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师正法中去怕心



【正见网2016年11月15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我在当地迫害严重,邪党骚扰的我们家已无法正常生活,我家从甲地搬到乙地,只靠丈夫干点零活维持生计,在乙地我又一次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的公安局非法绑架,并劳教一年。回来后,我发现甲地的同修没有资料(包括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师父新经文等),我就在乙地联系到资料往回送,当时由于迫害严重,原来有几百大法弟子,可当时只剩几个了,除了这几个要资料外,其他人都不敢要资料,还说不炼了,到谁家都由于害怕不敢要。面对当时现状,连我自己都害怕他们把我供出来。不送,我感觉是我的责任,送又涉及安全和路费问题,因为我家当时生活都难以维持,可我还是坚持下去,好在家人支持我,同修也资助我,使我更加有信心。于是我就开始了找回同修的历程,当然到谁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的本人行,但家庭环境不好。有的是自己有怕心不敢走回来。我想在这种迫害的情况下,同修心性提高上来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也是修出我自己的慈悲心、善心、耐心,修去自己的怕心。

一次,一个同修找到我,和我要经文,我当时没给,因为此同修曾经把另一同修的事无意中供给邪恶,使另一同修遭到迫害,所以我对她心有余悸,怕她哪天再把我也供出来。后来我一想不对,本身不是想负起这个责任吗?为什么同修主动要时我自己又怕这怕那呢,这不是把基点放在了为私为我上吗?不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不把同修的事放在第一位,而是为自己打算,这是此时大法弟子的所为吗?这个怕心必须去掉它,于是,我就主动去给他们送资料。

二零零四年,由于当地一个邪悟同修,向当地邪恶供出来我向当地传递资料,邪恶闯進我家抄家,把我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拘留了半个月,我绝食抗议,后被放回。回来后我不得不又搬家,换了地方。我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同时继续给甲地供应资料,并且我还自己做资料,满足当地的需要。当然这期间也在不断去怕心,可是去了还有,去了还有。

在二零零七年,一同修遭绑架,把我说了出来,资料是我供应的,并说出了我家的住址,她被拘留了七天出来后,给我捎信说把我说出来了,让我赶快搬家,我接到信找同修帮助快速搬了家,当时已经腊月二十九,在同修的楼里住了二十多天,又从新找了房子搬走了。

二零一三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三二九绑架案,有的同修当时躲到我现在的住地,约好到谁家和我见面有事,我到约定的同修家等他,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来,却等来了一个片警,说是要打听四个人,其中就有我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马上要来的约我的那个同修。此时我坐在炕上,警察问同修,她是什么人?同修说是我姐,我当时心也不稳,就怕等的同修此时赶来,不但他有危险,还容易说话间叫出我的名字。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可别让那位同修此时来。后来片警唠了几句就走了,真是师父保护,使我有惊无险,但是我明白这都是自己的怕心招来的。

修炼中的这些心都得去掉,当然是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现在我帮助我当地的同修成立了资料点,所用的东西我供应给他们,现在我的怕心不多了,当然注意安全,理智的去做还是应该的,因为毕竟迫害还存在,减少损失也是为了救更多的众生。

这些年经历的太多太多,只选这几个事例以及其中的体悟,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和苦度,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借此法会之机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表示崇高的敬意及问候,向师父九叩首!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