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经济迫害也是为了救度众生

读了《正见周刊》刊登的同修们有关重视破除经济迫害方面不同层次的认识文章后,很有感触,我也想就这个话题谈点粗浅认识。

虽然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但由于平时学法实修不够,法理不是太清,尤其迫害刚开始的时候,不懂得怎样否定旧势力安排,所以走了很多弯路,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特别是来自经济方面的迫害尤为突出。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的正月,我又一次被胁迫到派出所里,它们让我写保证书,我不配合,持续了好多天>]办法,它们就把单位领导叫来威胁我,说再不配合,单位就扣我工资,还没收房子(我们单位在常人来说,应该是全市数的着的好单位,工资、奖金和福利待遇都挺高)。当时我就想:这不是考验我,让我放下利益之心吗?好,那我就放吧!其实这正是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了,可那时就这样的悟性。因此,我就理直气壮的对我们领导说:“工资你们爱扣就扣吧,不是谁都把钱财看得那么重。”这下倒好,单位领导气呼呼的回去了,嘴里还嘟噜着:“这么好的单位我看你是不想呆了……”那时,我只顾逞英雄,根本不顾忌人家的感受,是啊,一个不修炼的常人,他怎么能理解得了你?现在当官的贪还来不及呢,何况我也>]把真相给他讲到位。这样,单位领导配合“610” 强行停止我工作一年,并以各种借口停发工资、奖金及各种福利待遇近六年的时间,直到我正式退休,直接经济损失达十万元之多。

那些年我生活的很艰苦,丈夫的工资只有四、五百块钱,孩子又上大学,我还要拿出一部分钱来做真相资材,怎么办?只有省吃俭用了。经济上的窘迫给家人带来了很大压力,也招来亲朋好友、同事及邻居们的不理解,(当然也不只是这方面原因,还有多方面因素,)原来家人都很支持我炼功,这下丈夫和女儿都不干了,一齐抱怨我,成天不给我个好脸。生活上的拮据,周围的环境再加上邪恶的迫害,那几年我真是觉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但使我更痛苦的是:旧势力的经济迫害更阻碍了我救度身边的有缘人。

一是我的女儿:记得零七年的秋天,我从劳教所回家,已经是身无分文了,家里仅存的一点储蓄也被我丈夫花了个精光。刚在外地参加工作的女儿赶回来看我,進门象发疯似的哭着哀求我:“妈,这功别炼了,你看这家还有法过吗?”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样劝说她。原本他们不反对我炼功的,从那以后父女俩就轮翻的看着我,不让我炼功了(当然他们是看不住我的)。再过些日子,觉得女儿大了该谈婚论嫁了,我不能不管不问,这也不符合常理,可刚一张口,女儿就把脸一拉:“你让我结婚拿钱来,你以为女儿出嫁就不用花钱吗?”这一句把我堵了回来,是啊,分文>]有说什么?

二是婆家的亲戚:我婆婆家有很多亲戚是农村的,每年的正月初二都来拜年。在我>]被迫害之前,由于修炼了我和婆婆关系搞的很好,再加上我有个好单位,工资也不低,他们很高看我,我说什么他们都爱听。可是后来由于经济困难,好几个新年我都没穿新衣服过年了,他们见我这么穷酸样,都不拿正眼看我,就别说给他们讲真相了,常人不都说“以貌取人” 嘛!

三是我的同学:在市里我有几个高中时的同学,绝大多数都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过去我们经常在一块聚聚,因为我在校时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也有几份人缘。大家凑在一起又说又笑的挺热闹,他们也愿意逗我。可是后来他们知道了我的状况就再也不邀请我了,就连同学的孩子结婚也不告诉我。我知道现在的人都很世俗,都愿意巴结有钱有地位的人,再加上我当时的状况也不宜给他们讲真相也讲不通真相,虽然不怪他们,但因我修炼状态不好耽误他们得救,我心里非常难过。

四是我的同事:在>]炼功前,我因得过大病而长期休病假,脾气也很暴躁,是出了名的“小辣椒”。 在单位里从领导到职工我都能得罪个遍,九六年得法后,我身心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并且和所有同事的关系搞得都很融洽,单位从上到下>]有不说好的。可自从领导对我经济处罚以后,好多同事都不愿意接近我,还有的说:“炼什么功?吃饱撑的,凭好日子不愿意过了……。”就这样的处境,给他们讲真相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经过了这种种魔难,我对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做了深刻的反思,找出了好多观念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而是迎合了旧宇宙的观念。所以无意中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

师父在经文《清醒》一文中告诫我们:“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因此,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渐渐的理顺清了(当然是现阶段的认识)什么是师父要的,哪是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应该怎样才能证实好法。法理清了,基点摆正了,当然就顺理成章的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然后请师尊加持我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的所有败坏物质!而后,我想得把怕执著钱财的心也放下,我虽然不贪图物质上的享受,但绝对不求贫寒,这也不是师父要的,一切得按照有利于救度众生来安排,日子要过好,大法的事也要做好,大法的形象更要树立好。真是只要在法中归正,认识提高上来,师父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说来也很神奇,从零八年至今短短的几年里,我虽然退休多年了,也>]再找工作,我们老俩口工资加一起也就三千多块钱,单位也>]补发我一分钱,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去年女儿出嫁了,而且陪嫁的钱我花了十多万,女儿回门那天我们办了一场很体面的酒席,所有的亲朋好友、要好的同学和同事都到齐了,也真的使很多人转变了观念,从瞧不起到刮目相看了。虽然花了不少钱,可现在还有不少积蓄呢,做真相资料的钱也该花就花,家里的生活水准也在不断的提高,更可喜的是丈夫和女儿看到这样的变化都很开心,他们也知道这是我归正好了,是大法和师父赐予我们的福分!所以他们现在都很支持我修大法,女儿还帮着我劝三退呢。

婆婆家的亲戚看到我们家的变化也很高兴,陆续的都三退了。特别是,今年正月初二他们又都来了,当我穿着很体面的高档衣服给他们讲真相时,当然随着不断学法修心,我的正念也比以前足了,所以他们都很愿意听,统统都做了三退,就连我那个最顽固的小姑子(前几年一给她讲真相她就跟我吵)也服了。

同事和同学家的孩子有结婚的也陆续的发来了请柬,也有的做了三退,现在几乎>]有再给我白眼看的了。不过,我知道自己做的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太远,下一步我还考虑要找单位领导把扣发的工资等要回来,不是为了钱财,一是为了救人,二是更好的归正自己所走过的路。

层次有限,谈了点粗浅认识,意在圆容整体,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