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5日 星期一

  • 天象人间:扳着指头数

  • 《解体党文化》第二章:系统的思想改造(上)

  • 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 诗五首:救度众生忙 等

  • 乱世迷众

  • 同归

  • 新天音网开通:九天降神曲 德音传十方(?)

  • 台湾屏东学员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图)

  • 被抓后 我是这样做的

  • 学会向内找的体会

  • 溶于法中 勇猛精進

  • 《转法轮》永远伴随着我

  • 二姨的晚期胃癌好了

  • 关于古代音乐的故事


  • 天象人间:扳着指头数

    宇文龙 整理

    古人说:一叶知秋。转眼间,树叶又黄了,秋天又到了。这世间的一切大小事仿佛也在告诉人们人间会有大事的发生,就象三十年前动物和环境的异常兆示着唐山大地震一样,麻木的人们却对此熟视无睹。

    正见网2006年09月21日报导了一则消息,太行山脉林县境内的石板岩乡的预言石-猪叫石又叫了。据说此石对人间大事的发生是一报一个准,如明末的李自成起义、清廷的屠城、八国联军進中国、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侵略中国,直到中共统治下的文化大革命、萨斯病等,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当地人都因这块石头而提前预知了。那么环观中国,是什么样的大事会让这“预言石”开叫呢?那就是中共的解体。我们再看看除了这与2.7亿年的预示“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预言石”之外,还有什么征兆?

    加拿大律师指证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

    继中国大陆的高智晟律师公开指证中共对法轮功的暴行已关系到民族的存亡之后,加拿大著名律师科来福·安世立(Clive Ansley)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就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做出书面证词。

    安世立在证词中表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底,他居住在中国。在此期间,他每一天都见证了中共出版业和电视媒体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持续不断的诽谤。他说:“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极端、完全不合法的、十足的仇恨运动。历史上,我所了解的唯一可比的仇恨运动是在欧洲由希特勒发起的针对犹太人的仇恨运动。”

    安世立强调说,到目前为止,几乎有三千个已得到证实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的警察和监狱看守等迫害致死的案例。要证实被杀害是非常困难的,实际的数字无疑超过上万。

    安世立指出,更有甚者,中共政权完全剥夺了宪法赋予法轮功学员的权利,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中国所有的律师都被严格禁止为任何法轮功成员辩护,或者代表他们为他们所遭受的任何非法的折磨寻求赔偿。

    安世立在证词中最后说,“消灭法轮功的整个过程使用的主要武器就是使用中国的电视和媒体。它们完全受控于中共政权。然而在加拿大,私人公司和公家公司可以竞争,并且任何被媒体攻击的受害人都有权進行反驳。我认为,很清楚,这些(中共的)电视台申请進入加拿大是中共政权直接操纵加拿大华人的一个步骤,目地是在这个过程中,散布他们的舆论,并逃避加拿大的管制控制。”

    加调查员在联合国指证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九月二十一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的起草人之一大卫·乔高作了发言,他在发言中進一步指证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乔高在发言中说:“关于中共政权是否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并随后杀人灭迹,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我在今年七月发布了一项报告并得出结论,令我们遗憾和震惊的是上述指控属实。我们详细的检查了各方证据、包括有利和不利的证据,共有十八项。”

    乔高举例说 :“被关在中国监狱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被系统性的验过血和检查身体。 因为他们同时都遭受过各种酷刑并受到恶意诽谤,上述这些医疗检查不可能是因为关心他们的身体而做的。”

    乔高还强调说:“在中国做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出奇的短,只需要几天或几周。而在世界其它各地,等待时间则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这证明了在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供给源。”

    美确认中共强摘死囚器官

    据大纪元9月22日报导,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当地时间20日公布“2006年中国人权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共确实有摘取死刑犯器官移植的事情,而且其流程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规范。中国委员会发表这份报告时,与会学者曾表示,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应持续敦促中共改善其人权与法治,尤其应发展一个公平且独立的司法体系。

    这份报告提到,中共虽然将死刑犯器官摘取合法化,但其作业与流程并未依照国际规范,所谓的死刑犯捐赠器官,仍可能在不当压力、影响或资讯不足的情况下進行,这都违反国际准则。

    “2006年中国人权报告”也指出过去一年,中共人权状况再度出现倒退。委员会说,中共人权连续两年倒退,使委员会必须重新评估中共当局在短期内是否有继续改善人权的决心。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联合国人权会上介绍遭受的残酷迫害

    在本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于日内瓦召开期间,专程从新加坡赶来的法轮功学员黄才华女士在发言中向大会介绍了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以及在新加坡所遭遇的鲜为人知的歧视和不公对待。

    王女士举例说:“新加坡政府在针对法轮功时,最常引用的法律条款是‘无准证集会’,至今已连续引用三次。二零零一年的案子是因为烛光守夜,二零零四年在旅游景点的炼功发资料,二零零五年是在闹市区分发资料。他们引用这条法律的原因是参加人数超过五人。但是超过五人的社会活动,如郊游、餐饮、购物、聚会、分发各种商业资料等都没有人会向警署申请准证。”

    黄才华最后说:“新加坡政府最常标榜自己的诚实公正。希望他们在面对法轮功问题时,做的让人信服。联合国大会毕竟不是新加坡,政府可以关起门来,通过官方控制的媒体一手遮天,欺骗公众。我希望他们学会面对事实,在将来的讨论中,不回避以上基本事实。”

    泰国不流血政变在兆示着什么?

