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11年09月25日】

*评议者案:我们今天的评议仍然是把近来审稿中发现的、必须及时告诉有关作者的问题告诉大家。

作者熔华8月25日寄来、9月11日登载的宋词:满庭芳・中秋感怀-思念师尊

明月高天,中秋静夜,凭栏遥想当年。
吾师传法,险阻万魔拦。
几度风餐露宿,奔波苦、普度无言。
慈悲愿,众生归正,万古法开坛。

亿帆争破浪,征程无悔,几渡关山。
旭日升,金轮映照轩辕。
四海同修正法,神念起、荡尽凶顽。
佛恩颂,优昙绽放,洪宇共婵娟。

简评:首先感谢作者很早就寄来原稿,给我们充分的审稿时间。我们对此词修改和评议的方法,与上一篇对文霞的词、曲的修改和评议是一样的。此词首二句四言,作者注意到了对仗,对的也比较好:前实后虚、虚实相对,与第三句衔接的特别自然。开篇三句是典型的写作方法。以后的三行写师尊传法历尽艰辛,文字朴实,但稍嫌平淡。除末句“万古法开坛”较有份量外,其余句子都缺乏份量和气势。第四行次句“众生归正”,显的特别抽象、枯燥,很难被一般人理解。因此改为“众生归返”,稍微具体、易懂些。

下片首句“亿帆争破浪”与上片末句“万古法开坛”联接的很好:形断意连。第一行三句分开看都还不错,但联系起来看:首句踊跃向前的形象很好,第二句中“无悔”一词则要依赖于上下文了。如果前面写了弟子受迫害的具体情况,读者对迫害真相有所了解,则“无悔”就是向前推進一步、就起增加气势的作用;如果没有这样或类似的铺陈相衬,则“无悔”就是后退一步、起到部份消减前句气势的作用。这里应该属于后一种情况。尾句“几渡关山”也和首句一样比较有气势,但两句在形象上却有些不匹配:首句以船为喻,气势表现在“破浪”上;末句以军旅为喻,气势表现在夺关上。虽然作者也着意用了“渡”字以保持船的形象,但水上的夺关毕与关山之夺关有别。审稿时顺着作者的思路下走,未及细虑。现在看来,还是配合得不太好。

第二行首句“旭日升”是实写,有较好的形象。但次句“金轮映照轩辕”就转为虚写了,使整体形象有所减色。如果把“轩辕”换作一个很具体、形象突出的特殊名词,情况就会很不相同了。第三行中之“荡尽凶顽”,这个“荡”字我们讲过不只一次了,用的人很多,但不容易用好。用不好的原因是用的人有时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在用比喻方法,简单的把这个字当成“除、灭”的同义词来用了。用此字表示“除、灭”时,是从“以水荡涤”引申出来的,因此是有形象的。虽然用来表示“除、灭”在内涵上肯定无问题,但在形象上就可能不恰当。当然,用错的情况,多数是没有考虑到形象思维的问题。末行三句写的还是比较好,能收束得住全篇。但末句“共婵娟”三字,因为有苏轼名句在前,用了一点别人的东西,自然就得罩上一点别人的影子,作者自己觉得很喜欢这个表达方法,用也无妨,因为后人中用这三字的也不只一两个人。

作者德宽9月11日寄来、9月12日没有登载的诗:破迷

患得患失常叹气,心中不平总为私。
争来斗去多苦恼,不解因缘局中迷。
喜得大法智慧添,看明红尘万千事。
名枷利锁一朝除,身轻心清新天地。

简评:此诗没有登载,因为四个主韵脚中“私、事”和“迷、地”不同组,交叉配置,就使四个韵脚全部失韵了。虽然按“词林正韵”它们都属第三部,但我们在9月6日登载的(针对甘霖的)评议中专门谈了这一个韵部的问题:这个韵部我们会把它分为三个韵部,而且现在就按这个标准审阅,否则现在合格的诗以后也会不合格的。请所有作者重读那篇评议,把这个具体问题弄清楚。弄不明白的,请在来稿附言中把不懂的部份讲出来,我们再给你回答。

作者天缘9月17日寄来、9月18日没有登载的诗:上天穹

近看青山水清透,群山环抱水如镜。
镜中倒映天山美,无限风光在奇峰。
险峰俊岭妙奇观,步步登高飞越腾。
意志坚定险关冲,攀登法梯上天穹。

简评:和上一首诗类似,此诗没有登载,因为四个主韵脚中“镜、腾”和“峰、穹”属不同韵部,交叉配置,就使四个韵脚全部失韵了。这是我们在8月8日登载的评议中讲到的第一种混押,也是很多人都一直在重复着的一种混押。

