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大法神奇(二) 快醒来 曲终人散 江死红朝散 按图索骥歌 赠世人 大法救有缘 赎罪要赶快 赞同修 春归 不是不知道(外二首) 抓紧三退 民藏天机 老叟显神迹

云莲 一粟 云鹤天 万古缘 甘霖 归真 秋莲 达法粒 法中行 法徒 慧真 伍新 理悟 证道


【正见网2012年03月16日】

大法神奇 (二)
云莲

咸宁一西医,上班就诊急。五岁一男孩,躺在急诊室。
满头是鲜血,鼻子塌下去。脸部已变形,右眼高凸起。
右腿已变短,股骨与髋离。颅底被撞断,孩子处昏迷。
检查出结果;情危医无力。医院下通知,自行来处理。
西医去查房,发现事有趣。孩子的母亲,直附孩耳语: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并提。西医心不解,几字有何益?
多次想劝慰,知无回天力。心中有同情,不再去思虑。
隔日查房去,见状甚惊奇。孩子睁开眼,肿处已消失。
鼻子复原样,两腿一般齐。仔细看又看,的确是实际。
再次做检查,折骨已无迹。多年医中行,没见此事例。
震憾此奇迹,心急探奥秘。请来《转法轮》,句句读仔细。
认定大法好,退出邪党籍。生命有归宿,决心修到底。

快醒来
一粟

为得法,下凡间。立誓约,抛光环。
两亿载,轮回转。大戏演,角色换。
或富贵,或贫贱。奠文明,英雄扮。
大舞台,在中原。迷中等,心长盼。
九二年,大法传。法徒来,续圣缘。
法神奇,溯本源。净天地,换新颜。
亿人修,人心变。涤污垢,出甘泉。
窒流俗,断愚见。复文明,从新建。
正法传,遇负面。旧势力,朽观念。
自大狂,设巨关。控邪党,风雨磐。
肆迫害,抄家产。摘器官,死伤残。
天呜咽,民哀怨。地漆黑,满谎言。
大法徒,净梅莲。法理悟,志弥坚。
知前因,众生牵。百炼钢,清纯现。
担责任,危难前。传真相,播真善。
解迷局,度时艰。灭红龙,邪党完。
救众生,上法船。神佛赞,大圆满。

曲终人散
云鹤天

年年两会,年年混乱。今年两会,今年更乱。
花里胡哨,眼花缭乱。形形色色,各种提案。
可笑可怜,可悲可叹。两会化石,申氏纪兰。
年年代表,五十五年。无论对错,一律称赞。
今年提案,网络党管。不知天高,不晓地远。
屠夫千金,着装万元。人前炫富,不顾脸面。
提出要建,道德档案。提案一出,网友拍砖。
八九屠夫,杀人红眼。道德何在,豺狼一般。
两会明星,少将委员。靠当孙子,苟延残喘。
满嘴爷爷,说长道短。提案反腐,令人汗颜。
江成僵尸,猢狲尽散。散会次日,薄三被免。
唱红打黑,文革再现。红墙欲倒,曲终人散。

江死红朝散
万古缘

薄三丢了官,老江抖半天。一劲倒凉气,九窍冒黑烟。
已成瓮中鳖,垂死乱滚翻。保住政法委,蚂蚱两只拴。
周永康要反,请看两只眼。一只藏杀机,一只露凶险。
鱼死要网破,熊吃豹子胆。胡温不拿下,拿下胡温管。
手中有武警,全靠江老板。怎么也是死,得逞命白捡。
迫害法轮功,鲜血溅红脸。活摘卖器官,钱袋都塞满。
紧跟癞蛤蟆,知道遭天谴。死死权不放,只为苟延喘。
人算被天算,收场戏在演。还有一折子,江死红朝散!

按图索骥歌
甘霖

昔有千里马,蹴踏九洲遥。掣雾快如电,乘云轻胜飙。
伯乐有其子,求之凭《马经》。按图心中亮,索骥野外行。
但得大蟾蜍,略与《马经》似。唯蹄生蹼爪,邻人多睥睨。
其子一何愚,其子一何喜。伯乐怒其愚,伯乐耻其喜。
此马不可豢,好跳身易疲。此马不堪御,但入林中池。
现代科技兴,数码类索骥。轻德废神明,繁弊天真弃。

注:“按图索骥”出自明杨慎《艺林伐山》

赠世人
归真

人人都把名利争,费尽心机大名红。
转眼人老满身病,争来斗去一场空。

人人都道情爱深,两情依依海山盟。
忽然一夜寒风至,劳燕分飞各西东。

人人都夸儿女好,欢绕膝下享天伦。
再度轮回缘份尽,你姓李来他姓孙。

人人都是天上来,找寻大法求归真。
快明真相能得救,一信谎言迷障深。

大法救有缘
秋莲

君本天上仙,赋命来凡间。等法千万载,今逢法洪传。
法徒吐真言,真相解谜团。救你返天庭,望君惜机缘。
古今多预言,天象现眼前。石头说实话,佛来昙花现。
真相破迷岚,退出党队团。明白大法好,大法救有缘。

