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的苦难 前世的业债

--我在历史上的一段轮回
心荣口述 心明整理

【正见网2011年09月24日】

我生长在冀中平原较偏远的一个农村地区。随着九十年代的打工热潮,来到省会郊区打工并嫁到当地,远离家乡和父母亲人,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心中的孤苦可想而知,所幸丈夫还算老实,人品还不错。只是不知为什么结婚十年都不像别人家一样和睦,丈夫心中总好像有一种怨气,平时总是找茬挑刺,对孩子也不上心,干几天活挣俩钱就到处跑着玩,不给家里钱还断不了找我要,全然不顾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和需要赡养的年迈的父母,没有一点别人家男人的责任感。尤其自98年我得法以来,因为开始不明真相,被报纸电视的造谣污蔑蒙蔽,他更加肆无忌惮的找茬挑刺跟我生气。

有一次我做好饭,他只顾自己吃完就全倒進了垃圾桶,我想倒就倒了,我切块西瓜吃,下午还得去同修家办事。结果我刚切好他就扔到地上,面对他经常性的无理取闹我都忍了下来。用瘦弱的肩膀承担起养家的重任,后来自己东拼西借盖起了新房,日子总算有点起色。因为得了法,心中总觉得很快乐充实,努力修好自己的同时圆容着家庭,用最大的宽容忍耐支撑着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然而修炼中的人也有放不下人心的时候,尤其经过那么多年的承受,我心中郁积了很多对丈夫的不满和怨恨,虽然没有说过。有一次,他又开始无理取闹的发作,承受到极限的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对丈夫压抑多年的不满情绪翻江倒海的向外冒,想到多年忍受的苦难,没有从这个家庭得到一点温暖,这个不思挣钱养家处处让我受气一无是处的男人,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他,越想越气,因为得法不久,心性也不高,就在心里哭着问师父,炼功让不让离婚啊?我躺在床上一边委屈的想着就進入了一种催眠状态,但感觉主意识非常的清醒,接着眼前就像放电影一样出现了一幕幕场景,好似还有意念打过来的话外音:

在清朝乾隆年间,我是一个当官的男人,去某地巡游,路遇一年轻清秀的女子在集市上卖唱,了解到她的身世,原来是一大地主家的小姐,因其父母正直得罪了当地恶势力被陷害致死,只剩下没经历过苦难,也没干过重活的她一个人凄苦的活着。当下的我陡升恻隐之心,于是便把此小姐也就是我今世的丈夫带回家中成婚。但婚后不久,因为要去外地上任处理一些紧急事务,便丢下当时已经怀孕的她匆匆走了。本想处理完后尽快回来,然而事情比较复杂,一直拖了很久,等处理完后赶紧往回赶,然而当时交通不便,处处遭水灾,行程一度受阻,后终于到达家乡。然而当地也因洪水灾害她已经不知去向,然后画面切换到她生孩子的画面:一个接生婆正为她接生,她在极度的痛苦中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女。接生婆还说:男人不在身边,好可怜啊!然后又切换了一幕幕场景:就看到从未干过重活当年当小姐的她为了养育一双儿女,为了生活,给别人家洗衣,织布,干粗活,苦苦支撑着……,随后又出现了一行字:十年后……。我终于找到了他们,孩子已经十岁了。她很怨恨我,见了我就跑:说你根本就不是真心对我好,全是假的……我追着她说:你听我一句话,我找了你很久,一直在找你,一直找不到……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然后我突然就醒了。

醒来我泪流满面,一幕幕电影还在脑中回放,我不再怨恨丈夫了。今生这些年我所承受的苦难都是前世的业债啊,佛恩浩荡的师父为了解开我的心结,让我看到了前世的恩怨,去掉了我那个强大的怨恨心,真的不是因为我们修大法而失去了什么,额外承受了什么,而是因为修大法师父真正为我消减了业力,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不是修大法,要强的我不能心平气和的承受这份苦难,只会象当今道德下滑的世人一样: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坏,谁离了谁也能活,凭什么忍受长达十年的苦难和伤害?然而大法真的改变了我,我更加善良、宽容、豁达、快乐,我的家庭也一天天更和睦、圆容。丈夫也一天天变得更好。感谢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