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村里的故事(三十九) 敬法获新生 远尘嚣 出泥 赞神韵歌曲《望有缘》 丧钟声声 新宇祥 新宇大穹俩神归 人算终归被天算 必然(外二首) 采桑子 快退党 真角色 蒙阴奇冤 了解真相能救命

云鹤天 云霞 一粟 万古缘 甘霖 秋溪 天源 神路 关乐 玉清 清绝 法缘 明月光 濯尘 谦卑


【正见网2012年03月26日】

村里的故事(三十九)
云鹤天

生于大饥荒,肚子没货装。自打记事起,糠菜半年粮。
生怕吃不饱,粗粮撑饥肠。落下臭毛病,量大食欲广。
薯面包包子,槐花往里装。吃了七八个,包子顶上嗓。
下午去砍草,拿镰背着筐。口干舌又燥,来到机井旁。
喝水不敢咽,肚里没地方。只好漱漱口,润润干渴嗓。
很多小伙伴,跟我一个样。儿时一伙伴,去年离家乡。
進城去打工,应聘保安岗。先问管饭否,条件很荒唐。
只要让吃饱,薪水好商量。上班头一天,包子摆桌上。
十个包下肚,心情很舒畅。经理走过来,拍拍他肩膀。
话语很亲切:咱俩一个样。从小被饿怕,都怪共产党。

敬法获新生
云霞

慈悲救众生,神奇法轮功。常人敬大法,即得福报洪。
我有一妯娌,前年患病重。化疗已四次,六万钱无踪。
相邀来我家,过年叙重逢。离别有数载,牵挂亦梦萦。
千里奔波来,相见放哭声。昔日美仪表,此时憔悴形。
领至法像前,主动合十恭。立竿就见影,开胃食兴浓。
每次化疗后,一周食难动。喝点鲫鱼汤,力竭难支承。
秀发多脱落,痛苦难形容。要我讲真相,回家传亲朋。
戴上护身符,虔诚将法听。上香拜师尊,叩首响咚咚。
真念敬圣主,满面又春风。探亲二十天,病态失影踪。
临别带真相,我把 P3 送。诚念大法好,神符随缘赠。
年前回故里,妯娌盛情迎。焕发容光俏,白晰美目明。
黑发密如云,嗓音似银铃。备赠山特产,入厨佳肴盛。
每天忙里外,辅导众学生。虽苦不知累,走路一阵风。
帮助传真相,深感师恩重。牢记真善忍,敬法在心中。

远尘嚣
一粟

时局纷纷扰扰,权斗猛烈“薄”倒。战火蔓延江蟾,断臂求生自保。
政法系统集训,江魔一派煎熬。百度一度解禁,血腥活摘红妖。
初见动心遐想,形势开始变好。不日邪妖倒台,平反有望浅笑。
深想自寻烦恼,心似浮萍轻飘。一切神在控制,全看正法需要。
无论走马变幻,勿被假象动摇。过程暴露执著,内找排斥修掉。
舍尽方能无漏,渐窥法理玄妙。晚来梦境神奇,飞越水远山高。
修炼真须理性,凡事内找法宝。修行提高为本,俗世心远尘嚣。

出泥
万古缘

心烦搅成堆,意乱愁絮飞。一把无明火,八方念成灰。
晓得过关难,如何是无为?合十问师尊,不言笑微微。
突然悟法道,坦然正念归。笑里乾坤大,法中有慈悲。
面对人间事,跳出才破围。登高往下看,方知是与非。
泥潭难出脚,越陷越深推。不为私所困,不为情所追。
不为名所扰,不为利所黑。人心化乌有,随师把家回!

赞神韵歌曲《望有缘》
甘霖

万条柳绦依地暖,一池清泓天光浮。
春芳编染和风细,碧霄乍透小阁楼。
此曲悠悠宇内静,人间一听解千愁。
应是有缘得真福,真言救难几春秋。

丧钟声声
秋溪

天昏地暗目慵眩,邪党内讧亘伤残。
王薄重庆点阴火,中南海里乱一团。
邪恶两会露尽丑,薄妖恶虎不归山。
美妙脱词给人看,江周薄王窝被端。
天要灭尔自昏厥,自倒红墙露狰颜。
塞北江南怒火燃,丧钟声声邪党完。
红色危楼变黑炭,假恶暴虐全露馅。
天定人做当自灭,玩火自焚尸不全。

新宇祥
天源

王薄内讧乱江帮,跳梁小丑心仓皇。
群魔乱舞原形露,是非颠倒逞疯狂。

六四学生被镇压,血流成河坦克狂。
活摘器官血泪惨,谤佛陷法恶昭彰。
血债高墙业浪滚,遍地贪官丧天良。
十恶不赦天地怒,冤魂声讨怨悲伤。

正法洪势天地漫,灭共除魔神州昌。
天象明示灭妖孽,传统复兴新宇祥。

新宇大穹俩神归
神路

大法弟子朱长明,妻子名字叫刘梅。
七二零前都得法,比学比修精進追。
恐怖大王从天降,乌云滚滚阴风吹。
刘梅進京证实法,被抓被打伤累累。
两次劳教共三年,黑窝处处有阴霾。
助师正法讲真相,夫妻双双被迫害。
一同被判十三年,毒打奴工身残摧。
洗脑酷刑不转化,折磨长明命垂危。
抵制邪恶反迫害,解体黑手和乱鬼。
恶警犯人和包夹,迫害法徒滔天罪。
大觉不畏世上苦,无量功德神佛泪。
修炼路上多磨难,新宇大穹俩神归!

