实理解了你们的做法。但是一定要小心,现在形势很紧张。以后你们再出去讲真象之前,一定要先跟我打一声招呼,因为我在单位消息比较灵通,咱们里应外和,能把事情做得更圆满一些。

    同时我们还跟他讲了我们为什么要讲清真象:“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师父经文《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整个宇宙不管它有多庞大,都是宇宙的这个法所造就的,每一层生命都符合着每一层宇宙的法理,一切最根本物质的本源,都是这个法给造就的。一个生命反对这个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法,那你上哪去呢?那不就是淘汰吗?大法弟子在这个期间,证实大法中讲清真相,确实挽救了众多世人。弟子们在自身被迫害这么严重的情况下,还能讲清真相、挽救众生,这不是大慈悲吗?”(师父经文《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尔后,我们更是严肃而又明确地告诉了正法这件事情与其利害关系。我们说:你可能不相信我们说的话,但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依据你个人相信不相信而存在、而发展,日升月落、生老病死、六道轮回、自己命运等等,并不是以人自己的意志而转移的,也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左右得了的。“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师父经文《忍无可忍》)。

    我们问他:如果我们所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办?他无话可说,六神无主的,茫然不知所措。而且我们还告诉他:师父所说的话,就是法,我们都通过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亲身所证而真切地体悟到了,所以你必须认真对待这件事情,为了自己的未来负责,否则一错念成万古悔啊?!有的人可能连悔过的机会都没有了啊?!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跟历史开玩笑啊?!可不要以身试“大法”啊?!“危险至极呀!”(师父《法轮佛法(精进要旨)》“大法不可窃”)

    这使其从内心真正地重视起来了。

    另外我们告诉他,要多看师父的经文,多看大法资料,这样,对整个正法有了比较全面系统的了解、认识,心性自然就提高了,大家就有了沟通的基础,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为大家担惊受怕了。

    即使你不修炼,做个人也得符合大法在世间做人的心性标准。而且这样做,对你自己的身心健康都有好处,在工作中,处理人与人、人与事、事与事的关系时,会更理智、更智慧、更自在、更如意、更得心应手、更融洽踏实。

    就在此文完稿的前几天,听家里其他同修说,一日,这位功友吃完饭后,先对其爱人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然后对其爱人说:XX,我准备再去贴点真象资料。

    其爱人痛快地说:行!我跟你一起去,给你看着人。

    接着这位功友,就没再发正念(其实应时时、事事、处处发正念)。

    不一会儿,还没等走,其爱人突然问道:贴多少个?这位功友说:我准备贴20个。其爱人一听:啊?!这么多?不行!

    同修说:不行?!那就算了。然后默默地发正念。不一会儿,其爱人说:走!咱们赶紧贴去。到一栋楼前,其爱人给看着人。这位同修自己走了两个楼口,不长时间就贴完了。功友的爱人说:这么快?功友说:我已经很有经验了。

    事后,功友的爱人还想沿原路返回。这位功友说:不行。你没看到楼上有人在往下张望吗?我们得绕一下路再回家。

    通过这位功友理智、智慧的正法实践,使其爱人体悟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并从内心佩服,所以顾虑已经消除了不少。

    常人不是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我们可以利用有利的条件,让常人见证一下大法弟子的大智慧、大自在、大如意,这本身也是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师父经文《理性》)。

    此外,我们还可引用常人社会的一些现象、常人自身或身边发生的一些个事实,用这些个“矛”,来刺常人用以维护常人社会的那层假理,即那些个“盾”。让其陷于“矛盾”之中,不能自圆其说,不能自拔,让常人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进而动摇常人固执愚见的信心,使之处于极度的迷茫、怀疑之中,此时我们尽可乘虚而入,向其洪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认为要真正地“救渡世人”,必须“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使“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师父《法轮佛法(精进要旨)》“警言”)

    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常人的正念越来越强,才能使常人的正念永存,才能使邪恶无空可钻,才能从根本上真正地“救渡世人”,“救度众生”。

    以上仅为个人的一点浅显认识,不正之处,请同修们一定要“以法为师”,严肃、严格、认真地给以破谬予正。




    我的艺术之路(二)


    章翠英


    棋琴书画是中国的传统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很深的学问。然而现代人已很少去研究中国的传统艺术和古琴围棋书画。追求现代派、印象派……我在瑞典、波兰、爱尔兰、西班牙、加拿大、澳大利亚、土耳其、德国、俄罗斯、荷兰等十多个国家办画展,观众一致赞叹中国传统画的美。可惜现在很少有人画传统的中国画,人们很少有机会看到传统的中国绘画。有的观众不愿放弃这一机缘,天天都来画展看画。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观众来到画展,很多观众送来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向我致谢。都依依不舍,一再邀请我下一次再来。在彼得堡,一位老画家说我是为清理欧洲的艺术而来。让我多留几天,救救俄罗斯的孩子们,现代派的艺术毒害着纯洁的儿童们。第二天我们就去了彼得堡的儿童艺术中心,教了孩子们法轮功的功法,并给他们留下了《转法轮》宝书,还向他们讲解了中国画的特点。