    共产党为了维护他的统治,一再愚弄百姓,说什么,没有了共产党,中国就会乱。使得多少百姓都认为,只有共产邪党才能稳定中国。尽管它在中国是坏事做绝,断了我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的血脉,可还有人想让它给管制着,因为怕乱。

    实际上,当千千万万的百姓退出这个恶党,那个附在各个上到部级单位,下到村里的邪灵党委也就不存在了,国家的部门照样运转,老百姓照样过自己的营生,何来“乱”?

    其实,现在出现的泰国不流血政变,就是在向中国人民显示,断我中华民族血脉的共产邪党被解体后,你一觉醒来,发现原来天可以这么蓝,人可以这么活着。

    记得前世的英国小男孩

    2006年9月8日英国太阳报在线报导了一个能记得前世的男孩子的故事。这个六岁的小男孩叫卡梅伦·麦考利(Cameron Macaulay) ,他和其他六岁的男孩子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总是谈论的妈妈和家庭,以及喜欢画的家-一幢座落在海滨的白房子,都与他现在的生活无关。他所讲的是他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且是在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160英里的巴拉岛。这些让他的妈妈感到脊背发凉。

    你可能会问这则消息与中共解体又有何关系呢?关系大着呢。

    这则消息告诉人生与死只是一种状态的转换。你在这世做的坏事,会积累到你的下一世。正如《易经》里所讲: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 必有余秧。而那些还在替中共助纣为虐的人士,还在其组织里的人士如不快快退出这个恶党,你的的命运就惨了。这在“大纪元郑重声明”中说的清清楚楚:“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

    结束语:

    这些国际上和国内所发生的事情,在告诉人们,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事实已引起各界和国家的关注,它想再掩盖迫害真相的企图已是不可能了,可谓黔驴技穷。对于邪恶党徒,不退出中共,就得与邪党同归于尽。退出邪党,饭照吃,觉照睡,心里踏实。你说,这些征兆是不是在说邪党的末日来临是在扳着指头数?


    TOP


    《解体党文化》第二章:系统的思想改造(上)


    TOP

    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06年09月23日审阅“除恶(五律)”:

    原文:“神州古韵悠,大戏雾云茫。恶共毒华夏,冤魂遍野荒。当朝更迫压,暴政多凄凉。乱世磨法剑,移平烂鬼仓”。诗中“大戏”不明所指,按上下文,则可能指“神州古韵”,其次可能指“恶共毒华夏”以下的句中所言,而实际上恐怕都不是作者所要说的内涵。“毒”字本读仄声,普通话读平声;“冤魂遍野荒”的倒装重组“遍荒野”为“遍野”和“荒”,内涵完全不同了。“更迫”两字中至少应有一平声。如果作者是把“更”当平声字(按普通话),则“压”按普通话也是平声,也破律。“多凄凉”三平调破律。“法”字处当用平声。“移平烂鬼仓”不知何意。

    对于写格律诗和(宋)词、(元)曲的读者,请使用“词韵简编”作为用韵的参考。写元曲固然可用“中原音韵”作标准,但因现在写元曲也和宋词一样没有乐谱了,因此“词韵简编”可能反而方便些。

    *正见网2006年09月24日登载“法缘”:

    第二节后两句原文“醍醐灌顶天机现//喜泪纷飞涤双眼”,“纷飞”不妥,换为“涟涟”。第三节末句“ 神州福音遍燎原”,“遍燎原”不妥,改为“已传遍”。第四节首句“黑浪翻空妖掣电”,“妖掣电”不明所指,改“妖魔现”;第二句“荼毒良善鬼驰颠”,也是类似的,“鬼驰颠”改“烂鬼残”;第三句 “风暴不惧松傲岸”可生歧义:首解“风暴-不惧-傲岸(之)松”,次解“松傲岸-(而)不惧-风暴”,而作者希望的是次解。“风暴不惧”改为“不惧风暴”。第五节首句“主佛洪恩贯浩天”,“贯”改“沐”,请作者区别二者形象。第六节首句“除魔扫恶亮九剑”,如“九剑”指“九评”,则不确。因为九评只针对中共,而其它恶魔还有很多。改为“除魔灭恶凭法剑”。第二句“ 挽众拯宇灭狂澜”,很生硬,不象作者写的。改为“拯救苍宇挽狂澜”。第三句“乾坤拨正天地远”,“远”字费解,改为“换”。

    另外,作为经验交流吧:韵脚密集是作者所有诗歌中的明显特点,而这首诗则特别突出。一方面,这表明作者在掌握韵字的应用上有较好的基本功;但另一方面也引出韵太密而产生的问题来,因为凡事“不及”和“太过”都往往带来问题。“韵”和“无韵”的间隔,使得诗歌灵动、活泼,有舒展的空间。韵太密集就给人紧张、无瑕旁顾,甚至象走在行军方阵中的感觉。对于某些内涵的诗歌(或其一部分),这会产生特殊的好效果,但任何时候都这样,就必然要产生负作用了。作者不妨试着减去一些或全部出句中的韵脚,看其效果如何。好在减少韵脚是极容易的事,不会给作者带来麻烦。

