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章的文献引用谈起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1年11月17日】

正见网11月5日文《科技文章的变异性》对科技文章旁征博引的写作模式提出了否定的意见。看了该文以后有不同的想法,本来想立即写下来,但提笔又放下,因为我也曾经在正见网发表了有参考文献的短文,自己的反应是不是一种自我保护、自我辩护的意识呢?是不是也是没有修去的根深蒂固的人的思想的反映呢?放下笔,经过一段时间冷静地思考以后,从对大法网站上文章负责的角度再来探讨这个问题。

因为是做自然科学的,也受过国内国外的高等教育,发现国内国外对文献的引用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在国内,无论是大学、研究所,还是其它地方,都是天下文章一大抄,文章里出现的引用大多是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或引经据典,或某某人的话;在国外截然不同,你文章里出现了别人的每一处研究成果或观点方法,哪怕这种观点是你不同意的,你都要详实地引用,否则就有剽窃之嫌。文献的引用一方面是对前人研究成果的肯定,另一方面为后人继续深入研究提供了资料,还体现了文责自负的态度。这么说并不是肯定这种方法,因为在修炼者看来,人类社会的任何发展都是天象带动下出现的,所谓的把出现的成果归于发现者或发明者,则是一种私的体现;更进一步说,这种僵化了的标准化了的研究方法,只能一步步束缚人的思维。

但文章的引用也有它的优点,就是言之有据,特别是对那些史前文明和超科学现象的研究。常人往往有一种观念,你谈到这些客观存在的现象时,他会认为不可信,认为你在骗人,说大话,哗众取宠,他们相信的是所谓的科学,因此用严谨的态度、有理有据的写作方式去破他的这种障碍,往往是有效的。正见网上的文章很多是树立新人类的正的认识,也有很多是大法弟子用自己的所学知识来证实大法的正确,这些文章对常人都有破迷的作用。具体形式上,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对证实大法有利,就可以随意所用。我们用它并不代表我们认同这种变异的发展,就如同我们使用计算机和网络传播大法并不代表我们肯定外星人所创造的这种变异一样,它只是小小的工具而已。从某种程度上,这种随意所用也体现了一个高境界的神在低层次上的“自在”。

正如该文所指出的,我们所写的文章应该是展现个人在大法修炼中所证悟的理,而不是用法来佐证自己观点的正确;在基点摆对的情况下,具体形式倒不是关键。形式本身并没有对和错,关键是背后的内涵。当然,在人类文化的变异中,一些形式背后也有了变异的因素,这是值得我们注意和避免的。但如果模式化认定某种写作模式是“不可不除的”,不也是一种规范和教条吗?

从更广的范围看,大法涵盖一切,这宇宙中有无量无际的世界和众生,法为每一层生命开创了所在层次的法理和认识,这无比繁荣的一切,是无法用任何一种人为的模式去套用的。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人那里效果就不同。真正达到那个层次,也就不会拘泥于形式,而更显出一种自在了。

个人浅见,请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