    中国绘画要有多方面的配合,首先是要画画得好,没有世俗之气,这就要画家重视品德修养。第二没有匠气,这不仅是个技艺的问题,而是画家各方面的修养,包括文学诗词音乐书法篆刻等。第三要选合适的诗句作为题跋。第四要用好的书法来写题跋。第五要盖上自己的印章和闲章。第六要装裱得好。一般这是装裱师父的事。但这六个方面要圆满地配合,形成一个统一的协调的完美的整体。所有这一切应雅而不俗,一俗就完了,怎样能达到高格调的境界,不流于世俗之气呢?我的导师对我要求很严,一言一行教导我,所以我从小就养成吃亏为先,处处考虑别人,与世无争的性格。我的几个导师都活了一百岁左右,特别长寿,中国的书法、绘画能陶冶人的心情,使人心情愉快、宁静,才能画出好的画,忌讳愤怒火气等。“心静福寿齐”(见李老师《洪吟》诗句“放下执著”)

    画如其人,你只有把艺术的追求和道德品质的修炼结合起来,你才会品德高尚、胸怀博大、不慕名利,这些会不知不觉地在你的艺术作品中表现出来。这样的艺术作品叫“神品”,当然就能震撼人心。如果你只想从技艺的角度去学,不注重道德的修养,那只不过是低层次的俗品,你永远也达不到高境界的神品。

    怕死贪生错认真,运筹多少费精神,看来总是争闲气,笑杀旁观袖手人。围棋是中国古代传下来的,有十三、十五、十七道的,而现代是十九道的,一定要单数。现代围棋盘上,有19X19=361个点,九个星位,中心叫天元。黑先下,白后下。盘上的棋子黑白要相等,和黑多一颗。一盘围棋一般得下两小时,大师级的有时下几天。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观音菩萨,她和阿弥陀佛、大势至菩萨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三圣。她是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等民族人民最喜爱的女神,尤为妇女所喜爱。她永远美丽,法力无边,救苦救难,大慈大悲。当人们在生活中遇到任何苦难,总是祈求,“观世音菩萨,请您保佑我,请您救助我!”

    《净水观音》她站在莲花座上,一手持净瓶,一手持柳枝,在涛涛苦海的波浪上,从容不迫地用柳枝把净瓶中的神水洒向众生。这种神水代表着观世音菩萨无边的法力,这种神水洒到哪里,那里就没有痛苦,这种神水洒到哪里,那里就没有疾病,这种神水洒到哪里,那里就没有灾难。

    《慈航图》慈悲的航行,画中的观世音菩萨,线条极为简练流畅,形象超凡脱俗,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在人们的心中,永远是纯洁美好慈悲善良的化身,就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大救星。

    “南极有仙翁,与天地同久,老鹤一千年,比之才小寿”

    人通过修炼就可以达到长生不老的状态,甚至与天地同年龄,与宇宙同在。我自从学了法轮班功以后,越来越年轻,脸上的皱纹也渐渐消失。我今年40岁,很多人说我象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使我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越活越年轻,漂亮。

    “麻姑献寿”麻姑是中国传说的女神,她非常年青美貌,总是象十八九的大姑娘,但她已经活了不知多少万年。比如有一次她对朋友说“自从上次接待你以后,我已经三次看到中国的东海变成了田地。不久前到蓬莱海边,东海的海水只有我们上次见面时的一半那么深了,可能又要变成陆地了吧?”这就是“沧桑”(或“沧海桑田”)一词的来历。大家知道,地质的变化是以多少万年为计量单位的。常人谁能看到一次大海变成农田,或农田变成大海?可是麻姑竟看到三次半?这种话真的只有神仙才说得出来。

    正因为麻姑如此长寿,中国人认为,谁要有幸喝到麻姑的一杯酒,他也会象麻姑那样永远漂亮,永远健康长寿。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一朵花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荷花是中国、越南、印度的南方水田中生长的一种植物。荷花有高洁的性格,她出污泥而不染,故为中国历代诗人画家所喜爱所赞颂的题目。

    自画像:“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大法度了我,恩师永难忘”。在学法轮大法前,我全身大大小小几百个关节都已坏死,吃饭走路都困难,连画画的能力都失去了。学了法轮功以后就使我一下恢复了健康,使我又能继续我的艺术事业。神奇的大法,慈悲伟大的恩师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当江XX的犯罪集团诬蔑法轮功和我们慈悲伟大的恩师,我去中国大陆把我亲身的经历告诉中国政府,让他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与血腥迫害。为此它们却把我关入监狱八个月,对我进行毒打、酷刑、羞辱、奴隶般的劳动,用尽流氓手段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现在中国大路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每一分钟都在受到威胁。我们SOS紧急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正义人士给予我们帮助和支持,停止这种惨无人道的恐怖镇压。

