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11年10月31日】

*评议者案:我们今天的评议仍然是把近来审稿中发现的、必须及时告诉有关作者的问题告诉大家。

作者甘霖在10月8日寄来、10月9日没有登载的词和一首诗:

瑶台聚八仙・赞神韵舞蹈《苗乡秀》(外一首)

羌笛悠悠,梆声响、苗寨日照山湫。
灿银冠戴,裙幅款款簪旒。
舞有苗家真韵味,乐惟古朴奏还优。
尽町洲,绿溪曲绕,几许田畴。

堪嗟红朝碌碌,更劫波不断,利欲添愁。
石径松荫,红祸乱处归休。
远天剩有霁壑,雾缥缈云微岚气稠。
吟箫鼓,赏紫霄莹灿,碧水清幽。

咏西游
一心向真佛,除恶若等闲。
只为众生度,不惧艰险繁。

简评:此词唯一字平仄待商:上片末句“几许田畴”之“几”应读仄声,而该处当平。另外,下片第三行末句八言,《白香词谱》强调其句法为一字领七言句。作者所填八言句“雾缥缈云微岚气稠”显然不能作1-7读。如果作者是因为不同意词谱中的句读处理而写成3-5读的,我们没有反对意见,因为对这一句的处理,我们也认为1-7读只可作为一种选择,而不必固守;但如果作者是疏忽了该谱的要求,本意是要一丝不苟的按图索骥,那就不妨将该句改为1-7读的句子。因作者所作不合,而未做说明,故此提醒。

至于作者所附小诗,细审第二、四句,如果用之于当今大法弟子,则颇不相宜。作者咏事,意在劝人,所以就不用登了吧。

下面把作者后来寄来而未登的两首词也说一下。

南乡子・赞神韵歌曲《得失一念》(10月9日收到)

碧嶂接遥天,
山绕缥带曲水潺。
草木葳蕤荣翠绿,
无边,
云色茫茫广宇间。

修者唱真言,
琴韵泠泠入世间。
得失全看一念起,
娟娟,
无数天花落有缘。

此词第二行中之“带”字平仄不合:该处要求平声,但“带”字读仄声。下片第三行中之“一”字是入声字,应算作仄声,但该处要求平声字。(词、曲作者请注意:“一”字在《中原音韵》中仍然派入仄声,只有在现代普通话中才读为平声。)

踏莎行・赞神韵舞蹈《蒙族舞》(10月18日收到)

胡马相偕,
火云欲敛。
Zf峦屏壑青如湛。
深秋季节麦飘黄,
蒙家起舞蹄声渐。

玉碟声声,
金裙冉冉,
管弦漫把天花掩。
天音奏凯乐千重,
帐篷万点长空淡。

此词第三行中“青如湛”似有不妥:“湛”字表深、厚,非表色,故“青”不能“如”之。下片第三行“管弦漫把天花掩”亦给人同感:“管弦”代声、“天花”示色,声、色似不能互“掩”。以上各词的评注,作者如果同意,请修改后再寄来投稿。

写完上述评议后,写作中断,停了几日。其间作者又寄来了好几首词作,下面就一并简单的指出问题之处,不再评议了。

齐天乐・赞神韵舞蹈《大唐仕女》(10-23-11收到)

蓬莱仙岛回霞殿,
丹崖拔空桃绽。
海撼琼台,波摇玉影,青碧万涛如练。
霓裳舞遍,
正裙袂飘飞,袖如云扇。
照水髻环、岫峰楼观舞千万。

唐风翠宫绮霰。
大音虚蹑步,鸾鹤轻啭。
慢板萦峰,繁弦动海,金鼓神簧如瀚。
幽廊华苑,
眺云阙烟波,大唐惊现。
舞雪回风,是天朝玉钏。

问题:第三行末句之“万”字、第六行之“髻”字皆为仄声,按谱两处皆当用平声;下片第三行末句“金鼓神簧如瀚”,“瀚”之字义是否误用?第四行之“华”字是平声,但该处当用仄声字。末行九字是一句,所以“舞雪回风”后面当用顿号而不是逗号。

齐天乐・天界圣会----赞神韵舞蹈《随主下世》 (10-24-11收到)

巍巍主佛从天现,
擎天柱中华焰。
溢彩庭阶,鎏金陛栋,神阙仙宫观遍。
飘飞萼瓣,
尽神圣庄严,众王阆苑。
旷远空茫,大云如海涌霄汉。

师尊圣容似炫,
法中观手印,洪霭金霰。
宝粑蓝髻,宽袍素袖,眉宇威严无限。
祥云满殿,
唤神救苍冥,诸天发愿。
且跪师前,让瑶琴奏遍。

问题:第二行“擎天柱中华焰”是名词片语,省略的当是系动词。所以就要理解为把“主佛”比喻成“擎天柱”和“(中)华焰”(视句读而定)。此句句读按谱当是2-2-2读,但此处3-3读却优于2-2-2读,因为“柱中”有“华焰”于理欠通;上片末行是一句,所以“旷远空茫”后宜用顿号而非逗号。下片第三行之“髻”字是仄声,而该处当平;第五行之领字“唤”与后面的“神救苍冥”就变成2-3读的五言句了,而不是1-4读了。同行的“诸”“发”两字,其平仄与谱示的平仄相反。末行与上片末行一样,逗号应为顿号。

齐天乐・开创神传文明--赞神韵舞蹈《随主下世》(10-26-11收到)