我们一直在试图为有这种混押问题的作者们解决这个问题,但至今没有一个有这种混押问题的作者愿意和我们配合。我们很想知道,有这种混押问题的作者们为甚么总是不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估计两种最大的可能性是:1-他们自己觉得这两个不同韵部的字(至少其中他们混押了的那些字),在他们念起来、听起来是押韵的;2-他们自己也觉得这两个不同韵部的字念起来、听起来不同韵,但人家有人就打着甚么协会的旗号在自己弄的甚么韵书里说它们是押韵的了,因此自己也相信它们是押韵的了。其它我们还没有想出很合理的理由来为这些作者们的长期混押做解释。如果长期有这种混押错误的作者,有想要彻底弄清自己混押原因并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可以在来稿附言中简单解释一下自己当时为甚么要混押,我们愿意和作者一起努力来解决好这个问题。

作者神路9月17日寄来、9月18日没有登载的诗:唤醒

大法弟子救人忙,真相资料包里装。
夜里出门行户外,今晚救度这一方。
世人沉沦凡尘中,众生期待明真相。
唤醒芸芸迷中众,陆陆续续法船上。
满载而归入天门,悠悠渡舟待启航。
法轮旋出新世纪,万物众生沐法光!

简评:此诗没有登载,因为在全诗的12个句子中,有5个是作者自己以前的诗中用过的句子。对这种情况,我们以前没有专门强调过,因为我们也没有发现哪位作者大量使用自己过去发表的诗作中的句子。现在碰到这个情况,我们就顺便给大家,包括每一位投稿“正见诗苑”的作者,说一说这个问题。

首先,这不是抄袭,因为都是作者自己写的东西嘛。都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所以不存在版权或道德观念方面的问题。但对于诗歌作者来说,它又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值得谈一谈,使每个作者都能理解,并在自己的诗歌创作中时时注意。

把这个问题一般化,那就是:一位作者可不可以反复使用自己过去已经发表过的作品的部份内容?(发表过的作品全部原封不动的重新发表,除少数特殊情况外,也不可能、不允许,所以我们不考虑这种情况。)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觉得主要和文体有关系。比如说,对于专业论文,这是非常普遍的。作者巴不得把自己过去的论文都全部放在自己现在这篇论文的参考文献中,巴不得现在的论文里尽可能多的使用过去论文中的片段,以表明自己现在的东西是和自己过去的思路紧密相关的。对于信息性的论文也是这样,过去自己发表的东西,收集到的资料和信息,都尽可能放進现在自己写的新文章里来。但这些都是科学、社会学中与信息、资料有关的文体。在文学作品中就很不相同了。比如说,一篇抒情散文,作者表达的情绪都是和文中特定的时间、场景等相关联的,都有其特殊性。如果你在一篇这样的散文中把过去自己发表过的散文抄一段过来,那就坏了。哪怕你现在散文中的某些环境和以前某篇散文中的非常相象,那也不行。你可以抒发类似的情怀,但不能把“感情”抄一遍再当成新东西推给读者。散文尚且如此,诗歌就更是这样,因为诗歌文字更少、更精练,一旦重复就更扎眼、更容易看出来。而且诗歌是最讲究用意新鲜的文体,再好的诗句,哪怕是你自己写过的,你要再用一次,那就会使读者觉得索然无味(除非读者不知道你以前用过)。所以,作为诗人,一方面要惜字如金,不浪费任何一个可以不用的字;另一方面又要尊重读者,决不“回收利用”自己以前曾经用来款待过读者的“美味”。而且写得越好的诗句越不能再用,因为写得越好的诗句,读者们印象越深,一旦再用,负作用越大。相反,倒是那种很平常的句子,放在任何人的任何诗里都不会被读者注意到的句子,偶尔重用一次,那是没有问题的。但即使这样,还是最好能有所改变,尽可能避免出现一模一样的句子。

