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乐观

瑞典学员


【正见网2001年11月04日】

童年就会皱着小眉头说“我已经看破红尘了”,在大人的笑声中叹气。少年时自怜为林黛玉,成家后为老小担忧为明天害怕,修炼后忧国忧民。记得听说自焚时心中生起悲哀--如此栽赃又有多少人受骗?心中升起叹气--师父不是刚刚发表过经文《忍无可忍》吗?宇宙中正的神都在干什么,允许这等害人害己的事情发生?心中一丝无奈,仿佛这悲观情绪与生俱来,负重而不自觉。

去俄罗斯法会前一位学员请我给她译讲稿。我一看:是散文诗,大体是在赞美大法,赞美善。心中的不平让我看不下去:现在是什么时候?中国在杀人,流血,造谣害人,你这儿还诗情画意?!现在是正法时期,时间紧迫,法会应该交流如何正法和正法中的修炼体会!讲清真相!哪儿来工夫诗情画意?!我借故推了翻译的事。

谁知法会下午她竟上台去朗读了,不但朗读,还要清唱。“呦!”当时心中翻起不平衡,起身出去溜达。一会儿一个中国老大妈走过,拉着我的手说:“刚才发言的是你们瑞典的吗?我这通流泪呦!”我说:”您懂她唱什么吗?”她说:“可不就是不懂!就是莫名其妙地流泪!忍都忍不住。等她唱完了瑞典文的,再唱英文的,再俄文翻译,等译成中文我能懂时,我都哭了大半天了。”我坦诚地讲了我自己的看法,她说:“你可别这样看,那是她的心!是真的能打动人啊!”

我愕然了。冷静下来后看到了强烈的以己见去评判别人之心--我的忧不能容忍轻松乐观而产生的善。我体悟到法的洪大,宇宙芸芸众生都是在正法中在向美好的初始归正。

以往的讲清真相中,我曾一味的讲中国的暴行和无耻栽赃。听者动容但没什么反应。西方的人们见到,听到的暴行已太多,心已在流血,被迫麻木自己。此时再强调残暴,如雪上加霜。好像我在逼着他们表态,所以效果不是很好。我意识到这是悲观生无奈,无奈生强求。这也是一种不易觉察的变异。意识到此,我感到心中很轻松,放下一个大包袱。

在后来的讲清真相的实践中,我心态更祥和,更加注意听取对方的意见,尊重他们自己的分析。善良的人们都反对血腥暴行,而当他们看到修炼者的状态--善良、纯正和大忍,自然就会做出自己善良的判断。与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教授交谈中,分析自焚案,他看到了许多疑点,说中国正在利用此事,在全国范围内造出声势,让民众害怕。这是政府发动的又一场运动。对法轮功修炼者用酷刑,逼他们认错、悔过,是极其残忍的。这是他分析后的结论。

会面后他给我送来许多他曾经接到的十几个中国新华社对法轮功的造谣的电子邮件,真是编得“有声有色,有根有据”。我看到邪恶如何利用人心中的变异在骗人、害人,感叹大千世界,人世迷!心中酸楚难言,自然要去救度世人。这也许就是修善过程中自然产生的慈悲。这绝不是人为的悲观与忧怜的结果。

那位美国教授说美国恐怖事件中,人们在清醒,善者越善,恶者越恶,所以这事件也有好的一面;我讲中国镇压法轮功情况也如此,善恶亦分明。我明白了“自焚事件”深一层的意义,在讲清真相中我看到了人们的觉醒,善良的一面在觉醒,在更好地摆放他们自己心性所在的位置。在为将来得法奠定基础。这不是佛法无边,主佛慈悲吗?

共读师父的诗:“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众生有望”(《洪吟 》“笑”)


(摘自圆明网)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