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工程为人类究竟带来了什么?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1年10月02日】

自从1958年Watson和Crick解开DNA双螺旋之迷以后,写下了一个公式:DNA造RNA,RNA造蛋白质。现代医学科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纪元。分子生物学家梦想用的DNA的四个碱基(ACGT)随意为人类描绘基因图画。有人甚至觉得,人类的所有的病都会被基因定位,都可以用基因疗法解决,甚至可以通过克隆而得到永生。也许是为了给克隆人找理由,还有人甚至提出基因也许参与灵魂的编码 (1)。

分子生物学给人们(尤其是外行)无比的期望,很多人盲目地把生命和未来托付给了基因工程。如今,人体基因库已全部解开,基因工程也有些历史了,科研文章堆积成山,天文数字的资金不断地投入,应运而生的大批基因工程公司此起彼落。到目前为止,尽管人体导入基因治疗在世界上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很多科学家和无知的人还是莫名其妙地信心百倍。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结果,由此增加了很多就业机会,造就了很多的百万富翁,以及很多令人惨不忍睹的失败结果。

坐落在旧金山的GENENTECH,是全世界生物工程公司的始祖,这个公司是以制造重组人胰岛素起家的 (2)。1972年,Herbert Boyer 在南加州大学从事研究DNA内切酶,Stanley Cohen 在斯坦福大学从事研究环状DNA质粒。当他们在夏威夷相会时,Cohen 提出要与的Boyer 合作,共同研究基因重组。他们俩人从此续写了一个新的公式:DNA造RNA,RNA造蛋白质,蛋白质造钱。此时,一个28岁的投资家,Robert Swanson,觉得这是一个金矿,很想介入。1976年,三方达成协议,Swanson 投资 1000美元,Boyer 投资500美元,成立了这家公司。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造人胰岛素,这是因为世界上有大量的糖尿病患者。唯一的问题在于,糖尿病患者并不缺乏胰岛素,因为从猪和牛胰脏提出的天然胰岛素效果很好,来源充足。但聪明的Boyer和 Cohen 有一个诱人的说法:基因工程是前景辉煌的未来医学。当然,他们还有其他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人的胰岛素比动物的好,也许将来动物的胰岛素来源会不足等等。1981年,这家公司的股票在没有任何产品的情况下上市,一下子就从每股开价35美元跳到每股85美元。Boyer 的本金500美元一下子变成了80,000,000美元。James Le Fanu 在他的《现代医学的起落》一书中评价到(2),当时出价85美元的购股者大概根本就不知道基因工程在治疗方面的局限性,但猜测将来可能会赚大钱。Boyer也因此一举成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

为了让重组人胰岛素有商业价值,公司大肆向糖尿病人作广告,宣传“人”的比动物的更好,尽管重组人胰岛素结构和动物的非常近似,且价格昂贵。同时,某些药物公司不再生产动物胰岛素,以迫使病人去用重组人胰岛素。结果,生物工程大获全胜占领了市场。但是,使用人胰岛素的糖尿病人却雪上加霜,频繁产生了血糖失控的症状,乃至丧命。

众所周知,外源的胰岛素根本不可能像内源(自身)的胰岛素那样将血糖控制在正常范围之内,因而常常导致低血糖。因此,糖尿病人总是随身备甜品以防低血糖发生。患者在用胰岛素后,一旦感到有心慌气虚等低血糖警告症状,立即服用甜食纠正。但是,当病人使用人胰岛素后,这些低糖警告症状消失。有很多病人在用药后,因没有能及时服用甜食纠正低血糖而死亡。

当英国糖尿病协会号召使用人胰岛素后,很快就有很多病人投诉英国糖尿病协会,说人胰岛素效果不好。此后,有相当一部份病人在不顾医生的劝阻下重新用动物胰岛素,发现这些救命的“警告症状”又回来了。由于特殊原因,无法作出精确统计,但肯定有相当一部份病人死于人胰岛素造成的低血糖。

其实,这一结果已很能说明,人造的不如天然的,天然的不如自身的。但是基因工程迎合了人的求名和求利的欲望,又利用了病人求生心切的心理,所以如此大红大紫。结果是,造就了无数百万富翁和许多无可奈何而又绝望的患者。 

参考文献

1.David Jones Daedalus: Genomes and soul. Nature 413:269 (2001)

2.James Le Fanu: The Rise and Fall of Modern Medicine. p253 -p268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