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神韵交流]助神韵 更是助自己修炼

2011年是我第二次参加旧金山湾区神韵推广工作。因为英语不好,第一次推广神韵就是 “等、靠”,跟着别人的后面去小区door to door,在商场里发正念等,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今年,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不要受语言的束缚,要把神韵当作自己最重要的事情,要积极主动的去做。

中国城扫街“吆喝”卖票

每次路过中国城的时候,看到熙熙攘攘的华人,总是有一种困惑:难道他们不需要知道神韵吗?让他们知道神韵、赞美神韵,不也是为他们赢得美好未来做铺垫吗?可是师父说了要在主流社会推神韵,在中国城吆喝推神韵、不是跟师父讲的法背道而驰吗?

一天,在中国城发报纸多年的同修老李,要我跟他一起在中国城扫街、拜访每一个商铺,推广神韵。我一听立刻感谢师父的精心安排。按照他的计划,我们每天跑几条街,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扫遍了中国城数千家店铺,包括各类会堂馆所、宗教场所。

每到一个店铺,不论是果蔬杂货,还是鱼腥肉铺,老李都毫不犹豫的一头扎進去,对着里面的人亮声吆喝:“好消息,神韵来了,快去看呀”。被老李快乐爽朗的情绪带动着,大多数的店家都会抬起头来关注着我们。这时我拿着神韵画册,一张张的翻给他们看,精美震撼的画面是解开商家各种心结的利器。

―― “老板娘呀,你看这‘武松打虎’讲的是见义勇为、除暴安良,现在这个社会缺的就是这种精神呀。神韵演出,是不是对社会有好处?”老板娘频频点头。

――“老板,现在经济不景气,人心浮躁。‘胯下之辱’这个节目,是说韩信有大忍之心,后来成了大将军。你的员工看了这个节目,都学会了忍,与你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不好吗?”老板笑咪咪的说,我会考虑请员工看的。

――“‘大幕拉开是天堂,神佛菩萨彩云祥’新年伊始,你和众神佛菩萨在一起,多么福气祥瑞呀”震撼的舞台画面加上朗朗的佛音,令麻木冷淡的店家精神一振,肃然起敬。

――“神韵的演员是炼法轮功的,没错。你看他们的表情神态都是善良的,因为他们修‘真善忍’,整个演出是纯善纯美的,而且修炼人散发的能量对观众是有益的。”一直紧绷着脸的老阿姨,终于露出了灿灿的笑容。

――“不能老是洗脚呀,有时候也要‘洗心’。你看神韵这么完美的动作,超凡的意境,动人的故事,真是一次心灵的洗礼。”足浴店里的年轻女子,若有所思的喃喃念叨,看神韵,洗心……

众生的表现,也是随着我们的心态变化的。当我们内心纯净、一心想让每一个店家听闻神韵福音的时候,众生的态度是真诚愉快、充满感谢的;当我们盘算着能卖几张票或以貌取人时,对方就会表现出冷淡、不耐烦、不理睬。

众生的反应,暴露出我修炼的不足。同修带着我闯進一个个店铺,也在一层层消除着人的观念:这个店铺拥挤、脏乱差,咱们不去了吧?麻将馆一屋子人乱哄哄的在打麻将,人家会理我们吗?这个店铺小本经营,他们会看神韵?……

后来,我和老李形成了坚定的共识:介绍神韵讲真相是第一位的,不要追求卖票的数量。中国城推广神韵,我们没有卖掉一张票,可是数千店家留下了神韵的flyer ,谈论着神韵,了解着法轮功的真相,为自己的美好未来奠定着基础。

金融区写字楼,力推神韵

在旧金山中国城的隔壁,便是素有西部华尔街之称的旧金山金融区,拥有众多的国际金融机构、银行、创投基金,以及法律、建筑、公关关系等专业公司,鳞次栉比的坐落在金融区周边数百栋高档写字楼里。

中国城扫街之后,我便尝试着去向写字楼里的西人精英推介神韵,可是我的英语水平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说完了别人再進一步询问,我就招架不住了。不久,有2位女同修Ariel和Irene过来帮助我,我们3个人组成了团队(我上午与Ariel,下午与Irene一组),开始有计划的拜访写字楼里的公司,我们的分工是“君子动手,淑女动口”。

每天我打好地图、确定好当天要跑的写字楼,拎着一大包资料跟女同修走到写字楼。从最上一层开始、一层一层下楼,我推开一间间办公室的门,女主角便开始正式登场介绍神韵,我立刻打开神韵画册配合着同修优雅娴熟的讲解。每家公司1-3分钟,大公司的职员心态通常较好,在听神韵介绍时非常专心,脸上时时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多数反映都是积极的,很高兴留下精美的神韵资料。