袖衫飞越无穷景,
随师下尘人境。
棹楫飘零,风云际会,千载恍如鸿影。
山林市井,
或墨客离人,谪仙诗圣。
浩瀚沧桑,灿如星汉宙河耿。

文明感恩佛赠。
圣王传与世,看戏驰骋。
将相初和,王侯又乱,总是云残星冷。
千年梦醒,
舞鼓乐昂然,笛箫嘉永。
我拟轻毫,把瑶图赞咏。

问题:第三行末句之“恍”字是仄声,该处当用平声字。上片末行用“浩瀚”修饰“沧桑”,不知当如何理解;而“宙河”与“星汉”同列,不知有何区别。下片第三行之“云残星冷”,喻义似不明了。上片末行和下片末行的逗号都应该是顿号。

望海潮・赞神韵歌曲《传真言》(10-27-11收到、10-28-11登载)

天披红韫,山扶赤日,晨风杨柳中原。
滴翠岸边,迎春野外,神州一启新元。
潋滟澄云影,
正荷熏万里,花簇千团。
波卧长桥,汉时琅玉彻栏杆。

东君浩荡春岚。满天仙画幕,绮户朱轩。
神韵正声,天音雅乐,长歌声里仙颜。
瑶曲唱人寰,
救十方广众,起凤鸣鸾。
沧海桑田易换,等你得真言。

问题:此词已经登载,就将几处修改和未修改的地方解释一下。首行四言对句,“红”与“赤”以颜色对,显然合掌了。没有修改,因为不算大错,而且这里也只有《白香词谱》才确定为对仗句,其它则不然。第三行之“澄”和“影”两字,平仄均与谱示相反,而且“影”字处是韵脚位置而“影”不入韵,故全句改为“潋滟彩云间”,用云水倒影将下面的“荷熏万里,花簇千团”融为一体,收尽天上、地上、水上全景。下片首行次句之“满”字当作领字不妥:易与“天”合成一读,而且是上声。故改为“尽”字。

望海潮・赞神韵舞蹈《梦回大秦》(10-27-11收到)

狼烟飘卷,貔旆鼓荡,燕秦齐赵纷争。
铠甲灿银,刀弓耀金,消磨多少贤英。
残霭付箫笙,
叹千年事远,一笛声清,
爱惜流年,月圆盈缺换飘零。

云屏杳杳青冥。梦千年辗转,底事谁明。
汉代鼓笳,秦时皓魄,哪方是客归程。
师父下尘行,
正万千神佛,金兽檀香。
唤我烟霞梦醒,得度返天庭。

问题:第一行次句之“旆”字是仄声,该处当用平声字;第二行次句之“金”字是平声,该处当用仄声字;下片第四行次句之“香”字,当为韵脚,失韵了。(注:此片评议写成后尚未上网,又接作者来稿附言,发现“香”字失韵,作者拟改为“萦”字。)

满庭芳 (10-29-11收到)

观神韵舞蹈《金猴智收猪八戒》,有感,作此篇,赞猪八戒。

触犯天条,枉为天帅,流落人世如瞢。
抛开凡念,迷里唤还醒。
一路鬼妖战服,几万里,坎坷飘更。
荆榛路、风霜雪雨,磨砺向西行。

正心断欲事,愚夫归度,圣者修成。
待执著去尽,业债还清。
九齿钉耙熠熠,魔兽惧,踏破征程。
神人赞,根基虽差,也可返青冥。

问题:第一行末句:“如”字是系动词,表示“好象…”,其主语和表语应为同一类事物。该句主语是“天帅”而表语是“瞢”(形容词:眼力不好的),所以词类不同。这个问题在前面的“踏莎行・赞神韵舞蹈《蒙族舞》” 中已经提到过了(“Zf峦屏壑青如湛”)。诗歌由于省略字词、句子成份的情形较多,因此语法关系有时不易弄清,但也往往和对词语的掌握有关系。同时注意,“瞢”字在《词林正韵》中虽然同时列于“东冬”和“庚青”两部,但在《中原音韵》中只列于“东钟”部,《词林正韵》反映的是宋代以来填词的用韵情况,因此从元代以来,此字实际的发音可能已经只属“东冬”了。有相当一部份字(虽然不多)属于这个情况,填词制曲的人必须注意。第三行次句之“几万里”,“几”字仄声,但该处(白香谱)要求平声,还得按平声填。下片首句之“断”字是仄声,应当改为平声字。第二行首句之“著”是入声字,应当改为平声字。如果制曲,可按平声用。末行之“虽差”两字皆平声,都应该改为仄声字。“几万里,坎坷飘更”“魔兽惧,踏破征程”“神人赞,根基虽差”,白香谱都处理为3-4读的七言句,所以其中的逗号都应该是顿号。

建议:作者词写得多,但登载得少,待改的多。这种情况要改進。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多数都能登载,少数待改。建议作者减少词作数量,多用点时间来琢磨、细化每一首作品。写一首就能真正有所收获,而不只是达到登载了就了事。熟悉词牌特性、练字练句功夫,都要通过多琢磨、费心思才能有所获。使劲多写不是好办法,那样可能养成粗率的习惯,练字练句的功夫也上不去。作者的很多句子都比较粗糙,稍加推敲就能细化、精化。至于字的平仄错误应该基本没有,而失韵、标点错误等就是根本不应该有的。再说,不成熟的作品发多了,起不了救人弘法的作用,也等于是浪费了作者的时间和精力。类似的情形我们已经对作者云缥缈说过了,因为他比较能接受意见,我们就把话说得更直接、更严肃。其实他的元曲登载率还相对的比较高,但那种学习方法也不对,只能学到皮毛的东西。我们没有很多时间给作者们修改作品,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作者自己的方法要把握好,别走弯路,更更重要的是要处理好学习写作诗、词、曲和正法弟子三件大事的关系。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