    *正见网2006年09月24日登载“解语花·诗书礼乐”:

    这首词在格律方面算是注意得比较好的:平仄和韵脚看来都没有错误。但最后一句的句读还是疏忽了:“正荡清中国”是1-4读,而此句读法是诗句的2-3读。据“钦定词谱”载,有一位作者在这个位置上用过1-4读法,因而可作为一种变体。但因为上片末句与此句对称,因此两句必须读法一样。那位作者也是在两个末句都用1-4读,而作者这里的上片末句“卷卷铭心刻”是2-3读,因此这里也必须用2-3读。由于这个原因,把“正荡清中国”改为“荡荡清中国”。根据上文,省去这里的“正”字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反之,如果作者要选择用变体,就必须把“卷卷铭心刻”改为1-4读,那就不是这样好改了。况且那个变体只有一个作家用过,恐怕不值得仿效。


    TOP


    诗五首:救度众生忙 等

    明月心

    救度众生忙

    慈悲正念慈悲场,无私正觉是法王。
    正行何虑迷中事,乱世救度众生忙!


    过关

    魔难大如山,吾志比金坚。
    法剑断尘缘,金刚屹巍然。


    一心不乱

    一心不乱正念足,千关万魔有若无。
    助师正法践誓约,金刚不动是真如。


    迷中醒

    法徒迷中醒,感恩热泪盈。
    浊世度有缘,亿万世上行。


    劝三退

    弟子发心救众生,师尊慈悲路铺成。
    有缘都来听真相,沐浴法光得永生。
    TOP


    乱世迷众

    修明

    酒色财气惑世间,迷乱众生万万千。
    幻梦一场醒何处?回归路上越重关。
    TOP

    同归

    春来

    幸哉入法门,洪恩播九州。
    勇猛时光紧,蹉跎岁月愁。
    执著随风去,人心誓不留。
    慈悲苍生苦,同归乘法舟。
    TOP

    新天音网开通:九天降神曲 德音传十方

    正见天音编辑小组

    天音网主页

    为了让天音网在正法时期对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能起到更好的效果,天音网的功能、结构和外表都已做了大的更新。

    天音网上的音乐是法轮功学员在修炼过程中伴随着自身思想境界的提高而创作的音乐,是建立在“真善忍”这个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基础上的。当以升华人性这种意识贯穿在整个音乐创作过程当中的时候,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听众,其心灵都会得到净化。

    中国古代典籍《乐记》上讲:“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乐者,通伦理者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唯能知乐。”中国古老乐论所推崇的音乐真谛,恰恰就是重视音乐在本质上所起到的净化人心、升华道德的作用,通过音乐的薰染,帮助人同外在的宇宙沟通起来,使人的生命同宇宙自然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达到“天人合一”的目地。而法轮功学员创作的音乐就能起到使人重新回归传统的作用。

    当历史在新的一页回首中国音乐历史长河的时候,人们不会再为久已失传的大唐乐风而遗憾,也不会再为曾经异端破坏的当代音乐而汗颜,法轮功学员的音乐必将以其独特的精神内蕴开文化复兴之风,其强大的生命力已经在无可辩驳地预示着未来人类文明的走向。

    新的天音网址如下:

    http://www.zhengjian.org/music/

    (天音主页网址: http://www.zhengjian.org/music/index.html)

    新天音网增加了在线收看电视,以及网上多项选择音乐连续试听的功能。

    新网站还有许多有待改進的地方,并将在近期内完善。欢迎天音的听众和读者们给我们提出宝贵建议,让我们共同将天音网做的更好。

    天音网欢迎大法弟子踊跃投稿歌词和音乐作品。投稿作品请寄至正见编辑信箱:editor@zhengjian.org。

    TOP


    台湾屏东学员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图)

    台湾屏东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屏东县法轮功在人潮聚集的火车站前广场,揭露中共泯灭人性“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要求中共尊重生命、停止迫害,共同制止这种人神共愤的反人类罪行。活动现场并有真人演示摘取器官的模拟画面,令现场民众震惊不已,纷纷谴责中共枉顾生命的滔天罪恶。

    火车站前一位郭小姐在听完真相后摇头直呼不可思议,认为这种罪行在民主国家根本不可能发生,只有中共的独裁政权才会这样草菅人命。她说今天签了名就是要发挥她的正义良知,回去后她也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周遭的朋友。

    一位妈妈带着孩子,不仅听完真相签了名,还特意趋前向模拟演示的学员致以崇高的敬意。许多机车骑士路过,被这种场面震惊而停下脚步,学员们抓紧机会向他们揭露中共暴行的详情。

