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认字”实验的启示



【正见网2001年01月19日】

“我们所说的天目,实质上就是在人的两眉之间往上一点联结松果体这个位置上,这是主通道。身体还有许许多多的眼睛,道家讲每个窍都是一只眼睛。道家把身体的穴位叫做窍,中医叫穴位。佛家讲每一个汗毛孔都是一只眼睛,所以有的人用耳朵识字,还有用手、用后脑勺看,还有的用脚看,用肚子看,都是可以的。”---- <<转法轮>> 第二讲 关于天目的问题

小时候就听说过“耳朵认字”的事,报纸上也有过一些报道。对这些事我感到很是好奇,但爸爸说这些都是编出来的故事,根本就不可能!他解释说,从解剖学上都知道,人的耳朵就是用来听声音的,而不是用来看东西的。

在南京大学攻读物理硕士研究生期间,我听人讲“耳朵认字”是人的先天本能,很多儿童都能做到。于是我凭着好奇,跑回我的小学母校,找到当年的班主任,她正在教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她给我找了五、六个学生,说他们能耳朵认字。这些小孩有男孩有女孩,一脸稚气,很活泼很可爱。他们告诉我,以前也有人测试过他们的“耳朵认字”功能。

我学的专业是物理,是讲究实验的,遇事总想做个实验来分析。我裁了一些小纸片,在上面写上一个汉字,再把小纸片窝成团。每个学生拿一个,让他们放在耳朵里,或额前的天目穴位置上,告诉他们认认看是什么字。结果有的小孩很快就能说出小纸团里的字,一分钟都不要;而有的小孩就很慢,要三分钟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认出来。我把小纸团展开,比较他们认得结果,发现绝大部份都能正确地认出来。令我惊奇的是纸团在他们看的时候,并没有展开,换句话说,即使他们能透视纸团,象X光一样,也只能看到揉成一团的字,对于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是很难认出来的。就象在透明塑料纸上写一个字,再把塑料纸窝成小团,对大人也是不容易认出来的。这样的实验,我与我的同事门一起,重复了多次,结果发现重复性很好。

我问他们是怎样认出来的,他们有的说是凭灵感,觉得就应该是这个字;有的说是在前额处有一个象荧光屏似的东西,在上面显现出字来的,而且字是展开的,并不是窝成团的。往往有荧光屏的小孩看得很准,有些字他们不认识,也能照葫芦画瓢画下来,画得惟妙惟肖,但也可能漏了一点或一竖什么的。

对这些实验结果,我确实感到出乎意料,内心很是激动,因为我知道这些实验揭示了一片未开垦的科研新领域,里面涉及到物理、化学、生物、人体科学等众多学科。我是学物理的,应该研究这些自然界出现的物理现象,其中包含了诸如信息采集、加工、转换、显示、电磁场、时空性质等各个方面。于是我对我的指导教授说,“我不想研究半导体了,我想研究耳朵认字。”虽然最后他未同意,但这些实验使我确信了有许许多多自然现象尚不能被现代科学解释,有待于我们去研究。

“耳朵认字”的实验让我为之激动过,但其机理却是我捉摸不透的,现代科学现在也弄不清这些与人体功能有关的现象。直到我学习了法轮大法,里面耳目一新的法理让我明白了许多困惑的迷,使我对那些“耳朵认字”的实验有了全新的认识。原来我们人都是有先天本能的,具备着各种先天就有的功能,象“耳朵认字”呀,或者透视、遥视,等等,只是因为人们越来越重视现实社会中的物质利益,越来越依赖各种现代化的工具,从而就使这些功能慢慢地丢失了。而小孩还未受到现实社会的熏陶,先天本能保存的比较好,所以有许多小孩能用耳朵认字,或用天目认字。

然而人们往往容易受到自己以前学过的知识或以前积累的经验的影响,不容易轻易接受新的认识,而且常常本能地反对.“耳朵”能“认字”是千真万确的。

摘自新生网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