赎罪要赶快
--写给还有良心的“六一零”随从

达法粒

薄三乌纱摘,恶者相继栽。天在灭中共,谁又能阻碍?
不管信不信,报应躲不开。下一个是谁,举世拭目待。

中共反天法,找死自招灾。天网开一面,三退得路牌。
从恶有良者,扪心当悔改。不可再行凶,赎罪要赶快。

赞同修
法中行

身为法徒任在肩,苦辣酸辛从不言。
暑去寒来如一日,暴雨狂风志如磐。
慈悲融净仇与怨,无私何惧邪魔拦。
为救苍生出苦海,不践誓约不回天!

春归
法徒

送燕到窗前,春风会柳谈。山川换青装,挥雨画江南。
人间遍春色,法轮慈悲旋。福音告天下,大法人间传。

不是不知道(外二首)
慧真

(一)

不是不知道 而是没做到 遇事向内找 同修都知道
非是学法少 而是不对照 事事对照法 必是平坦道

(二)

好事坏事皆好事 遇事内找莫外瞧
与已无关遇不到 遇到心性要提高

修炼就要心态高 遇到矛盾把已找
万事圆容不偏执 回归路上少干扰

劝警察

身为警察应执法 莫把善良百姓抓
惩恶扬善份内事 助恶为虐罪恶大

功名利禄能追求 莫昧良心往上爬
道德良心要守住 丧失良知天惩罚

河南登丰任长霞 公安局长权也大
多少好人牢房押 横祸临身太可怕

重庆局长王立军 倒卖器官官运发
官居副省多显赫 一朝失势北京抓

人在迷中不想它 车祸内斗世间发
祸源却是反佛法 恶贯满盈天惩罚

法轮大法是佛法 迫害佛法罪恶大
共产邪党太邪恶 要把警察地狱拉

天灾人祸在示警 分清善恶敬佛法
愿你助善莫助恶 天灭中共莫随它

守住良知

人本神造古今传 今人不信当笑谈
進化邪论斗争观 适者生存上台面

不信报应不信天 为人处事走极端
天灾人祸为哪般 无神邪论是根源

中华文化神来传 仁义道德是主线
丧失良知灾祸连 尊天敬神享天年

地震海啸神像全 难道不是神指点
身处乱世要敬神 守住良知必平安

中共邪党逆天道 无神邪论害世间
迫害正信罪滔天 清除邪党世间安

*************** 长 诗 ***************

抓紧三退
--薄三被免职有感

伍新

薄三乌纱摘,党皇梦中栽。皆骂罪忒重,都说早就该。
免职传达室,牢狱门正开。善恶皆有报,天法威严在。
曾记当初否,谁把希同害?风水轮流转,谁欠谁还债。

希同告江鬼,状子转薄寨。自当喜盈门,唤蛙蹦家来。
蛙妖见状子,吓得浑身筛。黑市交易速,托江携熙来。
希同好可怜,无奈遭蛙踩。苦果自有因,六四涉血海。

中共真邪教,打骗教人坏。老薄言儿狠,党性论不赖。
文革怕党怪,薄三远划界。耳光抽亲爹,三肋断一踹。
头婚亲生子,恐成擢升碍。令人打入狱,垫脚石以待。

薄三被党害,口善心魔怪。一家两国制,里外捞外快。
二婚宠娇儿,留英少年代。挥金如粪土,权贵亦惊呆。
薄三亦色狼,名模逼投怀。淫欲荒无耻,奶头咬挂彩。

薄氏眼皮薄,江贼心眼窄。薄恐江变卦,手掌状子袋。
江惧薄氏毒,防薄取而代。作恶用薄三,不猛往上拽。
老薄气一咽,薄三高债台。拉到中央边,拿来当备胎。

妖蛙与中共,颠倒黑和白。悍然反天法,法律如舌苔。
薄三紧随后,当遇大买卖。酷刑轮番用,器官都活摘。
纠集土匪痞,立军大马仔。无法无天整,无休无厌宰。

践踏真善忍,原告遍世界。四面楚歌起,永康临下台。
迫害若停止,即刻被押解。环顾江家帮,实在无二才。
迫害后续事,镇压血海债,顶事顶雷者,横竖数熙来。

上梁一不正,中梁下梁歪。首脑没正经,打手更无赖。
魔头不吃素,薄三只认奶。永康不吐骨,立军玩意外。
岂料黑傍黑,算盘互防猜。全非省油灯,翻脸开杀戒。

老天灭中共,方式更多彩。内讧是一手,恶报互制裁。
无德命必薄,熙来空有才。说空亦非空,聪明反自害。
大戏刚拉幕,往下莫看呆。三退保命事,抓紧最应该。

民藏天机
理悟

华夏五千有根基,山野村叟人称奇。
能知过去未来事,请君细听品天机。
提起中共邪恶党,恶狼一只披羊皮。
背天离道神佛怒,因果报应必有期。
请看其中二三事,方解天意灭妖痞。

