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的一小时



【正见网2001年06月24日】

工作了一整天,我的头还没挨到枕头就已快睡着了。偏偏这时先生拉着我要打坐,我虽不情愿,却也不好拒绝。我和先生得法已有两年了,但一直不是很精进,尤其在炼功问题上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先生自从在芝加哥法会上奇迹般地能够双盘以来,至今打坐还未能突破四十分钟,通常是十分钟不到就再也熬不住了。最近以来的发正念活动给先生以很大的触动,他意识到由于炼功不勤,无法更好地配合师父正法。今晚他表现得非常精进,但却“苦”了我……

五分钟过去了,我听到先生沉重的呼吸,我知道他正在强忍疼痛。我暗想,“只要他一坚持不住我也就可以收工睡觉了。”十五分钟过去了,他居然还在硬撑着!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心中嫌他“讨厌”。我虽然腿不疼,但心里却乱成一团,只想赶快结束去睡觉。眼看着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还在那里坐着!“他怎么没完没了?”我一面心里发着牢骚,一面睁眼偷看他。他喘着粗气,身体缩成一团,有时硬撑着坐直,不一会儿又痛苦地蜷缩起来。我心里一动,想到师父似乎曾经说过,半小时是一个大关。先生他从第一分钟疼到现在,一定是在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他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帮助师父正法,而我不说帮他,却还在嫌他讨厌!我感到非常的惭愧,心中默想:“坚持下去!我来帮你了!”这个念头刚刚一动,我的脑袋里面嗡地一震,顿时那些烦躁的情绪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接着,我感到从天上落下黑白相间的密密麻麻的颗粒,它们穿透了我的全身,好像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这些颗粒里面。这种感觉奇妙极了,我觉得轻飘飘的。我只能用“升华”这个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我的身体还坐在那里,但是我却感觉到包括思想在内的自己在迅速地提升!这时,我看到从远处飞来一个亮点,越飞越近,原来是一只白鸽般的大鸟,通体洁白,闪耀着柔和的光芒。它在我面前飞旋而过,然后忽地一下直冲天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正在诧异,又一个亮点出现了。又是一只白鸽,但比前一只略小,忽一盘旋,流星般遁去。我很感动,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不由地默念起“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蓦地,我身前的空间出现了一个旋转着的黑洞,我看见无数妖魔般的东西从我身后被吸了进去。它们的身体被拉得很长,挣扎着,似乎在尖叫(我听不到声音)。一进到黑洞里就被打碎了。

这时音乐停了,我注意到先生还坐在那里。他终于突破了一小时大关!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