    参加真人演示的学员蔡小姐认为,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中共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真是天理难容,希望透过面对面的讲清真相,唤起民众的正义良知,共同制止这场残酷至极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中共镇压开始,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今年三月份,数位证人披露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引起国际社会高度重视,频发正义之声加以谴责。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独立调查团,经过二个月的调查取证,麦塔斯说:“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目前仍然继续着。”麦塔斯更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人们震惊的发现至少六百万名犹太人遭到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为了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国际社会对种族灭绝大屠杀说出了“Never Again!” 然而中共视若无睹,对自己的同胞進行毫无人性的大屠杀。透过全球法轮功学员极力的奔走,目前美国有八十一位议员请求布什政府调查该事件,欧洲委员会也通过动议案要求开听证会,并要求中共开放所有的劳教所接受国际调查团的全面调查。

    台湾迄今已有八十六位立法委员连署,八个县市议会通过谴责中共暴行并促请政府及国际组织入境调查真相,共同制止迫害。

    TOP


    被抓后 我是这样做的

    善缘 (潍坊)

    9月8日上午9时许,我在大马路上看到对面路上来了四个青年,我急忙骑车过去,拿出护身符,对那四个青年劝三退,他们停步在听;忽然过来一辆公安车停下了,走下来三个警察,把我装有护身符的小布兜拿去了。

    我说:兜里装着大法的护身符,你们拿回去分分吧,你们公安叫江××害的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也会有个未来。

    其中一个说:这个是××党定的性质。我说:所以说“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命。”他说:谁能灭了xx党?我说:天能灭,神能灭。

    其中的一个人拿着手机,在联系要抓我,我去劝说,他不听,我脑子中浮现出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上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

    我脑中想着“放下执著无生死,放下生死无执著”,没有一丝怕意,走到路边树丛中的草地上,双盘腿立掌发正念。

    好大一会儿,那人也没联系上,过来劝我上车到派出所,我纹丝不动,他们三个人就这样把双盘坐的我抬到车边,我自己放下腿上了车。心里想:我到哪里,邪恶就灭到哪里。

    到了派出所后,坐在连椅上,还没等他们问,我就盘上双腿,闭上眼睛,立掌发正念。那个年龄大一点的警察问:怎么回事?我不吱声,劝我喝水,我还是不吱声。他叫那个年少的看着我,自己溜走了。

    最后还是那个抓我的警察来说:大姨,你别炼功了,你睁开眼,说说你姓什么吧,就叫你走。我还是不吱声。最后他说:大姨你走吧,你的兜给你,钥匙也在里面,护身符留下,你的车子钥匙和帽子也给你拿来了,回去吧!

    我走时,他说:大姨慢着点,走好。就这样我一句话没说上午11:30我骑着车子回家了。

    事后我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干着我的事。师父说:“谁惧谁呢?”(《2005年旧金山讲法》)不就是这样吗?

    TOP


    学会向内找的体会

    丹尼尔(德国)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以前总是认为自己对法理解的好。更有甚者,我觉的自己很精進,因为我三件事都做了。直到两个月前,我才悟到修炼的意义所在。尽管我有好的经历,可里面也有沉重的教训。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我才觉得在上两个月里我的层次突破了许多。我最新的突破是在胡锦涛访问德国时开始的。去年10月底,胡锦涛访问德国。我意识到,帮助柏林的学员太重要了。因此,我向老板要求休假9天,老板很痛快的答应了。我立即赶往协调人家里,帮助做准备工作。尽管那时有许多学员没能出来帮忙,但我仍决心要尽力协助去把一个正的场开创出来。

    我过去在柏林街头参加过几次酷刑展、讲真相。那么在做准备工作期间,有两位学员建议我应协调其中的一个项目。我从来都不想做这件事,并且建议一个当地的学员来负责这项工作。可是大多数学员都要我来做。既然如此,我也就同意了。

    胡锦涛没来之前,我们尽量做好一切计划,并且做好协调工作。一天,在九评研讨会开始之前,我无意中听到了一段谈话,提到:有关这次活动和游行,还没有人联系媒体呢。我知道联系媒体十分重要,但因为这时怕心占了上风,我就想我还是到酷刑展那个场地去好了──这样做其实我是在逃离一个能够向各种媒体讲真相的好机会。不过,我转念又一想,为何不去试一试呢?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联系过媒体,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些不知所措,为了克服不足,我快速的阅读了有关我们两个活动的新闻发布稿。几秒钟后,在协调人和他的妻子面前,我拨了第一个电话号码。

    一切進展的如此之快,接电话的人告诉我,假如我能在30秒内将情况讲述一下,她很愿意听我说。我张口开始告诉她我们活动目的,心想,让大法来主宰这件事情吧。当我非常简洁的将情况说了一下,记者就许诺,要让所有有空的记者来关注我们的这次活动。听起来,她对游行最感兴趣。她说,派人来采访比开研讨会容易多了。她要求开个新闻发布会,并感谢我给她提供这个资讯。尽管一切都進展得如此顺利,我还是想把这项工作移交给其他人。协调人告诉我说,午饭后,有个学员来接替我。我松了口气,一直努力工作等那个学员来接替工作。