解旗

民国为民众,白日见青天。欣欣乾坤朗,日复朝夕暖。
日月潭水清,翠绕阿里山。百姓庆安居,乐业享丰年。
大陆遭厄运,阴风凄惨惨。伪政藏杀机,五星旗血染。
短短六十载,冤魂八千万。运动溅血光,杀人不眨眼。
星空寓暗夜,红魔祸中原。五星分五裂,意主难团圆。
高压藏蒙疆,垂涎望台湾。五星难聚拢,维稳屠刀悬。
民众醒悟时,拨掉招魂幡。邪党气数尽,旗倒猢狲散。

天惩毛魔头

西来幽灵鬼,毛魔篡政权,反神反天地,赤兽祸人寰。
恶行背天道,魔爪妄遮天。折腾穷革命,华夏万民怨。
十恶罪不赦,恶首必偿还。曝尸大街头,掏空心与肝。
尸骨难入土,鬼魂休得安。名曰纪念堂,无异把尸鞭。
抬眼天安门,人头挂城关。原来是毛魔,斩首城头悬。
犯下滔天罪,示众惩邪奸。红祸邪教主,冤魂昼夜缠。
遗臭万年毛,奇罪惊上天。善恶有因果,惩魔天长眼。

天安门前民不安

天安门广场,龙飞伴凤翔。古今吉祥地,如今变坟场。
死尸地下埋,阴气十里扬。英雄纪念碑,招魂为党亡。
风水宝地破,百姓遭祸殃。红魔挥魔爪,红祸浪打浪。
运动苦不断,革命忍饥肠。饿殍遍赤地,穷困暗夜长。
一朝破国门,引進毒赌黄。学子悲国泪,邪党血洗狂。
广场杀人场,坦克架机枪。邪党露狰狞,羊皮扔一旁。
法轮大法好,江蟾魂魄丧。栽脏演自焚,迷雾笼广场。
法徒志不衰,全球明真相。邪党临末日,亿众退邪党。
退者自平安,遇难化吉祥。广场清红患,再迎龙凤翔。

老叟显神迹
证道

有个老叟叫成杰,七十二岁过古稀。
学法修心讲真相,救度众生很积极。
七月三十零八年,被抓劫持公安局。
七、八恶警扇耳光,老叟全身锁铁椅。
打我你痛我不痛,反复言说在心里。
耳光只打七、八下,恶警停手是个谜。
原来恶警打老叟,实则疼的是自己。
叟言头掉碗大疤,你们把心放肚里。
恶警一看打没用,搬来一部鸟机器。
伸出两根铜线来,缠住左手动作急。
无名指根被缠上,食指同时被缠系。
又在胸前小铁板,灰色毡子垫上去。
可能怕人挺不住,往下撞头可保护。
左一层来右一层,二十公分差不离。
恶警最后相威胁,不说就要遭电击。
老叟说声别罗嗦,神态自若惊天地。
心想你们电不着,尔等只能电自己。
恶警当下给上电,老叟感觉打冷战。
连续四次升电压,四个冷战相继完。
此时進来五、六人,打眼一看似当官。
其中一人指《九评》,老叟借机真相传。
无言以对悻悻走,留下一句恐吓言。
屋里只剩俩恶警,已过半夜十二点。
嘀咕几句一警走,只剩一警在房间。
三个凳子并一起,躺下嘱叟可睡眠。
答应一声老叟想,我得出去救有缘。
手从铁铐往外掏,卡住不出心想法:
另外空间之物体,可大可小能变化。
左手来回动一动,双手掏出片刻间。
打开销子铁椅上,手摸脚镣碰铁环。
铁环大约拇指粗,连在一起有两半。
用手使劲拽这半,一公分开再拽难。
求师帮助脱脚镣,缝就拽到十倍宽。
脱下鞋子脚拿出,离开铁椅求师尊:
定住恶警别让醒,擦身而过似无人。
走到对面空屋里,推开纱窗跳后院。
心想上墙找物垫,后门也有警卫看。
登高用具找不到,六辆警车挺显眼。
忽见墙角尺来高,自来水管离地面。
管是塑料头是铁,右脚踩住水管头。
不想身子飘起来,双手一下扣墙头。
轻轻翻身上了墙,墙外竟然挨平房。
墙比房子还要高,一米三、四差距量。
本想蹦下不意看,房侧有根电线杆。
双手抱杆飘然下,稳稳当当落地面。
安全脱险出魔窟,已过下半夜两点。
汇入正法洪流中,老叟神迹广流传!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