    2001-11-22




    小弟子发正念


    日本弟子

    宝宝是个7岁的小弟子。还没满月时她就会笑,大人对她说话,她就会哼哈地回应。宝宝好闹病,几乎每个月生一次病。由于体质弱,一到了冬天就不敢叫她去幼儿园,怕别的小朋友得病传染给她。从6岁开始,她开始学法炼功。刚刚炼功不长时间,师父就给她清理身体。一天,她高烧近40度,一烧就是3天。虽然高烧不退,但精神很好,就跟没发烧一样。从那以后,再也没生过病。

    随着学法炼功,宝宝的天目开了,在炼柱状加持时,看到了法轮在两手间旋转。有时炼功时看到满天的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着,有时还看到在空中飞舞的彩龙。不炼功时,也可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从今年5月份开始,宝宝也和大人们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有一天发正念时,她看到来了三个魔,其中当官的(部长)对宝宝说:“你太弱了”,宝宝嘿嘿一乐,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口诀一出口,立刻飞出一个法轮,把当官的魔消灭掉了。小魔一看马上冲上来拼命,宝宝念一遍口诀后,这个魔也被法轮销毁了。最后剩下的魔已经上了年纪,满脸胡子,长得非常可怕。它以前也是个官儿,年纪大了,退了下来。它说到:“我可比我们部长厉害得多”,说罢,冲了上来。宝宝念了一遍口诀,它没有死,再念一遍还没有死,念到第四遍,才把它消灭掉。有一次发正念,看到一个黑乎乎的魔,没有嘴。在它周围有许多手指头盖儿大小的黑黑的小东西,这小黑东西越来越多。宝宝念一遍口诀,立即飞出一条龙,一下就把这个魔销毁了。宝宝说,魔长得很丑,有的长着三角眼,有的有两个嘴,有的嘴长在眼睛上面,有的没有下身。宝宝还说有的魔长得非常象现在非常流行的电视节目pocketmonster (PokeMon)中的怪物形象。由此可以看出,电视中的怪物形象在另外空间都是有原型的。旧的势力让儿童喜欢这些魔性的东西,是想从根本上变异人类。




    精进之心不能退


    扬帆

    已有一段时间了,每当我早起,同修必定翻身拦住我,倾诉身体的不适或如何如何。开始只是一个“奇怪“就挡住了,(早听说同修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的“奇怪”也是一种灵体,有时起魔的作用,阻挡人向更深处思索。)直到近段时间在法上比较精进且看到很多《明慧》刊登的有关旧势力、魔的各种换化形式,才清醒的认识到魔利用别人或别人的魔性拖我后腿消磨我,腐蚀我。真是无孔不入啊。师父不也是在利用旧势力及邪魔的无孔不入让我们修出金刚不破,圆融无漏吗?我没有立掌5分钟铲除它,因为我觉得它不配。当我认清它时一个正念打过去,即可令其粉身碎骨。

    还曾有一种干扰我学法炼功的魔,如今已不敢靠近我。象师父《在美国讲法》P129中讲的“它本身不是魔,他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可是反过来讲又是为加强你意志而起作用,那意志你自己不去修吗?要加强自己的意志,克制它就是加强意志,也是修。炼功时困本身也是思想业力起的作用。”师父教我们辩证看问题。并且也似乎明白了师父在此处为何用了“他”,师父的法太深奥了。每一个字用得都是那么贴切。

    回想近段修炼缓慢下来的原因,主要是自己在学法上不用心,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这是不可以原谅的。象师父《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116页中说的:“精进的心不能退,大家千万记住!要一修到底!”

    个人体悟,与同修共勉!不足请教。




    感悟点滴(三言两语)


    如意

    做为正法弟子,我们的一切都应该是最正的。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应该是最正地,是同化“真善忍”的。

    时时刻刻都要铲除邪恶,不论是邪恶穷途末路的表现,还是思想中变异的观念,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的,都是我们要铲除的。

    思想中时常产生出对一些现象的不满,对同修的不服气,这里面夹杂着许许多多的人心,妒忌、争斗,自满,和“真善忍”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是我们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因为我们有缘一起在正法时期助慈悲伟大的主佛正法,因为我们有缘一起在绝无仅有的机缘中开创新的宇宙,因为我们有缘一起在正法中做一个正法粒子,最重要的,我们的生命是同化“真善忍”的。明白过来以后,再和同修有摩擦或看到听到同修的不足,已经没有了那种不满,取而代之的是看到自己修的不好的一面,同时对同修有着深深的祝愿,愿他早日跨越关卡,共同精进。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