高档写字楼的保安工作台上有很多小屏幕,能看到各层楼梯情况。偶尔,当我们心生杂念或做事心强的时候,我们会被保安请下来,因为有个别公司举报或我们无意中撞進了大楼管理处。但是保安是非常友好的,经常跟我们抱歉说,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不许door to door,他们知道我们在干啥、但感觉我们是友善的,所以没有客户举报,他们不会为难我们的。而且保安会很高兴的接受给他的神韵传单。

每天面对不同的大厦、电梯、保安、敲开不同的office,每天几乎都会有触及人心的事情。面对遇到的每一个意外,我们都会向内找,没有把它当作“意外或偶然”。每天结束时,我们不是想今天做了多少事,发了多少资料,而是总结修炼中的不足,明天做好。

离圣诞节还有一个多星期,还有20%的写字楼没有拜访,我们非常渴望这些主流精英在放假之前都能收到神韵的信息。在这关键的时刻,大纪元、希望之声、新唐人三大媒体的很多同修过来增援了,我不知不觉的就成了他们的“协调人”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在神韵的项目上做协调工作,我连街道名都读不好,怎么能协调这群满口流利英语的同修呢?我唯一能做的还是“配合”,把自己放到最低处,把大家放到主角的位置上,用请教的语气進行沟通。由于配合上的一些疏漏,出现了多人拜访一家公司;新加入的同修还会遭遇接二连三的被保安请出去的情况等等。最终大家彼此包容,在圣诞之前,把神韵的福音传遍金融区的写字楼。

繁华区摆摊位,再去“自我”

跑完写字楼推广神韵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为了抓紧时间推广神韵,我终止了每天去语言学校学英语的机会,2个月来也停止了广告销售工作,没有签一笔合同,生活上也快危机了;2个月不停奔波也没有卖掉一张票;金融区云集了一流的大公司,可是因为语言的差距,他们也不可能成为我未来的客户;在炼功打坐时,腰酸背疼的,腿还往下滑……无论是现实社会中的,还是修炼上,感到“一无所得”。

这时,我想起来《转法轮》中的一段法:“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是呀,我还求什么呢?守住一念“助师正法推神韵”就足矣了。我的内心变的充实明亮起来。

在写字楼推神韵快结束的时候, 我又加入了在金融区及其附近的繁华商业区摆摊位的项目。在摆摊位推广神韵项目的初期,我处于一种比较被动的状态,感觉站一天摊位也没有多少人路人接受神韵传单,而且很多路人是游客,对旧金山神韵的售票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我也开始抱怨这些摊位摆的位置不好,太密了,辐射的区域不大……身边的同修诚恳的对我说:“我们就多配合协调人吧,不要有太多负面的东西。”

我一下醒悟过来,不久前感悟到的“空”,只是不执着于个人的得失,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放下自我,放下后天的观念。认为跑写字楼的方式最好,效率远比站摊位高多了;我对周边环境熟悉,摊位应该这样摆、那样放;跑写字楼的时候,我可以“无条件”的配合同修,因为那是自己承担的项目;站摊位的时候,不能无条件的配合,因为那是别人的项目……那个所谓的“空”的背后,还掩盖了这么多的私心杂念,真是吓了我一跳。

我立即端正好心态,积极配合同修摆摊位。我协助运材料的同修,每天早上把摊位一个个的安装在金融区和商业区指定的位置。2米多高、造型独特的神韵大旗矗立在繁华街口,路人纷纷抬首凝视,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拿神韵的资料,摊位在繁华区布下的巨大能量场在迅速的清除阻碍世人了解神韵的败物间隔。神韵在旧金山上演后,每天都能遇到不少有缘人直奔摊位而来,询问价格、上演时间和场地位置。旧金山剧场的上座率越来越高,最后一天几乎是满场,这是旧金山同修积极参与、放下自我、无私配合的必然结果。

三个月以来,神韵,宛如一面明镜,一泓清澈的泉水,时时映照着我的私心人念,让我“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同修说我这次在神韵推广中出了不少力,我却深深的感受到师父把我拔起来往前送,不断的净化我的身心,我在修炼上有了质的飞跃。

最后,我引用2011年《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的一段话,与同修共勉:“其实说助神韵也是在助你了,因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而且神韵救的人也有你一份,这肯定的,这威德都在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