    我仍有“怕”这个执著心,可这个学员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太忙了,可能今天不能来接替我了。我先是笑了起来,我知道,师父是叫我继续做这项工作。虽然很难,可我不断的提醒我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完成这项工作。还真起作用,我的心马上就纯净下来了。一天下来,我按照联系表,联络了所有的媒体。当时我感到相当劳累。我先学学法,然后再去帮助协调人。虽然我忙忙活活的,但我感到还有些根子上的问题在困扰我──我仍不清楚自己来柏林的真正目地是什么?直到我在柏林停留的最后一天,我突然意识到了我来柏林的目地。

    我负责在胡锦涛住的饭店对面布置讲真相的场地。不幸的是,那个著名的Brandenburg 门和一条主要道路把我们分开了。大约有30到40个学员在那里。我们想向胡锦涛传递三个重要的讯息。简直太令人惊讶了!我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整体学员的力量。大家都心存正念。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向胡锦涛传递讯息,有部分人到其它的出口处,大部分学员则是持续发正念。我压根没有想到,协调人这时给我打电话说,他将给我带来一个高音喇叭,还有一个高嗓音的中国学员。我从未想到情况竟是这样,他们几分钟后就到了。协调人和我到负责我们场地的警察那里,因为我们还没有得到使用高音喇叭的许可。刚开始,他们不愿意帮助我们。然后我就向他们简单的解释,我们想向胡锦涛传递讯。听了我们讲真相,那位警官强忍住自己的眼泪。在一般情况下,一个场地需要有50人,还要事先得到许可。然而,这位警官许诺:给他的上司打电话。几分钟后,他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

    我们把高音喇叭放置在面对饭店的方向。他说,不允许冲着这个方向,因为法律不允许。既然,法律不许可,我就向他演示,我们把喇叭朝向天空,稍微偏离一点旅馆。他然后说:“这样就可以了,现在请不要与我争论了。”我们的喊话者开始呼喊,传递讯息。协调人站在Brandenburg 门前,只能听到来往的汽车的声音。过了一段时间,喊话的学员累了,没有动力了。我悟到,我们正在考验之中。我想继续喊话,于是我就向内找,看看我们哪里有漏。我告诉喊话的学员:我们不能停下来,我们必须接着喊。我意识我自己也累了,我得把“累”这个想法去掉。我把高音喇叭高高举向空中。我想,这样声音会放大,能够传遍整条街。协调人给我打手机说,他能很清楚地听到我们的声音。这样,我们一直站了40分钟,没有休息。在这段时间内,所有的学员都在发正念。整个气氛是一个充满慈悲的场。最后,我全身充满能量,内心充满喜悦。现在正法已接近尾声了,我希望我们所有的集体活动都能达到这种状态。

    对“修”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这次活动后,我反思了一些我所经历的深刻教训。我认识到我以前其实根本不懂“修”和“炼”这两个字的意思,还有他们之间的区别,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所说的那样。从前我相信自己对法的理解很深,是个精進的大法弟子,但现在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也注意到,过去的我相当执著工作中的地位,总是害怕情况有变化。我意识到,我应该改变这种状态了。在我的一生中,这是第一次感到害怕。更有甚者,我注意到,我信师的程度在减弱。我能够重复师父讲的话,对某些问题能够讲出自己的理解,然而我能觉察到自己的思想不正。我在学法时,注意力不能集中,发正念变成例行公事,几乎就象一件家庭琐事。我炼功也少了,因为我的时间都用在做大法工作上了。

    在慕尼黑集体学法时,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点化了我一下:“我们要着眼于大处,不是着眼于小处。修炼嘛,应该堂堂正正的着眼于大处去修炼。我们在失的过程当中,我们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这段话和第四讲都给我指出:我的心不正。我向内去找,问自己:我是个好学员吗?我当时明白了:我把三件事当成工作来做了。比如:炼功时思想静不下来,学法时,不能集中注意力,发正念时心里还想着一些项目和大法工作。当时胡锦涛要访问华盛顿,这种状态就起了变化。因为我面对着是否要去华盛顿的问题。我有足够的飞行哩程奖励分,使我不用花钱也可以搭机去华盛顿,可是我不想去。我与一位中国学员交流我的问题。她向我指出:我在执著大法工作,我的思想不正。经过交流,我知道我得尽快改变我的想法。

    在我的修炼中,这是我第一次开始找自己。说的容易,做起来难。我向内找,我发现,我有想控制别人的执著,执著钱,执著舒适,但我想这还不是根子上的问题。于是我先炼了第二套功法,读了《转法轮》的第五和第六两讲,最后还学了《论语》。在学完《论语》后,我明白了许多东西,明白了我从来都不明白的道理──我一直在执著当人。在那个时候,我真的明白了《论语》里的这段话:“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正如师父所说,我的思想被堵住了,并且保守。学完法后,我再次向内找。这次,我看到,并且第一次意识到,我的执著就是把自己作为中心了。我感到很高兴,因为我总感觉有这个执着心存在,可却总是不能看到它。这使我很震惊,因为我意识到这个执著心实际上是旧宇宙的因素在作祟。几分钟后,我就订好了机票,并很高兴的打电话告诉那个学员我的体会。