我们的作者基本上都是积极参预大法活动的大法弟子,长期都在做着同样或基本相同的事情,因此在诗歌创作中可能要描写类似或相同的场景和情绪。比如我们评议的这位作者,经常写送真相材料的事情,其中有些话可能就要重复说。遇到这种情况,作者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锻炼、提高自己诗歌写作水平的机会。比如同样是送真相,每一次都可能有某些不同于以前的情形,仔细观察这些方面,在写作中强调、突出这些方面,不但使自己的作品避免了重复,而且向读者展现出了送真相中弟子们的千姿百态,使读者们对送真相这件事有了更具体、丰富、生动的印象。完全相同的动作、情绪又必须重复的,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说,或用不同的构句手法去表达,或用内涵相同而词语不同的形式去表现。即使同一幅画面,用了不同的笔墨去画出来,读者也能体验到区别和新鲜感,而不至于产生重复感。

这件事情是对我们的作者,特别是长期写一个主题的作者的挑战。但挑战就是一个机会,能抓住这个机会,从中去锻炼自己,就能提高。回避了这个机会,就可能永远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

作者宇新9月17日寄来、9月18日没有登载的词和诗:

虞美人・中秋
师恩浩荡开新宇,历尽千辛苦。
每逢佳节倍思亲,亿万莲花朵朵展清纯!

月圆花好中秋到,皓月当空照。
望师千里共婵娟,它日回归故国喜团圆。

修炼如初
精進实修真法徒,炼功学法总如初。
仅遵三事要做好,正果必成三界出!

简评:词的前两句押仄声韵,作者用了“宇、苦”相押。按“词林正韵”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现在有些地方的方言里它们也仍然是相押的。但我们在评议中说了,有些韵部,我们今后会分立为不同的韵部,因为按现在多数人的读音,这些韵部里实际包含了完全不同的韵母。“词林正韵”中的第三、四两部都属于这种情况。这里的两字属第四部。另外,从内涵上讲,第四句中的“展清纯”,其内涵要依赖于上、下文的内涵来确定。在此词的上、下文中,我们无法断定作者“展清纯”的具体内涵。

作者这首诗中的主韵脚是“初、出”。我们反复强调了,四句的小诗,两个主韵脚要求平仄相同。有时候前仄后平的安排不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我们就放过了。但前平后仄一般都是不接受的。这里的“初”是平声,而“出”是仄声,作者把它当平声,是按现代普通话的读音。我们不是按普通话来定韵和平仄的,这一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不会让大家都来使用韵书了。所以请大家都尽快的学会使用韵书。如果不会找韵书,我们下面一则评议会告诉大家。

作者君子砚在9月18日寄来的附言中说:

正见诗苑同修你们好:
……
《词韵简编》等工具书我还没有找到,跑了三个书店,问问书店的人也是茫然不知。只买了《龙文鞭影》和《声韵启蒙》。回家大略翻了翻,却感到头也晕了,脑子也产生了一种混乱.……现在大陆出的书,信息太差。不过看通讯里说的,好象很多同修用大陆版的工具书没问题,希望我的情况只是个例。

同修说的工具书在正见网上没找到。诗歌通讯我只点开第一页,鼠标落到上一页和下一页时发灰,没点开.虽然只看了一点,收获也是不少。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看到以前通讯。

我现在的问题是:入声出现在第二声时是什么情况,第一声和第二声被定为仄声是什么情况下,如果字数不多,能否列出来。

关于“偶然”这首诗,我想切磋一下。当时构思的时候,记忆中好象白雪唱过“不可衍”三个字,这个印象挥之不去。最近查了一下,出处在2008年晚会光盘。白雪唱的“机缘一瞬间”这首歌,作词:大法.歌词:“机缘不可衍 得救一念间”我比较迷惑的是,这样去模仿师父合不合适。当然同修维持写诗原则是对的。只是我实在觉得“不可衍”比“莫敷衍”更好一些,所以希望在这个问题上能与同修切磋一下。关于“退党记”中的“眉气吐”是不是可以改为“神气出”。草稿找不到了,所以不知道这首诗是不是还有修改的价值。另外“不可自我魔入”改为“不可自我魔驻”合适吗?

简复《词韵简编》正见网上就有电子书,只是因为我们没有逐字检查过,所以没有广泛推荐给大家,怕万一错误多时引起初学者的迷惑。既然大家不熟悉上网下载的事,不妨就下载正见网上的先用着。在用的过程中如果发现甚么问题或疑问,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解释或纠正。

凡是想要下载《词韵简编》的作者,请先到正见网上下面的地址:http://www.zhengjian.org/zj/123,89,291,1.html

到那里就能看到左侧有一本电子书《词韵简编》,点开后按照所述的步骤就能下载。

由于时间关系,其余问题下次再给作者解答。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