人算终归被天算
关乐

党阀唯恐篡梦断,口香糖吐到美领馆。
党棍生怕党阀倒,保护伞撑成方便面。
妖蛙早已难自保,摄政王冒名补漏船。
人算终归被天算,灭中共老天操大盘。
三退大潮日日涨,法船满启航红船翻。

注:1、口香糖:王立军(自喻)。2、方便面:周永康
(大陆网上代称)。3、摄政王:曾庆红(自喻)。

必然 (外二首)
玉清

洪势触三界,压垮邪党楼。烂鬼何处躲?纷纷地狱收!

2012之春

微微梅香沁,倍觉天光明。洪势漫苍宇,慈悲溶众生。

江鬼数终

作恶蠢又狂,不信有报应。一朝遭公审,千秋传骂名。
业大入无间,灭尽难还清。小鬼厌其臭,掩鼻来上刑。

采桑子
清绝

法轮大法皆知好,
诚念身康,
得福无量,
天地回春正气扬。

劝君明辨真和伪,
走出迷茫,
推倒红墙,
得法回天从做王!

快退党
法缘

快快快,快退党。中共很快要灭亡。
邪党内讧暗流涌,狗咬狗来狼咬狼。
毒果先从芯里烂,人神共愤倒红墙。

真角色
明月光

历史大戏演艺深,落幕脱壳却沉吟。
法徒方为真角色,救人时光惜如金。

*************** 长 诗 ***************

蒙阴奇冤
濯尘

大法弟子石增磊,出生一九五六年。
家住山东蒙阴县,农机公司做职员。
修炼大法真善忍,身心收益广宣传。
邪党打压法轮功,形势骤变一夜间。
老石上访去北京,一月二零零零年。
因此被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
之后转交单位管,遭受毒打恶徒残。
休克二十多分钟,一把椅子被打烂。
身体内部受伤害,个月深度呼吸难。
被抓关進洗脑班,二零零二九月间。
打的半死难爬起,尿血长达十多天。
双手绑住用铁丝,摩托车后绳子拴。
被逼随着摩托跑,无力跟上被拖倒。
多处流血不忍睹,身体拖地皮磨掉。
开水倒身又倒脸,恶徒残忍黑心肝。
身上多处被烫伤,老石何处去申冤?
次年三月二十八,被判入狱十一年。
七月劫持山东狱,入监队里单独关。
迫害老石有专人,恶警指定几恶犯。
强制老石坐小凳,固定姿势不许换。
每天从早坐到晚,轮番不停灌谎言。
随后逼迫手抱头,或蹲或站在墙边。
每天只睡两小时,甚至数天不许眠。
拒不承认是罪犯,禁止如厕裤里便。
恶警指使恶犯打,二零零四三月间。
被压实木排椅上,十多恶犯逞凶残。
暴打震碎木排椅,排椅木撑被震断。
可恨食物被投毒,恶警指使恶刑犯。
吃一点来吐一点,长期正常吃饭难。
疯狂迫害来势汹,六月二十零五年。
不许睡觉上厕所,被子蒙起看不见。
大打出手拳脚急,奄奄一息命快完。
被迫撞墙反迫害,颈部骨折送医院。
颈椎固定八个钉,治疗期间害不停。
多犯压胸和四肢,差点窒息丧了命。
遭到批斗入监队,会场响起口号声。
逼坐窄凳关禁闭,二零零九二月间。
膝盖必须顶墙壁,并用强光刺双眼。
二零一一三月底,反映情况被严管。
绝食抗议反迫害,暴力灌食甚野蛮。
木棍毒打四月初,体无完肤不忍观。
老石至今在狱中,分分秒秒受熬煎。
传出真相告世人,营救法徒齐声援!

了解真相能救命
谦卑

(七)

辽宁某县一村长,常听法徒讲真相。
明白大法教人善,保护学员暗自帮。
十一二零一一年,乡村主管书记言:
“各村户填‘承诺卡’,同时收缴医保险。
国内国外‘法轮功’,知识分子大学生。
活动厉害气势洪,拒绝“转化”立场明。
希望领导要重视,填卡工作及时行。”
善良村长找书记,堂堂正正直面言:
“不干正事共产党,净整闲事国家乱。
送给书记一百元,我们全村都不签”。

村长善良得福报,村民夸赞村长好。
换届选举信任他,再次被选威望高。
儿子生意红火火,又办新厂赚钱多。
一天妻子不在家,村长烧炕暖被窝。
去厂夜里十一点,心里感觉特突然。
好像有人告诉他,家里出事冒火烟。
村长急忙家里跑,大汗淋漓似水浇。
灯还亮着没啥事,打开卧室撞火苗。
浓烟滚滚冲他来,急中生智把门推。
隔壁屋里找大被,按到缸里浸透水。
头顶浓烟火苗压,炕上火灭免灾危。
被褥全部化灰烬,墙挂羽绒依然新。
几万元钱和票据,丝毫无损人安心。
商店东西全不少,五间房子都保住。
真是好险事后说:“我行善事师保护。
感谢师父感谢法,护佑我呀神佛助”。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