    我的另外一个很大的执著心是优柔寡断。有两位学员曾指出我在大纪元工作上的不足,因而使这个执著浮现出来。尽管他们所提的问题从某些角度上看也不完全在理上,但我也意识到我的心态确有问题,我感到在很大的程度上,自己确有做事犹豫、缺乏决断的执著。这使我很震惊,可是却无法掩盖这个心。我向同修们承认了自己在这方面的问题,但这个执著暴露出来却使我觉的很难过。此外,这颗心还和我的另一个很大的执著──色欲执著有关。在6月份,一个学员转发了一篇刊载在正见网上关于欲望和色心的文章。读过之后,我很震惊。有一句话凸显在我面前:“只要有了色心,你家的灶王爷和城王爷就把你的想法实实在在的报告给阎王爷。”看到这里,我都想哭了。尽管我从来都没有想和哪个人发生性关系,但是我知道我的许多思想是肮脏的。更有甚者,我从没想过要彻底清除它们。所以我就发了一个誓愿:我保证,所有的色心,欲望再也不要来干扰我了!我能克服一切不好思想。自那以后,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我就更有信心了。每次我思想出现不稳的时候,我就能把不好的东西清除掉。当这些想法出来时,我说,不要你们,他们马上就消失了。通过这些方法,我注意到,我的修炼状态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现在感到很高兴:我也能向内找并能找到根深蒂固的执著心了。

    今天我还想交流一下我的另一个想法。作为欧洲合唱团的一名成员,我觉的我们唱的歌、词、曲,威力都不够大。因此,我决定写几首歌。我不知道这个歌词是否合适,不过,配上乐器的伴奏后,我能感觉到它的威力。这首歌的名字叫“珍贵”。

    你曾想过没有,你为什么来在世上?
    大法,大道就在你面前。
    你曾想过没有,生命是如此珍贵?
    洪大慈悲在走近你,
    为何不珍惜我们的时间,履行我们史前立下的誓约。
    一个新的世界在等待,
    希望你快醒来,拥抱真,善,忍。
    你现在的道路啊是那样的清楚的摆在你面前,
    新宇宙已经诞生,
    伟大的佛法在洪传,大法在救度众生。

    (2006年8月波兰法会发言稿)


    TOP


    溶于法中 勇猛精進

    马辛(波兰)

    师父好,大家好。

    我的名字叫马辛,是波兰学员。我很荣幸来到这里。有那么多学员在繁忙中抽时间来到波兰参加法会和其它相关活动,对此,我表示非常感谢。

    过去的两年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修炼机会。我是说,我总是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够,有许多事情应该做的更好些,不过,我想这就是修炼。回头看看,我认为做的还不错。

    现在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

    今年我在日内瓦参加法会时,有位学员告诉我,她觉的没意思。我对她说,我们应该认真的听发言。不过我思想中倒是同意她的说法,可能我心里说的这句话声音更大些。我问自己: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开法会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方法之一,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我周围有许多学员睡觉。我不断的思考:我为何感觉如此不舒服。尽管那天夜里我睡了个长觉,可我还是想离开,去睡觉。我的双腿开始疼痛,我也在不断的按摩双手。我担心其他的学员看到我在睡觉,可是我觉的简直困的不行。就在那时,我想起了:最近学法状态不好,只能读一点。每次开始读,也看不出什么法理来,不象我刚开始修炼时能感到大法的神奇。

    我注意到,我老是向外找。我老是围绕着自己的执著心,试图发现一条捷径。老想等待法中能出现什么特殊的现象,推我一把,把我的执著一下子推走。参加法会,我也一边听其他学员的经验交流,一边等待某种能使我继续精進的,某种大的动力。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后来我就向内找,我发现,在许多方面,我都把自己当常人看待,让执著心任意蔓延。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当我把思路拉回正路,一切都变了。我的思想正了,我的双腿,身体马上不难受了,人也立即精神起来了,不困了。我感到很吃惊,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体会。这也是第一次我参加法会时不感觉困倦,而且同修所有的经验分享也都变的有趣了。

    最近,我炼功时感到我的手臂及全身疼痛。打坐完毕,我的双腿能痛一天。我想起了我在日内瓦的经历,意识到类似的情况发生了。我不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因此,神仙们,妖魔们也不把我当成修炼人对待。我没有好好修炼我的心性。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说白了,有些人不讲心性,还不如做体操呢。”

    我想我做了一段时间的“体操”。找到执著并去掉执著后,我在炼功时就能够达到一种纯而静的状态。我全身的不适也消失了,感到非常轻松。

    我注意到,凡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好事或坏事,都与怕心和信念有关。当事事不顺时,我通常能发现自己心中有怕:怕钱不够花,怕时间不够了,怕自己心中没有足够的善念,怕自己修炼不精進,怕过不好关,或忘记了重要的事情,或是没得到某种特殊的东西。也就是说,我担心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利益。当然了,当我做了错事,我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以后做的更好。可是我不是这样,而是抓着执著不放。

    当事事顺利时,我能发现我心中信念很强,那就是坚信师父。当我相信师父,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那么一切都顺利。因为当我真信师父,没有怕心时,执著心就远离我。正如师父所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师父还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去掉最后的执著》(二))

