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词语变异性的背后--人的变异思想观念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1年11月17日】

这里我不就某一专词而论,就只谈一下当悟到某一现代词语具有变异性质的东西在里面这背后的思想。

我个人体会当觉得某一词语具有变异性质时,自身的思想某一部份和此一词语具有同一性质的变异性物质存在(当认识到时即已清除),也就是说加进了在变异社会生存过程中形成的思想观念去理解和解释那一词语了,而没有按照法的标准去理解。

师父一直让我们不带任何观念地看书、学法,通读。我个人体会不要加进变异的思想观念去理解法,否则就会曲解了法的本义。比如说在没得法还是一个常人时,对“迷信”的理解就是一种常人变异的理解,得法后学了师父的经文《何为迷信》后,变异的思想观念被破除、归正了。所以我理解许多名词其本身并没有某一性质的变异性,而是因为每个人转生过程不同、思想物质基础不同、在现代生活中生活的时间长短及接受的物质和思想环境不同、生活的目的不同等等而形成了对一词语的理解不同、加进自己变异的观念不同。修了大法后,在法中被溶炼、被纯正,那么一切变异的、不纯的思想观念和物质都要被触动、归正、清除。

写到此我突然对“修口”有了完全不同以前的认识了,修口不是从表面形式上的做到,而应是从思想观念上的转变,那么就要求我们说出的每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都要从发出这一念的思想上用大法的标准来对照一下,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如真正的达到了要求我体会也就是“理智”了。在做正法的工作中,我发现同修之间有矛盾,当有人指出他(她)的不对之处时,有人就不能接受,当换一人指出时,就能接受,指出别人矛盾的人是否在用自己的“观念”呢?在讲清真相中如果没有达到效果,也是否是“观念”未转的原因呢?在学法时看不到法理,也是否此原因呢?

我个人体会正法时期修炼和个人修炼状态在“思想观念”上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在正法中,越修越觉得修炼的严肃性,法对自己的标准要求越来越高,有时觉得离法的要求太远太远;我体会到正法中在常人社会中的一念一言一行都必须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地把心放在法上,否则就生存在人的观念中,永远都不能真正完全的“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写完后,正点发正念,突然又有所悟,当我们按着宇宙大法的标准,说出的一字一词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己被赋予了全新的内涵和思想(不一定体现在人的表面空间),都有可能成为将来新人类新文化的参照或标准,可能为将来新人类所用,我们真得对大法,对自己,对人类,对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啊!在法中,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法的博大精深,及自己在无边法理中所悟的渺小。

在此也建议能写文章而不想写的同修们将悟到的法理,写出来,上升到理性的认识上来,在写的过程中也是在正法,在破除自身无数的观念框框,当写完时,你会发现在你所写的那一个问题上真的是另一个境界了。

以上个人体会,不正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