    如果我信师父,那么我就会信法,就会信我正在做的一切事情。没有信,我不会看到任何东西,也看不到大法的神奇。只有我溶于法中的时候,大法的神奇才能显现,宇宙的特性才允许我看到他。只有我溶于法中,佛、道才能显现,只有溶于法中,我才能勇猛精進。

    有时候我忘记了: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恰恰是我正在过关的时候,恰恰是我的思想不对头的时候。看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不想修了,我想等待平静的环境到来,这样我也好平静下来,在平静当中再恢复修炼。不过,我马上想起,修炼是没有条件的。我不应该等待一切情况都好了我再修炼。

    这些考验正是我们修炼所需要的东西。没有考验,我们将修不成高尚的人。我相信,我们做好时,师父一定非常高兴,并希望我们尽快达到圆满的标准。我会继续勇猛精進的,履行在史前立下的誓约。

    以上是我的体会,如有不妥,请批评指正。我们大家能在一起,我心里非常高兴。谢谢大家。谢谢师父。

    (2006年8月波兰法会发言稿)

    TOP


    《转法轮》永远伴随着我

    曼奴(瑞士)

    尊敬的师父,同修们好。

    在没认识法轮功之前,我对各种不同的深奥的功法都感兴趣,并花了好多钱。后来,我对这些打坐的功法越来越不满意,我觉得我不想再接触它们了。最后我远离了那些功法。我感到内心十分空虚,希望能找到一种真正的、博大精深的打坐功法。

    1997年秋季的一天,天气较凉。每周五,我都在火车站等候去苏黎士的火车。为了消磨时间,我在附近的亭子里浏览一本名叫《Esotera》的杂志。 这时,一篇关于中国法轮功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尽管我只快速的读了前几页,我马上决定买这份杂志。怀着极大的兴趣,我读了这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我被深深地打动了。当我把该文章给我的朋友(现在是我的丈夫)看时,他立即决定要学。我们与瑞士的法轮功学员联系后,得到了苏黎士炼功点的地址,在那里免费学功。我仍然记得那个学员,她是那么如此耐心的给我们介绍所有的炼功动作。当时,我的住处离炼功点比较远,我的朋友到那里去学。周末,他就在家给我演示功法。为了便于自学,我把第一本书“法轮功,成功之路” 上面的所有炼功动作的照片都复印下来。然后我按照顺序将炼功图贴到一张大的纸上,这样我好在家里学。当我独自炼功时,我能从这张纸上反复读出各种位置,并且能据此纠正自己的动作。

    当我得到《转法轮》这本书时,我真是非常兴奋,一有空就读他。我有种强烈的感觉:我最终还是找到了最珍贵的财富。尽管《转法轮》的内容我从未读过,可书上的每句话对我都不陌生。他简直对我太有意义了。《转法轮》里的道理讲的如此明白,我真有缘分啊。很自然,我也总是能更加清楚我还存有哪些执著。而且,我知道《转法轮》这本书就能解决许多问题。我越读这本书,我越注意到:我简直是在翻书。只有反复通读,我才能明白一点,懂得一点。我内心里有种力量促使我一遍又一遍读这本书。我感到很惊讶,我每读过一遍书,理解就加深了一步。这也说明我对法理越来越明白。

    通过这面镜子,也就是从我的同事、熟人、丈夫他们身上,我越来越能认识到我离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的要求相差很远。我越读《转法轮》这本书,我越能认识到我对大法的理解非常有限。因此,我脑海里闪出一句俗语:“一个人不能两次都跳到一条河里。”过去有段时间,我不想再读这本书了。不过,如今我知道这本书是多么的珍贵!。他一点一点的在扩展我的洞察力。

    1998年9月,在日内瓦我非常荣幸的见到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并且听了他的讲法。我清楚的记得,我当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我知道,我最终找到了我内心一直渴望得到的东西。我事先准备要问师父的许多问题一下子全都没有了。

    我背《转法轮》有段时间了。我先背“论语”。死记硬背对我来说真是不容易。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整篇“论语”背会。当我和丈夫在山区徒步时,等火车时,发放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还有在其它场合里,我都在背“论语”。在背“论语”的过程中,我的整个意识当时全部与法连在一起了。同时,我还注意到,在徒步或步行时,我感觉很轻松,不觉的累。在发正念时,我有类似体会。如果我定力很深,我感觉到心里轻松。

    我有一次与一位中国学员交流,她鼓励我背《转法轮》。每天早上, 我去上班都要乘火车,路上需要35分钟,我就利用这段时间背《转法轮》。通过死记硬背,我发现,之前我对书中的许多字的内在含义都还没弄明白,而这些字对于上下文的连贯却十分重要。我注意到,死记硬背其实不牵扯年龄问题,而是个人的毅力问题。

    我内心充满了感激,在这期地球上,我能在法轮大法洪传时期走進来。谢谢尊敬的师父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我希望我把三件事情都做的越来越好。

    如果我以上所讲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2006年8月波兰法会发言稿)
    TOP


    二姨的晚期胃癌好了

    二姨的晚期胃癌好了

    我爸妈是大法弟子,前几年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劝家里的亲戚炼法轮功,可亲戚们只是听听,心里知道大法好,但并没有真正来炼。

    我的二姨是山东省威海地区的一个农民,家里很穷,去年春天吃不下饭,到县里的医院去检查,说是胃癌晚期,又到青岛,到省里的大医院去看,结果都是一样。医院说:“你这个情况,住院治疗,钱不少花,最多再维持半年的寿命;不住院,回家等着,也就是三个月。”

    二姨全家抱头痛哭:要钱,家里也没有啊,只有回家等死了。

    妈妈听说后,又跟她提起炼法轮功的事情,这回,二姨答应了,到我们家住了一个多月,天天学法炼功,也明白了不能带着治病的心来学功,情况一天天好转,以前吃不下饭,现在一天正常三顿饭,胃也不难受;以前脸色蜡黄,简直风一吹就倒,现在气色红润,还能帮家里干农活。

    我二姨全家都知道了大法好,两个孩子也开始了学法。可有些亲戚还是对大法将信将疑。

    2006年9月份,二姨消业,二姨以前有病时的症状又出现了,家里亲戚就劝她去医院看看,二姨说什么也不去,因为她知道是师父给消业。从去年炼功后,她也再没去任何医院复查过,可我姥姥说什么也要让她去检查,天天上门说这事,后来二姨父和二姨商量:“要不就去查查吧,要不然家里消停不了,也让老人放心。”

    就这样他们去了县医院,检查的结果各项指标全部正常,有的检查结果比正常人的还好,医生说:“你没病,回家去吧。”

    二姨父把去年到各个医院检查的单子拿出来让医生看,医生惊呆了,赶紧叫医院的院长过来看,医院的院长看完我二姨去年和今年检查的所有单据后说:“以你去年的检查结果看,你根本就不应该在这里了,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还能和我们说话,简直就是人间奇迹!”

    我二姨父上前说:“院长啊,你不知道,我媳妇是炼法轮功的,这都是法轮功的功劳啊!”

    院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我们那里炼法轮功的那个女的那么坚持啊,被抓了好几回了,回家老公都给她跪下了求她不要炼了,可她还是坚持要炼。现在我可知道了,原来这个功这么好啊!你们还是回家坚持炼法轮功吧!”

    二姨父回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家里的亲戚,他们全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信则灵

    张玉珍是河北省永清县马厂村一妇女,2005年冬感觉腹部经常疼痛,到医院检查确诊为胆管结石,医生告诉她如果手术治疗恐怕下不了手术台,所以每天靠药维持度日。

    一次,她到女儿家住着,女儿带她找到一个专治此病的专家,花了一千多元钱买了几瓶药。数日后到医院检查,结果胃吃坏了肝病也没见好,卧床不起。

    一位大法弟子知道后,告诉张玉珍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她记在心里。

    后来张玉珍到邻居家串门说:“我一疼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声的念,一会儿就疼的差了,我就把药扔了,不吃了,现在也不疼了,吃的也多了。”

    如今的张玉珍精神特别好,还能下地干一些农活。她告诉儿子、儿媳:“你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TOP


    关于古代音乐的故事

    弘毅

    音乐的由来已经很久了。古人认为作成音乐要有一定的条件,必须节制嗜欲。不嗜欲不放纵,才能从事音乐创作。从事音乐创作有一定的方法,一定是从平和中产生,而平和从道中产生。

    真正的音乐是赞美天神的,是反映人从敬畏神灵中所获得的平安、欢欣和喜悦感的。古代圣王们重视音乐,都是因为音乐能唤起人对神的敬仰、向往和寄托的感情。夏桀、殷纣制作狂放的音乐,把宏大看作美,把繁多看作壮观,追求过度的享乐,不遵守法度。宋国衰落的时候,却制作千钟;齐国衰落的时候,却制作大吕;楚国衰落的时候,却制作鬼怪音乐。这些音乐奢侈有余,但在有道的人看来就失去了音乐的本来意义。

    有的音乐适中,有的音乐狂放,有的正派,有的淫邪。贤明的人借助它而昌隆,不肖的人因为它而灭亡。

    颛顼(音:专、需)生于若水,登上帝位,正好德性与天相和。和顺的风正常运行,风的声音好像“熙熙”、“凄凄”、“锵锵”的声音。颛顼爱听这些声音,就命令制作仿效八方来风的音乐,给它命名叫“承云”,用来祭祀上天。

    帝喾(音:库)命令咸黑制作乐歌,有“九招”、“六列”、“六英”,又让人制作鼓、钟、磐、笙等乐器,演奏时有凤凰、天雉起舞,帝喾用这些乐舞赞扬天帝的功德。

    尧即位后,就命令夔(音:葵)制作音乐,夔仿效山林峡谷的声音制作乐歌,把麋鹿的皮蒙在瓦罐上敲打。又拍打石板,摹拟天帝的玉磐的声音,以引百兽起舞。瞽叟于是把五弦的瑟改進成十五弦的瑟。这种乐曲命名为九“大章”,用以祭祀上天。

    舜即位后,仰延就改進了瞽叟所制的瑟,做成了二十三根弦的瑟,舜又命令夔修改“九招”等乐歌,以显明天帝的恩德。

    (出自《吕氏春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